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真修弟子

更新: 2021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我出生在农村一个大家庭,年轻时经历过难忘的时光。我们姊妹七个加上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一大家子共十一口人,我们姊妹年龄相隔只有一、二岁,二、三岁,差不多都一般大,那时生活很苦、很穷,我十二岁就帮父亲干活,二十岁就出嫁。我记得我们家没饭吃,有一天从天上飞来一些蟋蟀落在我家,我爸高兴地说:“你们有救了。”这样每天都能吃到蟋蟀,我们都活过来了。现在全家有四个人在学大法,其余人也都相信大法好。我很高兴自己能修大法,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感到自己很幸运。

我是因为有病而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我身体很不好,患有多种疾病:头痛、胃病、胳膊麻木、妇科病等,有一次我大出血,因流血过多,血红素只有6克/dl,人倒在床上起不来,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得动手术,我不想动手术,就先回娘家住几天。母亲正在家看书,我母亲以前一个字不识,我想母亲不认字怎么能看书,妹妹说:“姐,你也学法轮功吧,我们这几个都在学。”当天小侄子就教我炼功,我连夜看大法书,第二天师父就开始给我“消业”,给我净化身体,就这样我接上了圣缘。我的病很快就全都好了,也不用动手术了,不久我就带着大法书、教功带回自己家学,丈夫看我的病好了也很高兴。

第二年丈夫得了蛇盘疮,我就叫他听师父的讲法,不久他的病也好了,这样丈夫也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我们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经历告诉身边周围的人,告诉人们法轮功太好了,当时就有二、三十人来我家一起学法。

师父为我净化身体

我初期学法时不那么精進,一学法就睡觉,早上炼功起不来,学法时还头痛,师父就帮我“消大业”。这天学法我又开始睡觉,我躺了一会儿就想:“起来吧”,但是就是起不来,丈夫在院内说话我能听到,我在迷迷糊糊中喊他,让他拖我起来他却听不见,我用力抬头一看,弥勒佛笑眯眯的看着我,他就这样一挥手打在我脑袋上,我听到“扑通”一声,我看见好像有个骑摩托车戴的头盔一样的东西掉在地上,还往外淌血,这时我再回头看弥勒佛不见了,再看地上什么也没有了,我的头从此再也没痛过,我悟到是师父帮我把病拿掉了。

还有一次早上炼动功时,我就开始肚子里五脏六腑全都翻腾起来,痛得我直冒汗,我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本来我与远方妹夫定好了今天到我这拿东西,我求师父今天别让我妹夫来,他如果看见我这样非把我送医院,奇迹出现了,不一会儿妹夫就打电话来说:“今天不去你那了,改天再去。”我听了真高兴,我的肚子一直痛到下午三点多,突然停下来了一点不痛了,身体变的那么舒服、轻松,我想起师父的法:“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因为我真心相信大法没去医院,师父就帮助我“消业”,感谢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弟子只有好好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魔难中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污蔑、诽谤大法,开始发动对法轮大法的非法镇压,一时间阴云密布,大家都不敢学了,当初的二、三十人只剩两个人还在学。

有一天村长领着镇上派出所警察六个人,到我家告诉我“天安门自焚”,我当时就告诉他们那是假的,不是真实的。我和丈夫、妹妹到北京去为大法讲公道话,那天下着雪,我们打车到滨州,司机因为雪下的太大不去了,我心里想:“怎么办?!”又问了一个司机,我说多给他钱,他很愿意就把我们送到北京,我知道这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到了一个地方,司机说:你们就在这下车吧,我再不能送你们了。我们下了车,看到前面有亮光就走过去,我问:“怎么这么晚还没睡?”那人说:“等你们”。我看看钟正好十二点,我在心里感谢师父给我们安排好住的地方。第二天我们去北京还没有走到地方就叫警察抓回来了。这次邪恶不想让我回家,他们提前找人准备在村里看着我。拉我们的派出所警察开车迷了路,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半路停车问一个过路的怎么走,过路的人说:“你怎么上这来了,你这样走越走越远了。”等警察把我们拉回家时都晚上十二点多了,村里准备看我的人冻的受不了回家了,这样我们也回家了。我知道师父早就知道邪恶不想让我回家,就让警察迷了路,这次又是师父保护了弟子,感谢师父!从此以后我也成了重点人物,走哪都有人看着,那段时间真是像天塌了一样。

在巨大的魔难中,我依然慈悲的给有缘人讲真相、证实法。一次我看见大队外墙、村头都贴上了污蔑大法的画报,我去拆拆不掉,到晚上我又拿水去刷湿了往下拆,我刚拆完转到墙那边,就有个人过来用手电筒照,我求师父保护弟子,我安全回家。

