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名利情的经历

更新: 2021年08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已在大法修炼中走过了二十七个年头。在名利情的过关中,自己有的过的好,有的过的不好。在师父的看护下磕磕绊绊的走了过来。

一、去掉名

我是一个很要强的性格。得法修炼之前,工作了几十年,为了能捞个一官半职、荣誉,我用尽了心机,花费了不少脑筋,曾获得省、市、县级的许多荣誉称号。可我内心明白,这些都是名利之心驱使我这样做的。

修炼大法以后,我按照师父讲的要淡泊名利。因为这些东西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是身外之物。我放下了对名利的追求,再也不和以前那样,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去争去斗。有一次,市里组织处级干部竞聘上岗。我在符合条件范围之内。但我认为竞聘不就是竞争吗!竞争不就是争斗吗?这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我没有报名。单位领导出面做工作说,这只是选拔领导干部的一种方式,推脱不下我也报名参加了。笔试、面试、群众测评三关全通过。可是在具体任用上却大不相同。我单位参加竞聘上岗的人员,凡是过了竞聘这三关的都陆续被提拔到了领导岗位上,再后来就连第一关考试都没有过的人,也被提拔到了领导岗位上,就我自己没有得到提拔。

这时好心的人都来提醒我,还半开玩笑的说:“‘不跑不送,原地不动’。你也得跑步钱(前)進啊!”当时,职工也在私下里议论,为了提拔,谁谁给谁送了多少钱;谁谁给谁送了个老毛的金头像……为此我丝毫也没有动心,听师父的话:“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这时,上级机关分管我们系统的一个直接领导也看不下去了,找到我说,我与市里分管人事的某位大领导关系很好,你考虑一下时间,你到他家里去一趟,尽早解决你的提升问题。当时我就想,当面拒绝使他面子上过不去,就含糊其辞的应付过去了。没过多久,他给我打来电话说:你哪一天晚上几点到市里那位领导家里去吧。并告诉我他家的具体住址,还有带多少钱。还说:领导不一定亲自出面,由他妻子在家里接待你。我一听,这不就是官场上盛行的买官卖官吗!我一看实在推脱不过去了,在电话里我直接告诉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师父告诉我们要淡泊名利,随其自然;这件事能行就行,不行就算了,随其自然吧!”他万万没有想到我能直接拒绝他的好意。当今社会上人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挖门子投窗户都找不到门,可送上门来的好事,有谁能够推脱拒绝呢?他觉的既尴尬又生气,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以后的见面中我進一步与他做了解释,在大法的法理上与他讲了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怎样看待这些问题。他表示理解,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思想境界真高。常人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二、去掉利

一九九九年,从“七·二零”开始,邪党对法轮大法造谣污蔑,颠倒黑白,倾全国之力铺天盖地的欺骗宣传,毒害世人。我与妻子(同修)为了证实大法,为了还师父的清白,走上北京天安门广场。我们被警察绑架,回到当地后,对我们進行了关押、送洗脑班洗脑、拘留、劳教。因为达不到他们所要的目地,一直折腾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允许我们回到自己的家;还给撤职、降级处分,并扣发了我们三年多的工资,只发给生活费。单位有的职工对我说,看你俩口子,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损失太大了,一辆汽车没有了。

师父讲:“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这使我加深了对这段法的理解。

近几年,由于邪党的操控,大陆房价成倍往上翻。两年前我孩子买房,我根据自己的情况力所能及的给予赞助。还是不够,又贷款好几十万。我弟弟有四套房子,除了自己住的房子外,其余的全部往外出租,每年所得住房租金收入很可观。他也知道我孩子为了买房到处借钱很着急,还贷了很多款。可他在当年买房时借了我的十几万元就是迟迟不还。还当着我的面说:钱也好,东西也好,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是你的争也争不了来。我一听也在理,心想反正你该我的钱,我也没逼着你要,也就没往心里去。

