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向内找 玄妙无穷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要说2019年5月从新走回大法修炼那一年的感受,除了充满感恩之外,还有每天都被修炼的喜悦和幸福包围着。

直到2020年3月开始,我的修炼步入了非常艰难的模式,让我感受到了修炼的苦。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每天都在提高心性的魔炼中度过,但也正是这个宝贵的魔炼过程,让我真正懂得了什么是修炼。

由于每天心性都在严酷的考验中度过,所以我现在已经无法想起那些太多的细节了,因为痛苦已经成为日常。下面我就举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在屈辱中向内找

由于我跟同修之间不太聊关于常人工作的话题,甚至是关系比较好的同修也不知道我在国内工作的细节。2020年10月的一天,我曾经在国内工作接触的一位老总找我,让我帮他看看能不能在北美订到10架二手的某型号飞机,他需要参加国内某航空的招标项目。我答应了。

答应后,想想有点不太对劲,倒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真伪,因为我知道这是真的,只是因为那时候刚看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书中写到了关于中共全球化的一些内容,所以我在想是不是修炼人不应该推波助澜,协助中共完成这样的野心。并且招标方是国企,我觉的修炼人也不能助纣为虐,帮助中共官方企业收购外国的飞机。但是,因为利润空间非常的诱人,所以我的内心有点举棋不定,真的悟不好。

于是我想,那就问问同修的意见吧,看看修炼人到底能不能做这个生意?结果,谁知同修听后,在电话里,不由分说一个劲的讽刺我,大概意思就是怎么不看看自己是谁啊?这种傻子都知道是骗局的事情我竟然会相信?然后又举了很多例子。

我当时很想反驳,因为我的问题不在于真假,在于能不能做?其次,他真的不了解我曾经的工作,就看在表面的事件上,很主观的批评了我一通,不让我插嘴,不给我解释的机会。然后,同修问了我一句,我就问你,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他为什么找你啊?你是什么特殊人才吗?他找你干什么?除非他喜欢你,对你图谋不轨!当时我也急了,就回答他,是的!结果同修听完之后,就更生气了,接下来的话就更加刺耳。

我当时被侮辱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任何事情的原委,直接劈头盖脸的就来了一通,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说的跟我完全不相符。但是我始终没有大声的回应这位同修,就任凭他说。等他挂了电话之后,我就想,为什么我动心了,为什么我会这么难受,为什么感觉被冤枉了?那一定是因为我有这颗心!

我当时就想起师父说的:“大家知道啊,修炼人嘛,总讲那么一句话: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没有那心,碰不着你。你的心动了,就说明你有!你的心里确实很不平,就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小。(鼓掌)那不该修吗?”[1]

于是我就开始向内找,把刚才电话里的对话翻出来回忆,可是却找不到自己哪里有问题。因为觉的自己无论跟谁交往,都是堂堂正正的,绝对没有任何想利用别人对自己的喜欢来赚钱,相反,我却一直在逃避这样的事情。

然后我就想,无论如何还是发一条短信,稍微跟他解释一下吧。他能听就听,不听就算了,这件事情的出现一定是有我要修的。于是,我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解释了在国内的工作性质就是做投资,重组,并购,国企混改的,所以身边有一些资源,有的几十亿万富翁,甚至百亿万富翁。以及工作中参与的一些投资项目,金额都是数以亿计的。在工作交往的过程中,大部份老总都很认可我的人品,很信任我(那时毕竟曾经修炼过大法,还是会尽量的用大法来要求自己),所以有很多私活会找我来当他们的代持人。但是,想要利用谁的喜欢来赚钱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做的。并且我与这位老总聊天的全过程,我先生也全部都知道,所以更加不存在他说的那些话语。但是,我告诉同修,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我要去的心的,要不然,我不会听完他的话心里如此委屈和冤枉的,并且还感谢了同修一番。这时同修回我短信的态度也缓和了一点,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

在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过程中,我脑子突然间闪现出早上当老总找我买飞机时说了句:“什么时候有时间视频聊一下。”我虽然心里非常的不情愿,但是又好像默许了这件事情,想着既然他给了我这么大的恩惠,出于礼貌,视频聊个天,就聊吧。我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的执着了!同修说的没错!我真的有这颗狡猾的,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利用别人对我的好感赚钱的心!要不是有人用这么刺激的言语来刺激我,我真的意识不到我有一颗如此不纯净的心。

