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九四年师父在广州的传法班

更新: 2021年09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六日】修炼之前的我是个“药罐子”,从头到脚、五脏六腑都是病。我的乳房就象麻袋里装满了石块,呼吸就象棉球阻塞了气管,左脑后长年累月胀痛、腰椎间盘突出、类风湿、肾下垂、皮肤周期性奇痒无比、小便带血,手脚经常有象碰伤的青块,鼻子经常流血,每天低烧,满脸通红,满脸黑斑,连鼻子尖都黑的,说了这么多病,还没有说完我身上所有的病。

想要治好病,连想都不敢想,除非神仙下凡,否则我就甭想有个健康的身体。但我一直有种预感,说不定哪天,真有神仙下凡,治好我的病。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信心,总感觉曙光在前头。可眼前,身上有十多种病时刻威胁着我,不想就此拖累家人,于是向丈夫提出分手。丈夫求之不得,他很快就组建了新的家庭。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1]。一九九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我有幸得到了一本《法轮功》,一九九四年元月六日,我去参加了师父在广州的九天传法传功班。那两天,几千人从全国四面八方来到广州。

有个学员说他是从八千多里地外闻讯而来的,师父是否真会来广州啊?他还很担心,他抱着一种不找到师父就不罢休的那种意志,逢山过山,逢水过水,一路坐火车、换轮船、又搭飞机,赶到广州,当得到师父传法班的入场券时,他激动的泪流满面,终于能见到师父了!他幸运的提前见到了师父。这是他亲自给参加师父传法班的同修讲的。

那几天,广州本地的同修,凡是有交通工具的都默默帮助接送外地来的学员。当我们正要开始问路时,一位开摩托车的男青年停在我们面前问:“是不是来参加李老师的传法班的?”我们应声答道:“对!对!”他说:“我就是来接你们的。你们别急,我先将你们当中的两位送到你们休息的地方,返回来,再接其他人,好吗?”

当他知道了我们的住宿地点后,说:“你们住的地方离越秀公园没多远。”就这样,没费任何心,就到了住宿地。

我们非常感动,这素不相识的同修就象久别重逢的亲人,他那无私的境界和行为也给我们新学员起到了表率作用,同时也体现出大法弟子的确素质高!

师父把伟大的佛法送到门上来了!人人喜洋洋,感到那时的广州市一片祥和、美好,连气候都是风和日丽,更显蓝天白云的美。

“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2]。为了早点见到师父,还未到开课时间,大家都早早的来到会场等候师父。当师父准时走入会场时,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四千多人眼含热泪,齐刷刷的看着师父……

师父开始讲法了,人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师父的讲法,生怕落下师父讲的哪个字,哪句话。

师父讲法中,用浅白的语言讲述着高深的法理。为使学员听得懂,师父还会采用日常生活中的实例作说明,有时还会插入小故事,很是动听,使学员如身临其境,时而从内心发出阵阵笑声,时而不禁热烈鼓掌!

师父讲课真是越听越想听。师父就是想让我们在这九天的听法中,有个大丰收。是啊,机会太难得了,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机缘不可失!当在传法班上听到师父这句话时,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师父告诉我们的都是过去从来没听说过的、也从未在任何书中看到过的,从师父的讲法和不断阅读《转法轮》,我才逐渐理解了师父讲给我们的是庞大的宇宙的法!是一部上天的天梯!

师父为弟子消业祛病

师父告诉我们,是师父替我们承受了滚滚的业力,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再往前送,没有师父的承受和付出,我们根本无法修炼,也没有资格修炼!学员们边听边流泪……

参加师父广州传法班时,正是我的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的时候。之前,八十块钱一帖的膏药,贴了好几帖,草药也服了,却一点也不见好。那时,我的月工资才几十元钱,我根本治不起这个病。

听了师父讲法,明白了原来这个所谓的病痛是我的业力造成的,是我自己应该承受的。我明白了,那个卧在人体内的小灵体怎能被贴在皮肤上的膏药治服和杀死呢?!师父也讲了西医、中医和气功治病是怎么一回事,告诉我们,修大法,师父如何给弟子消业的法理,讲的再明白不过了!

我懂得了一切病、一切痛苦都是业力造成的,而业力又是今生或前世自己损人利己、做了损德的事造成的。所以,一定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个道德高尚的人,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足,善待他人,理解别人。

师父给大家讲了病的来源和修大法祛病的原理后,在传法班上,就给大家清理身体,我身上所有的大大小小的毛病,师父都给我拿掉了!

师父言传身教

一天,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大家都在大厅等待师父来讲法,外面只有服务的学员了。师父来了,发现自行车停车场倒了一地的自行车,就过去将一辆一辆的自行车都扶了起来。

有个学员来晚了,看到有位高个子男士在整理自行车,以为那是一位服务人士,只管自己慢慢悠悠往讲堂走。当她刚一進会场,全场大法弟子就都站起来热烈鼓掌,她不明白这么多人不但热烈鼓掌,而且还非常激动,所有的眼睛都朝向她,这学员既感到莫名其妙,又很惊慌,恐慌中一回头,哎呀!师父就在她身后边!她后悔莫及,自己居然敢走在师父前面,而没礼让师父!自己手上还提了一个饭碗……

此时,她才恍然大悟:刚才在外面把一辆辆自行车扶起来放好的是师父啊!师父分分秒秒都在对众生言传身教。

看到在那种场合,师父都没有快步超过前面那位学员,而是脚步很轻的走在学员后面。这学员是谁?就是我!我平时没礼貌,在各种场合就从不知道让人,有事没事还会直往前冲。至今想起来,我依然感到自己心性太差而不安……师父的洪大慈悲弟子铭刻心中,成为弟子精進的永恒的巨大动力!

传法班上,师父在往高层次上带学员,学员的心性也在直线上升,方方面面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学员们从开始争先恐后的往礼堂涌动,到后来,都是相互谦让、井然有序的進出会场;有的同修把自己的位置主动让给别人,自己则坐到最后面的位子上;手头富裕的学员还尽可能帮助没钱的同修解决生活上遇到的困难,学员们都学会了主动为他人付出,先他后我。

师父在讲法前,都会告诉大家:学员捡到的东西,都放在主席台上,请丢失东西的人,在师父讲法后,到台上去认领。

传法班过去二十多年了。我依然经常回忆参加师父最后一场传法班的感人情景,也一直在用师父的讲法激励自己,在修炼路上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