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大法学员:佛光照我家

更新: 2021年08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日】我是八零后,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经济条件较好,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身上有不少公主病,自私、冷漠、任性、高傲,可是我浑然不觉,认为自己品德好、有责任心,比同龄人强多了。直到修炼大法后,才逐渐逐渐发现了自己的问题。

伴随着学法、实修,我的心性在一点一点提高,于是和身边人的关系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就说说我和自家亲人的故事吧。

丈夫家是农村的,婆婆的生活、卫生习惯都不太好,以前每次她来我家,我都不停的数落她。有一次,我把婆婆气得在地上打滚儿撒泼。还有一次,因为一件小事,我把公公婆婆气走了,公公回去后病了一场。所以丈夫老家的亲人都知道我脾气不好。我不愿意和丈夫回老家,回去了不干活,也不爱与大家交流,我从没觉的有什么不妥。

修炼以后第一次回老家,是给公公过七十大寿。那天所有的亲戚朋友和村里的人都来了,上百号人。主持人让公公讲几句话,没想到公公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过去和我有矛盾,现在放下了。我像挨了当头一棒,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進去。在我看来,我们曾经的矛盾属于家丑,不可外扬,可是公公却在这种公开场合揭开那道伤疤,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可是还得硬撑着陪伴来参席的亲朋好友,没人的时候自己偷偷哭了好几次,想起来就窝火。但是心里明白这是在去自己的面子心、求名的心。我一边哭一边用师父的法开导自己,并试着站在公公的角度去想这个问题:公公不是恶意的,他只是想表达他放下了,他没有意识到会伤害我。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不能生公公的气,我要放下面子心,放下过去不愉快的一切,和公公婆婆好好相处。第二天,我调整好心态,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公公和颜悦色的交谈,他很开心,完全不知道头一天我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那次回家,我觉的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当个大小姐、局外人。有一天吃完饭我主动提出要洗碗。因为办了招待,需要洗的锅碗瓢盆很多,我站那一洗就是两个多小时,累得腰酸背痛,心里叫苦不迭。特别是看到丈夫他们在外面打麻将,就更不平衡了。晚上跟爸爸抱怨,说我以前哪做过这种活儿,说着说着又委屈的哭起来。尽管如此,后面我还是坚持洗碗,虽然怕苦怕累、不平衡、抱怨、委屈的心时不时会冒出来,但师父说修炼人在哪都是一个好人,我应该做好一个儿媳妇该做的事,所以为公公婆婆分担家务、孝敬他们都是应该的。再说修炼人也不该怕苦,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吃苦就能消业,师父讲要以苦为乐。

就这样近三年过去了,每次回家我都主动洗碗。现在吃完饭围裙往脖子上一挂,乐呵呵的洗,洗完把灶台收拾的干干净净,一点也不觉的苦、不觉的累。公公经常让我休息,我都会坚持和婆婆一起洗,这样两个人配合起来会收拾的很快,而且我细心,洗的干净。

二零二一年新年,老家待客,我洗碗时,有一次丈夫的表妹主动过来帮忙,有一次丈夫的侄儿媳妇来帮忙(二人均已三退)。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儿。现在的年轻人好耍,一般吃完饭就玩自己的去了或在院子里打牌、打麻将。我很感慨,真的是大法弟子做的好,能把周围的环境正过来,正如师父说的“截窒世下流”[1]。我更加感到修好自己责任重大,不仅是在证实大法,更是在救度身边的生命。

随着修炼,我的性格越来越随和,心态越来越开放,不再像以前一样自命清高,因内心瞧不起别人而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愿和人交流。现在我把丈夫的亲人朋友也当作自己的亲人朋友,和他们聊天开玩笑,去做客时,主动帮忙收拾,总是笑眯眯的,有合适的时机就讲真相。有时拉着婆婆陪我在村里散步(发真相资料),邻居们看到我和婆婆有说有笑,都说我变化真大。

其实变化最大的是我公公和我丈夫。

公公勤劳能干、内心要强,十分倔强。自从以前我把他从我家气走以后,我们一两年没联系过,他跟婆婆说再也不会到我这来了。

修炼后,我经常给婆婆打电话问寒问暖,也会问候公公,让他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婆婆生了几次病,我主动让婆婆到我们这里检查、看病,在我身边休养,我给婆婆讲大法真相,每天给婆婆读法,婆婆看到我的变化,很相信大法。结果婆婆脖子上的囊肿和腰椎上的血肿都不疼了。我知道是大法消去了婆婆的一些业力。我让婆婆回去告诉公公,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教人做好人的。

