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让我的人生处处闪光

更新: 2021年09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一日】从走進大法那一天开始,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中,我的身心在大法的修炼中不断的发生着变化。这变化,使我在人世间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足迹。

一九九八年大年初四那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厂里同事那里借到了一本《转法轮》,几乎看了一夜,但还是没看完。本来跟同事说好只看一宿,所以第二天我告诉她:“这书还不能还给你,我还没看完呢。”第二天夜里我就继续看。丈夫看了看我手里拿的书说:“这书你也看?”我说:“看啊!”他又说:“看这书不能治病。”我说:“我不治病,我身体很好,我就想修炼!”这一夜,我几乎是随着钟表的整点上厕所。一点、两点、三点,不知怎么了,只要一到整点,一分钟不差,我准得上厕所大便,而且很多。我注意到,大便带有暗红色的血,并且散发出药味儿,既有中药味儿,也有西药味儿。我一下儿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呢!

就这样,我一边看书一边不断的上厕所,加上心里有点兴奋,又是几乎一夜没睡。早晨该起床了,我在床上习惯性的用双腿顶了一下床头,就听见我的腰部轻轻响了一下,然后一阵轻松——我的腰椎突出好了!从那以后,我真的像大法书中说的那样,骑自行车象有人推着一样轻快,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一直是这样的感觉。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单位的工作箱里那二十块钱还没处理呢。事情是这样的。

学大法前,我曾经在车间捡到二十块钱,我当时就问是谁丢的,在场的好几个人都说没丢,我就收起来了。下班的时候,当时我问过的一个在场的人告诉我说钱是她丢的。我说当时我问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不给,怎么说也没给她,反正也不是偷来的,结果弄得不欢而散。我现在学大法了,很后悔当时那样对人家,于是赶紧到单位把钱还给人家,还郑重的向她道歉:“是我不对了。”我还钱的事,我单位好多人都知道。

随着不断学法,对照自己的言行,我又发现了自己一个问题——我拿了厂里的棉花。因为我在纺织厂工作,“靠啥吃啥”、“不拿白不拿”,平时大家都顺手从厂里往家拿棉花,我也拿了,而且拿的挺多,有那么一堆,都可以做棉被了。因为大家都拿,我也没觉的自己做的不对。可我现在学法了,我得按照书上说的去做呀,要不这书不是白看了么?心性不提高,炼功也是白炼啊!于是,我挑了一个工作不太忙的一天,回了趟家,把从厂里拿来的棉花装進一个大书包里,然后夹在自行车后边就到厂里去了。这一路上我有点害怕,怕被人看见。现在想想有点可笑:从厂里往家拿的时候不怕,现在还回去却怕了!还好,谁也没看见,我就把棉花送回了厂里。从此,我的心里也踏实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和中共这个邪党不知犯了什么邪劲,开始迫害法轮功,报纸、电视、广播整天播放攻击大法的内容,我单位的领导、工友因此也都跟着说大法的坏话。但他们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不但没迫害我,还一直很肯定我。不管遇上谁,我都跟他们说:“法轮大法是好的,别听电视上说的,那是假的,我什么样儿你们看见了,我才是真的。”于是大家开始慢慢明白真相。后来出了个“自焚”伪案,我逢人就说“自焚”是假的,然后一条一条分析给大家听。就这样,厂领导越来越认可我,一再的给我涨工资,工作越来越顺,后来厂里还提拔我做了脱产的管理干部。

干管理就不用干生产的活儿了,但我也不闲着,一有空儿就帮大家扫地、烧水,大家忙着手头的工作,我就把大家的饭盒儿收起来帮她们蒸饭。我每天都提醒自己,一定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管理中,别人哪儿不好就是自己哪儿做的不好,言语上一有冲突,马上就跟对方道歉。同时,我也始终没忘给大家讲大法真相,不管是工友、工程师还是党委书记,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也不管是维修现场还是去食堂打饭,反正见到人我就讲,不能让中共邪党骗着人恨“真、善、忍”大法。

