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执著的漩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L同修的眼睛处于失明状态已经四年了,仍然没有恢复过来。L同修从来没有动摇对师父、对法轮大法的坚信,这很让人佩服。可是L同修不知道误在哪里了,不能有更大的突破。我们住在一个院,所以L同修的事情方方面面对我的心性触动都很大。

开始的两年,也许在常人情面的掩盖下,我还保持着祥和的心态,尽心在生活上和修炼上帮助L同修,同时自己在一段时间内也受益匪浅,提高的很快。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各方面的人心开始滋长,修炼变的一波三折。

一、去掉求回报的心

最明显的是求回报的心。在这之前,已经有很多同修帮助过L同修,包括发正念、学法、法理上切磋,以及生活上的照顾。有认为L同修固执,切磋不了而远离的;有不放弃经常来和他切磋法理的;更有不少同修隔段时间来送些食物的。

开始,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审视着这一切。慢慢的,与L同修长期集体学法的同修只剩下我们附近的几位同修。在长时间的接触中,我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盯着L同修的不足之处,尤其是不符合自己观念的地方。比如:和他切磋法理的时候,我们周围的同修总想帮他向内找,而他也经常给同修指出你是否有这个或那个执著心的时候,可是大家马上否认:我没有这个心。我也是其中之一。

慢慢的,我从不动心到闹心,再上升到了反感的地步。到后来,我就索性一言不发了。虽然一言不发,但内心充斥着对同修的不满与反感。再比如:L同修原来是个很能干的人,生活上不求人。如今,很多事情需要同修帮忙,有些时候明明同修已经做好了,可是L同修还会怀疑,再确认一遍。

那段时间,我对L同修的种种不满如今已经很大一部份回忆不起来了,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因为些什么事有这么严重的反感情绪。我一直和L同修一起背法,这样能使L同修能整天处于背法当中。集体学法的时候,我们通读大法,L同修就可以背着跟我们一起学法。这对L同修的帮助很大,他很感激背法带来的提高。

其实,L同修也从没有针对我说过什么,我所有的不满、反感,全部都是自己因为看到L同修和别的同修之间的对话、他的一言一行中所引起的,我一直陷在这些观念和看不上L同修的巨大执著中不能自拔。

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如此强大的执著。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即使有时间,也不想和L同修一起背法了。而我自己的修炼,也处在一个长期不精進的状态,我内心很苦恼。

那段时间,我会见到一个同修就诉说L同修的种种不是。同时,苦恼自己突破不了这个状态。我自己也在掰着手指头细数自己的各种执著心:看不上别人的妒嫉心、埋怨心、执著自我、自私、不善、没有同情心等等。即使我找出自己一箩筐的执著,似乎也没有撼动那个强大执著的根。

师父看见我不悟,就安排同修来点化我。一次,我在帮助一位同修整理法会征稿的时候,这位同修用平和、充满善意的口气和我切磋了这个苦恼的问题。同修直接点到了我有求回报的心、用高标准要求别人、向外看。我恍然大悟,我虽然和L同修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作为修炼的人,我知道不求物质上的回报。

可是,在长时间尽心帮助L同修的过程中,我不知不觉的想求得L同修的感谢。而且我自己还内心压抑着这些想法:总觉的这么多同修来来往往的,不管从修炼上,还是生活上,给予L同修这么大的帮助,L同修好象都没有用一颗谦卑的心感谢同修。

L同修嘴上常说同修们在生活上的照顾没得说,而在法理上的帮助总是达不到自己的满意。因为所有同修的切磋和悟到的法理都解不开L同修的心结。就是一句话,切磋不到一块儿。而我就是在这种不求物质回报,却连一个谦卑的态度都没有的不满中,看着L同修的种种不足。同修给我指出的那一刻,我释然了。

二、挖根

然而,好景不长。我刚放下这个有求回报的心,可是在不知不觉中,我不好的状态又反复出现了,十分闹心。我去和L同修背法的时候,也象隔着万水千山,進入不了好的状态;但是不去背法,又惦记着心放不下。我就这样在矛盾中挣扎。自己也曾试着强迫自己放下这些不好的执著,但好象很难,自己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一位常来学法的同修阿姨,专门来和我切磋了她的一个梦。她说梦到有警察闯進一个院子里骚扰,这个院子很象我们住的这个院子。因为院子靠边,十分清静,同修進出很方便。同修阿姨只是想到安全问题,所以来提醒我。

