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几年的修炼点滴与感悟

更新: 2021年09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把自己的部分修炼历程和一点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望大家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七年底开始接触大法的。那时只是偶尔跟着丈夫看一看大法书,有时听他念一会儿,根本不明白书中讲的是什么。有一天,我边干活边听他念法,当听他念到“弟子们呀!我一再讲大法传给人已经是对人的最大慈悲了。这是亿万年从未有过的事呀!可是有的人就是不知道珍惜”[1]这句法时,我好像有所触动,便对这句法回味了一下,但并不知是什么涵义,只是有一种说不上的特殊感觉。

后来,就跟着他到学法点去学法。就这样在不太明白的状态下跟着大家一起学法、跟着参加集体炼功、跟着去各处洪法和参加法会,却没想过自己做这些是为了什么?就这样跟着修。在不知不觉中,我从小就有的关节炎再也不疼了,完全好了。

我是闭着修的,平时学法炼功时什么特殊的感觉也没有,可是在我第一次读《洪吟》时当读到〈大觉〉中的“横空立巨佛”这句法时,一下感到自己的身体特别高大,真象一尊巨佛一样,非常美妙!但也就过了几秒钟就又恢复到正常状态。这次特殊的瞬间感觉为我的学法修炼增加了不少信心。

修炼就是修自己

因那时孩子还小,要照顾孩子,又要上班,时间本来就少,修炼上自己不太精進,对法理解的也不深,也不懂在法上实修自己,有了各种矛盾从来不向内找,都是从表面上看谁对谁错,根本不知道修炼就是修自己,但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很苦恼。心想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呀!我到底该怎么走好修炼的这条路?于是决定要多学法,同时多听明慧广播中同修的修炼交流。

以前学法本来就不多,看交流文章就更少了。现在有时间就多听同修的修炼心得。同修们的修炼故事激励着我,越听越明白,越听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越听越使我越想要精進,也明白了自己遇到的矛盾其实就是自己要过的关,而自己从来不去过,所以那个难就老是在那里,矛盾老是不断,自己终于明白怎样去实修了,知道如何向内找修自己了。

听到同修们悟到的各种法理,在背法过程中去人心提高心性的过程,每一个救度众生的故事都是那样的感人。渐渐的我的修炼方向也越来越明确了,作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就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多学法,学好法,发好正念,救度众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通过不断的修自己,才认识到每个修炼人都得严肃认真修自己,即使修得好的同修,也是在实修过程中走过来的,没有人一得法就修成,也必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在矛盾中必须做到忍。

刚开始时遇到矛盾我有些强忍,后来也知道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是自己有要去的人心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再后来出现矛盾时就会想到,这不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大好机会吗?就像师父说的:“大家想一想,你的心性是不是修上来了?如果他要不给你制造这个麻烦,他不给你制造痛苦,你怎么去修啊?你坐那儿舒舒服服的,喝着茶水,看着电视就修上来了,想多高就多高,这绝对不可能的。就是在这复杂的环境中,在摔摔打打中,在魔难当中你才能提高你那颗心,你才能达到高标准、高境界。”[2]现在有时也会做不好,但事情过后就会看看这次哪方面没做好,下一次要做好。

就这样,我的修炼状态逐渐在发生改变。

有一次跟丈夫发生了争论:因牵扯到客户的利益,事情要解决有一定的麻烦,费时又费钱,他就开始抱怨我这不对那不对。我心想这件事是你处理的,你可怨不到我头上。这个意外发生的有些突然,于是丈夫反复跟客户沟通,说好第二天一早给客户解决问题。一大早四点多他就去取发的配件,结果他把配件又发错了,这一下他就更着急了,说好的一早解决,这下又解决不了了,他就开始冲着我不停的抱怨,于是我就告诉自己:我可一定要过好这一关。

他抱怨时我就不吱声,尽量帮他想办法去解决。看他边急边怨我,我基本还算平静帮他出主意,帮他跟客户沟通,最后找到了解决办法,解决过程中有一些细节要记下来,因最后要结算,我这头先解决,他那头一早又从新发配件,一切还算顺利,最终没有耽误客户的事情。

等事情都结束后,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我没有记录,那样结算就错了,这一下他又开始唠叨、抱怨我,我不但没生气还乐呵呵的说:“哎呀!确实忘了,跟客户再说一下从新结算一下就好了。”他不满的说:“那你来!”我就又跟客户联系说明了情况,客户也很快从新做了结算。一场风波总算结束了。

通过这件事,我修去了不少人心:不能被人说的心、利益心、争斗心。我认识到了自己以前的很多不足,并且感受到了心性提高后的轻松愉快。

正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极端强烈的妒嫉心,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全面镇压,利用各种宣传工具诬蔑、诽谤大法。电视上上演了伪造的各种各样的谣言和虚假案例,欺骗全国和世界各国民众。我决定跟丈夫一起去北京反映真实的情况。到达北京后才知道根本没有我们说理的地方,无数的大法弟子只因去反映情况就被抓、被打。

于是我们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演示五套功法告诉人们大法的平和与美好,广场的警察冲向我们,疯狂的拳打脚踢,并把我们塞進警车押到前门派出所,下午被我们当地的驻京办人员遣返回当地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期间轮番对我们進行所谓的“转化”,让我们放弃修炼,并诬蔑大法和师父,遭到我们的拒绝后,就让家属交纳3000元保证金才放我们回家。

回来后,邪恶为了达到“转化”目地,停止了我们的业务,又逼迫我们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洗脑班。邪恶的迫害也使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造成了严重的身心伤害。

因邪党持续打压和迫害,2000年年底,我们决定再一次進京反映情况,去了以后还是跟上一次一样,根本没有说话的地方,于是我们又走上了天安门,在那里看到很多便衣员警疯狂的抓人打人,我就大声喊:“不许打人!”就被他们也拽到警车上,关押進看守所。因我不说姓名和地址,狱警指使犯人对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数九寒天被逼迫洗凉水澡还被一桶一桶的浇凉水。

提审我时,狱警还让我把棉衣脱掉被他扔在一边,把我的毛衣浸泡到水里捞出后让我穿上,把我送回监室。第二天才把棉衣还给我。还有的同修被恶警打的起不来,说话都费劲。各种迫害手段,有轻有重。关押了几天后,我被当地的公安部门人员劫持回去,再一次关進看守所。三个月后又被转入劳教所继续迫害。这场迫害对亲人们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这些年来,开始我在亲人们面前从不能提大法的事。后来才慢慢的给家人说一点。我的大姐去香港旅游时看到了大法在香港洪传盛况,回来后说给家人们听,她也看到我修炼后身体变的非常健康,慢慢的转变了对大法的认识。

三姐身体一直不好,这些年就更差了,通过我多次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告诉她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能使人身心净化,道德回升,真修者能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等等,还跟她讲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天安门自焚的真相等。三姐最终也走進大法修炼。修炼仅仅几个月,她一身的病都好了,尤其多年来药不离身的过敏性哮喘,每月都要吃好几百元药的冠心病也全都好了。亲人们看到了她的变化,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现在亲人们大部分都已明白大法好做了“三退”,有的在遇到事情时也会想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

结语

回首这二十多年,能荣获师尊的慈悲苦度深感幸运与荣耀!在魔难中历经了风风雨雨,虽然走的磕磕绊绊,可是在师尊的看护下,在大法的加持下走了过来。过程中也曾走过弯路,也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要继续精進,走好所剩不多的修炼路。

弟子叩拜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