一次,婆婆让我给她买件棉袄,我买来了她说不喜欢,我赶紧给她换了一件,可她还是不喜欢,但她这次没说。过了半年多,婆婆说不要了,给我,让我穿。我毫不犹豫的收下了,可我怎么穿呀?婆婆穿小号的,我得穿大号的呀。我想了想,就拿着棉衣到社区做衣服的摊位让他帮我改一下,然后我就穿上了。

一天,婆婆突然跟我说,她放在棉被里面一万块钱没了,棉被是我帮她晒的,是不是我把钱拿走了。我说我没拿,找找是不是掉在地上了?她说一万块钱那得多少张啊,掉地上能看不见?然后又说了一些别的话,很尖刻。婆婆是教师出身,那词儿用的,真让人难受!但我还是忍住了,还给她讲了个故事:古代的时候,一个大夫给别人看完病回到家,病人的儿子却找上门来,说他家丢了十两银子,还说他家没别人去,就大夫去了。大夫说是我拿的,然后就给了病人的儿子十两银子。过了几天后,病人的儿子又来了,说是那十两银子找到了,不是大夫拿的,冤枉大夫了,并把银子还给了大夫。

讲完故事,我跟婆婆说:“咱先别找了,等你儿子(我丈夫)回来让他找找吧。”丈夫下班后,听说了这件事,然后在婆婆的大衣柜里找到了。婆婆跟我说:这回没你事儿了。可过了半个多月后,她突然问我,要找不着这钱我咋办?我说:我就承认是我拿了,然后我上我娘家拿一万块钱给你。这事过去好多年了,当时虽然心里不太平衡,可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还是忍住了。

我丈夫兄弟四个,丈夫是老大。虽然是哥儿四个,但照顾公公、婆婆几乎是我一个人的事。二十多年,里里外外,洗衣做饭,不等不靠,我全包了。而且无怨无悔,从不跟那哥儿几个要钱,他们张罗给钱我也不要,因为我学大法了。二零零五年公公过世,临死前跟我说:你比我养活的孩子都好!公公活了八十三岁,我送走了,然后我又照顾婆婆,一直到她去年九十六岁离世。

我家对门儿住着老俩口,没有儿女。老头儿八十多岁的时候去世了,就剩了老太太一个人,平时连个串门儿的都很少,非常孤苦。于是,我就一直帮助她,一发工资我就买些衣服、毯子之类的生活用品给她送去,那么多年,也不知给她买了多少东西。虽然是做好事,我还得背着婆婆和丈夫,因为婆婆经常和她吵架,我丈夫也不理她。今年我不用给她买东西了,她去了养老院,老太太一百零一岁了。

去年冬天特别冷,据说是几十年一遇的寒冷。过完年,有一天我去外边讲真相,遇上一个六十多岁推着摩托车的人。我一边跟他讲真相,了解到他的摩托车坏了,找不到维修的地方,他连手套也没戴,就这么冻着。我赶紧把我的棉手套摘下来给他,他当时特别感动。

有一次在公园给一个老太太讲真相,讲完后她说我的帽子很好看,她很喜欢,我毫不犹豫就递给了她。她给我钱,我说不要了,你这么大岁数了,喜欢就送给你了。

还有一次,我骑自行车横过马路时被一辆汽车撞倒了。我马上挣扎着站起来,感觉腰直不起来,司机把我送到医院检查,做CT看到我腰上的骨头裂了。我说没事儿,回家吧。而且告诉肇事司机,不用管了,我没事儿。丈夫很生气,到了家里,当着我娘家人的面把我臭骂一通,气得我娘家人也骂我。我一句话也不说,心里背师父的法。虽然大小便费劲,上床也很吃力,但我不喊疼,也不用丈夫帮,一夜不停的背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

第二天早上,我炼了第一套功法,然后照常给丈夫做饭、洗衣服,根本不想骨头的事儿。很快我就全好了,我把司机给的所有的钱都退了回去,还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司机激动的说,我回去一定告诉我们庄里的人:法轮大法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