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实修 家人由不理解到支持

更新: 2021年09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我今年六十多岁了。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浑身是病、好象风一吹就要倒的人。特别是哮喘发病时,我成宿成宿的坐着。身体稍微一歪,就象有人掐脖子一样,上不来气,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

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无病一身轻。得法之初的感受,至今难忘。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生的希望。法轮大法使我知道了生命的真谛,我庆幸自己得到了这万古难得的大法,我从心底里无比真诚的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得法

一九九七年四月,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入了修炼。我在看《转法轮》时,就觉的书上说的是怎么做好人。但是刚看到一半,我就不想看了,把书放下,想去干活。可是,刚放下书,哎,怎么我的肚子开始疼?我又拿起书来再看,哎,怎么不疼了?难道这书真的有神奇存在吗?

我又开始炼功。炼第二套功法的头前抱轮时,我感觉恶心、难受。我立即给一个同修打电话:“姐,我怎么抱轮恶心呢?”她说:“是好事,是师父管你了。不要怕,慢慢就好了。”我放下了电话,继续炼功。

在不知不觉中,我的各种病没有了,饭量大增,吃什么都香,一觉睡到大天亮。我母亲看到我的变化,高兴的说:“我小闺女身体好啦?这么精神?”我说:“老妈,我学法轮功了,这功确实好。”我母亲说:“好,就好好炼吧!”

师父把我的一身病全拿掉了。从此,我无病一身轻,二十多年了没吃一粒药,与医院断绝了关系。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真正明白了人来到人世间的目地是什么。自此,我真正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我变的阳光、豁达,能善待他人。

坚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黑云压顶,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十月,我毅然的去了北京,要去信访办为大法伸冤。家里的老母亲吓的要死要活,打电话给我大姐,哭着说:“小女儿上北京了,她回不来,我也不活了。”

我单位派我丈夫去北京找我。我到北京刚走上天安门广场,就被我丈夫看见了,他上去就一把拽住我,说:“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看那依维柯车,全是拉的上访的,一长溜。”丈夫一边说着,他那拽着我的手开始发抖。我被追了回来。

回家后,我的姐姐、哥哥齐上阵。我父亲指着我说:“你这孩子,你知不知道共产党?它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你这不是要闯大祸吗?”我说:“他们睁眼说瞎话,法轮功的书上哪有他们说的那样?”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数落着我,但我心里可坚定着哪!

回来后,我单位叫我写检讨,我不写。我说:“我学真、善、忍,写什么?!”最后这事不了了之。

后来中共邪党又搞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众生,我想这邪党真是害人不浅。那时,还没有真相资料,我就在会计用的大号不干胶标签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贴出去。在单位里,我跟要好的工友讲大法的美好,跟同学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后来,师父叫我们做好三件事,救人,我就又投入到了救人的行列之中。

证实法

二零零八年,我被买断工龄(实际上就是下岗失业)之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起初,我发的真相资料都是从我原来的居住地往这拿。后来,我在找工作时,碰到了给我讲真相的同修。经她介绍,我接触到了本地的同修,一直是她给我真相资料。

后来,同修建议我自己做真相资料。她帮我买来了打印机及其它设备,于是,我这朵小花就开了,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同时,我的心性关也开始了。

因为我丈夫不修炼,一看我弄起这些来,就火了。他说:“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我不管你发东西,就不错了,你还得寸進尺了!”当时我没吱声,可心里那个怨哪。我在心里嘀咕:“我修炼这么多年,你没看见我的身体变化吗?”

过后,我跟同修说起这事。我说:“我怎么办啊?我家那位不让我干。这么多年,我的身体棒棒的,这不就是大法给我的吗?我身体变好了,连孩子都赞同大法,可他就是看不见,真没良心。我不管他,我就做。”我把做事当成修炼了。

同修说:“你不能这样做,你得为他着想。他在邪党的灌输下,在邪党的专制下,他能不害怕吗?咱得向内找一找。我发现你的争斗心挺强的,咱不能要它,灭掉。你没有把真相给他讲到位。咱修的是什么?不是真、善、忍吗?你可不能把他推出去。”

同修的这些话把我敲醒了。这几年,我自己感觉挺精進的。可是细想一下,我根本就没有实修自己。我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可是自己还没觉察到呢!师父看我不悟,就用丈夫来点醒我,丈夫这不是帮我修炼呢吗?可我还不悟。我不会找自己。师父看我还不提高,就又叫同修来帮我。

我静下心来,把我这几年对待丈夫的态度捋了一下。我发现,我对他的怨恨心很重,还有瞧不起他的心、显示心。我时常想:我比你常人知道的多,我们知道了常人不知道的天机,别看你是大学毕业,我的文化比你低,但是我是学大法的,大法的法理比常人的任何高学历可高的多,学历再高的人也比不了。

我是用大法的法理来衡量他,这里潜藏着一颗隐蔽的显示心。丈夫不学大法,他不知道大法的法理,他是用常人理来看待我们。他经常说:“一帮老太太想改变世界,真是痴人说梦。”每当这时,我不是给他讲真相,而是和他呛呛一气。我这不是往外推他吗?使他造业更深,这就是一颗争斗心,邪党文化害人不浅。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危险至极呀,我必须把这些人心抓住,灭掉。

从这以后,我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尽量不激起他负面的情绪。我把自己放低一些,尊重他。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他再说什么,我不动心了;说啥,我也不反驳了。有机会,我就给他讲真相,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慢慢的,丈夫也在变化之中。有一天,我正在做证实法的事,被他看见了,他也不和我急了。又一次,他收拾他的房间,拿出一包A4纸,说:“这包纸给你用吧!”他真的在变哪!

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家人就在变。每个星期天的下午,我都得出去办我自己的事。有时我还没走,丈夫就说:“你下午出去,顺便把我的事也办了吧。”好象他在帮我,让我别忘了出去办我的事。我把这个家交给他,把家的财政权也交给他,在各方面关心他。

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