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

更新: 2021年08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九日】我嫁到了一个有点复杂的家庭:奶奶婆(以下称奶奶)是公公的继母,我丈夫有两个妹妹。结婚后我发现,奶奶和我婆婆的关系不好,家里一天三顿饭都是奶奶做,吃饭的时候,老人却不在桌上吃,而是在自己屋里吃。奶奶七十多岁了,她命苦,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孩子,可她很能干,做着一家人的饭,还得管喂牲口。婆婆很强势,在家里说一不二,公公也顺着她。可她却摊上了个不让她省心的儿子——我丈夫。丈夫性格偏执,是个点火就着的人,为一点小事一家人就吵个没完。我儿子都两、三岁了,我公公还提着棍子满街上追着他儿子打。

在我怀孕时,丈夫买回来一袋碘盐,说对孩子有好处,说用完要盖好盖子。婆婆心里就不平衡了,说她没吃过这些,不也都好好的。娘儿俩就吵了起来,最后丈夫生气把盐扔到街上了。婆婆脸上挂不住了,跪在地上大哭大闹。一连几天闹不完。我觉的这事因我而起,就去她屋里想劝劝她,没想到她跟公公却在有说有笑的。

不到一年我们就分了家:公婆住西边三间,奶奶住东边两间,我们夫妻住中间三间(这三间以前公婆住着),我觉的是公婆在我们结婚前就计划好的,目地是把奶奶分出去。

我九四年冬天生下孩子,婆婆只做了几天的饭,就借故不管我了,幸亏奶奶照顾我过了满月。满月那天婆婆还跟我吵了一架,怪我不懂事。

因为分家时,我们没地方做饭,我就和奶奶在一个屋里做饭,所以也在一块吃饭。公婆就不干了,天天找茬儿。婆婆怪奶奶不赶我们走,我们不在家时她经常来和奶奶吵。一年就给奶奶六袋面和几斤油,每次还得奶奶紧着要,别的用的就得我们添。那时候我们日子过得特别紧,还得承担着全家的电费,一切向大队里所交的公共费用公婆全都推给了我们。我不想和他们吵架,怕别人笑话,但心里既生气又憋屈。

孩子三个月大,我就骑自行车去五里以外我娘家那边种大棚,早上很早就走,孩子还在睡觉,公婆不管不问,多亏奶奶替我看着。我的奶水少,孩子要喂奶粉,中午我还得回来一趟看孩子,一天往返二十多里路,过度的劳累使我的体重从一百一十斤降到九十斤。孩子三岁我就把他送去村里的幼儿园,丈夫闲事不管,我特别忙,没人接送孩子,上学放学都是孩子自个来回。

公婆那几年做着火头的买卖,只种着几亩地,有的是时间,他们就是不管。我也倔强,再累我也不去求他们,不想和他们说话,也看不惯他们对奶奶的态度,觉的他们没有个老人的样子,心里瞧不起他们。第二年我们打起了院墙,不用天天见面了,也不想到他们跟前。甚至都不想提到他们。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冬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我听闻法轮功。当时村里已经有了炼功点,我迫不及待的去那里借来了宝书《转法轮》,一口气读了两遍,里面写的都是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我就觉的好,就是想看,书中师父所讲的高深法理,让我明白了人来到这个世上的真正意义。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零零一年,我家改行干起了养殖,每年到麦收的时候都要囤积一些麦秸草,育雏用,因为过了这个季节就没有别的用了,所以得抢在人家种玉米之前能多囤点就多囤点。

干那个活又热又累,中午也不能休息,还得防备下雨湿了,得马上垛成垛盖好。有一年,我们拉了两个垛,打算先用完那个小一点的,空出些地来好走路。还没等我们用呢,一天忽然发现那个大草垛没了,原来婆婆趁我们不在家悄悄的给卖了,说是怕引起火灾,我听了真觉的他们不可理喻!丈夫气的跟她大吵,她无话可说。我拉走了丈夫。

第二天,丈夫的气还是没消,又去问她:“你把草卖了,我们用什么?你这不在断我们生路吗?”她低着头不作声。后来她对别人说是她儿子不会说话得罪了她,那个草垛是她老头子帮着垛起来的。我劝丈夫:“咱先用着那些,不够的时候再想办法,别跟老人计较了。”从头到尾我没说一句抱怨婆婆的话,也再没当着她的面提过这事。

孩子三岁那年,我在自家院里种下一棵石榴树,结的石榴又大又红,酸酸甜甜的很好吃。但我们不怎么管理,每年都被虫子咬的烂掉很多,剩下的就亲朋好友分着吃了。有一年虫子少,结的石榴特别多,快成熟的时候,我经常去瞅瞅看有没有裂口的。一天我看到树上的石榴少了一大半,就剩下一些青的、小的,那些大的好的都被公公摘下来去集市上卖了。公公见到我时有些讪讪的,我就当没看见,什么也没说。

到了第二年,我主动跟公公说:“你好好管着这棵树,不要让它烂那么多,留下咱自个吃的,剩下的你去卖了吧。”公公自然很高兴,他是个勤快人,按时给树打药、剪枝、还给树造型,给石榴套上袋子。树越长越大,石榴越结越多,最多的时候一年能结二、三百个。现在这棵树成了我家最好的风景。

