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迫害 坚定证实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日】记得六、七岁时我去河边玩,北方山区的村庄冬天很冷,时常伴有大风。那天我想去结冰的河面上玩,因冰面有雪,很滑。我刚走到冰面上,突然不知哪来的一股大风,把我吹的失了控似的随风走,停不下来。眼看前面就是一个大冰窟窿,当时吓得我不知所措却停不住,眼看就要掉進冰窟。在这紧要关头,大风突然停止了,奇迹般的走了!现在回忆起来仍觉得奇怪,觉得不可思议。

一人炼功 全家受益

在我二十二岁时,母亲修炼法轮大法了。那时我在河北省石家庄上技校,骑着老式的弯梁自行车去维修部实习,骑到一个三岔路口时,被一辆中巴公车给正面撞上。当时车开得挺快,我本能的伸出左手去挡汽车,随后连车带人一起倒下了。

售票员是个女的,赶紧下车,扶起我,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儿。这时男司机估计吓傻了,愣愣坐在车上不动。过了一会儿,才从车上下来,把自行车给扶起,又正了正车把。

司机说:你把我们的车牌号记下来,身体有什么事,去车站找我们。这时围了好多人看热闹。有位大娘说:“傻小子,别让他们走,你再找,他们就不承认了。”我说:“没事儿,走吧。”

这时听女售票员说:“哎呀,我的车怎么出了这么一个大坑啊!”原来在车撞我的瞬间,我用手掌挡住车时,留下的大坑。因为母亲修炼法轮大法,真是大法保护了我!

喜得大法 身心受益

这年冬天回到山区老家,大法已在我们山区洪传。我赶上附近邻村正放李洪志师父的带功讲法录影。母亲劝我去听听,说: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虽然我不是很强烈的想去,但心想:听听就听听吧。

当时看录像的人很多,我去的时候已经在放第二讲的讲法录像了。这一听不要紧,觉得这法太神奇了,竟把我人生当中许多解不开的谜团一个接一个的解开了:人为什么活着?活着的目地是什么?人来自哪里?该去向何处?

那几天,我只是看讲法录像,并没去炼功点炼功。等讲法录像放完的最后一天,大家到院子里炼炼动作,有不对的动作,给纠正纠正。我也站到院子里,跟着比划起来,却突然觉得心脏不太舒服,然后物体和人看不见了,展现在眼前的是无数的红色颗粒,一片通红。心里想,这心怎么这么难受?可不能倒下了,这倒下了,不就给法抹黑了吗?就这样一想心就不难受了,好了!这时眼前红色颗粒渐渐退去了,房子和人又都看见了。此时悟到:只要真修大法,大法就给炼功人清理身体,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呢。感觉大法太神奇了!从此我就去炼功点炼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

我以前是个身体单薄、瘦弱的人,小时候得了骨膜炎导致左腿特别细、有时走路两个膝盖骨会偶尔相撞打架、还无意识的自动摆头。修大法后,我坚持去炼功点,生活中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精神愉悦,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发生了很大变化:两个膝盖也不“打架了”;腿虽然细,但登高爬梯,和正常人一样灵活。同修说:你的头也不摆动了。一切正常了!

進京上访证实法 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电视新闻全是抹黑法轮功的消息。我一时心神不定,坐立不安,最后决定去北京说句公道话。到了北京信访局,有个人说:炼法轮功的跟我来。我就跟他走,边走边给他讲: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我们都是在做好人,我们村干部就说:还是炼法轮功的好,村里交摊派款,法轮功的没钱借钱也交上。那人说:知道。

和那人走出信访局的胡同,来到马路边时,那人对着一片警车喊:这有个某某地的法轮功。这时过来一个人,二话不说就给我一个大耳光,后把我拉到一个宾馆,那里关押了十几个同修。有一个类似专门的打手对我拳打脚踢,直到他打累了才罢手。第二天把我拉到我们当地看守所。冬天我们山区比较冷,大晚上让我们把手伸出来蹲着马步冻着;把水泥地泼上水冻成冰,让炼功人趴在冰上冻着,就这样折磨我们。

二零零零年冬天,我与一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天安门广场早晨升国旗的时候,我们拿出来带有图片的“法轮大法义务教功”的大横幅,高举过头。我在前面同修在后面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过来几个便衣把我们打倒在地,将我们塞進警车,同修的鞋跑丢了只能光着脚走路。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关押着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正好有人多带了一双鞋给了光脚的同修穿了。后来把我拉到了北京平谷区的一个派出所,强迫我脱光衣服,把我铐在屋外墙根下冻着,又叫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地痞对我拳打脚踢。

