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生活中向内找、修去人心

更新: 2021年08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我有幸在法轮大法修炼二十三年,在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下,走到了今天。修炼贯穿在日常生活中。师尊说:“在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都看着人心的摆放”[1];“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

一、修去求名心

日常生活中,求名心的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说: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单位开除邪党党籍、撤销行政职务一事,用大法对照不断的修不断的修,这个求名心虽然修去了很多,但或多或少的还有怕别人不理解怕别人笑话的心。

再有,家里孩子因身体因素,不能工作这么多年了,初期特别回避别人问及此事,十几年来,用大法对照,不断的修不断的修,至今怕别人不理解,怕别人笑话的心还有。还有,在与亲朋好友来往中,努力的做到宽容大度,不能让人家说小气抠门。

其实,求名的心就是让人家说你好、说你行、说你聪明、说你有水平、说你有能力、说你有才能、说你能干、说你有素质、说你有热心、说你善解人意、说你无私助人、说你宽容大度等等。这些心在修炼中,师尊用大法不断的清洗,渐渐的洗去很多,但还或多或少的存在,师尊说:“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3]

求名心对修炼人危害很大,日常生活中注意向内找严肃对待,表现出来,就抓住它,清除它,尽快的把它修下去。

二、修去利益心

日常生活中,利益心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说:给家人买被罩、买床单,本来家人的这些东西已经很多了。可是每次购物,都得看看这些东西,只要认为便宜打折的就买。自己也知道在买这些东西、看这些东西时的欲望和利益心,这些心操控你就想买,就想看,这个情况已经很多年了,自己也知道,就是改不了。后来,慈悲伟大的师尊就在梦中点化我,我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才下决心改,但还没有彻底。

购物的欲望和利益心又换了一种方式表现出来,有一次在买休闲裤子,一看裤子质量也不错,夏天在家里穿也很好,和孩子一人买一条。回去后觉得挺好,过些天和孩子又一人买一条,又过些天又给大姑姐、小姑子又一人买一条。后来才认识到了利益心又来了。至今这个利益心也没有完全修下去。

其实,利益心还表现在爱购买打折的日用品:在超市买水果、蔬菜总是挑来挑去等等。日常生活中看似小事,不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不时时事事向内找,利益心就会膨胀,自己觉察不出来。真的是修炼无小事。师尊说:“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3]彻底的清除解体购物欲望和利益心。

三、放下情 修出慈悲

修炼这么多年,特别是儿女情感觉修的很难。生活中处处事事都能表现出来,对孩子好,方方面面的关照,比如说:买衣服买好的、买孩子爱吃的东西、好吃的东西自己不吃让孩子多吃、家里活自己多干等等。

现在体会到了上述表现有两个基点,如果基点是把自己摆在常人位置上去做,那就是情。如果基点是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去做,那就是修炼人在哪都要做好人,那就要用大法来衡量,应该怎么做就明白了。没有严肃对待家庭这个修炼环境,在家时不严格要求自己,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所以,就执着这个人的情。

前几天,脑子突然又冒出这个想法,师尊正法结束了,大法弟子都跟随师尊回家了,这孩子谁来照顾,大脑顺着这个就胡思乱想了,想着想着,突然认识到不对,这不是对儿女情的执着吗!师尊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4]

向内找,这不是没放下的儿女情又来了吗?其实我心里明白,师尊早已经点化过了,这孩子知道大法好,也做了三退,她也是为法来的生命,她也看过大法书,师尊的《洪吟》、《洪吟二》都能背诵下来。她在大法中受益了,身体状况很好。师尊早就管她。

现在孩子经常提醒我精進,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孩子的命运师尊说了算,这孩子的一切都交给了师尊,我的心轻松了很多。师尊说:“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5]。我就要师尊安排的,走师尊安排的路,你旧势力管不着我们,我只归大法管、只归师尊管。谁管我谁有罪,谁就会被解体清除。师尊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1]“你只归大法管。”[1]

