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极端强迫”的党文化思维模式

更新: 2021年07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四日】

自我、极端、向外看

近期,本地围绕一同修养老金被扣发一事,大家的心都随之沉浮,本已胜诉,可社保却不按判决执行,仍拒发养老金。

我一直在信箱上关注此事,同修发消息说别去她家、有监控,如何如何。始终挂记,可一直未与其见面,监控对我没有障碍,可是却被“老同修那张嘴电话里真名实姓什么都说”障碍着。不见面又不了解情况,实在放心不下就去了她家,可她不在家,且当日不回来。

从她家回来,我一直被一种矛盾心情揪扯着:一方面想劝说其家人,并联合家人及现胜诉律师帮她要回养老金;一方面怕老同修不注意修口无意间出卖自己,忧心忡忡。联想其多年在电话安全等方面不太理智的行为,越想越气越抱怨,当即写了一篇针对本地现存问题维护整体修炼环境的交流文章,主要针对这位老同修,发到本地信箱。可是由于自身恶党文化那种极端强制的魔性,结果事与愿违。

信发出后心仍不平,便有所警觉,开始背师父的经文《再认识》:

“佛性与魔性的问题,我已经讲的再明白不过了。其实,你们所过的关,就是在去你们的魔性啊!可是你们一次一次的用各种借口或用大法掩盖过去了,心性没得到提高,机会一次一次的错过了。

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1]

背第一遍我就知道自己错了,背第三遍时实在汗颜无地自容:我有什么资格指责抱怨同修呢?大家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走过来,任何一个同修的任何一颗心都是在师父的看护下、自己在法上认识而提高上来的,哪颗心是被强制改变的呢?每个同修都被旧势力经过久远年代的安排、强加一些自身很难意识到也很难突破的东西,包括自己也有难以突破的障碍,怎么能向外去求、去改变别人呢?这不是入魔道了吗?想到这里内心的不平、焦虑都平复了下来。心里想着如何通过信箱再与同修们交流道歉,化解间隔。可只是想想而已,这事似乎就过去了,其实是被那个狡猾的人心掩盖过去了,不想深挖下去。

翌日,一个意念打来:“言必行。”心想:我也未与别人承诺过什么呀,需要我兑现什么呢?也没在意便又敷衍过去了。

取中、平和、中正

多日后上信箱见同修转发一篇明慧文章,其中一小标题:“放下自我,正面对待同修的负面表现”。初看没太在意,认真看此文后,深知关心我的同修正以此方式在与我交流啊。常人有句话:“反观自己难全是,细论人家未尽非。”何况正法修炼的人,长期遇到的问题怎能与自己的心无关呢?

我开始向内找并发正念清理自身存在的问题。这时大脑出现一个意念:“不能再拖下去了”。深知师父在为我操心。想到师父的教诲:“人是最珍贵的,是万物之灵,你怎么能够被这些东西控制着?你的身体都不要了,多可悲呀!”[2]便流泪对师父说,弟子一定找到它去掉它,不再被它利用。

我与老同修交往人情过重,多年来对她使用电话等不理智的言行,我一直制止,也确实杜绝了一些问题,也正因为表面上看我是对的,而从未找过这一切对应着自己应该修去的人心,为什么总是让我遇到?也从未想到这么多年就是用她的表现来让我认清并修去自己这颗顽固不化的心。

而且老同修是在难中啊!为解一时心头之快,我这强迫极端的行为,貌似让她快些去掉人心,实为打击同修,加大同修的魔难,起到了帮凶的作用,这东西多么恶毒啊!如果真的为她好,应该选择时机与她交流,帮助她在法上认识,才能真正的提高,何况她的种种表现恰恰是我应该反观的镜子呢?我的所为不恰恰起到了破坏作用了吗?!很多同修都放下自我,尽心尽力的帮她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我却当头一棒,这不被魔利用节外生枝添乱了吗?!

老同修上学时正是邪党“读书无用”时期,所以没有什么文化,加之旧势力的有意安排使她做事不太有主线,但我一直敬佩她无论在任何境况下对大法绝对坚信的正气。一个没有文化的老人能顶住这么大的压力而坚定的走到今天,这不正说明伟大的师尊造就出这么了不起的生命吗?我怎么能无视她的优点而盯其缺点不放呢?其实这些年她的问题暴露出的恰恰是我的魔性,那正是一次次我提高升华的机会,却因我没有从法上认识,而多年错失良机。

记得在《与“狡猾”的对话》这篇交流文章中,作者看到一同修的狡猾给其指出时两人发生争吵,在另外空间的表现是同修的煞气与狡猾的争斗。回想我这个年龄,正是在恶党文化的毒害中长大,遇到任何问题都是用极端争斗来解决问题。修炼这么多年,真是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称号。

为了我所对应的无量天体众生,为了维护我们的整体修炼环境,我决不允许它在我的空间场存在,决不允许它再来控制我的思想,立即发正念解体它!

想到“言必行”,便写此交流。多年来因自身的魔性而伤害过很多同修,真诚的向同修们深表歉意,消除间隔,共同提高,不让旧势力钻任何人心的空子。

若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