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和社区人员在觉醒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日】我在一个乡镇的主街道上开门店做生意。去年四月二十三日,由于疫情的原因,街上每天往来的行人不是很多,左右邻居正坐在我家门店前闲聊,一辆越野车在离我家四间门店的地方停了下来。出来三个戴口罩的人,邻居们正猜着这是去谁家的顾客?我一下就预感到是来找我的。

先下来的是社区分管安全的W主任和一个年轻协警,后下来的是派出所C指导员。他们径直走到我的店前,邻居们也各自回到自己店内。

我起身笑脸相迎道:“您几位真是稀客,疫情这么严重,都不休息,还在工作,真是辛苦。C指导该不是看疫情期间生意不好做,特地来关照我的生意的吧?”

“可以,可以,门店生意肯定不好做,你也可以搞网络直播生意,肯定好。”

我说:“直播那玩意我不懂,也玩不来,实体店也有它的长处,再说我这都是老顾客多,疫情也没怎么让我受多大影响。各位请坐,我给你们倒茶。”

这时W主任和C指导员就一直往我里屋走。我说:“你们到里面去干什么?就在外面店里坐。”

C指导说:“我们就在你屋里面坐一会,跟你和你老婆见个面,聊两句,就走,坐在外面怕对你影响不好。”

“不、不、不,您几位还是都到外面来坐,我从来不做什么违法的事,没有什么影响不好的。”他们也就回到店前面坐下。

“今天,C指导来有什么事吗?该不会是真的来关照我的生意吧?”我笑说道。

“你老婆呢?怎么没看到她?”

“真不巧,她刚去市场了,可能还要去办点别的事,也不晓得她要多久才能回来。”

“你最近和你的功友有见面联系吗?你们应该经常在一起吧?”

“C指导,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这可是诱供啊,您可不要把这套对付坏人的方法用在我们身上,我们可是按真、善、忍在做好人。再说我是开门店做生意的,接待的都是四面八方的顾客,我开了这么多年的老门店,我的商品也是被本地人认同的,您该不是要我把来店里照顾我生意的功友赶出去吧?我的一家老小可都是指望我这间门店生活啦!”

“也不是要你不做生意,就是你不要跟别人宣传你们那套,要是有人跟我说你在搞法轮功宣传,我就对你不客气,还宣传生病了也不要上医院去治病。”

我还是面带笑容说:“您这话也不对,什么叫我宣传?!做人肯定不能忘恩负义,还要有善心,您也知道我以前得的是绝症,当年也是别人告诉我修炼法轮功后痊愈了,不知道给我的家庭减轻了多少负担?!所以我在做生意时,如果遇到有缘份的人,我肯定会告诉他修炼法轮功的好处,至于修不修,那是别人的事。前几天,我在店里就遇到一个顾客,看着就象重病人,他告诉我,县、市两级医院都曾把他当‘武汉病毒’感染者隔离,并且都做了备案,医院却只告诉他是肺炎,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这样的人,我肯定会告诉他法轮功的真相。”

“啊,你真遇到这样的人?”此时,我看到C指导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口罩。

“再说,也不知道您听谁造谣污蔑说我们不让生病的人去治病,我自己的母亲不修炼法轮功,她只要一生病,不舒服,她要去哪个医院检查,我就把她送到哪个医院检查,医生要她吃什么药,我就给她买什么药。我个人对学习了法轮功著作《转法轮》后,对‘治病’是这样理解的:第一种是法轮功修炼祛病健身效果很好,绝大多数人通过修炼达到无病一身轻,身体没有病,也就不用治病;另一种就是通过修炼出了功能后,运用功能去给别人治病,这在法轮功修炼中是绝对禁止的。法轮功的所有著作里面没有哪一本书里说生病了不让治病的。”我接着说了一句师父讲法的大意,但不是原文。

没想到C指导说:“你说的那句话书上没有这么说。”我当时一惊,他这样回答我一定看过《转法轮》了,想起前年底他刚调到我们当地派出所时就到同修家抄过家、还绑架拘留同修十天。在这过程中,本地同修们就利用他们上门时或直接去派出所讲真相、发正念,希望他认真看看从同修家抄走的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不要被中共谎言迷惑。

我看着C指导说:“您能说这句话说明您也一定看了《转法轮》,是的,那句话在《转法轮》里确实没有,那句话是在大法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音》MP3中,您不是在我们一个同修家拿了一个红色的象收音机的MP3吗?那个里面有这句话,您回去听听。”他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我的话,立刻将话题转开了:“你老婆什么时候回来?你快点打电话要她回来,我还有事,我们只跟她见个面,讲两句话就走。”

我不想让他们这么快就走,还有很多真相没有告诉他们,我就拖时间说:“她忘了带电话(并拿出妻子的一个手机给他看),现在她到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您要是忙,就去忙吧,你们真的不该把时间用在我们这些好人身上,不过我有点不太理解您和W主任(尊称社区人员),你们两位都是去年调到这个位置,以我对您俩位的了解,都是工作非常认真,尽职尽责,如果我要真是一个坏人,你们这样对我,我都敬佩俩位的工作态度,但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按真、善、忍标准在做好人,共产党的事不能太顶真。我在这里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派出所、镇政府、居委会的领导不知换了多少届了,对法轮功的态度,我看只有您二位最顶真,没这个必要,有些事不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位小警察肩上挂的肯定是你们的执法记录仪。”小警察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我对小警察说:“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但你肯定不知道共产党的邪恶手段,今天看似你们为了完成上级给的任务,认认真真的对我進行了录音、录像,你们想过吗?如果有一天法轮功象当年‘文革’一样平反了,那今天你们自己录的这个录音、录像就会成为你们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证据,推都推不掉。”我说完这些,W主任说:“我们没有办法,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们。”

过程中,C指导多次催我去找妻子回来,我见差不多了,就将妻子叫了回来。看到一路走来的妻子似乎有些紧张,我就笑呵呵的对妻子说:“来,给你介绍一下,今天都戴着口罩,不知道他们是谁吧?他们说是快4·25、5·13了,来‘关心’一下我们,想跟你也见个面。”

妻子一下就放松下来了,很快就進入状态也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没想到那个W主任要我妻子给他介绍一款商品,我打趣道:“刚才说你们来照顾我的生意,是开玩笑的话,怎么当真了呢?”“换季了,刚好也需要,在哪里都是买,你这里有,正好。”他还真的买了一款合适的。

送他们走出门时,我对小警察和社区W主任说:“以后多听听不一样的声音,对自己了解真相、不被迷惑,一定有好处,今天要你们‘三退’保平安,你们也许还要考虑,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我也不会害你们,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后也许还有机会。”社区人员微笑着离开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还是C指导员带队来我店子里。那天我不在家,他们象走过场一样对妻子问了一些套话,问我去了哪里?妻子说不知道,他电话都忘了带。走出门时C指导员又对妻子说:他回来要他给我打个电话。妻子说:打电话就算了,没必要。回来后,我也一直没有给他回电话。听学法小组的其他同修说,他们这次也不象前几次那么恶,讲几句,就走了;有的同修家進都没有進去,没有出现为难同修的现象。

通过我地警察与社区人员的转变过程,看到邪党伎俩已经玩完了,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也都在觉醒,他们也是等待我们讲真相得救度的人,我们不把自己当作被迫害的对象,正念足一些,把他们当作普通众生或朋友一样,自己不卑不亢,在聊天中,智慧的插入一些真相,有时效果真会意想不到的好。

以上个人层次所限,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