再有,我还要修去对已离世的丈夫(同修)的情。我没能帮助丈夫(同修)闯过生死关,是我很大的遗憾。不管怎么样吧,他已经离去了,在人中的这段姻缘已经结束了,也就是说缘份已尽,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对于他以及他过去的任何事都要从记忆中抹掉清除。我知道师尊在帮我,在为我操心,我会做好。

我要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理性的对待,向内找,修去人心,生出慈悲。

四、修去怕心、私心

“怕心”在迫害的初期自我感觉一点儿都没有了。我体会那是师尊慈悲我们,为了我们能走过来走出来证实法,能顶住那铺天盖地来势凶猛的邪恶,把那些人的东西全拿掉了。

在后来的修炼中,该我自己实修它的时候了,这个“怕心”就出来了,我知道这个怕不是我先天原有的,而是后天形成的(共产邪灵强加给人的败物)。而且一直在左右着我,特别是二零一五年“诉江”后,表现尤为突出。邪恶是对着我没修去的各种人心来的,向内找,主要是怕心招来的。感觉这个“怕”被邪恶给加强了,几乎是每天提心吊胆,怕邪恶来敲门、怕被抓、怕孩子没人照顾、怕经济受损失、怕受酷刑、怕冤判、怕转化、怕亲朋好友不理解、怕给大法抹黑、怕因自己毁公检法众生等等。

面对这么多“怕”,它已经严重影响我做三件事了,向内找,问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多“怕”?怕就是“求”、就是“为私为我”[6],根子是信师信法打折扣。

这时师尊点化我一个清晰的梦:一大堆蒲公英(北方的一种野菜,味儿很苦)上面有个信封,信封上有个“怕”字,这个信封慢慢的离开了这一大堆蒲公英,梦就醒了。师尊的点化使我悟到,邪恶看你有怕心长期不去,就抓你,抓去就得吃苦(一大堆苦味儿蒲公英,你吃吧)。你如果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恒心修去怕心,就不用吃苦了。悟到后,发自内心的感恩师尊,不争气的弟子明白了,“怕心”这个邪恶生命不信师不信法,它害大法弟子、害众生、阻挡师尊正法,这个败物必须彻底清除。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

修炼就修人心,我要横下一条心把这个邪恶的败物修掉。人心险恶,它能让一个修炼人懈怠,放松自己,甚至毁了自己。师尊的法给了我否定旧势力、突破人的东西的强大正念,我这个生命就是为大法来的,我要放下生死,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所以在救人方面有了突破,由于敲门干扰,救人的事就不敢做了,救人的法器送出去拿回来,反复好几次。现在稳定了,救人的事能正常做了。但是,在做的过程中还是有人的怕心存在,在做之前,清理自己,发正念,在做中,背诵师尊讲法:“我是告诉大家,有大法在,你已经得了法了,你这个生命已经属于大法了,你就豁出来了,正念正行,按照师父说的做。”[1]

用师尊大法指导自己,把自己视为一个法粒子,溶于大法中,心态纯净,做着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助师救人的事。只要把自己溶于法中,感觉人心几乎全无。

五、修去求、要、疑心

修炼中,那个“怕、求、要、疑”一直对我干扰很大,除人心和人的观念外,还有很强的思想业搅在一起,干扰修炼。“怕、求、要”和“疑心”是有联系的。日常表现为:因为怕,怕就是求,求就是要,求什么?要什么?求迫害、要迫害、疑迫害,一听到敲门声,怕邪恶来、求邪恶来、要邪恶来、疑邪恶来。

还有对孩子的身体状况也有怕、求、要、疑败物反映,还有其它方面的表现和负面思维。这个败物不时的从大脑中反映出来,不管它是人心、是人的观念、还是外来干扰我都不要它,因为它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这些败物是旧势力给人安排的东西,我是修炼人与我无关,可是修炼人就是要修去人的东西,修去旧势力给人安排的东西,我就立即用正念排斥它解体它,行为上不被它左右不被它操控。

