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场所讲真相去执着

更新: 2021年08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在台湾出生的青年弟子。二零零一年,我八岁的时候跟妈妈一起得法。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作为一个年轻大法弟子的一些修炼体会,以及在日常工作中的修炼心得。

大法赋予我智慧

妈妈是在台湾时从我舅父那里了解大法的。正式开始修炼是在我们移民到加拿大后不久。我跟着妈妈一起参加集体学法和户外炼功,但并没有认真对待修炼。很多时候,在集体学法时,我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而不是学法。当然有时我也会和大人们一起读法。

大法无边,尽管作为小弟子时修炼不精進,但大法的法理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慈悲的师父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在家里,我经常自己听师父的中文讲法录音,或看师父的各地讲法。妈妈也会给我讲一些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但随着我课业及校外活动的逐渐增加,我变的越来越懒惰,不再跟妈妈去参加集体学法,而是想留在家里玩电脑游戏或看电视。偶尔,当我感到无聊或空闲时,我会自己学法,但没有系统的学,也没经常学。

上高中后,我不再学法,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取得好的学习成绩上。高中阶段的学校是个非常肮脏和充满诱惑的场所,特别是在西方社会,许多学生被世俗下滑的东西诱惑,如色欲、虚荣、饮酒、聚会、暴力电子游戏和毒品等。我从法中知道,所有这些都是让人造业的坏事。所以,就是在我的一些朋友开始喝酒、交男朋友、举行派对时,我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学生。整个高中我都在上荣誉课程,到十一年级时,我开始上高级课程,学习大学课程。在十二年级毕业时,我已经获得了八门课程的大学学分,这使我在开始上大学时就跳过了第一年的课程。

由于学业上的成功,我越来越执着名利和显示,离法越来越远。不学法,人的执着和观念就越来越多,不再想着修炼。由于在大学的学习很顺利,我开始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聪明、勤奋,而忘记了是大法赋予了我的智慧,是师父在保护我。在大学里我浪费了很多年的时间,过着常人的生活,和朋友们一起追求有趣的户外活动,外出旅游和赚钱。虽然大法一直在我心中,我却一直对自己说:“先玩一阵子,以后会修炼的。”

我没有在意师父延长正法时间是给落下的弟子赶上正法進程的,也没有去想师父在延长的时间中为弟子多承受了多少苦和难。

走回修炼 跟上正法進程

在师父的指引下,在一系列的警钟敲响之后,二零一九年我决定回到修炼中,那年我已经二十七岁。我为自己浪费了这么多年的修炼时间而深感懊悔,为自己受益于大法和师父的恩德,却没有尽到大法弟子的责任而感到羞愧。

通过定期学《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我认识到了救度众生的紧迫,并告诉自己要跟上正法進程。我知道在工作中有很多有缘人,因此我开始在工作场所讲真相

我在一个邻里之家做青年安置工作,这是一个社会服务机构。我在那里工作了将近六年。我的工作是帮助以移民或难民身份来到加拿大的高中生适应这里的生活。我负责组织各种活动,帮助他们建立社交联系,获得义工经验,找工作,并当他们在学校、家庭或心理健康方面有问题时给予帮助。

在工作中,我与同事们的关系很好。我的主管和其他主任,还有学校老师、家长和这些青少年都很喜欢我。尽管没在修炼,我也还记得小时候学过的一些法理,知道自己要诚实、宽容、勤奋、与人为善。

我讲真相的第一个对像是我的主管。她一直对精神信仰感兴趣。有一天我去她的办公室,告诉她说我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跟她分享了大法真善忍的原则,并把《法轮功》这本书送给她。她非常感动,说她以前听说过大法,并为我决定走上修炼路感到非常高兴。事后她告诉我她花时间读了部份《法轮功》。

二零二零年,当中共病毒蔓延到加拿大时,我们的工作会议转到了网上。有一天,我们有一位义务的项目经理加入到我们的在线会议,帮助建立一个新的数据库。当我加入会议时,我的主管正在和这位项目经理聊天。她们在交流打坐,我的上司告诉她法轮大法,并说我在炼功,修炼让我变的非常积极和平和。项目经理说:“这功法一定很棒,某某(指我)看上去是那么轻松愉快。”会后,我用电子邮件给这位项目经理发送了法轮大法网上教功的链接。几周后,项目经理在我们的团队会议上说她参加了一次法轮功在网上的教功班,她会再去学。我的上司帮助传播大法,这令我很感动。

