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劳教所原女队小队长白洁的罪恶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原河北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女队小队长白洁,是保定劳教所女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积极参与者,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她不同程度的迫害,只要见到她的身影,时时都能听到啪啪的电击声。她对法轮功学员采取殴打、电击、铐大板、不让睡觉、抱蹲、揪头发撞墙、野蛮灌食、超体力劳动等手段迫害。下面仅举几例,此人已罪恶累累,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现在白洁被举报。

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继美国2016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27国现在都有类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积极准备立法。法轮功学员每年整理几批恶人名单,送交民主国家的政府,要求对其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所有计入明慧网《恶人榜》的人,都会随时或已经列入提交名单。

白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一、李云霞(Li,Yunxia), 性别:女 ,年龄:40岁 , 河北保定易县西山北乡林泉村法轮功学员。

李云霞于二零零四年黄历九月二十八日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保定劳教所,李云霞坚定信仰,拒不“转化”,遭到劳教所恶警各种酷刑的折磨。多次遭受电棍电击,用竹签扎脚,每天吊铐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李云霞因抗议非法关押曾多次绝食。有一次灌食,把她的两臂抻直铐在床架两侧的上方,她要求上厕所,恶警刘紫薇不给她解铐,并用电棍电击她。因李云霞不做广播体操,被罚围操场跑圈,回到监室不让睡觉,殴打、电击、吊铐李云霞,导致她说话不清楚,萎靡不振,发呆,迟钝,严管恶警张国红、刘紫薇、白洁、武文双、步娜茹亲自动手,还利用吸毒、卖淫、黑社会等犯人迫害李云霞,打人的时候故意制造噪音,打开水管,不让别人听见。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由于长期的非法关押迫害,李云霞的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吃不进食物,吃了就吐。即使这样恶警还在强迫她做奴工,并扬言 “完不成生产任务就给你加期。”

家人去劳教所看望她时,见李云霞面黄肌瘦,走路艰难,家人亲自听到监视她的恶人说:李云霞不怕打。由此可知,恶警一定暗地使用过各种手段逼迫她“转化”。

二、史贞楼(Shi,Zhenlou), 性别:女 ,年龄:近六十岁 , 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三月,史贞楼被望都县国保大队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黑窝里,史贞楼受尽了邪恶之徒的残酷折磨。劳教所强制法轮功学员从事长时间的奴役劳作。从早上一直干活到晚上九点多,有时加班到夜里二、三点钟,对史贞楼这些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加长劳动时间。恶警对她们随意拳打脚踢,还唆使普教犯对她们任意辱骂、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后来,她们对史贞楼的迫害逐步升级。先让她每天二十四小时在楼道里站立,过往的犯人谁想打几下,就打几下,不让睡觉,时间长了腿脚肿得连鞋都难穿上,一站就是十五个昼夜,直到昏倒在地。后来,小队长刘紫薇、朱曼带领十多个牢头,普教犯和犹大向史贞楼下了狠手。她们把贞楼弄进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行刑的一间小屋里,打她耳光,一人打累了就换另一个人打,直到把贞楼打的瘫倒在地。她们又把贞楼捆绑在铁椅子上,继续打耳光,用竹棍轮流抽打,小队长白洁还拿来电棍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外边好多人都哭了。后来,邪恶之徒用胶带把史贞楼的眼睛蒙上,把嘴封住,继续殴打,疼的她把铁椅子都挣翻了。就这样邪恶之徒从中午一直酷刑折磨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多。把人打得脸变形,浑身肿胀、青紫,没一块好地方,身上多处的肉和皮都分不开了,尿了裤子都不知道。参与迫害史贞楼的警察有李秀琴、闫庆芬、张国红、白洁、刘紫薇、朱曼等。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三、张小丽(张晓丽)(Zhang,Xiaoli),性别:女 , 年龄:43岁 , 保定市清苑县东吕乡南王庄法轮功学员。河北清苑县东吕乡南王村教师。

张晓丽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东吕乡乡长樊文志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将她的丈夫胡占锋非法劳教一年半。并将她16岁不炼法轮功的大儿子胡山扔进清苑县看守所呆了一年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四点多,恶警白洁把她铐在床架上,昼夜禁止睡觉,用电棍电(电棍击、打的伤长时间未愈),她的惨叫声惊醒了楼上楼下的人,她要上厕所,警察不解铐,使她拉在裤子里。至二零零六年九月张晓丽的手腕还有深深的手铐印,精神恍惚、失常。

