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修去私

更新: 2021年08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尊敬的同修大家好!

师尊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1]

每次读到这段讲法,我的内心充满着向往,渴望成为师尊法中所要求的那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1]的生命!看明慧网很多同修都在一思一念上实修自己,遇到事情第一念先考虑别人已经形成习惯了。惭愧的是,我每天做着三件事,在实修上却非常不足,有时找到一颗心,并没有真正修去它,也没有深挖这些执着心的根源。做事起心动念很多时候还是先想自我:我要怎样学好法,我要怎样多救人……

之前一段时间背法时,遇到有同修慢腾腾不开口、时不时要人提醒;有的思想不集中,不知道大家背到哪了,还一个劲儿的问是背几遍,我的第一念不是象别的同修那样善意的去理解别人,嘴上虽然抑制住不说什么,但内心还是忍不住抱怨:觉的同修读慢了,耽误时间,不专心,干扰到大家背法的效果等等。做什么说什么不能自觉的首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

明白的一面很想突破,却没有实质的改变。直到这次媒体法会,听到很多同修把住一思一念无条件的向内找,他们坦坦荡荡修去私心的交流让我受益匪浅,他们时刻为别人、为整体着想的胸怀让我看到自己在实修上的差距,也让我意识到自己跟法中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相差甚远。

师尊说:“师父在传法的同时新宇宙也在建立了,在救人的过程中新宇宙也在不断的充实着生命。”[2]“修炼是见人心的,不是看你把什么事情做的怎么样——你自己不提高,那什么用都没有。修炼是看个人的。”[2]

我问自己:每天努力的讲真相劝三退,以为在救人,但如果在实修的问题上没有提高——深藏的执着和私心没有修去、达不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如果那些了解真相三退了的生命他们的未来因为我达不到标准而无处可去,那我每天的忙碌是不是最终并没能让众生得救啊?不实修,实在是太严肃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蔓延全球,救人非常紧急;对我而言,与救人同样紧急的是要赶快抓紧时间,在一思一念中实修自己!

一、反思,向内找自己

师尊说:“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3]这句法这些天一直在耳边回荡。回想起来,自己的悟性真差,有些事情是在事后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是最近,才意识到自己错了:当时本该修去的私心在表面上向内找后被深藏了起来;自己意识不到的执着包括自以为是、不考虑别人、强加于人等粗暴的党文化行为在自己身上有诸多的表现,无知地伤害了同修还不自知。

一些事情象过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我现在才真切的认识到每一次都是“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4]。记得一回在神韵的售票点上,当时看到一位同修来到票点后,着急忙慌的,有点心神不定。以前遇到类似的情况,我的经验就是背《论语》,一遍不行,就三遍五遍的背,很快就能安下心来。于是,我就提出跟同修一起背《论语》,背完一遍后,我说最好背三遍。当时只觉的自己是善意的帮同修,所以跟同修背完后,我也没有多想,就各自忙着卖票的事了。

事隔一段时间,大概是一次卖票培训后的交流中,这位同修说到她去神韵票点卖票时过关的经历。大概的意思是说:她家里先生不修炼,孩子还小。一次她突破了很多困难赶到票点后,有同修二话没说,上来要求她背诵《论语》,她背完一遍后,还被要求背三遍。她当时突破很大的困难赶去票点,可是到了票点,还被强硬的要求这样、要求那样,让她在家里刚过了关,到了票点还被同修过关。

现在回想起来,这位同修真的很善良,她当时交流时就事论事,没有提到具体人的名字。我听到后,很是坐立不安,感到脸在发烧。原本以为帮同修,怎么就适得其反,要不是当场听到,我一点都没有意识到给她制造了魔难。惭愧的是,当我在现场听到后,我都没想到要跟同修道歉。当时内心想的是:希望除了她和我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她说的那个给她过关的人是我——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要面子的求名的私心啊!伤害到同修了,却还想着维护自己!明白的一面当时也觉的应该找自己,但因为根子上觉的自己没错,出发点是在帮她,即使向内找也只是找了表面,并没有往深处挖根。

其实只要换位思考一下,马上就能看到自己的问题。我当时如果能够在她的角度,善意的先了解一下情况,看看需要什么帮助。可我想的却是——我要如何帮她,而不是关心她实际需要什么帮助。背《论语》本身不是问题,可是当我不考虑她的感受,即使心里想的是提个建议,可是其中带出来的那种不尊重别人、不商量、盛气凌人强硬的语气,听起来恐怕就是跟命令没有差别了。修炼人从法中悟到什么可以要求自己,用自己悟到的理去要求别人这本身就不符合法,我不仅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我感到自己对同修的伤害真是太不应该了,想到这,我愧疚难当、潸然泪下。