当公公和丈夫出现矛盾时,我总是开导丈夫,让他站在公公的角度,去理解老人。公公属于中国传统农民,土地情节很强,种了很多地。为了卖菜,经常半夜三点就出门,拉一车菜,要下一个很大的陡坡。丈夫觉的这样太危险了,就不想让公公再种地了,想让他们和我们一起生活。可是公公不同意。丈夫很生气,觉的公公太自私,不为他考虑。他俩一说到这个问题就吵,丈夫气得又吼又叫。我很理解公公,他在农村自由惯了,出门望见的就是广阔的绿油油的田野,呼吸的是清醒的空气。让他放弃简单宁静的生活,困在喧嚣嘈杂的城市里小小的楼房中,出门满眼是密密麻麻的车和人,他能舒服吗?我对丈夫说:你孝敬父母,不是把父母绑在身边,把你的好强加给他们。你知道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还有你做事不注意方式方法,动不动就发脾气就吼,老人接受的了吗?有什么话好好说,你担心父亲的安全,那就告诉他少种些菜,特别是下坡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公公也会明白的,哪个父母愿意给儿女添负担呢?丈夫慢慢听進去了我的劝告,不再强迫公公了。

二零二零年新年,我们邀请公公婆婆和我的父母一起到我这儿过年,公公高兴的答应了。一大家人欢欢喜喜的过完年,他们回去了。可没多久,公公腹部疼痛,吃不下饭,婆婆一只眼睛也看不见了,我们就又把他们接过来了。这次公公婆婆呆了一个多月,丈夫带他们看病治疗,我抽空给他们读法。我还给公公看《九评》视频和电影《为你而来》。公公祖上前几代都是地主,他的祖父被邪党逼的跳江自杀了,他的父亲母亲在他几岁的时候被活活饿死了。他看了《九评》说:这里说的都是真的。公公在医院检查出来是肾上长了一个较大的囊肿,因当时疫情很厉害,医院不能做手术,说要等到五月以后再看。我发现公公已经呆不住了,我知道他想农村的家了,想他的菜地了,考虑到婆婆的眼睛也基本稳定了,我建议丈夫先把他们送回去。丈夫不愿意,想借机把他们留下来。我劝他:公公的心不在这里,你强留他,他心情不好,会影响健康的。于是丈夫把公公婆婆送回去了。后来我给婆婆打电话,问他们的身体情况,婆婆说公公的腹部再没疼过了。我知道还是大法的神奇力量。

丈夫在我刚走入修炼的时候,激烈反对,不仅烧了我的书,用带走孩子威胁我,有一次竟给公安局打电话举报我。后来我意识到是我自己很多地方没有做好造成的。特别是我因为丈夫对大法态度不好而不愿意慈悲的对待他,更加深了丈夫对大法的误解。当时我在认知上有一个很大的误区:觉的丈夫不准我修炼,不尊重我的信仰,是在伤害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是不可原谅的。如果我对他好,我就对不起大法。表面看我是为了维护大法,其实是在维护强大的自我。这也是当时学法不深造成的。僵持了一年的时间,我才开始意识到我的做法和想法有些不对劲儿,不符合大法对修炼人的真、善、忍的要求,师父让大法弟子对实施迫害的恶人都要慈悲的劝善,去感化他们,而不是以恶制恶。我怎么能不善待丈夫,而把他推到对立面上,去毁了他呢。其实丈夫一直是在帮我提高心性,一直在以这种看似极端的方式促使我向内找而意识到我的问题。彻底想明白后,我感到内心的坚冰一下子融化了,那层打着为大法的名义阻碍我对丈夫好的厚厚的壳消失了,我忽然感到这一年多的时间很对不起丈夫,其实他的内心是非常苦的。

我开始改变自己,不再像以前一样凡事以自我为中心,只要丈夫不合我的意,就和他斗气、争吵,而是尽量像师父讲的中国传统女性一样温柔、体贴的对待丈夫,发自内心的关心他、爱护他。虽然相处过程中依然有磕磕绊绊,但我始终牢记自己是一个大法修炼人,遇到矛盾向内找,首先改变自己;多看丈夫的优点,多理解他、包容他。丈夫事业心很强,非常上進,以前我老是埋怨他陪我和孩子时间太少,总拖他的后腿。修炼后我全力支持丈夫,在做好自己的工作之余,全心全意的陪伴、教育孩子,平衡好家庭中的各种关系,让丈夫不再为家里的事分心,能全身心的投入他的事业中。当他在工作中遇到烦恼时,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他,让他走正路,善待同事。就这样,我们的家庭氛围越来越和睦,丈夫也越来越依恋家,越来越尊重我。丈夫显然把家庭交给我打理很放心,他时常夸奖我把孩子教育的好,也时常开玩笑说他是最有福气的人。他的性格逐渐变的平和、冷静、理智,不再像以往一样暴躁、冲动、霸道了。特别是他对大法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感到他现在是从内心认可大法的,也是支持我修炼的,只是中国的残酷迫害形势让他会有担忧。

不久前,有一天我和家里的阿姨(保姆)聊天,她真诚的说:虽然我没有学法炼功,有时看你为人处世的态度和方式,我感觉我也在跟着你学,跟着你一起修炼(大意如是)。阿姨到我们家已经五年多了,她亲眼见证了我从常人到一个修炼人的巨大变化,她明白大法真相,也三退了。

我觉的自己非常幸运,能在正法最后的时间里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大法不断的将我洗净,师父引导我走在返本归真的路,让我身边的人都能受到佛法的恩泽。

衷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双手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