中共体罚示意图:铐在床架上
中共体罚示意图:铐在床架上

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张晓丽被保定劳教所上铐三次,不让合眼:一次警察朱曼因没听到她报数声上铐五天;一次警察武文双训斥她并用手扯,她也往回扯了一下,就说她 “动手打警察”,被铐四天;第三次是夜间去厕所,碰上警察白洁,问干什么去,张小丽没理她,白洁扯住她,她往回扯,又被诬陷为“动手打警察”,被铐在床架上罚站四天四宿。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六日,是张晓丽被非法劳教到期的日子。张晓丽的丈夫胡占峰八月中旬就强烈要求保定劳教所女队放人,指导员闫庆芬、队长张国红竟说到十二月份才肯放人,因为要对张晓丽加期,借口是违反劳教所制度。

张小丽多次被暴力灌食,一次恶医杜宝川用管子从鼻孔插进胃里,被全部呕吐出来,杜把吐在地上的秽物往她脸上抹,并扇耳光。警察给她灌大便汤,用脚踹她脑袋,恶医拿钳子拧,犹大打,吊铐半个月。还强行在头上注射不明药物。最终张小丽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经常晚上不睡觉,自言自语。腹中长了瘤子,身体瘦弱只剩一把骨头也不放人。

四、胡锦凤(Hu,Jinfeng),性别:女,年龄未知,保定法轮功学员

胡锦凤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她被关在严管班单独隔离,几个犹大日夜监控迫害, 最多时六、七个监控。她绝食抵制迫害,警察给她插着灌食管铐大板,犹大将铐子用劲勒进肉里,致使她左臂几个月不能抬起,两手拇指失去知觉半年左右。此次参与迫害的警察有张国红、武文双、白洁、闫庆芬。后来警察多次对其罚站、不让睡觉、抱蹲、恐吓、拳打脚踢。一次,警察武文双、张国红、张昊欣三人一齐将她踹、打在地,揪着她的头发按在地上,皮鞋踩在身上。并唆使犹大进行精神折磨。

五、田洪敏(Tian,Hongmin), 性别:女 ,年龄未知 ,定兴县法轮功学员

田洪敏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被强行弄到四楼进行强制洗脑,警察信海丽、白洁电击她的后背、腿,面对墙“抱蹲”,不让洗澡、上厕所,后又被警察李大勇“铐大板”一天一夜,还打嘴巴。七、八月份,在一楼走廊里对墙站立七天七夜,脚肿得不能穿鞋。逼看诽谤电视,指导员闫庆芬“上课”,犹大灌输歪理邪说,警察张国红、大队长李秀琴晚上盯着不让睡觉,妄图摧毁意志,每天超体力劳动,至晚上十一、二点。

六、李巧仙(Li,Qiaoxian),性别:女,年龄未知,博野县法轮功学员

李巧先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到保定劳教,二零零一年三月,被劳教所警察一连七天面墙罚站,困的头朝墙碰了一下,就遭到恶警白洁毒打,揪着头发往墙上撞。

七、何永莲(He,Yonglian),性别:女 , 三十多岁 , 河北省定州市赵村法轮功学员,家住小油村乡内化村。

何永莲于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五日,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她因坚持自己的信仰,教导员闫庆芬让她住楼道十七天,又关到严管班九个多月,白天黑夜站着,不让睡觉,白洁、朱曼、刘紫薇、陈亚娟、刘军辉在闫庆芬的教唆下,让吸毒犯人日夜看守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高强度奴役刮铅板连续十小时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休息。

糊纸盒也是最折磨人的活,从每天糊500个到800个-1000个,最后加到1800个,干不完还要加班,完不成不让睡觉,她的三个手指头磨出红肉,红肉上又裂开一道一道的血口子,就这样干,等她出狱恶警武文双又讹了她38块钱。

后来劳教所大队长李秀琴、闫庆芬、张国红等人强迫何永莲服苦役——搓橡皮套,每天早起晚睡,干不完活不让睡觉。何永莲的手指头上的皮搓掉一层又一层,磨的看见里头的红肉丝,后来手就裂开了大血口子,手指头异常肿胀,由于超长时间的劳役,两腿严重浮肿。