还有一次村长、书记来我家骗我到派出所有事,说是去说几句话就回来,我丈夫和他们说话时,我趁机就爬墙头翻到邻居家,邻居帮我翻了三家墙头,我走脱了。前任的村长和书记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为了面子村长当时嘴上说好,其实心里并不信,后来他得了脑溢血死了,死时才五十多岁,书记也被撤了职,两腿得了坏死病动了手术,我知道这都是他们迫害修炼人、做坏事遭了报应。这个书记我后来又去给他讲大法真相,这次他真的信了,两腿也好了。现任这个书记,当时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还说什么:“谁也动摇不了我,我就认定了毛泽东。”还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我就经常送真相资料给他看,他老婆爱看书,最后也退了党,再以后我做证实法的事就不那么怕了,派出所来人骚扰他就叫他老婆赶快通知我躲一躲。还有一次两个警察来我们村问几个村民:“你们村有炼法轮功的吗?”他们都说没有,有个村民还劝他们别做缺德事,两个警察没吭声走了。

修炼路上有师父保护

我们周围村庄多,学大法的人少,我和丈夫每天出去放真相资料,贴“法轮大法好”的粘贴、挂条幅,同修送什么资料,我和丈夫就发什么资料,都是夜晚出去发,在农村村里狗也多,有一次到一家门口,是高台阶,我刚放一本小册子,狗就开始叫,我转身往回跑,忘了有台阶,一头栽下去了,丈夫过来扶着我赶快走了。还有一次中午吃饭时,我看工地上的人都去吃饭了,就去送真相资料,工地上有个小房子,我往里一放,一条老大的狗窜出来扑向我,我急忙对狗说:“别咬我,我是来救你们的。”狗好像一下听懂了我喊的话,转头钻到车底下了。还有一次一位同修送了两大袋子小《九评》,说是在我这放一放,那几天警察抓的很严,很久也没人过来拿,我说丈夫:“这么多,放在家里我也怕,我说咱自己去发吧。”我就和丈夫天天晚上出去发。可能有人把我告了,有一天丈夫不在家,来了两个警察强行把我带走了,直接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待了三天,我就开始不吃饭绝食反迫害,我说病了。过了几天他们又把我转到拘留所,警察审问什么我都不说,就说不知道,我心里求师父给弟子演化病的假相,让警察赶快放我出去。在拘留所里和我关在一起的一个女犯人,我也给她讲了真相,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没有病,她也都相信,还说出去后也学法轮功。其中有个女犯人说我:“你不能出去了,听说被判了一年。”我说:“警察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我求师父救我。过了四十二天后,师父安排家里女儿、母亲、妹妹、丈夫他们租了一辆车来看我,因为我一直绝食反迫害身体瘦弱,只剩八十多斤,警察怕我出事,就这样把我放了,顺利回家。

后来我家也开了朵小花建了资料点,因为我家离送真相资料的同修家很远,这里也有些人陆续开始学大法,炼的人多了资料跟不上,我们发的也多,师父告诉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我就跟同修商量我也要做资料,他同意了,就给我拿来打印机和电脑,我学的时候心里很紧张,按鼠标的手都在发抖,害怕自己学不会,觉的自己岁数大,畏难各种执着心都出来了。同修耐心的教我,我心里也在求师父帮我学会,我逐渐学会下载,又学会打印,开始的时候打印机一出错我就害怕,同修说做资料用的纸要自己买,那时候很严,连去买纸都要查,后来小女儿去外地上班,每次回家都给我捎六箱、八箱的,同修也有给的,这样资料点办起来了。

世人明真相,三退保平安

好多世人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明白真相三退后,再看见我就跟我要资料,还送给别人看。邻村有个老头队,我都去给他们送资料帮他们三退,他们都很愿意看,还让我以后有资料还去送。有个老太太我给她讲真相,教她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还让我给她写在纸上回家背。

有个人以前是个村长,得了脑血栓,说话都流口水,手也不能动,我给他讲真相,我问他:“你能听懂吗?”他点点头,我说:“你是党员吗?”他又点头,我说:“快把党员退了吧,共产党腐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听明白了真相退了党,还要了一本《九评》书,我叫他诚心念九字真言,等我后来再看到这个人时,他在大街上,我问他:“你认识我吗?”他说:“不认识。”我说:“我给你书看,还给你退党,你忘了?”他马上想起来了,第一句话就问:“你带书了吗?”我看到他说话时不流口水了,胳膊也能动了,我想肯定是明白了大法真相得了福报,我让他继续诚心的念大法好,他点点头。

还有一次我進到一户人家,進门我说:“找个人。”这家老婆问:“你找谁?”她丈夫在炕上躺着,我说:“走错门了。”我问她丈夫怎么了,她说:“在医院动了手术,昨天才出院。”我说:“大妹子,也许你们俩是有缘人,我告诉你们一个好事。”我讲大法真相给他们听,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造假宣传,我说共产党贪污腐败,造谎言欺骗老百姓,你看连农村选书记拉选票又送礼、又送钱收买人心。我们村还给我送玉米种收买,什么都是欺骗,没有公正,她丈夫说:共产党得倒,我在医院住院,村书记开着车跑到医院叫我选他。老百姓心里都知道共产党的腐败,我问他:你是党员吗?他说是,我就帮他退了党。

师父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2]我知道自己肩负着救人的使命,很多世人也通过我明白了大法真相,世人都在觉醒。

经历过痛苦与魔难,在大法修炼中,我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过来了走到今天,我从迷茫走向成熟,我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只有听师父话,更加精進,继续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做一个师尊的真修弟子,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