在纸币上印真相的一点修炼体会

更新: 2021年07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二零一八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用真相币讲真相的同修越来越多,协调同修让我做真相币。大法救人需要,说干就干。

首先筹集资金,兑换零钱,与钱打交道,我最不喜欢数钱,怕麻烦。但这是救人的项目,我乐意接受了。同修都不富裕,我手头也不宽裕,就暂借用资料点的资金。通过和同修切磋,自己也觉的不对劲。资料点资金是专款专用,借用等于挪用,不符合法,与做真相币不能掺和。我悟到,这也是去我的私心,利益心。于是,我很快把仅有的一点积蓄,从银行取出,作为真相币的流动资金。

资金备好,开始兑换零钱。我与一年轻同修合作,她去银行、超市换零钱。回来后,我们分工合作,整理打印。万事开头难,刚开始,摸不着头绪,就买了一个小喷壶,把那些零钱,伸角铺平,脏的再洗洗,然后再压平,再打印。费时费工,供不应求,效率太低。

在同修的帮助下,查询明慧网,找到了一个简捷的方法,用熨斗加热,简单又方便。有利就有弊。人家说钱是最脏的,一点也不假。它无手,可经千手之过,无腿,可串万家。传递中,它沾染上多少的病菌、病毒、污垢。熨平时,要加热,一热,你知道它有多难闻,那刺鼻的怪味呛的喉咙痛。我的伙伴熨烫时,戴着口罩,衣服换换,说那味道刺激得浑身,连头皮都发痒,回家赶快洗澡。更不用说这屋里屋外,连院里都是一种刺鼻的怪味。

我心里想,我的米面食品都在屋里,怎么办呢?那些天,真想打退堂鼓,后来,我们通过学法、切磋交流,认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做真相币是师父肯定的,没有错,再说,做真相币的不是我一人,人家住楼房的同修,是怎么做的呢?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每个细胞都是可以同化大法的,病菌病毒与我们无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根本不影响健康。法理明白了,心结打开了,基点摆正了。一切事情就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刚开始,纸币上甩墨,字迹不清,掉字的,萝卜快了不洗泥,也不检查,都发出去了。用真相币的同修认真负责,把印制不好的真相币一一给退回,并说:“我们是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的,做的每一件事都关乎我们的形象,都是最好的,那些字迹不清,币面不干净,会影响大法的形像。”

听到这,我马上向内找,感谢同修的指正,找到做事不认真、潦草、糊弄事的心、急躁心等……悟到,大法是严肃的,做事也是修心的过程。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于是,我非常感谢同修的批评意见,不厌其烦的用84消毒液清洗,再打印。在和同修的切磋中,不断的修心、改進、提高。

万物是有灵性的。打真相币磨损机器很厉害,这要经常与它沟通,爱护它。我的心态稳定,它都会顺畅的运行。偶尔,说几句常人话,它都会带纸卡纸,出故障。它顺畅的时候,打印机会发出像音乐一样,悦耳动听。

每当看到它打出一捆捆整齐的真相币,奔赴救人的征程时,我的自豪感就油然而生。别看这方寸大小的纸币,经大法弟子精心包装,成了每个人都丢不掉、舍不得的救人法器,这都是大法的智慧,给众生一个绝妙的得救的机会。

我能用这救人的法器助师救度众生,真是三生有幸,无限荣光。当我再去熨烫这些纸币时,那些刺鼻的怪味不见了,辛苦劳累,荡然无存。仿佛闻到了淡淡的清香,悟到这就是善化的力量。

后记

当我刚一动笔写这篇交流的时候,我地邪恶疯狂,同修被绑架抄家了。当时,乌云密布,使我慌了手脚,怕心上来了。那些天,营救同修,高密度发正念。通过和同修大量的学法、发正念,我理解了师父说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2],有师在,有法在,心只要在法上,谁也动不了,这是“中共在垂死挣扎”。心绪拉回来了,稳住心性。如果在过去,一听到风吹草动,首先想到的是我的资料点安全,赶快转移,心慌意乱,吃不下,睡不着。这次通过学法,发正念,怕的物质在消减,心想:只要正念正行,有师在,有法在。我的法器是救人的,谁也不能动。我是主角,法器放到哪,都不安全,唯独在我自己家最安全。心中有法,就相信师尊就在我身边。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