于是,我发短信真心的感谢同修。这时同修也不好意思了,也向我道了个歉,说:“不好意思,好久没有这样直白的跟同修说话了,估计一般人都受不了。”我反而还安慰他,因为他是为了我好,为同修着急,所以才如此说话。以后只要注意一下说话方式就好了。在这时,我心中的委屈、屈辱完全消失了。只有在心里无尽的感谢师尊,用这种方式敲打出弟子的执着。

虽然同修没有给我能不能做这个生意的回答,但是我已经知道答案了。我拒绝了那位老总。先生知道之后不高兴,觉的这个明摆着赚钱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拒绝?我告诉他,无论从哪一点上我都不应该做。

1、这是中共国企的项目;2、这是帮助中共实现全球化野心的一步;3、作为大法弟子,我不能做不正的事。

到了第二天,我的会计师约我11点半到他办公室报税。到了那后,他告诉我,12点还约了一个客人。快到12点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位昨天“棒喝”我的同修,原来他就是12点的客人。我们俩都很惊讶,觉的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巧合之事。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给我们机会和解呢。

于是我们一起吃了午餐。午餐时,他太太说,我以为你永远也不会理他了。我说,怎么会呢,修炼人之间是不能有隔阂的,况且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同修负责。我的心中一次次的感谢师父,安排了如此巧妙的机缘,让我们第二天就能放下隔阂,和好如初。

在工作环境中忍辱负重

很偶然,一位同修联系我,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并且描述这份工作未来的前景有多么的美好,并且这位老板还是一个明真相支持大法的人,希望我去试试投简历。虽然没有想过要工作,但是既然一个机会推到了我的面前,那我就去试试也无妨。

面试一切都很顺利,便开始了三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一小时15块,每天按照4小时来算工资,只需要发发邮件,打打政府电话就可以了。我听后,觉的挺好的,占用的时间也不多,薪资虽然不多,但是也无所谓了。

结果谁知道开始工作后,根本不是当初说的那个样子。由于店里只有我一个员工,所以店里的一切都由我来做:整理库存,搬货,搬油漆桶,补油漆,搬大理石,打扫装修后的场地。经常工作后回到家,头发都是硬的,头发上都是灰尘和石灰。老板还经常给我施压,让我做很多我根本做不了的事情。

有一次,她发了一张图片,让我设计海报,我说我没有专业的软件,做不了。她就很不高兴,让我必须做!最后,没办法了,就想,算了,干脆自己掏腰包,请人做吧。然后,还让我翻译日本進口的酒的简介,还必须是非常官方、非常优美的文字。我告诉她,这个可能需要找专业翻译人员才可以。她听后,又不开心了,觉的叫我干啥啥不会,花钱白请我了。后来我想,要是她舍不得花钱,干脆我自己掏钱给她找人翻译吧。她拿到翻译件后,连一句谢谢也没有。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后来,家人和同修知道后,就问我,你到底是穷死了,还是怎么样?才15块一个小时,让你做的都是这些东西,她当你是全能的吗?要是全能的,也不只那个价了!你为什么还要待在那里?

其实,我的心里也很矛盾,因为当初愿意接受这份这么低薪的工作,只是因为这份工作可以多接触华人,可以跟他们讲真相。这是我唯一能坚持在那里工作的动力。但是有一次,她让我陪她出去吃饭。在饭桌上,10个人,就只有我们两个女生。整个吃饭过程中,我心里都很难受,觉的自己拿着15块钱的工资,还要做这种陪吃陪喝的事情,还要听着饭桌上一些男人说一些轻佻的词汇。这种滋味很侮辱,总感觉那些男人看不起我,以为我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可是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我脑海中却不断的浮现一个成语“忍辱负重”。

第二天,我跟同修交流,说了这件事情。说真的不知道这样子的环境能让我有什么提高的,太羞辱人了!同修跟我分享了一篇交流文章,内容是大陆一位大法弟子在国内看守所被羞辱的过程中,她找到了自己一颗很强的自尊心。并且同修还说,说不定在与那些人接触的过程中,即使我什么也不说,就是默默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该说和不该说的,严格把握好自己,当他们得知我大法弟子身份的时候,也一定会有很大冲击的。我仔细向内找后,发现其实同修说的也很有道理,并且我确实太在意别人对我有任何不好的看法了。这是一颗很强的自尊,自我。

当我在这家公司做到快要结束试用期的时候,我提出了离职。在离开的当下,还被那位老总误会,劈头盖脸说了一通。但是,无论是不是我的错,我都站在她的角度理解她,并真诚的向她道歉和感谢她给我带来的成长,这个道歉和感恩都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她也知道我是,所以我更加需要时时刻刻记住自己作为修炼人的形像,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

