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好事

更新: 2021年07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从上届的二零一九年明慧法会到现在已有两年。这两年对于我个人修炼和我所在的明慧广播组都是在修炼中变化蛮大的两年。辛苦和幸福并行。遇到的都是好事。

(一)向内找后的静

二零二零年初,一天,我突然发烧无力。躺在床上的几天,我回想着自己做过的事,有近期的,有以前的,在我眼前过。事情象变得透明了一样,我集中精神细细的看,让我看到当时的想法,看到我偏离法的行为,看到给别人造成的他们说出来、没说出来的伤害。我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坏啊。内心羞愧和后悔,在心里跟他们说对不起,也跟自己说对不起,跟师父说对不起。

最后,我跟自己说:“一定要善良的活着啊。”善良跟别人没有关系,是自己要善良。对别人的伤害,包括当时我意识不到的,以后是会意识到的;自己的魔性表现,是会认识到的,是会后悔的,是要承受的。

我躺在床上,好羡慕可以去集体炼功的学员,羡慕去送报纸的学员,羡慕在广播组里的学员。当我不能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好像是跳了出来,眼睁睁的看着,只有羡慕,更加认识到能够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是多幸福。

这次消业过后,我觉得自己更纯净一些和柔软了。这之后的几天,我感觉到出奇的静。甚至是在路上开车时,周围都是静的,我拉下车窗,竖起耳朵听,怎么那么静啊。哦,我意识到静是由内而外的。原来人是可以这么静的,是一种又深了一层的静。这种状态持续了几天,而且在这几天里,我总是想听《普度》和《济世》,觉得怎么这么好听啊,以前怎么没有感觉到这么好听呢。这种静的状态持续了几天后慢慢的消失了。

依着法,向内找,修自己,是必需的。跟别人无关。

看到别人修自己,其实是挺有意思的。比如,集体学法时,别人读错了,那个瞬间看一下自己是不是专注的呢?比如,看到别人的一些反应,想想自己有没有过这样呢?肯定有。比如,看到别人做的更符合法的地方,想想自己的差距,有没有可以学的呢?肯定有。所以这个过程挺有意思的,只要向内找,好像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有所得,都是好事。

(二)学法的力量

我的正念,我的力量,我的能力,我的灵感,都是来自于法。

有一次,我很专注的学法,学完后,抬起头来下意识的想看什么时间了?“时间?时间是什么?”我忽然不知道时间是什么了。回过神来才把自己拉回到这个时空,哦,才意识到是这个空间的时间。而且,专注学法的时候,身体象是定住了,是不会有动作的。

有时候,刚开始学法,我就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变了,也许是处理某一件事情的做法,也许是原先执着的什么忽然觉得没有意思了,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某个行为可笑了,也许是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了,等等。

学法,就是听师父在当面告诉我,而且是只讲给我一个人。我觉得我在项目中的想法都是来自于法的点化,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要做的就是在法中领悟应该怎么做,然后去做。

但是,我发现自己在炼功,发正念,甚至在学法时,还会琢磨着修炼中自己的体悟或者项目中的事情,好像挺精進似的,其实是上当了,没有修,走过场了。勇猛精進,更多的是在这些肉眼看不到的地方,保持住,是很不容易的。

现在,虽然回头一看都是错,甚至感觉一说里面就有错,一做就会带来错,那也是修炼过程中才出现的认识,都是好事。

(三)改進节目

师父说:“大家知道那个书在出版校对的时候是非常艰难的。因为他是法,还有魔的干扰,人的思想有业力也在捣乱,所以是非常难的。”[1]

过去,广播组平均每周都会收到经文读错或者其它需要修改的反馈。在二零二零年上半年,我们回头把将近一千期节目中的经文从新听了一遍,找出几百处经文读错字或者读错音的地方,都做了修改。之后,在运作流程中增加了审核和对播音的反馈这两个步骤,基本避免了错误的发生。这是这么多年里广播组整体修炼过程中的一个漏,是对法的不敬,是我们需要补上的。

二零二零年十月开始,明慧广播增加了对华广播的短波时段,也因此要求节目更加及时和丰富。我们增加了明慧网的每日新闻和面对常人讲述反迫害的故事,修炼故事,和时事评论的节目。其中,我体会到了我们需要什么,师父就给我们什么,只要我们每一步都凭着修炼人的正念去走。

(四)再提高

师父说:“我们这套功法,是真正属于性命双修功法,我们炼的功储存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中,一直到极微观状态下所存在的物质本源微粒成份中,都储存着那个高能量物质的功。随着你功力越来越高,它的密度越来越大,它的威力也越来越大。”[2]

我悟到,我们的项目也是如此。我们组里的每位同修,自身的高能量物质的密度越来越大,威力就会越来越大,项目就会越来越有实效,包括播音、稿件和各项安排。

几个月前,广播组开始了每周的集体学法。我感到了,在我们進行了节目的大幅度增加和改進后,若想再往前走,则需要每个人修炼的提高和更好的配合。因为我们首先是一个修炼的团体,所以在项目中,修炼是第一位的。大家集体学法交流,是我现在看到的唯一的办法。

由于大家分布在不同时区,担负着除了广播组之外的不同项目,所以我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能来。后来我想,不去考虑多少人会来,我就保证我自己能来,那么,集体学法就能坚持下去。

为了方便更多的同修参加集体学法,广播组每周有一次大组集体学法,和两次不同的小组的集体学法,我三次都参加。我觉得这是近期广播组最大最好的一个变化。学法后,我们说说学法的体会,说说个人修炼的事情,说说项目中的问题和建议等等。正好我个人背《转法轮》也开始新一轮了,我在组里告诉了大家,也由此得知几位同修都在背法,让我看到了项目的坚实基础。

如果我们早一点集体学法交流就好了。是我没有把责任担起来。

再谢师尊,谢不尽的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