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能解体邪恶、助我们走出魔难

更新: 2021年09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三日】我于一九九四年得法,有幸参加了师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份在广州办的国内最后一期传法班,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看到了广州天空的大法轮,那一幕幕感人的场景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给我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为能成为师父的弟子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幸福,使我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在大法遭到迫害的初期,我几次進京证实法,几次被绑架关押,有时被关押一个多月,最多两个多月,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都平安的回到了家。如果没有师父的看护,我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今天的。我见证了师父的伟大和大法的神奇。下面我讲几个真实的小故事,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保护了我们的炼功点

我们炼功点在一所大学校园内,在刚成立的初期,一天早晨,晨炼的时候,大家都到齐了,辅导员说:今天是最后一次炼功,一会炼功结束就解散,因为学院不给咱们提供炼功场地了,说因为影响校园环境。学员一听都说不合理:能给某某功提供老干部处室内炼功,而我们在外面都不行。我也觉的不合理,可我们炼功点的五个负责人(我是其中一个)四个人都同意解散,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给提供场地就算了,不能给领导找麻烦。这四人中有个退休前是学院的书记,有个退休前是学院的处长,有个退休前是学院的校医,他们都不同意去找。当时我想那我也别去了,因为我只是个小工人,我去找人家也不会听。

当时我负责提录音机,大家呛呛完了,我就放录音机炼功,可我心乱如麻,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心跳速度加快,手也发抖,眼皮也不停的抖动,我想:难道把我们刚刚成立的炼功点就这样扼杀了吗?难道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解散吗?这么一部高德大法,能净化人的心灵,能使人类道德回升,对学生、对校园环境都有好处的。我要去找一找。又一想,我如果去找,会不会给大法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呢?我在心里和师父说:修炼前我去找领导都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今天我没有一丝个人的利益去找领导,只为争取我们的炼功环境。师父如果同意我去,就叫我立刻静下来。这个念头一出“唰”一下,就明显感觉心静下来了,呼吸都感觉不到。整个人仿佛置身在另外的空间,非常舒服,非常美妙。我心里说:谢谢师父给弟子指点迷津,这回我心里有底了。

到家后,我拿起电话找到保卫处长说这事,处长说:不是不给你们提供炼功场地,就是想要你们换个场地。然后他建议我们换到学院的附属工厂的场地。就这样问题轻松解决了。这件事情给我们炼功点的全体学员很大的鼓舞,大家更加信师信法,以致在迫害的初期,大家齐心协力抵制邪恶,普遍做的很好。

慈悲解体邪恶、帮助我们走出魔难

一九九九年八月我与同修A和同修B進京护法,我们三人在出租房内被绑架,之后被劫持回本地拘留所,因为我们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照常学法炼功,警察就把我们送到邻县关押。来到邻县看守所一看,一个大法弟子都没有,我们到来的消息,经看守所的狱警们传出,邻县的大法弟子纷纷陆续走出去上北京证实法,这样每天都有从北京抓回来的大法弟子关進看守所,一下就增加了80多名同修。

一天夜里,就听到走廊里几个警察从我们门窗路过,直奔里边的监室,我们三人赶快坐起来,就听里边传来踢门声,叫骂声,打人声,镣铐声,夹杂在一起非常阴森可怕。同修A说我们背经文声援邻县大法弟子,我们就大声背诵师父的经文。警察回过头来气急败坏的把同修A也带走了。同修B说咱俩炼功声援同修A,我说好。因为我戴着脚镣子不能盘坐,我俩就抱轮,不一会警察把同修A送回来了,同修B一下把手放下了。警察一看我一个人在那儿炼功,破门而入,一脚把我踢倒,把我的双手也戴上背铐,并且用一个铁链在背后把手铐和脚镣链在一起,这种酷刑非常残酷,不能坐,不能站,只能跪着,我说我不能跪,我只能给大法师父跪。就这样我只能侧身趴着,左右两肋轮换压着,同修用棉被帮我将两肋垫上,给我左右来回翻身。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越来越难以承受,同修为了给我翻身也不能睡觉。我很过意不去,这时我看见所长过来了,就要求上厕所。他叫人把手铐和脚镣链在一起的铁链拿掉了,然后我就可以站起来了,同修就不用陪我了,就可以睡觉了。我站在那儿,看着窗外,盼天亮,可是天老也不亮。这样的背铐过了三个小时,我浑身就开始痛,酸痛酸痛的,想走几步,可脚被沉重的铸铁脚镣子磨出的血泡都破了,钻心的痛,一步也走不了。我感觉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啊。突然,我看见看守所的墙上刻着“今生无悔”,我一下振作起来,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师父就在我身边。对呀,我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真的是今生无悔,朝闻道,夕可死。