修炼后做好人 生意顺利

我修炼以后在生活中按真、善、忍标准做人,捡到金项链、身份证、银行卡、钱包,都还给人家,还有二次自己掏二十元邮费,也要给人邮寄过去。为了生活,我做了销售养鸡笼子的买卖,虽然没有门市、没有公司,但在生意上从来不骗人,不以次充好,价格还适中。慢慢的接触我的客户知道了我是法轮功修炼者,都愿意与我生意往来,对我很放心,没收到货,就把小到几万大到几十万的货款先打给我。

有一位辽宁抚顺的公司副总买我设备时,风趣的说:你一没公司、二没门市,我把四十多万货款打给你,你跑了怎么办?我问他:那该怎么办?他对我笑着说:因为你炼法轮功,我信任你!可见大法在明真相的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

经历牢狱之灾 坚定证实大法

二零一七年三月,我开车去外市一客户家签生意合同,途中经一检查站,查到我身份证资讯是炼法轮功的,就强行把我劫持到我们当地的县公安局,在地下室审问我,晚上不让我睡觉,还威胁说去我女儿大学,让学校把我女儿开除了,想搞株连政策迫害我。我不为所动,什么也不签不写。

后送去医院给我检查身体,我提出要给家里打电话,警察不同意,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医院人多,我声音大,警察吓的象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急忙说:别喊了,我向上级申请,最后让我打电话了。他们还不经我同意强行给我抽血,我戴着手铐被几个警察围着走,我边走边对一位老太太说:法轮大法好。老太太回应说:法轮大法好。

当晚把我送到当地看守所,监室的狱警问我什么原因進来的?我说:“法轮大法”,就听有人接着我的话说:“好!”在看守所我坚持讲真相,在放风场上,很多人都喊“法轮大法好”。隔壁的放风场听到了,也喊起了“法轮大法好”,看守所沸腾了!狱警听见了赶紧说“收风”(意思是回监室),这时一个人对我重复说:你可没白来,你可没白来,(意思是这么多人都明白真相了)。

在看守所必须干活,后来我想我又没罪,我不能给看守所干活。看守所就把我四肢钉在木板上(就是双手用手铐铐在板子上,双脚用大铁环套着,固定在板子上不让动),这样折磨了我七天七夜。

过了一段时间又把我转到大号(就是可以到院子里干农活)。我就给这里的人讲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骗局、大法洪传世界、邪党的骗人谎言。其中一位以前是区委书记,硕士学历,他说:我原来不知道炼法轮功这么好,我在这里关了三年了,遇见你已经是第三个炼功人了,你们素质都这么高,电视上天天说你们如何,共产党真瞎说。我在职的时候,经我手签字抓的你们人有六、七个,我要早知道这样,我想什么办法也把他们保护下来。以后有新進来的人,区委书记偶尔就问:退党了吗?没退去他(指我)那把党退了。

晚上监室的人看电视,我就背法。那几天不用我讲,明真相的人就给新進来的人讲真相。有一位很有文化的当兵人听了他们讲真相后,就到我跟前提了几个关于炼功的问题,我也给他做解答。他问我什么学历?我说初中没毕业。他说:真神奇。他用肯定的语气说:我出去后一定炼法轮功!没几天,狱警对他说:“回家。”人们惊了,他自己也愣了,已经拿到一审判决书的人,上诉后检察院就提审一次,怎么会让他回家了呢?他自己曾对我们说:判我这么多年我都认了,回家我是没有希望了。但是,我心里明白,真正明真相的人,必会得福报的!

后来检察院提审我时我对他们讲:你们为什么不放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一没偷二没抢,本本份份做人我有什么罪?我炼法轮功不假,可法轮功也没让我们做坏事啊!检察院那人对我说:没办法,我也是执行任务。

在我将要被送去监狱的前一晚上,监室的人都知道我要走了,很舍不得离开我。那位书记说:真希望能再见到你。这时另一人走到我跟前,双手合十向我鞠躬说:“法轮大法好”,然后又走到另一位同修跟前,也双手合十说:“法轮大法好”,然后又转身向其他人说:“法轮大法好”。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别了。

我带着两篇“申诉状”来到了监狱,其实“申诉状”就是真相信,里面讲述了众多同修由于修大法后做的好人好事:每年冬天,坚持给山区的山岭上扫雪、讲家庭和睦的故事、讲兄弟间隔化解的故事、讲炼功人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故事……因看守所不让带出去除了“申诉状”之类的所有文档,所以我就把名字改成“申诉状”,顺利带了出去。

来到监狱,面对的就是接二连三对我的邪恶“转化”,还拿着录像机录像,要求必须写所谓的“四书”(大概是:“转化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我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不做坏事,你让我往哪转化啊?

我让他们看我很细的大腿,讲述炼功后身体变化。我说你们所谓的转化无非就是让我污蔑法轮功。大法把我的病治好了,你让我骂大法?那我是不是猪狗不如!你们别看我進了监狱,我的亲属他们是理解我的,知道我是好人。他们担任校长、局长之职,却对我说:“一定要坚持住!”