还有一次,也是在一个早期的票点,早期的票点主要还是通话拨打热线出票。当时现场有好几个人要买票,接热线的同修花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处理完一个单子,我观察到等待买票的人显得有点不耐烦,担心他们离去,心里禁不住抱怨接热线的同修业务不熟,动作太慢,守不住心性,开口就说,让她换一个业务熟悉的人来处理热线。后来,听到这个同修交流说,这个从票点打来的热线电话让她过关了。我坐在那听着,虽然直觉的反应是要找自己,心里却并不服气,觉的接神韵热线最起码对业务培训的熟悉一些才能上岗。我当时固守着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大错了,接热线的同修肯定是尽心尽力在处理那个单子了,她那边具体遇到了什么困难我不知道,大法修炼人不是要修最基本的善吗?我用那么不善的语气对同修说那样不尊重她的话,我没做到真、善、忍中最基本的善,我当然错了。怕众生离去可能错失买票机缘的这个怕心,也是不对,要修去的啊!这怕心的背后再挖挖,是不是还隐藏着想现场多出票的证实自我的私心啊!不修善不修口,怕心再加证实自我,这已经是一错再错三错了啊。

师尊看到我有诚意要改过,就让我回想起一幕痛哭一次,回想起一幕痛哭一次。限于时间和篇幅,这里无法一一陈述。我真心诚意的在这里向这些年来被自己伤害过的同修,包括那些说出来的和没有说出来的同修,表示道歉:真的很对不起,请接受我迟来的道歉!也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包容和不离不弃。我也在师尊的法像前虔诚的忏悔,自己错了,希望给机会改过。

二、转变观念 修去私

师尊说:“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怎么是幻象呢?这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物体,谁能说它是假的呢?物体存在的形式是这样的,可是它的表现形式却不是这样的。”[3]为什么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3]呢?个人理解:“人类社会一切现象”包括身边的人和事,不论是同修、同事、家人、朋友,包括讲真相中遇到的众生以及他们的任何表现都是“幻象,是不实的”,而其实质都是面镜子反射出我的问题,来帮助我向内修、提高心性的。给予帮助的也好、制造魔难的也罢,实质上都是来帮我修炼的,我都要对他们心存感激。虽然自己实修的步子起的有点晚,走的还不太快,但慈悲的师尊却一再给予鼓励,让我体会到那种转变观念修去私的轻盈美妙的感受。

1、背法中修去私

背法中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每次出现读错字、落字、加字的时候,往往就是我们分心、被干扰,或者是不符合法的后天观念和思想业起作用的时候。当我们对照法归正读错的字、标点符号、语气词,不再落字加字的时候,就是用法在归正自己的小宇宙,也是锤炼自己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主动同化法的修炼过程。同修在一起背法时间久了,大多形成了默契,当背法房间里除了读法的声音以外,听不到其它杂音时,往往效果很好,背完法感觉到天清体透。

现在再遇到有同修不及时开口或找不着背到哪了,在我习惯性的想要抱怨之前,自己的主意识往往能清醒的抓住这颗抱怨的心,往下深挖发现就是一颗私心:一颗维护自己或者背法小组这个背法進度和质量不受影响的私心;说到底就是维护自我,大不了维护我们这个背法小组的利益。抱怨只是浮在面上的一个表现,根源是在这个利益的私心上。这回发现它,我就加强主意识去掉它。知道是这个利益的私心让我抱怨,要修去这个私,那就不被抱怨心带动。我首先就是不抱怨,有了不抱怨的正念后,自己的想法也发生实质的转变。

同修的表现真的就是一面镜子,同修不专心或被干扰让我遇到了,实质是在反映出我自身空间场的问题:刚才我嘴上在背着法,我的思想是不是还在想着项目中的某件事情、想着某个电子邮件该怎么回复啊?这与同修迷糊不知道背到哪的表象可能不一样、受干扰的程度不同,但本质没有差别。同修扮演了一个角色就是在那一刻要让我看到自己背法同样在开小差,是在提醒我要集中精力啊!她在帮助我看到自己的问题提高上来,我不是应该好好感谢她吗?我怎么能去抱怨呢?观念一转变,自己马上专注背法;再听同修背法时,听到她们每个人都很用心很专注啊;即使偶尔还有慢一点的,或者开口问话的,我觉的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我禁不住对同修双手合十,感谢帮助我提高,内心珍惜大家在一起背法的缘份。

2、讲真相中修去私

疫情爆发后,除了拨打电话以外,我也使用社交软件讲真相。用心积累经验后,劝退了一些有心结的众生。接下来一段时间,社交软件上却出现很多好友被删除或者不接,有时拨打了两个小时,都没有开口讲真相的机会。一开始不悟,交流时还跟同修说:感觉就像练就了十八般武艺却使不上劲。说完觉的不对,但不知道错在哪了。向内找后发现:问题出在我渐渐开始更相信是自己努力讲真相解开了众生的心结才劝退的,也就是相信自己的能力已经开始超过相信法的力量了。找到这种隐藏的证实自我的私心,赶快归正!大法修炼中任何贪天功的念头都是对法的不敬,也是对大法弟子称号的亵渎,因为大法弟子是以证实法为神圣天职的。