八、魏秀玲(Wei,Xiuling),女,五十多岁,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裴山镇白虹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魏秀玲被易县国保大队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关押,她被带到劳教所“转化班”由犹大杨树业(女),张娣、狱警等人分三班轮换洗脑,被逼着看电视,强制“转化”。被带到二楼六班做半年多的奴工。做各种花,不少是有毒的。除了吃饭时,每天一直干到凌晨两三点钟,还强迫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恶警白洁每星期对她进行一次测评,填表格,不合意就百般刁难,又是讽刺又是敲打、辱骂。魏秀玲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二零零四年,魏秀玲眼睛看不清东西、腰疼、腿疼且胀、麻,整天头昏脑胀、出虚汗。一天,白洁带她到医务室,给医生使眼色,医生不给魏秀玲好气。还有一次,朱曼带她去医务室,狱医杜宝川装模作样的拿药,问她现在有病没有,旁边一个狱警录像,她不配合他们妄图玩弄栽赃法轮功的鬼把戏,她正告说:“我没病,有病也是你们迫害的!”这些人不顾她身体状况,再次将她带到专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楼(女大队)强行“转化”:强迫罚站、不许睡觉。她承受不住,精神受到刺激,理智不清。一天,她身体出现病态,便血,当天,白洁把她带到二楼六班。易县犹大李淑梅(大班班长)又把她带到一楼“转化班”,魏秀玲身体虚弱,难受地在床上一会儿躺,一会儿坐,犹大们给点东西就吃点儿,不给也不吃,大队长李秀琴认为她是在装病,假装关心地叫她几声,就这样观察了她四天,看她是否真的有病。

九、马占梅(Ma,Zhanmei),性别:女,去世时年龄:五十多岁,河北涞源县法轮功学员。

马占梅在保定劳教所饱受酷刑迫害,多次绝食抗议,抵制迫害。晚上她在楼道里多次被罚站,她一直被关押在狱中狱(严管班),白天晚上不让出门,受尽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失去人身自由,家属去也不许接见,一句话也不允许说。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马占梅绝食抗议到第八天,上午九时开始给马占梅强行灌食,野蛮灌食使马占梅脸色惨白,痛苦的在地上翻滚。警察武文双抱着两臂拿着腔调说:“马占梅,感觉怎么样啊?”十时许,楼道里传出马占梅两声惨叫,之后一辆警车将人拉往保定二五二医院,十点三十分到达医院人已死亡。马占梅家属赶到后,人已送入太平间。家属见遗体骨瘦如柴,模样难辨,胸前衣服上有灌食留下的污渍。最后从脸上一个小疤才认出亲人。大队长李秀琴、指导员闫庆芬称马占梅死于心脏病,家属说她身为医生从未得过什么心脏病。显然,李秀琴、闫庆芬又在撒谎,掩盖她们的犯罪事实。保定劳教所不准运走遗体,强迫在保定火化后带回骨灰。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保定市劳教所遭“严管班”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马占梅(涞源县,48岁)、刘俊格(定州市,53岁)、白芸。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包括:男大队一大队的大队长李大勇(此人邪恶凶狠),女大队的大队长李秀芹、指导员严庆芬、白洁、朱蔓、张国红,他们的手段都非常邪恶残忍,主要有罚站,不让睡觉,电棍电,打骂,灌食插管等。

保定劳教所女队的大队长李秀芹、指导员阎庆芬、中队长张国红是虐杀马占梅的直接责任人。目前保定劳教所对此严密封锁消息。记者经电话向保定劳教所女队(0312-2191039)了解马占梅的死亡原因。队长李秀芹没有否认马占梅的死亡,但拒绝告诉死因并挂断电话。

河北省保定劳教所以活活憋死人的灌食方法,致使法轮功学员马占梅死亡。

保定劳教所邪恶的灌食方法是把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铐在椅子上,将头从椅子靠背上往后扳、往下压,(椅靠背从脖子后面顶住),直到按下去为止。也就是把食管几乎折叠在一起,用手捏住鼻子,用刀子撬开嘴,弄的满嘴是血,将食物灌往口中。很显然,这么做的目的与最终导致的结果并不是让法轮功学员进食,而是让人活活憋死。因为这种情况下,食物一滴都不可能从食管进入胃,而是一滴不少的堵在嘴里,此时鼻子被掐得死死的。据受过这种虐待的法轮功学员说:非常痛苦,生不如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捆绑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捆绑灌食

“发明”这种灌食方法的是劳教所卫生院医生杜宝川,看到挣扎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快无力动弹,估摸着心脏快停止跳动了,杜宝川在法轮功学员心脏部位使劲挤压几下松开手让食物落下,如此反复,一次灌食需反复六、七次。由于无法呼吸,法轮功学员心脏供血供氧不足,心力衰竭,心脏严重受损,杜宝川得意地说:“怎么样,好受吗?明天接着灌。”