在家庭魔难中解脱出来

要说在工作中或者与同修的接触中所产生的矛盾,那都是比较容易向内找,摆正自己与修炼的关系,提高上来,走出来的。况且那些矛盾也不是天天都会有,实在过不去了,我还可以选择不接触。但是家庭中的魔难,是从我早上一睁开眼睛开始就无法逃避的。过不过得了都要硬着头皮往前走的。

我的先生是一位非常支持我修炼,很相信师父和大法,并且对同修也很好、很尊重的人。唯独对我,在日常生活中处处事事都要挑我的刺。

每天早上起床开始,我一个人就要开始处理三个孩子的事情,早上8点多出门送孩子,下午2点多接孩子。中途还要准备饭菜,还要工作,还要学法,还要做大法的项目,琐琐碎碎一大堆的事情,一直到晚上10点左右孩子们全部都入睡,才有一点自己的时间,但那个时候,我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了。

整个过程中,先生非但不怎么帮忙,还会一直挑我的刺。一会儿说,做的饭没有荤素搭配了。一会儿说,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怎么怎么样。从他的嘴里,从来听不到一句对我的好话。只要他在家里,也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已,还要每天骂我,骂孩子。有时候,我真的太累太累了,心也很累,每天如一日的过着一天16小时高强度的劳作生活,真的好想休息一天,哪怕就一天,我不用带孩子,不用做饭,什么家务都不用做该多好啊。

每当我跟他提起,能不能让他接送一天孩子,我真的好累的时候,他就会说:“还说自己是修炼人呢,一点苦也不能吃,每天只会抱怨!要是你这样的人都能修成,那修炼的标准该多低啊!”每当他提起我是修炼人,我就会立刻闭上我的嘴,忍着不许还嘴,事情也就过去了。

可是修炼的要求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后来当先生数落我,我不回嘴并且在默默向内找的时候,他还会再反过来大骂我是不是耳聋了,跟我说话,连回应都没有。记得有一次在车上,他一直说一些话语来刺激我,辱骂我。我拼命的咬着牙把脸望向窗外,不让眼泪流下来,因为我知道,关又来了,又要消业了,又要提高了!

可是真的好难忍,一口气没憋好,喉咙不小心发出了一点点抽搐的声音,被先生听到了,立刻把车上音乐调到最大声,还骂我莫名其妙。这时,我觉的自己的心已经要爆炸了,我真的连牙齿也快要咬不住了,好想嚎啕大哭出来。可是我没有,我心里清楚的知道就是为了要让我提高的!

我想起师父说:“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2]

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尊给予弟子提高的机会,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能过得去!弟子一定会过去的!”然后,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一眼望不到头的天国世界的众生都跪在地上,祈祷着,期望他们的王可以走过关难,提高上来。于是我噙着泪在内心里呐喊:“放心吧!你们的王一定能过去!你们的王就算为了你们,也一定会走过去的!”这时,我那颗无比委屈、难受、无法控制的心一下子解脱了,眼泪瞬间不流了。

前段时间,家里的草地需要全部铲掉重新撒草籽。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同修知道后主动来帮忙。先生就在家里玩手机。我心里不是滋味,我想,同修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在外面帮我们弄草地,叫先生也出去帮忙吧。他不但不去,反而把我拎了出去,说,就应该你干!谁叫你这么不能吃苦!你就该多吃苦!说着,扔给我一把锄头,抱着孩子站在旁边看着我干活。我真的心里气得不行了,觉的这还是一个男人吗?一点担当也没有,一天到晚躺在家里看手机,吃喝拉撒都是老婆伺候,还都花着老婆的钱,给他生了3个儿子,他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从来不会爱护老婆孩子,还要每天骂我。甚至还要抱着孩子看老婆干活?!心里越想越气,气得我真想把锄头直接扔到地上,我不干了!我一天都不想跟这种人过了!

同修看到我过不去这一关了,笑着对我说,哎呀,这不是好事吗?!我现在找苦吃都吃不到呢,更何况这苦还自动送上门来了,给你德呢!修炼人不是遇到的一切事都是好事吗?真的是大好事呀!