在一次家庭聚会场合,他当着我的面说:“哥,我借的你的钱,以后还你,一分钱也少不了你的!”正像师父说的:“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没有守住心性,当时就火冒三丈,指着他的鼻子大声的吼道:“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你算一算光是银行利息得多少钱了!”他一看我发火了,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师父说:“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1]“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对照法,我向内找自己。以前总认为自己是个老大法弟子,修的很不错了,比同修修的都好、都高,有时还对周围同修指指划划。可今天这个表现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大暴露。不但没做到真善忍,对钱财利益之心根本没有从思想上彻底放下,只是掩人耳目的表面上说是放下了,只要一遇到心性上的冲突,这个钱财利益之心马上就翻上来了。这实质是自己修的不稳定、不扎实的体现。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此后,我多学法,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下功夫。扎扎实实修这颗心。不修这颗心,永远也提高不上去。

我的老家在农村,现在又搞什么合村并户、旧村改造,测量登记宅基房产。侄子对我说:“大伯,你在农村也没有别的人了,你的那个宅子就送给我吧!”我二话没说,当即表态说:“行!”我悟到:放下了身外之物,按照随其自然的法理做事,在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就不会或很少发生矛盾。只是逆法而行强为才容易产生矛盾,给自己制造不肃静,影响人的修炼。

三、去掉情

先说一下,我们是夫妻都修炼的,从六十岁开始我们就断绝了夫妻生活,双方都失去了这方面的功能,是另外的状态了。自己也盲目的认为已经修的很高了,色欲这一关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可不然,在以后的生活环境中,在能否彻底放下情这方面,我也经历了刻骨铭心。

那是在三年前,因为家庭生活、工作关系,有一位中年妇女映入我的眼帘,久而久之对其产生了爱慕之情。那段时间,我的思想真可谓是心猿意马,直到达到不可控制的地步。那些天我也有意让自己多看书、多学法,因思想静不下来,看书只是看表面文字,入不了心,更谈不上提高心性了。色欲心怎么也收不回、放不下。吃饭、睡觉、生活中不时的就想起她的风韵,真可谓是神魂颠倒。

明明知道这样不对,不符合法,可心里就是放不下。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记得清清楚楚:我只身一人坐在一处悬崖峭壁上,眼看快要掉下去了,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一旦掉下去,必是粉身碎骨。梦境的险恶把我惊醒了。我明明知道这是师父用梦来点化我,可我仍旧执迷不悟,控制不了自己。其实那段时间我心头的情欲、后悔、惭愧、纠葛五味俱全,一拥而上,剪不断,理还乱。

师父看我陷的实在太深了,不能自拔了。有一天早晨,就在我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时候,一个熟悉而又亲切洪亮的声音,在我耳旁叫了一声我的小名:“某某!”先天的本性使我立刻想到:这是师父在警醒我。使我回味无穷。我再也躺不住了,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我在想,在悟:此时此刻有谁能知道我的内心苦衷,只有伟大慈悲的师父。他既是教我修炼的导师,又是时刻看护我的父母。我想着想着泪水流了下来。我打开《转法轮》望着师父的法像,恭恭敬敬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头。我用心声坚定的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回来了!”我再仔细看师父的面容,师父看着我抿嘴笑。

从此,我与色欲之心一刀两断。因为我理解了师尊的洪大慈悲;我知道了自己在色欲这条路上如果继续滑下去,将会万劫不复。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在色欲问题上,尽管也遇到了一些形形色色的考验、过关,我首先想到的是师父,想到的是法,一遇到色欲方面的问题,第一念就背师父的“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3]“何为人 情欲满身”[4]等这方面的讲法,控制自己,克制自己。我还经常看明慧网登载的有关这方面的交流文章,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以便在修炼这条路上走的更正、更好。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因为我的色欲之心逐渐放下了,在做好三件事上事事处处按法的要求去做,心境与法融合在一起了。心性在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升华。回顾往事,这一切如果没有师父管着,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众所周知,天象在快速的变化。大法弟子修炼的路所剩不多了,我决不辜负师父的期盼,决不能前功尽弃,一定要做到越到最后越精進,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圆满回家园。

以上是自己一点体悟,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人觉之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