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三期讲法班 感恩师尊佛恩浩荡

更新: 2021年06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三日】时光已过去二十六个年头,每次回想见到师尊,倍感殊胜、万喜,仿佛是在昨天。在修炼路上,弟子一次次遇到危险,一次次被师尊化解、救起。佛恩浩荡,弟子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唯有修炼如初、勇猛精進、加倍努力。弟子含泪跪拜师尊!

今天想把遇见师尊的美好时光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参加湖南郴州讲法班

一九九三年,我有幸参加湖南郴州、广州第四期、第五期三个讲法班。五月,郴州班,在中国女排训练基地开班。

开始上课了,我是最后進场。一進院子门,我看见一个人的背影,正在看简介。我想这就是师尊吧!心中有一种亲切感、幸福感。迅速走到后排,在位子上坐好,心想一定要给师尊留个好印象。

师尊开始讲课,很多学员在扇扇子,师尊叫学员把扇子放下。不一会,一股股凉风习习吹来,太神奇了。第二天,很多学员都往前挤,我也跟着跑到前面去了,师尊一讲法,大家都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郴州天气很热,上课时,师尊说:“这么热的天,下一场雨不好吗!”突然下了一场雨,一下子天气凉快了许多,当时天气预报并未有雨。

师尊带功讲法,清理每一个学员的身体。有一个女学员从我面前经过,突然晕倒在场。此时大家都在静静的听法。过了一会儿,女学员醒来了,自己从地上慢慢起来了,一下子就好了。象换了一个人似的,非常高兴。

最后一堂课结束时,师尊让全体学员都起来,师尊喊口令,让我们跺脚,先跺左脚,再跺右脚,同时师父用手一挥,给学员祛病。然后,师尊在讲台打大手印,转法轮。我感到身体里有东西一下子被揪出去了,身体中,被揉進许多东西,轻飘飘的,出了一身汗,美妙无比。

下课了,大厅很热闹,我个性孤僻、伤感,又陷入这个状态,我想谁会知道我呀?这时师尊从我身边走过,我立即向师尊问好!我说:“李老师好!我来时我母亲让我代她向您问好!”

师尊说:“好!好!”并向我家的方向望了一眼,隔了一千多里,给我母亲清理了身体。我回来后,我母亲说,她当时就感受到了。

我跟师尊握手,师尊没有一点架子,我握着师父的手,深感无比幸福,无比美妙。见到师尊就是一种荣耀和享受。

最后一天,各地学员与师尊合影。师尊总是微笑着与学员在一起。

听说师尊为学员操心,每餐吃的很少,师尊太辛苦了。

到晚上,各地学员都陆续回家了。

参加广州第四期讲法班

广州四期班在郴州班结束的第二天开班,想参加的学员可以报名,学费减半。

我报了广州四期班,准备去火车站时,郴州辅导员说:“走,送师父去!”我一听很高兴,就和她一起来到火车站。

师父在小候车室里。站了一会儿,广州辅导站副站长从小候车室出来,手里抱着半个西瓜说:“师父让你们吃西瓜。”

七点左右,师父和一行人出来了,师父身后是北京辅导总站和各地辅导站的站长和辅导员。

在过天桥时,我跟师父说:“李老师,我的左脑练道家功出偏了,把左脑的气逼出去了。”师父说,你别管。我以为师尊没听清,又跟师父说了一遍。师父说,你别管。

我以前练过道家功,出偏了,头痛的很厉害。我用意念把气逼出去了,左脑很不舒服,影响了我左边身体器官功能。师父往我左脑里打了一个法轮,我后来有一次睡觉时看到了,一团金光在我左脑旋转,至今还在。

当晚的火车晚点了,还没進站,师父向火车方向望了一眼说,没座位了。火车進站了,车一停,乘务员把头伸出来喊道:“没座位啊!”

师父一行上了车,沿途十几个小时,只有站票。广州第四期学习班在第二天开课,师父太辛苦了。

第二天,在广州市政府礼堂开班,后转到广州军区礼堂。第一堂课结束,师父给学员集体清理身体,大家站好,听师父口令,有一些人等不及了,提前跺脚。师父耐心的等着大家一齐做好准备,才开始跺脚。下课后,大家都很高兴,我感到浑身都有很强能量流动,两个手掌心上有法轮在旋转。

在广州第四期学习班上,据说世界各地有法轮功学员也来了,我看到了香港学员。有一位香港辅导员的侄女十三岁,坐轮椅八年了,师父给她清理了身体,她不相信已经好了。她回家后,确实好了。这个辅导员很感激师父。

下课时,师父看着学员回住所,并嘱咐学员:“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

最后一节课,师父耐心回答每一张字条,师父为每个学员在操心。

第四期学习班结束时,我在礼堂台阶看到师尊,我赶紧过去说:“李老师,我们麻城大法弟子盼望师父去麻城。”师父说:“好,好。”我又一次与师父握了手。

我看着师尊,师尊两眼射出一股能量打到我心里,我心一震,很是慌乱,一下子就好了。原先心痛的东西一下就好了。回到住所,我突然莫名哭起来,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哭。

参加广州第五期学习班

广州第五期班,这次我地去了很多同修,我也去了。又要见到师父了,我太高兴了。整个广州城天空晴朗,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一个大法轮罩在整个广州上空,常人看到了一个银盘在广州上空。为此,《羊城晚报》还报道了此事。

门票已全部售完,但是全国各地还有许多学员陆续赶来。人来的太多了,有许多人没進场。师父就和主办方协商,在小礼堂用闭路电视开了一个分会场。上课时,师父讲分会场和主会场效果是一样的。师父还去分会场见了学员。

师父每天上课都很准时。第三天上课前,师父突然出现在我们身边,很多学员都围着师父,我又一次与师父握手。

每当回忆起见到师父,都感到无比幸福,激励着我更加精進。让我们握住师父的手,勇猛精進,跟师父一起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