没想到,这个梦对我来说犹如当头棒喝,我的脑中马上打進了一念,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心,我和L同修有间隔了,我们这个小整体有漏了。我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自己对L同修的这些不好的观念不尽快修去,就是很大的漏洞,邪恶因素在另外空间看的很清楚。这一下,我惊醒了,这不仅仅是自己去不去执著心的问题,更牵扯到整体的安全和提高。

于是,我暗下决心,不管L同修如何表现,我一定得去掉这些肮脏的执著。我认识到自己虽然做的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作为大法中的一个小粒子,就一定得以法为大,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因为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个人修炼。这一次法理上的升华,让我去掉很大一部份不好的心。相对于大法弟子这个整体,自己的这点执著渺小的不值一提,我为自己抱着如此狭隘的心而感到羞愧。

后来我有几次和这位同修阿姨学法,我意识到必须要主动修去这些不好的心了。于是我放下一切人心,推心置腹的、坦诚的和同修阿姨交流切磋。我希望自己在师父的点化下,曝光内心隐藏的、甚至是意识不到的人心。

在切磋中,我又找到了一些隐藏的、不好的心。比如:我一直苦恼,为什么有些执著心我找到了(我一直认为其中主要的一个执著心就是妒嫉心),怎么还是去不掉。原来,我在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想改变自己,就想抓着同修的不足不放。

师父说:“这个宇宙中可有这个理,是你自己要的,谁也管不了,也不能说你好。”[1]

我悟到,为什么这个不好的状态总是时好时坏,不能根除,原来是自己根本就不想去掉它。比如:一味的认为同修固执,听不進别人的意见。可是对照自己,自己不也是一直在固执自己是对的吗?我总觉的L同修的毛病多、疑心大。对照自己,原来自己比同修的毛病还多。我抱怨L同修不谦卑、不感恩,自己何尝不是“我”字当头,时时刻刻在维护着自己?!

有些时候,我还恨恨的想L同修:“总是这么固执,怪不得你老是突破不了这个关。”后来再冒出这个想法时,我吓了一跳:我这不是站在邪恶的一边幸灾乐祸吗?别说慈悲心,连点同情心和善心都没有!在这些肮脏的人心掩盖下,冒出的种种不好的念头,自己回想起来都觉的不可思议,我修炼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这么坏的想法。

当我认清这些坏思想的时候,我就觉的它与我有了距离,它不再是我自己的思想,而是一些需要我下决心清除和修去的败物。后来,每当我的头脑中又冒出同修如何不好的念头,我就主动排斥。开始的时候,我甚至都是咬着牙不承认这些坏思想是自己的,因为那些败物和各种执著心似乎很不愿意离开,因为我感受到一种极不情愿的感觉。脑中似乎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要去掉坏思想,一个却不愿意去掉,处在苦恼中。

师父说:“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2]

于是,我反复想师父说的:“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2]。我悟到,这种苦恼的感觉是因为执著心要放下了,我被压抑的心有了希望。这些年积累的败物,就象剥洋葱一样。每当我头脑中冒出来坏思想,我就想师父的法,败物就会消去一些。

现在,我不会到处去数落L同修的不足了,甚至也想不起来当初到底因为哪些事让我的心不舒服了。偶尔L同修有些表现触动了我的时候,也不再象以前一样让我内心翻腾了。

三、感恩

和我一样长期来看望L同修的还有一位男同修,70多岁了。他默默无闻,无怨无悔。L同修经常开玩笑说老同修办事粗糙、不细心,老同修总是一笑了之。就在我抱怨L同修的那段时间,老同修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他都处于这样的情况了,不要和他计较。”我内心被震撼了,老同修说的很简单,可是我对照自己,我竟没有一丝同情。

老同修自身带的善,反衬出我的自私和冷漠。我不站在L同修的角度考虑问题,不体谅L同修的难处和感受,对于L同修来说,难处太多了。

有时,我会突然莫名的感动,感动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无所不能。师父安排的细致入微,小到L同修的生活琐事,大到L同修的修炼。我们周围的每个同修扮演什么角色,都在师父的安排中。我们都知道,其实并不是我们在帮助同修,而是在和同修一起提高的同时,升华自己。

我要修去这些肮脏的执著心,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操一点心。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