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式”疫苗 将防疫带向何方?

更新: 2021年08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日】最近,中国大陆一些地方政府公开要求民众注射疫苗“应打尽打”,一场“运动式”疫苗在各地出现。

疫苗乱象

有的省市,对于官员施加“预撤职”的高压,如果疫苗不能“清零”,达到百分之一百,那么“预撤职”就变成“真下岗”,地方官员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而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方式。

当地政府要求各机关事业单位,每个职工三天内必须找到、“动员”至少两人打疫苗。领导声称,完不成任务就别来上班,拿辞职书来见。

湖北鄂州疫情指挥部公告,无故不接种疫苗者,纳入个人诚信纪录。

河南正阳县发通告,中小学生开学报名要查验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六人的疫苗接种证明,否则不准孩子上学。

沈阳一个学校,鼓励学生举报周围没有打疫苗的人,每个学生被要求举报两人。

广西崇左市大新县桃城镇的政府宣称,中央已将接种疫苗上升为每一位公民应履行的责任和义务了,符合接种条件的一人不打就株连全家,扣除各项补助补贴。

一则视频显示,有人小时候打疫苗致残,因此不敢打新冠疫苗,却被村干部威胁取消低保。

内蒙古包头的交通警察到高速收费站给过路的打疫苗了,地方组织进村排查,还要排查亲属登记。

四川巴中市平昌县一名农民说,共产党官员和警察像疯了一样威胁他,直接下令镇派出所、治安联防来了几十人,将他打翻在地,强制注射。

在河北省馆陶县人民医院的微信群显示,医院被禁止出具任何涉疫苗负面问题的诊断报告。就是说无论有无禁忌症均被强制注射。为了强打疫苗,中共基层组织已经根本不顾民众的死活了。

十九亿剂次 无任何一例伤亡?

然而来自网络的反馈,以及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最近的一个月里,乐山、张家港、江阴、广东梅州、河北石家庄等地的十多起接种疫苗后死亡或重伤的投诉,但官方对相关的资讯实施封锁。有民众称,在其他国家,即使有副作用并导致伤害,都有明确的统计数据公布,而在中国打了十九亿剂次,居然没有公布任何一例伤亡事故,这个可能吗?

与中共“运动式”打疫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疫苗的防护作用被广泛置疑。在南京、扬州等地出现的新一波疫情中,绝大多数感染者都是打过两次疫苗的,其中还出现了重症和危症患者。八月二十一日,上海出现五例(官方数字)本土中共病毒肺炎确诊病例,这五例确诊人员均已全程接种疫苗。老百姓越来越质疑疫苗的有效性,尤其是一些学校在开学前强迫孩子打疫苗,引起家长们的反感,有家长说:“如果我孩子因为打疫苗出了问题,我绝不会罢休的。”

据BBC的报道,印尼在今年六月死于新冠病毒的二十六名医生中,至少有十人接种了科兴疫苗,而且都接种了两剂。

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出,中共的疫苗无论在防护,还是降低重症和死亡率方面都无法证实其有效。即便是发达国家的疫苗,也出现变异病毒病例不断上升的趋势,就是说疫苗的作用,令科学家、政府都深为困惑。而中共强制打疫苗,既不是为了百姓健康,也不是为了群体免疫达到一定程度后开放入境(比如新加坡在全民打疫苗达到百分之八十后开放入境),纯粹是为了完成上级任务,因为打了疫苗染疫那就不是领导责任,而是“疫苗的责任”。

“大跃进”遗祸

中共采取极端、甚至暴力手段,强制注射疫苗,这让人想起了数十年前的“大跃进”:

一亩土地正常产量为几百斤,再多也不过七八百斤,然而中共搞“大跃进”运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中共层层传达,要求“弄一颗高产卫星”。农民有疑问,然而村干部响应党的号召,最后把十亩地的麦子堆到一亩地里,堆出了高产粮。

一九五八年六月八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遂平县卫星农业社第二生产大队五亩小麦平均亩产2105斤的新闻,消息传开之后,六月十二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遂平县卫星农业社第一大队平均亩产3530.75斤的消息。七月十二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西平县城关公社出现了小麦亩产7320斤。

结果已经是众所周知,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的三年大饥荒中,饿死三千多万人,连刘少奇也说,这不是天灾,是人祸。如今,疫苗乱象如同“大跃进”灾难的升级版,在来势汹汹的变异病毒面前,将中国民众推向了更危险的境地。

结语

自中共当政七十余年来,灌输“无神论”思想战天斗地,声称“人定胜天”。但是,无论是武汉疫情,还是郑州水灾,还是这两年不断发生的天灾人祸,都让人感到,在灾难面前人是多么渺小,“人定胜天”的口号又是多么荒诞无稽。其实,中国古代讲“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人只有敬天信神,才能得到神的保护。新冠病毒重症患者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快速康复的实例、退出中共党团队而避祸趋福的人和事,这些,中共为什么不敢承认呢?不敢让人知道呢?这可是灾难中获得平安的法宝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