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了,但只是逼着自己忍着在干活。我就让自己闭嘴,不要再说抱怨先生的话了,干活吧。干着干着,我突然笑出声来了。因为我每遇到矛盾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师父的话。心想,哎呀,师父说,“大家知道,修炼是讲究无漏的。你有漏它能让你上天吗?”[3]

我可能在早年的人生经历中,肉体上的苦吃的不够吧。无论我认为自己现在受了多大的委屈,吃了多少苦,那只是我认为的,也许我的业力跟我所承受的那么一点点根本就不成正比。我问自己,如果有漏,自己没有弥补上来,怎么成就佛、菩萨的境界呢。每每想到“无漏”这个词,我便会重新燃起修炼的信心,这才是我要达到的目标啊!

于是到了晚上,我主动向先生承认错误,先生问我错哪了?还必须要把每一颗心,哪一个地方怎么错了,都要解释给他听。他对我的要求就是“无漏”,不允许有任何可以含糊过去的漏洞,每一颗心都要明明白白的提高上来!我心里真的太感谢师尊了,为了让迟到的弟子奋起直追,在弟子身边安排了一个这样子的先生,像抽陀螺的那条鞭子,一刻不停的抽打着我,不允许我有懈怠,不允许我脱离修炼的状态,要不然就真枪实弹的跟我干,把我鞭挞清醒为止。

写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流下了感恩的泪水。回想起过去一年先生对我的一切看似无理的要求和挑战,切切实实都是为了我修炼提高,直至无漏而安排的。

其实自从我修炼以来,经常在梦中梦到我与先生一起去各个空间,每次我们都是以队友的形式出现,我主攻,他主防。还梦到过我们俩一起向绚丽无比的宇宙上空冲,跪在师父脚边听法。前段时间,梦到我在一艘全世界最大的遊轮上航海,地球显得太小了,十几分钟就游了地球一圈。回程的时候,船长下船了,告诉我,回程的船舵交给他(我先生)了,由他来带你回去。

其实人真的是在迷中,我们真的不知道在亘古以前曾经的我们为了下世得这个法签下了怎么样神圣的誓约,或促成家人相互成就,或变成朋友互相鼓励,或成为同修比学比修,甚至是仇人。也许现在正在与我们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都是久远的安排,这就是他们的使命——成就大法弟子。师父说:“不只是大法弟子来这个世上和师父签了约,所有来到这个世上的人、生命、从天上下来的神,都和我有约。”[4]

回首这一年的收获真的太多太多了,因为正如师父说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5]

所以这一年也是我理性思考什么是修炼以及真正实践的一年。曾经觉的修成圆满好像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可是现在我真的很平静的意识到,只要对修炼充满信心,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说的做,一切自在其中了。

后记

当完成这篇交流稿后,我真正的放下了对先生的怨恨,并开始无怨无恨按照先生的要求,耐心完成他要我在家庭中做的一切,经历了两周的时间。

在这两周里,我的时间被挤压得越来越紧,几乎连学法、做项目的时间都没有了的时候,我开始觉的不对劲了。有一天晚上,偷偷在被窝里流泪,心里感叹,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几天后,先生又说了一些严重伤害我的言语。我实在受不了了,在师父法像面前自言自语:“师父,弟子不相信弟子有这么大的业力。业力大到无时不在偿还。弟子愚钝,实在不知道误在哪里了。请师父点悟。”我脑海中突然蹦出了个“没完没了”这个词。我就想,是呀,既然已经放下了对他的怨恨了,为什么还没完没了的在重复这样的事情呢?

到了第二天,看到明慧网的一篇交流文章《站在正法修炼基点看待长期家庭魔难》中提到了师父说的:“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6]

师父还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7]

这时我瞬间明白了,原来在放下了执着心后所承受的一切都是来自旧势力的迫害。从得法到现在,一直不怎么理解也不知道旧势力的迫害是什么,因为一直以来,我对于所经历的一切都认为是自己业力太大了,需要偿还。但是经历了这几周的事情,我真的意识到了,该站在正法的角度来对待魔难了,而不是一味的承认自己业力大,需要消业,这么小的角度来看待了。并且一味的忍让,不让先生承担家庭的责任,也是不给他机会消业,一直享福,那岂不是百年后要下地狱了。

摆正了基点之后,我找到先生,告诉他我的悟法,并且与他约法三章,他必须分担接送孩子以及家里的一切。这样才是真正的为他这个生命好。

当我转变观念后,先生真的变了,开始每天接送孩子,第二天还主动除草了。这是我们家除草机买来到现在一年以来他第一次除草。还主动把抽了十几年的烟戒了,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吸烟了。并且也不睡懒觉了,每天早早的起床努力工作。对我每天都笑脸相迎,几乎不会再骂我了。并且我也开始有充足的时间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了。

看到这一切的变化,我觉的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感谢师尊!
感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02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