十、杨云凤(Yang,Yunfeng),性别:女,年龄未知,涿州市黄屯村法轮功学员。

杨云凤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保定劳教所强制转化期间,她被强迫抱蹲、不让睡觉、殴打、电击等迫害,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致使她精神失常,指导员闫庆芬和恶警白洁等人仍灭绝人性的将她长期铐大板、电击、殴打。夜间经常听到大办公室里传来电击声、辱骂声和杨云凤的惨叫声,致使她病情更加严重,神情恍惚、目光呆滞。无法正常生活。

十一、白云(Bai,Yun), 性别:女 ,年龄:五十多岁, 河北保定市雄县法轮功学员。雄县法院审判员。

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保定劳教所对她所谓“强制转化”、罚站,她据理力争,通过法律条文把警察们驳得一言不发。警察唆使犯人殴打,她高喊:“来人哪——打好人啦——”后把她关入“严管班”迫害。

在保定劳教所遭“严管班”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马占梅(涞源县,四十八岁)、刘俊格(定州市,五十三岁)、白云(雄县,五十多岁)。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包括:男大队一大队的大队长李大勇(此人邪恶凶狠),女大队的大队长李秀芹、严庆芬。女大队的小队长白洁、朱蔓、张国红,他们的手段都非常邪恶残忍,主要有罚站,不让睡觉,电棍电,打骂,灌食插管等。

白云一直被关押在狱中狱(严管班),白天晚上不让出门,受尽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失去人身自由,家属去也不许接见,一句话也不允许说。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白云、唐桂洪、李金玲被劫往更残暴的高阳劳教所。

十二、刘俊格(Liu,Junge),性别:女,年龄:五十三岁,定州市法轮功学员。
在保定劳教所,警察用电棍电她,犯人用凳子打她,长期罚站,不让睡觉。血压高达二百四十,被迫害导致脑血栓症状。

在保定劳教所遭“严管班”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马占梅(涞源县,四十八岁)、刘俊格(定州市,五十三岁)、白云(雄县,五十多岁)。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包括:男大队一大队的大队长李大勇(此人邪恶凶狠),女大队的大队长李秀芹、严庆芬。女大队的小队长白洁、朱蔓、张国红,他们的手段都非常邪恶残忍,主要有罚站,不让睡觉,电棍电,打骂,灌食插管等。

刘俊格一直被关押在狱中狱(严管班),白天晚上不让出门,受尽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失去人身自由,家属去也不许接见,一句话也不允许说。

十三、梁永凤(Liang,Yongfeng),性别:女 ,年龄:45岁 , 河北省徐水县环卫所职工。坚持法轮大法修炼,历经非法拘留、关洗脑班、劳教,受尽酷刑,流离失所、单位扣发四年多的工资及一切待遇。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政法委的李金龙把梁永凤拉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因为她坚定信仰,遭到各种折磨,如恶徒把她用手铐铐在一张床上,五、六个卖淫女、吸毒犯把她围成一圈,疯狂的对她拳打脚踢,第二天就让她干活,糊纸袋,干奴工。一次在奴工的时间,梁永凤看师父的经文,警察指使犯人对她毒打,用军警鞋打头,打脸。

一次梁永凤被拉到一楼恶警办公室里,一帮女犯人把她围住乱打,一直打得她昏过去才住手。然后又用冷水把她泼醒。

因为梁永凤一直都不配合恶徒,就让她两个胳膊伸直抱头,双腿蹲下,后脚跟紧挨着,过一会儿浑身就疼痛难忍。抱头不转化,又被体罚(脸朝墙站着,站半天腿痛的疼痛难忍)。经常体罚还是不转化,就用另一种新招数,用电棍电。劳教所恶警李大勇用电棍电她,逼她转化,一边用电棍一边恶狠狠的说:“叫你不转化,叫你不转化!你再不转化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恶警还用“铐死人床”酷刑折磨梁永凤,用一块很厚的大木板,让她躺在上边,两个胳膊伸直用手铐铐上,两腿伸直,脚腕用特制的绳子捆上,两脚不能动,越动绳子就越紧,所以她根本就不敢动,铐的时间长了疼痛难忍,恶警不让她睡觉,用火柴棍支上眼睛,头顶放着诬蔑大法的录音机,由犯人看着,除了吃饭,解手时才把她放下来,完了就赶紧铐上。她就这样在“死人床”上被迫害了四天四宿。恶警还用打、抱头、体罚、“死人床”,折磨她七天七宿,这一切的迫害大队长李秀琴、指导员闫庆芬、中队长张国红都是直接责任人,帮凶是一个吸毒犯白杰。受了这些酷刑,还逼她干奴工,不让休息,经常打骂。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让和别人说话,说话就打,不让家人看望。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