师父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我的法身会阻止你,会点化你,一看你老是这样的,也就不管你了,哪有强迫叫人家修炼的?不能够强迫你修、逼着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谁也没有办法。理也给你讲了,法也给你讲了,你自己还不想提高,那你怨谁呀?你自己想要的,法轮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证是这样的。”[4]

我心里对师父说:师尊啊!我是您的弟子,“怕、求、要、疑”等等这些人的东西不是我,是旧势力给安排的,它是害您的弟子不能完全兑现史前誓约,不能做好助师救众生的事,它是阻挡师尊正法的。弟子坚决不要它。我深深的知道:师尊为弟子操尽了心,一路上保护着弟子,弟子才能走到今天,是弟子没修好,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弟子一定知错就改,修去人心同化大法,走出人来,走向神,不负师尊重望。

六、修去争斗心

人的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为私为我等心是互相有连带关系的,修炼中这些心表现很突出,在日常生活与家人争理、争对错的心很强,有时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像常人一样,你错我对的争啊、讲啊!

比如:有一天和孩子去商场购物,孩子要穿长袖上衣,我说穿半袖就可以了,天气不凉,孩子不听,就穿长袖上衣,我心里不高兴,这时师尊的法就在大脑中反映出来。我明白了向内找,这不是执着自我的争斗心吗?在争理、在争对错的心吗?这样的事很多,你要她这么做,她就那么做,矛盾经常发生。其实能无条件的向内找,都是帮我们修炼去执着。

问题的关键是在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我怎么看待,怎么对待,也就是怎么想,怎么做。一件事两方面,一个是用修炼人的心态去看待对待,另一个是用常人心去看待对待。其结果是天壤之别,那就是人神一念间。

有师在,有法在,难行能行。只要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听师尊的话,没有去不了的人心,没有过不去的关,没有做不到的事。

七、修去安逸心

在修炼中安逸心、懒惰、依赖、图舒服的人的东西搅在一起,干扰着修炼人,表现多方面,学法不能坚持双盘,晚上听师尊的讲法录音背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过去了,发正念心不净杂念多倒掌,讲真相救人的项目也很单一,对陌生人讲真相不去做;即使做了,也是邪党文化的表现不深入,应付对付事。因为在我们小范围内家庭小资料点儿遍地开花,有的同修保证自己,有的同修保证两个同修用,以前我只做她们不做的,比如真相书等。今年以来,就做真相资料等,补充不足。

早晨炼功有时晚点或静功时迷迷糊糊头脑不清醒,坐着时身体也是靠着东西,翘着二郎腿不讲姿势,出去时坐车不愿意多走路,家里地板几天擦一次等等,这些现象到今天还不同程度的存在,师尊为了度我没少操心,除了点化之外,有时还用电话铃、门铃、自行车铃声叫我起床炼功。师尊的无量慈悲,真的用语言无法表达,只有泪水。

八、结语

在修炼中,还有很多人的心、人的观念、人的思想业等等还没有修下去,比如:人的名、利、情、怕、求、要、争斗心、争理心、争对错心、向外看心、烦心、妒嫉心、欢喜心、显示心、疑心、爱面子心、虚荣心、依赖心、色欲心、崇拜心、羡慕心、攀比心、怨恨心、指责人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一说就炸的心、承认迫害的心、求迫害的心、要迫害的心、怕迫害的心、怕死的心、想过好日子的心、执着自我、坚持自我、不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等这些人的东西,还在干扰师尊正法,还在干扰我兑现誓约,还在害众生,害世人。

我要横下一条心,把这些和旧势力一伙的邪恶生命解体它、清除它、灭掉它。让真正的我从人中超脱出来,同化真善忍大法,走向神。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部份)》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