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难以想象的酷刑

更新: 2021年08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七日】据明慧网报道,在二零二一年一月至三月,有28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他们是在不同的迫害场所中,被酷刑折磨而失去了生命。

其中有16名法轮功学员长期在中共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八名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致死,两名在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迫害致死,一名在村委会非法关押期间被活活的打死。

在对外的宣传中,中共的监狱“春风化雨”,事实上,却是一个外界难以想象的,披着法律外衣的“法外之地”。

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大陆看起来互联网发达、信息无所不包,实际上,在中共监狱、看守所等大墙之内,被封闭的空间有着法律管辖不到的特权与黑暗。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隐藏在幽暗的看守所与监狱等迫害场所中。

下面是近年来,发生在中共看守所、监狱的令人难以想象的酷刑真相。

在浑南看守所被连续29天灌盐

一般人,一口浓盐水喝下都受不了,但是,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红伟以绝食抗议浑南看守所洗脑转化,连续29天被灌盐(就是把大量的食盐加到三袋奶里,一起搅和搅和,灌进去)。

被“保外就医”回家三天的李红伟(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摄)
被“保外就医”回家三天的李红伟(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摄)

因李红伟被灌大量的食盐,肚子变硬、大便排不出。身体受到极度摧残。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李红伟含冤离世,年仅58岁。

“让吃,就是不准上厕所”

湖南省湘潭市65岁的法轮功学员张亚琴,在湖南女子监狱被强行洗脑转化。狱警有一次公开教一个夹控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让吃,就是不准上厕所。”

大约从二零一七年,所有的刚刚从看守所关押到湖南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这样的迫害:先在入监队两个月左右,然后都进入高度戒备监区,也就是所谓的“转教监区”,狱警强制法轮功学员站立,不准上厕所,屎尿拉在裤子里面。一般拉完后,脱下来裤子用水冲一下,但是不给冲洗下身,这样长期了,下体都是屎尿结巴了,烂了,狱警就是故意要烂了这个部位。每次冲洗一下裤子,湿的继续穿上去,冬天也是这样。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张亚琴单位领导接到该女子监狱的电话,告知张亚琴死了,要家人去善后等等。

“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恢复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而中断的奴工活后,山东省济南监狱十一监区,为了生产量,干活量层层加码,从开始每天干四百个、六百个的量,加至八百个、一千个,后来加到一千六。

上校军官公丕启
上校军官公丕启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等十多名拒绝干奴工活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一个屋子里看污蔑法轮功的片子。公丕启因血压高,想靠墙倚一下,包夹不允许。有背后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公丕启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

曾遭40种酷刑 一位医生的遭遇

至今仍被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狱的重庆法轮功学员伍群,曾遭受40多种酷刑折磨。

伍群曾是重庆陶瓷工业公司卫生所的医生,后于一九九七年开药店行医治病。一九九六年五月,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到一个月,折磨他36年的严重鼻炎、胃炎、关节炎和失眠全部都好了。

酷刑演示:针刺手指
酷刑演示:针刺手指

就是这样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却在三次劳教、一次判刑、六次刑事拘留的近八年的非法关押期间,伍群遭到40多种酷刑折磨,包括:打、烧、烫、拔头发、扯眉毛、钻耳朵、堵嘴巴、卡喉咙,还有用针刺手指、大腿,用打火机烧眉毛、手指头,用烟头烧手掌心,点燃蚊香对着口眼鼻熏等等。

沸水烫后背:最普通的刑具 最残忍的酷刑

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女士进行第三轮的所谓“转化”,徐贵贤老人坚决不写所谓“五书”。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在404监舍内,在刑事犯肖淼的主导下,肖淼、宋兰杰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了徐贵贤的后背上,同时李菲菲强行按住徐贵贤,使她不得动弹。当时监舍内有很多人亲眼目睹。当时值班科长是李哲、李妍,干事是杨敏,六小队分队长牛静静。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第二天早晨,人们都看到了徐贵贤后背淌着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几天。为了掩盖罪恶怕别人看见,狱警让包夹带她单独洗漱。二零二零年八月开始,徐贵贤老人绝食两个月抗议迫害。

超过生理极限的“劈腿”

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二零一七年十月左右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分监区”,目前网岭监狱对待法轮功学员,其中最严酷的手段名为“杀猪”,“杀猪”也叫“劈腿”:由两个人把被迫害人的两只手拉开,另两个人把被迫害人的两条腿拉开,不断地往两边拉成“一”字,让人疼得无法承受,发出剧烈的惨叫呼喊声,直到被迫害人被折磨的失去意识,不能发声为止。曾经有一名三十多岁的常德市法轮功学员胡文奎被劈腿劈得大小便失禁,经常把尿尿到身上和床上,最终精神失常。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
中共酷刑示意图: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网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繁多而且残酷卑鄙至极。那些狱警洋洋得意地宣称:“我们对付法轮功已经很有经验了。”有两个特别仇恨法轮功以及凶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一个是李刚,一个是刘少良。这两个人都是湖南省株洲市攸县人。

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各地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里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