我从看守所带来的“申诉状”,监狱领导都看了,监区的二把手就找我谈话,语气非常强硬,他说:“你写的东西我们都看了,必须转化,不转化就收拾你。”我没有回答他,就是发正念,结果事情不了了之。

我有时间就在活动大厅里面对着窗户背《洪吟》。我有个习惯,我背《洪吟》就得出声背。然后有犯人就在身边听,当别的犯人打扰时,他就说:“赶紧听法吧,要不没有活路了。”还有一些人让我给他们写下来看。出于对法的尊重,我用铅笔写给他们,等他们会背了,我再用橡皮擦去,再给他们写新的。

在监狱里人人要过关背监规,我不配合。一次,监狱区长找我背监规,我说:我也不用背啊。他说:你比别人多点啥?你不用背?我说:我比别人多了真、善、忍三个字。监规里没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却能做到,我说话连脏字都没有,会背监规的人也不一定能做的到!他说那是两回事。

由于不背监规,我和一些不会背监规的不修炼的人关在一间屋里,队长拿来一根很大的电棍,劈里啪啦的响。对着一个犯人一电,犯人“叭”的就躺在地上了。我把眼睛一闭,心里发着正念,电棍电在我头上,劈里啪啦的响着,可对我丝毫不起作用!是师父一直保护着我,我体会到不该我承受的绝不会承受!

第二天我心想,必须找这个区长给他讲真相,他显的有点害怕。我说:你口口声声称我们是半个老乡,你不对老乡照顾,也不能拿电棍害老乡啊。接着就给他讲真相,过一会儿他说:以后不管了,我可能要调走了。我说:你既然要调走了,心里更应该记住“法轮大法好”啊,你在心里背谁知道啊。他笑着说:快回吧,我知道你啥意思了。

有一次,整个监狱搞了个“特赦”的调查,就是符合它的条件就可以放人回家了,必须人人签自己名字。见上面写着:跟党走等等的字样。我就对监室长说:不签。结果就我一个人没签,区长找我:为什么不签?我说:我签啥?共产党把我和我家害成这样,我没有罪把我判了三年,还签字让我跟党走,我跟它走啥啊?我得跟法轮功走。我这辈子就为大法而生的!他一听气极了,对我说:就这一句话我就关你了,你能不能配合一下工作?我当即脱口而出:不能!话音一出,他就变软了,说:你回吧。

在监狱里,有时光靠嘴讲,条件不允许,因为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接触。我就写了“天安门自焚”是骗局和大法洪传的真相,就给一些人看,告诉他们看完后再给我。传了一段时间,我就给了一个队长。他看完后晚上找我谈话,他对我说:你是向我挑衅呢?还是交流交流?我说:“当然是交流。”他说:法轮功二十多年了,也就这样了。我说:“队长你说错了,你在这工作有好几年了,你们曾经怎么对待我们的,你们心里最清楚。你看一看有几个真正炼法轮功的,在强制的精神高压和电棍的摧残下不炼了?他们为什么这么坚定啊?这么大的压力下都不放弃啊?现在人谁傻啊,老百姓的思想很简单:好就炼!这是其一。

“其二,在中国打压期间,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除了中国大陆统治的圈,包括香港、澳门、台湾以及全世界都是自由的。世界上几乎每个大点的旅游景点都有炼法轮功的人在讲真相。”

他对我说:你说的是真的,我经常出国旅游,我刚刚从日本回来,哪国都有(法轮功学员),我挺佩服你的,还敢跟我说这些。出于安全的角度,我告诉你:你永远别跟井里的青蛙讲这个世界会下雪,因为雪到井里就化了,它这辈子永远看不到雪;你永远别跟蚂蚱讲这个世界会有冬天,因为一过秋天它就死了。

其实他哪里能理解,我身边没有青蛙和蚂蚱,都是有缘的众生。

众生的觉醒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出狱回到家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里,村里的乡亲和亲友陆续来看望我,白天没时间的晚上抽时间来看我。连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拄着拐棍都来看我。我说:真是不好意思啊,你们这么大岁数还来看我。她们说:你是好人,没做坏事,如果是坏人我们谁都不会来的。我都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讲了三年里发生的故事。他们听后有的唏嘘,有的同情,有的骂邪党的手段邪恶,有的说这是什么世道啊好人被抓,有的明白了大法是怎么回事。很多人拿出钱给我,都被我一一谢绝了。

三年的监狱迫害结束了,出来后,我仔细的品味一下,感觉就像一场梦,淡淡的,感觉很快就过去了。三年无非印证了一件事:邪恶与善良!我不是在表述自己善良,我想说的是大法造就出来的人一定是善良的!孰正孰邪人们会越来分辨的越清楚。

真心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们能走出漩涡,走向美好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