二零一九年五月,也就是我走回修炼的三个月后,我加入了一个筹备委员会,筹划一年一度的员工同乐日,就是利用正常工作日,邀请员工们参加一天的趣味活动。筹备委员会由一名同事、我的主管、另一位主任和我们组织的执行主任组成。当执行主任说她想在员工同乐日推出一项健身活动,以帮助员工改善身心健康时,我提出我们可以炼一个小时的法轮大法功法,并说明打坐的好处。我说我可以邀请我的朋友们作为义工来教功。委员会愉快的同意了。

那年晚些时候,我在向同事们推广神韵时,执行主任和员工同乐日组委会主任跟我说,她们已经看过演出了,对大法也有所了解。我忽然悟到,是慈悲的师父为我讲清真相而扫清了障碍,帮我在救度众生中建立信心。

二零一九年六月,在我们的员工同乐日,五十多名员工参加并学炼了法轮大法功法。在全体员工面前,执行主任说她非常喜欢这些炼功动作,询问是否有户外的炼功点,并提到想带她的女儿去学。

这一年,也正是我们机构必须与加拿大联邦政府续签合同的一年,这对主管们来说是一个压力,因为如果他们没有一个好的意向书,政府可能会削减我们的资金,机构就可能被迫裁员。在前几年,政府曾对我们的预算進行了多次削减,所以每个人都感到担忧。令人惊讶的是,在对提案進行评估后,政府拨给我们的资金是有史以来最多的,甚至超过发给与我们类似的其它组织。并续签了五年合同,我们甚至有足够的资金来雇佣更多员工。执行主任非常高兴,也松了一口气。我心里明白,是大法给我的工作单位带来的福祉。因为上层的管理层欢迎大法,并支持把大法介绍给员工,他们因而得到了福报。

正如师父所说的:“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1]

直面怕心 去除对名利和爱面子心的执着

虽然我向主管和同事们讲了真相,并分享了大法的美好,但这样做时,内心常感到恐惧和紧张。我担心如果他们听到真相后有负面的反应,对我这个员工有不好的看法,那样会让我在单位里没有面子。思想业力也干扰着我,反复告诉我:如果人们说我的坏话,我可能会失去工作;或是跟人分享自己的修炼,他们会觉的我怪怪的。

这个执着是在我们的员工同乐日教功后首次暴露的。

活动结束的第二天,我收到了一些负面反馈。另一个团队的同事跟我说,活动结束后,他们和团队里的其他人一起去吃饭,一些中国同事对学炼法轮大法持否定态度,甚至还讲了对神韵的负面看法。我的心跳得非常快,并开始发抖。我觉的我的恐惧心正在变成现实。但我知道这个状态不对。我告诉自己:我必须得救他们,因为他们是被中共的谎言所毒害了。我尽力向那位同事讲清真相,消除她的误解。最后,她感谢我与她分享这些信息。

一位与我工作中合作密切的来自香港的华人同事,反应也很负面。他说他对我修炼法轮大法感到诧异和不安。他找了一个时间和我私下谈这个问题。他试图说服我不要修炼,因为他认为任何精神信仰都是政府为了控制人民而编造的。他给我讲了他的一些朋友的故事,说他们参与了一些佛教活动,并损失了很多钱。他讲了对大纪元和神韵的负面看法。我意识到,这位同事不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不相信神灵,对精神信仰持否定态度。在我们的谈话中,他有时很激昂,我努力保持冷静,并向他讲述真善忍的理念。过了很久,一个多小时后,他才平静下来,最后,他改变了,说他“相信修真善忍是好的”。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一点点的跟这位同事讲真相。用事实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告诉他为什么《大纪元时报》很重要,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和神韵的价值,讲道德、善良的意义等等。渐渐的,这位同事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现在,他有时会告诉我,在生活中他试图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做,甚至还和其他同事讲为善和忍让的重要性。他还谈论中共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来说是一种威胁。