第二天早上,同修B说你们俩没有怕心,做的好,我做的不好,今天我也炼功,正说着那个警察又来了,后面跟着教导员,同修B随即炼起静功来,警察“哐”一声踢了一下门,说:你再炼,把你也铐起来。同修B继续炼功没有动。警察看着我说:“把她手拿下来。”我说:“你铐吧,你把我们都铐上,看着我们都这么痛苦,你就高兴了,你就舒服了,是不是?”他愣了一下,“唉”了一声就走了,教导员也跟在后面走了。这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感觉他们很可怜,真的很可怜,可能他们也不想迫害大法弟子。同修给我擦眼泪(因为我的手被铐着),越擦越多,同修说你怎么哭起来没完了。我说:看来他也不愿意迫害大法弟子,他也是迫不得已的,他迫害了大法弟子罪大如天,他怎么偿还得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办呢?他的家人怎么办?

这时我们几个都哭了,默默的流泪,谁也说不出话来。在我们遭受酷刑折磨时,我们都没有流泪,而我们此时却为他们流泪不止,真的发自内心的为他们担心,为他们着急。那天上午警察开了会,下午把看守所的所有大法弟子的刑具都撤掉了。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慈悲心帮助我们走出了劫难。

师父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1]多少年之后,当我们看到师父的这段讲法,真是感慨万千,更加信师信法了。

几天后,在一次炼功中狱警又把我们三人上了背铐,他们临走时说:“你们有能耐叫你们师父把你们都解开呀,明天早上我来看,都开了就送你们回家。”他走后,让我们没想到的是,一会儿功夫我们三人的手铐就先后都脱掉了。狱警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他把我们铐的特别紧,他才敢说那样的话。大法就是这么神奇!第二天早上他来一看,很惊讶,虽然他没有办法兑现承诺,但也感到大法的神奇。

以后我们再炼功,他们就当没看见,我们有机会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背师父的经文等。有个警察还给我们送来了鸡腿,我们婉言谢绝了。家属给我们送东西时,指导员把家属送的吃的东西藏在衣服里带给了我们。

危难中师父解救弟子

在一九九九年十月的那次進京护法,我被绑架后没说地址,我一次次的被提审,被酷刑折磨,强迫我们说出地址,那个看守所关了五十多名大法弟子,到后来只剩下五、六个了。一天,我又被带到地下提审室,当时是十一月份,天气非常阴冷,那大门是钢筋水泥铸的,冻的我瑟瑟发抖。提审中一个外地警察个子不高,胖墩墩的,过来要我说地址,我不说,他就把我的右胳膊从上向后背过去,把左胳膊从下向后背过去,然后把我的双手铐在一起,据说这种酷刑叫“双背剑”,我感觉非常的疼痛。然后他又把我推到墙根,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我非常的生气,心想这小子这么没有人性,坏透了。我反迫害,他拉住我,把我推到离墙远一点的地方,然后他拿个酒瓶子,把瓶子塞到我背铐里,拧了两下,把我疼的大叫,瞬间汗就流下来了,他说:“不说地址,把你铐三个小时,要你残废。”

我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每秒钟都在煎熬着。这时,我一下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在管。立刻师父的法就源源不断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师父说:“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2]

我想,我是在过关过难呢,我生气了是不对的,生气是魔性,任何时候大法弟子都应该保持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是他来迫害我呢?我们素不相识,无怨无恨的,很可能是我前几世伤害过他,他来找我要债。从而考验我对大法坚不坚定,平衡我在历史上的恩怨。我不但不能生气,更不应该怨恨他,我悟到了一些平时悟不到的大法法理,想起了师父讲的那些大觉者的修炼故事。

当他又一次走到我的近前,和我说话时,我突然发现我不感觉疼痛了。他问我:“你说不说?”我平和而坚定的说:“不说。”他说:“不说给你拿下来吧。”就这样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把手铐给我拿下来了。拿下来后,我的手臂不会动了,他抓住我的两臂猛力一摇,把我疼的直叫,慢慢的我的两手能动了,他把我送回监室。偌大的监室就我一人,我站在铺板上,静静的望着窗外,回想刚才那一幕,是师父把我从万分痛苦中解救出来,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痛苦,这时的我,任凭泪水尽情的流淌,湿透了衣襟,有师父的保护,我一点也不感觉孤独。我真真确确的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站在板铺上许久许久,直到小窗口的警察问我:“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今天,在我写到这里时,师父讲的法呈现出来:“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3]

众生都在等待着我们大法弟子去讲真相,去救度他们,我们千万不能懈怠。现在到了最后的时刻,各种灾难接踵而来,众生正处在生死关头,我们要抓紧时间多救人,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时刻牵着我的手,保护我走过重重关难。谢谢同修无私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