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住师父的话 抓紧救人

更新: 2021年09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我是个厨师。修炼前,把单位的锅、盆、碗拿回家都是常事,大家都拿,我也拿;修炼后把拿回家的都拿回去了。原来,我身上长了很多癣,额头上,后脖子上、两只胳膊上,都长满了癣,其痒难耐,常常抓的血糊拉的。还有腰脊劳损,腿经常痛。修了大法以后,额头上,学法后脖子上两只胳膊都干干净净的了, 腰、腿也不痛了。

我从小没爹没妈,和姐姐一起过。九岁那年,村里闹饥荒,树皮都扒光了。姐姐熬不下去,跟别人走了。我一人躺在家里,饿的哭都没力气了。俺叔从城里来,看我快饿死了,把我带家去,给我口饭吃,我就给叔带孩儿,扫地,做饭,干活,啥都干,也不上学了。后来大了,成家,生子。一晃孩子结婚那年,得回老家盖个房啊。那时我已经修大法了。俺请了两个师傅,俺全家当小工,搬砖,和泥,挖地,刨树,啥都干,不知哪来那大劲……房盖了一半,该打混凝土了,没壳子板,咋办?正着急呢,孩子说到他婶子那看看,他婶子开个废品回收场,正好刚進了很多工程队不要的壳子板。一说,就让拉走,还不要钱。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帮的忙呀!

没几天,我左腿膝盖“咯噔”“咯噔”的响,后来慢慢肿起来,越肿越大,被孩子看见了,说:“妈,你腿咋肿了?上医院看看吧!”我说:“没事,妈是炼功人,师父说了,炼功人没病,没事。”可过两天,孩子给拿来了媳妇买的几百块的高级药,说必须吃。我咋办呢?我就按要求每天倒出一粒来,包到纸里,放到席下边。没过几天,腿肿慢慢消下去了。我把席下边的药拿出来,告诉他们, 腿肿是师父给治好的,药一粒没吃。

房盖好后,得打床啊,兄弟媳妇带我去买板子,算好了买多少,我一算得六、七百元,可不知那卖板子的怎么那么迷糊,算下来二百多元,再算还是二百多元,兄弟媳妇使劲拉我付钱快走,我心里这个不踏实,出了门兄弟媳妇一个劲埋怨:“没有你这样的,人家算多少就多少呗!”常人总觉的占了便宜是好事,可我是个炼功人那,我这得失多大的德呀!我回家怎么想也过不去,最后还是自己跑回去又给人家补交了三百多元。虽然那时自己生活很困难,但再困难也得知道自己是个炼功人。

二零一三年,我右乳房下长了个大硬疙瘩,俺也没吭一声,有师父有大法呢,怕啥?!疼得厉害了,就忍着,该干啥干啥,等过了一段,那硬疙瘩下去了。我一说,孩子要带我上医院。那还去啥,都好了。那天下着大雨,我骑着电动车一拐弯,电动车一下滑倒了,压在脚上,我一使劲把脚拔出来了。可那大电动车那么重,我也搬不动,我眼神本来不好,弱视,斜视,又戴个眼镜,蒙的都是雨水,街上也没人,我念叨着:“师父,我这咋办那?求师父帮帮我吧!”突然,面前出现一个清瘦的女孩,一只手一搬,一下就把那么重的电动车一下搬起来。我这个感动啊,心里那个谢呀!后来,虽然脚肿得老高,我不管它,一拐一拐的该发资料发资料,该救人救人,一点不耽误。

一次,我在一个学校门口给家长讲真相,被人举报了。我跟他们上了警车到派出所,很坦荡的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怎么啦?!我一个快七十岁的老太太,现在还越活越年轻,这就是明证,怎么啦?!” 他们把我关在里面,我就闭着眼发正念。开始,觉着周围那些妓女可脏,后来,慢慢慈悲心出来了,我就给她们劝三退,这样三天下来,我把她们都退了。

我没文化,水平低,眼睛又不好。这么多年,我就努力听师父的话,炼功人没有病。几次电动车拐弯砸到腿上,我都是自己爬起来,自己把脚拽出来,一拐一拐的走,脚肿得老高,也不管它, 知道是师父帮我消业呢,就这样过一段就好了。

我思想简单。这么多年就努力听师父的话,每天坚持学法背法。到现在,《转法轮》背了两遍,现在背第三遍。每天坚持上街讲真相救人,发真相资料。看着满大街人来人往的人群,我常想到:师父说过这世上的人都是他的亲人,那也就是我的亲人。要是他们都能得救,该多好啊!

师父说:“大法徒兑现自己使命与否的最后时刻不远了,何去何从,好自为之吧!大法弟子活在世上就是修炼好自己、做好助师救人的历史使命;当今的人类社会还存在,就是留给大法救人的,还不清醒吗?!”[1]我一定记住师父的话,抓紧最后时刻,抓紧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猛喝》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