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公安厅原“610”主任李克力的罪恶簿

更新: 2021年08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零零年底或二零零一年初,江氏在一次会议上提出原“610”的运行效果不理想,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要直接设立“610办公室”。二零零一年,公安系统内部也设立了自己的“610”办公室,对外又叫“防范和处理邪教犯罪工作处(局)”,属国保处(局)管辖。

按公安系统内部分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主要是由国保系统负责。内部层层设置“610”办公室,把监控和打击法轮功作为其一项主要的内容。基层公安派出所有关法轮功案件的定案,都经过国保大队审查,国保大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在公安系统的具体策划、指挥、实施者,也是中共在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链条的首端。

李克力,男,至少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间,先后任四川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兼四川省公安厅“610”办公室主任、四川省公安厅国保局副局长兼四川省公安厅反邪教处处长(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李克力对四川省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凡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首先就经过了国保、公安的酷刑,也就是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都由地方“610”、政法(公检法)、国保(包括国保内部的“610”办)一手造成。

从二零二一年七月,三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又将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陆续送交本国政府,要求对这些迫害人权者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公安部防范和处理邪教犯罪工作局”也在此次举报名单之列。作为在省级公安厅“610”和国保总队(国保局)任主要职务长达十多年的李克力,罪责难逃,理应受到制裁和法律的清算。

下面仅简述李克力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二年任职期间,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被国保和警察直接迫害致死部份法轮功学员

◎吴明忠,男,三十九岁,本科毕业,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电子路七分厂职工。二零零二年,吴明忠被新都国保非法抓捕,被打伤致残。后新都公安说吴明忠已死,但未见遗体。

◎胡红跃,女,四十五岁,成都市新都县油泵油嘴厂职工。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胡红跃在成都府南河边失踪。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胡红跃的单位接到公安局通知,称胡红跃已死亡。警察只是出示了一张胡红跃的照片,对她的亲属和单位说是“饿死的”。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胡红跃的遗体被强行火化,亲属与单位均不让见遗体。

◎段世琼,女,三十四岁,家住重庆市渝铁村四十九号,原重庆铁路分局客运段列车乘务员。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凌晨三点,段世琼惨死在成都青羊区医院。段世琼的丈夫赶至医院,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妻子段世琼,而是不认识的老妇遗体。

◎陈响如,男,二十八岁,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县转业军人,在宜宾南溪县红光厂工作。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陈响如被恶党人员劫持,被非法关押在南溪县收容所。八月八日,陈响如被迫害致死。年轻小伙子被绑架十多天,就被迫害致死,他的家人不知他的死讯,更未看到陈响如的遗体,死因极其可疑。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彭方建在家中被遂宁市仁里镇派出所恶警饶军、镇“610”头目袁小林、“610”成员胡宗成、镇法制办张康平等人绑架至仁里镇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万元钱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么多钱,三天后,彭方建被转至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彭方建被虐杀。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村干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属去见遗体,结果彭方建的遗体被连夜拉到了火葬场。家人去后,见到彭方建的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的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端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呈紧握拳状,后脑头皮有淤斑,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见背部。彭方建遗体是被恶警从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

◎张卓,男,三十二岁,生前系四川省乐山市农业局干部,一九九一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下午,张卓被绑架到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第二天,就惨遭恶警凶残虐杀(疑被活摘器官),遗下六岁孤儿。

张卓死亡当日,警方不准亲属去看遗体,并要马上火化。在亲属极力反对下,才没立即火化。四天后,亲属方见到张卓的遗体,显然已被“美容”过。但亲属还是从张卓的鼻孔、耳朵等处发现有少量血迹,而牙缝里的血迹却一眼即可见到,一只手背上还有一块暗红色的血痕。很显然,张卓生前曾被暴力袭击过。

◎张川生,男,五十二岁,原成都大学经济与法律系讲师。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张川生被成都大学领导勾结成都驷马桥派出所将他强行抓走,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

仅过了几天,正月初四晚十一点钟,张川生的家人就接到驷马桥派出所通知“张川生因心脏病于二月十五日上午九时死亡”。张川生的遗体令人触目惊心: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警察恐吓张川生的家人说:“谁敢说出张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别想活了!”

◎王仕泽,男,五十九岁,巴中市巴州区人,生前从事手工业个体工作。王仕泽因在监狱里坚持修炼,多次遭到恶警的毒打。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九日,巴州区国保大队恶警何某用穿着皮鞋的脚对着王仕泽的全身和头部猛踢数脚。之后不久,王仕泽离开人世。后来国保谎称王仕泽是上厕所时脑溢血致死,未告知家属就自行火化了王仕泽的遗体,还毫无人性的向家属要丧葬费。

◎廖朝齐,女,五十七岁,成都邛崃市保健院院长。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凌晨,成都市大邑县刑警大队长周文才带领国保绑架了廖朝齐。廖朝齐遭到刑警大队长周文才拳打脚踢,后又把她双手反铐在牢房地钉上三十六个小时,不准解便、睡觉、喝水、吃饭。

廖朝齐被劫持到大邑县戒毒所之后,绝食抗议迫害。警察用手铐把她呈“大”字铐在刑具铁栅上,警察不但指挥手下人,还自己动手毒打廖朝齐,用手一把抓住廖朝齐的头发仰面朝天猛扯向窄于人头的两铁条中间。并叫手下人拿辣椒面和盐强灌,拿铁器撬嘴。好几个人用各种惨毒的手段残酷折磨廖朝齐长达二、三小时,直到她完全昏迷过去。下午五点半左右,听去给她灌食的吸毒女犯说,到医院后,廖朝齐曾苏醒过来,后又遭毒打死去。