回想起来,我意识到是我的正念不足,有恐惧心和爱面子心,都是严重的执着,这让邪恶有机可乘,加大了我周围的人对大法的误解和负面看法。我很感谢师父帮助这些人了解了真相。尽管我在讲真相时感到紧张和害怕,但法给了我继续做下去的力量。

在我对那些需要帮助的青少年和他们的父母讲真相时,我感到更害怕。由于我是为年轻的移民和难民提供服务,工作中能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家庭,包括中国。我担心他们受到中共的毒害,会因为我向他们讲真相而不再来参加我办的活动。我的心情很沉重,对自己感到失望,我不能鼓起勇气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与中共的真面目。我知道我得尽快归正这个状态。对自我的执着会阻碍对众生的得救,把自己的利益摆在了别人的未来之上,我得提高。

第一步我决定要加强学法。除了读英文的《转法轮》外,我每天晚上都和一位华人同修学习新经文。我背会了中文和英文的《论语》,并开始用中文抄写《转法轮》。渐渐的,随着我对法的理解的加深,我能感受到法在涤荡着我的执着心。作为一个新学员,我意识到学法、学好法对修炼人来说有多么重要。我参加了英文和中文的学法小组,这样可以与其他同修交流。我被一些同修能够背诵整本《转法轮》所触动,我知道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才能赶上。

师父说:“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2]

我意识到,如果我不学好法,我就不能很好的讲清真相。而为了能很好的讲清真相,就得提高自己的心性。通过学法,我知道了发正念、清除思想业及炼功的重要性。学法帮我去除了人的执着心,变的更加精進。重新走回修炼的头几个月,我在学法时经常感动的流泪,法的每个字都让我感受到师父的无量慈悲,非常感谢师父没有放弃我。

随着学法的加强,我开始放下怕心和对名、爱面子的执着。相反,我为那些不明真相的众生感到非常担忧,因为我知道他们正处于危险之中。我的慈悲心加大了,我开始向那些工作中接触到的年轻人讲真相。

有一次,我在帮一个年轻人填写表格时,跟她讲了活摘器官和大法,她听到迫害的消息后非常难过,向我又要了一些传单,以便能跟她的同学们分享。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我成立了一个打坐俱乐部,教青少年炼法轮大法。另一个邻里之家的工作人员看到照片后,邀请我去教他们那儿的青少年。我们打坐俱乐部的青少年们自愿和我一起去教他们炼功。我很高兴看到这些青少年能从大法中受益,并与其他人分享。

我不再害怕让青少年们知道我在修炼大法。我在自己办公的地方装点上莲花和书签,还贴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粘贴。现在来我办公室找我谈话的年轻人都能看到关于大法的正面信息。

我在工作包里放了一叠END CCP和大法的传单,有机会和青少年聊天时就发给他们。当有新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的项目时,我就想,“他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与大法弟子有缘,我一定不能错过讲真相的机会。”

当我法没学好时,我的恐惧就会再次浮现,我就会错过向青少年讲清真相的机会,并在过后感到懊悔。有一年多的时间,我没能突破怕心,向青少年和他们的父母劝三退。我知道是对自我的执着阻碍了我。我给自己找借口,像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问,如果他们生气了怎么办?

我知道如果这些父母和年轻人不退出中共,他们就不能得救。我对自己说:我为什么不能把别人放在第一位,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要努力做到无私。

我不断的发正念,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鼓起勇气,在工作中帮助四个来自不同家庭的人退出了中共的附属组织,一个孩子,两个青年,还有一个家长。虽然不是很多,还有很多青年和家长需要我帮助他们退出中共,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我终于放下了一些执着心。

有时,在我想要讲真相时,怕心又冒出来了,我就向师父求助,帮我克服干扰,否定那些想法,因为它们不是真我。师父的保护和鼓励帮助我逐渐的战胜了这些执着。

我依然没有去掉对自我、怕心、爱面子、以及对名利的执着。我觉的我只是在剥洋葱,一层一层的去执着,还没有去到根。写这篇交流文章也是在提醒自己,要不断的努力同化法,放下对自我的执着,继续向更多人讲真相。

我也希望通过交流我的经历,启发其他的青年同修也能抓住机会向同学、同事讲清真相,珍惜这些与我们有缘的众生。

以上是我的一些粗浅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02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