公公的感动

奶奶快八十岁了,那时候我们在村外住,我按时回来看奶奶,给她买菜,做了好吃的就用车去接奶奶来我们家吃,怕她冻着,天冷前我和丈夫先给她支好炉子,安置好她。她身体很好,自己能做饭。以前我们在家住时,我经常给奶奶读《转法轮》听,她不识字,但也能听明白一些,很认同大法。

后来奶奶生了一场病。我小姑比我丈夫小两岁,是医生。白天她来给奶奶打针,晚上我一个人伺候奶奶,给她接屎接尿,精心的照顾她,她大便困难我帮着她通便,她有气管炎,厉害的时候咳不上痰来,脸憋的发紫,我就用手给她抠。有一天,看奶奶病的很严重,小姑说要在这里陪奶奶一个晚上,可婆婆说啥也不让。说白天给小姑看孩子累着了,晚上不能再给她搂着孩子了。小姑上班忙,一星期还有几天夜班。她的婆婆在外地,孩子一直在娘家由我婆婆看着。我看小姑为难,就说:“我一个人行,你们都睡去吧。”

就这样,我一直照顾到奶奶康复。

奶奶活到八十五岁,去世的头天晚上,起夜时摔倒了,正好那段时间我们没什么活儿,在家里住着。我和丈夫把奶奶抱上床,她疼的不敢翻身,但一点也不糊涂。早上我去告诉了公公,让他来看奶奶,婆婆也过来几次。奶奶攒下了几百块钱,都是过年过节小辈们给她的。平时什么东西都是我给买,她也花不着钱。她给过我几次我都没要。

那天没人的时候她让我给她拿出四百元,说是要给我小姑,说小姑为她打针花了钱。其实,医药费是我和小姑两个人拿的,只是奶奶不知道,我也没和她说。说剩下的几百先留着。后来不知为什么,也许小姑没要。奶奶趁没人的时候抽空把钱给了婆婆。

小姑上午给她听诊,说她的器官都已衰竭,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奶奶要小便,躺在床上怎么也尿不出来,当时就我和我公公在她身边,公公说他腰疼,搬不动奶奶,我就一个人吃力的把着奶奶小便,公公一旁说:“你还真是有劲。”奶奶当晚就去世了,走的很安详。

安置好奶奶的遗体,婆婆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你奶奶临走前留下二百元钱给了我。”我一旁坐着,就说:“是四百吧?我给拿的。这里还剩一些都给你们吧,给奶奶办丧事用。”婆婆当时就哭了。公公也很惊讶:“奶奶哪来这么多钱?平时没花吗?”

过后公公当着我的面对两个小姑说:“你嫂子真行,你奶奶多亏了你嫂子。”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公公发自内心的夸我。

婆婆变了

婆婆以前很爱撒谎,自己都不当回事,而且很会找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没理也能找上三分”。

以前我很烦她,听不下去我就冷冷的抬脚就走。修炼以后,我经常和她讲《转法轮》里的内容,希望她也能看看书,还把我的宝书《转法轮》送给了她,她看了书以后很认同,还和我一块去了炼功点学法,只可惜没几天,法轮功遭到迫害以后她就不炼了。但是她毕竟看过书,知道大法好。虽然有时还是经常撒谎,我心里知道但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她。

我发自内心的关心她,她长时间失眠,我和小姑一起陪她去医院看病,她有什么不好受都和我说,从来不告诉她儿子,她说有个好儿子不如摊个好媳妇。过年、过节、过生日,我都会提前给她送钱,当然还有我公公的生日也一样。有时丈夫跟她吵,我都是向着她。我经常劝丈夫:“不能跟老人叫真,孝就是顺,人老了就是理。”

二零零五年,我们一家人除了公公全都做了“三退”,公公是在疫情期间才退出少先队的,还是婆婆帮我劝退了他。

其实婆婆这辈子也不容易,她上过高中,本来打算考大学的,正好赶上了那个动乱年代,高考被取消,到后来恢复的时候,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为了孩子,她放弃了,这也是她终生的遗憾。

后些年,我家改种果园和高温棚,包着我两小姑一家人吃苹果,棚里种的蔬菜无论多贵她们来都给她们捎上一些。前年过年的时候,在婆婆那边吃完饭,我刚想走,大小姑说:“嫂子,这桶油是给你买的,你捎着。”我说我不要。婆婆一旁说:“快拿着,给你的就拿着。”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婆婆真的变了。以前两个小姑要拿点东西给我,婆婆就不高兴。就在我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婆婆提着两穗又大又紫的葡萄给我送来了,一边还说:“这可是咱家今年结的最好的两穗葡萄,我都没舍得吃,给你吧。”又半开玩笑的说:“要不是有点酸头,我还不舍得呢。”我也笑着说:“看你老,嘴角上省点东西给我吃,还这么不舍得。”婆婆笑呵呵的走了。

回想以前我们那个争吵不断,战火连天的家,到今天的其乐融融,幸福和谐,是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我们这个家。而且修大法还让我家喜事连连:儿子很顺利的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现在攻读博士学位;我家种什么什么长的好;老人身体健康,全家和睦幸福。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