◎曾令秀,女,六十岁,广汉市南兴镇民主村七社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早上五点左右,曾令秀被蹲坑的恶人活活打死在她家附近的公路上。当她的儿子知道时,已是早上八点多了。曾令秀的遗体已经被交警拉到火葬场去了。曾令秀的家人赶到那儿,从面貌上已认不出是她了,只是从穿的衣服才认出来。曾令秀被打断了一只手和一只脚。交警说是出车祸造成的,但当时有过路的看到蹲坑的恶人把她在公路上提着脚,倒拖着走,惨不忍睹。曾令秀的儿子受到恐吓,不敢声张。

◎李德聪,女,五十岁,家住广汉市小北街。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李德聪在被广汉市和兴镇“610”恶警殴打致身受重伤、大出血的情况下,逃脱监控,流离失所五十天后去世。

◎胡芸怀,女,五十四岁。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十三时四十九分,胡芸怀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五月七日,胡芸怀被绑架时还是精神奕奕、红光满面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被迫害致死。

◎彭光荣,男,六十一岁,乐山市市中区罗汉乡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乐山看守所和戒毒所警察酷刑、劳役虐杀。

◎刘国淑,女,四十六岁,四川万源市旧院镇人。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刘国淑被国保警察绑架,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她出现精神失常症状。七月十七日清晨,刘国淑从屋面向邻居房屋攀爬,由于不明药物发作,身体失去控制能力,坠入街道,送往医院途中停止呼吸。

◎高慧芳,女 ,四十八岁,内江市隆昌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高慧芳被隆昌县公安人员绑架,当天中午被迫害致死。

二、二零零一年四川省公安厅发起的大搜捕、彻查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四川省公安厅宣布,近日内将展开对法轮功学员的逐户大规模搜查,彻底清缴资料和传单。之后,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送洗脑班迫害、非法劳教、非法判重刑,有些地方还出现文革式的“游街批斗”。

◎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二月二十三日,遂宁市的不法之徒把三十多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双手被反捆在背后,押上枪毙死囚犯用的那种车游街批斗,搞所谓的“杀鸡吓猴”。

◎李玲,女,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遂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大队长、政委王延文、姜群、郑大双、余勇等人勒索罚款一万五千元才放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船山派出所强制李玲参加“公判大会”,强制游街,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强迫交二千元生活费。

◎二零零一年初,古蔺县“610“、国保大队及公安局在全县大肆抓捕进京上访和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早上,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押往体育场非法公审公判。警察将每个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绳子从脖子后勒下绕手臂两圈,直捆至手腕,然后两根绳头合在一起捆双手,再将双手提到背心,与后颈上的绳套在一起打结。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监,非法劳教几十人。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绵阳市梁华(女,江油中坝美容师)被当地国保、“610”污蔑她煽动了几十人去北京上访和印法轮功真相资料,对她非法判刑十二年。同时被判重刑的还有另外几名资料点的绵阳市法轮功学员:林丽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王芳被非法判刑十一年、景绍芳被非法判刑十年、蒋年莉被非法判刑五年、罗远和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后,南充市把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本市两个看守所,非法拘禁一至四个月不等,强制罚款、洗脑。对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抄家、关押、罚款。其中,被非法抄家一百多人次,非法关押每人一至六次不等,对个人勒索罚款共一百多万元。对十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一至四年不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上午,成都市成华区统一行动,出动警察、公安、街道办事处干事、单位治安人员,采取诱骗谈话、路边拦截、上门强抓等卑劣手段,将本区内九十余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温江某度假村,办洗脑班强制“转化”,遭到法轮功学员的强烈抵制。这次“转化班”强制每位学员交七百元钱。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彭州市九陇镇政府以书记、镇长、国保为首的一伙二十余人,荷枪实弹闯入法轮功学员徐德琼家非法抄家,不准徐德琼的丈夫和儿子动。抢走黄谷七千五百余斤、玉米一千五百余斤、鹅(正在下蛋)十一只、鸡四只、耕牛一头、摩托车一辆、自行车两辆、一编织袋大米(约百余斤)。砸烂门三道,所有门上的锁都被撬开,还扬言要封她家的房子。

有个暴徒还说:如果她女儿继续坚持炼功,就找几个二杆子(地痞无赖)把她强奸了(用土语说的)。在场听到此话的群众非常气愤,当时就有人说:“你们政府的人都兴乱来么?”徐德琼家被抢去的财物按国家收购价值八千多元。粮食一颗未留,全家四人无粮入口,邻居们东家请他们吃上顿,西家请他们吃下顿。数九寒天,家徒四壁,来年的春耕生产更不敢想象。

三、各级国保积极配合“2010~2012三年转化攻坚计划”实施绑架

自二零一零年以来,在周永康下令实施所谓“2010~2012三年转化攻坚计划”(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下,各地国保首当其冲,在省内各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绑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大多被非法关在洗脑班、非法劳教、判刑。

二零一零年:四川全省绑架法轮功学员596人(不包括身份、姓名不详者);其中被迫害致死16人;失踪6人;被非法庭审、判刑79人;非法劳教28人;其余的法轮功学员直接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其中,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4人;被非法判刑11人;被非法庭审2人;被绑架153人。

二零一一年:四川全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653人;被迫害致死11人;被非法判刑49人;被非法劳教8人;其余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则直接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四川全省遭绑架法轮功学员658人(不包括在大批被绑架中未报道者);被迫害致死11人;被非法判刑39人;被非法开庭18人;被非法批捕29人;被非法劳教16人;6人失踪;2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32人被抄家或绑架未遂;其余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