一次上到社交软件的一个服务器,一连劝退了好几个,觉的这个真相铺垫得不错,就想着第二天要能再接着拨打就好了。第二天早上,正在背法呢,心里想着要不要现在先把那个服务器连上,这样一会背完法,就可以马上拨打,就能多劝退几个。转念一想,我这不是还在背法嘛,这时连上服务器,我也不可能拨呀,那把这个服务器先占着,这颗心是多么自私啊。既然暴露出来了,那我就排斥它,也不会被它带动去占用服务器。师尊说:“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5]

当我背完法再去连线时,有同修已经上到那个服务器了,心里这时闪出一点失落和不舒服的感觉。有趣的是马上就有同修進到我的拨打房间,跟我说有人占用服务器,她问该怎么办?我一听就乐了,当然不是那个上了服务器的同修有什么问题,而是师尊借同修的口,让我看到刚才这个失落感和不舒服的背后,有想挑选好救的人救的安逸心,和想到同修会多救人反而不舒服的嫉妒心。同修多救人,那不是应该象“妒嫉心”那一节中讲的那样,对她喊:好样的!真行啊!真心为她高兴吗?那个不舒服的不是真我,是后天形成的观念。看清了这是安逸心和嫉妒心在作怪,我就停下来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

发完正念,顺其自然的看哪个服务器空着,就拨打哪个,相信只要心态纯正,师尊会把有缘人领来听真相。那天就遇到了有缘的佛教徒,他从一开始怼我并质问:修行人必须退党吗?到后来听明白了真相,爽快的明确同意退党。到后来语气诚恳的向我这个大法弟子探寻修行的正道,当他认真完整的听完我诵读的《论语》后,恭敬的说:写的真好!并愿意记住九字真言。挂完电话,我深刻体会到是师尊的法开启了众生的佛性,救人的是师父,弟子只不过是张张嘴,在平台上甚至都不用跑跑腿。并不是修炼中的人有多大的能耐,而是修炼人的心性符合了那一层法对他的要求,得到法力的加持讲清真相,而真正救度众生的是大法和师父。

一天上线时,我看到这个之前我想打的服务器空着,上去一看,好友都已经打过了,有些是一个多月前打过的。我想既然上来了,不妨把之前没接或没退的再打打看。结果信手拨了一个出去,通话十多分钟后,他同意退团,还有很多互动。听到我说“自焚”造假中的一个破绽:那个塑料雪碧瓶装满汽油遇到那样剧烈的高温不变形不燃烧不爆炸,你如果想找一个政府糊弄老百姓的例子,这可是够经典的了。他笑出声来表示认同。他说,赶快发短链接给他。接收后,他立即回复表示感谢。

那天还遇到了一个历史老师,说他非常佩服大法弟子坚持讲真相的勇气,他相信清醒的人会越来越多。他自己没有能力翻墙,就希望能从更多有能力的人那里获得信息,他迫切想知道更多的真相,然后传播出去,包括给他的学生。他每天就靠着群里发的真相频道听真相。他非常喜欢大法弟子办的自媒体的节目,带给他振奋的力量和信心,他让我帮忙一定要把他的心声转达给做自媒体的同修,他期盼他们做更多的真相节目。

打电话再遇到矫情的众生,我也学会了不再抱怨众生难救。向内找发现,众生矫情跟自己拧劲是因为自己有跟真、善、忍拧劲的地方。那阵子好几天被临时增加常人工作量,影响了原定的救人项目中的时间计划,心里就着急,想尽快把常人工作做完。越是着急,我的常人工作就处理得越慢,不是文件找不到,就是律师在忙别的案子。发现是这颗不能忍耐的急躁心让自己拧着劲;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想着上班时间就好好做工作。这边把急躁的心一放下,那个常人工作中的案子很快也就处理完了。这时安下心再去处理项目中的事,也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隔天打电话也没再遇到矫情的人。众生的表现真的也是自己空间场的反映,真是在帮助我向内找提高上来。而当我以谦卑虔诚感恩大法的心去拨打电话,就会遇到众生说:他是民主人士,很尊敬李洪志大师和法轮功,他非常理解我们在做什么,并高呼理解万岁。

师尊说:“一炉钢水要掉進去一个木头渣儿,瞬间就找不到它的踪影。我们这么大的法来容你一个人,消你身上的业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轻而易举的。”[6]我就是一个在大法这炉钢水里的小木头渣儿,每天被大法熔炼着,在大法中修去私心实修一点,慈悲的师尊就把我往前推進一大步。

感恩大法的洪大法力和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02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