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鼻息肉的出现与消失所悟

更新: 2021年09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一名教师,十几年前就体检出鼻息肉,自己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而它也没有严重发作,从没有出现堵塞鼻孔、影响呼吸的事情。今年七月初鼻子开始流涕,起初不太严重,偶尔流出来,但半个月之后,频率加快,十分钟就流出来了,手边必须准备纸抽。七月底一个鼻孔被鼻息肉堵住了,手指刚伸進鼻孔就可触摸到鼻息肉,而且另一个鼻孔的稀鼻涕可以用“川流不息”形容。

事态如此严重了,我发慌了,这可怎么办?没法出门见人了,更不可能和人讲真相,就是正常的生活、工作都被打乱了,一个堵住了,另一个不停的流鼻涕,呼吸不畅,还要不停的擦鼻涕。我意识到自己肯定有严重的执着才导致如此状态。因为读过同修的交流文章,我从来不去想旧势力搞鬼,因为师父也讲过是自己的执著存在才让旧势力抓住把柄,借机放大那个执著,所以我没有发正念去解体旧势力的迫害。因为根子在自己身上,你再发正念也无济于事。“向内找”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我从头开始找起,当初体检出鼻息肉,没当回事,是因为鼻息肉还没有给我造成困扰,而且我还存在我都修炼大法了,疾病理所应当不会在我这里存留的念头。其后,在师父的看护下开了一朵小花,为周围同修提供资料。十几年平稳运行,使我有些懈怠,在工作之余,没有勤奋学法,反而上网浏览视频,阅读小说。并且给自己一个很强大的借口:我就这点嗜好,内容只是破案推理类的,应该不算什么大执著吧。尤其是六月份有大把空闲时间,除去临时任务外,我把时间就交给了小说,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看得津津有味,回家后还放不下,开始是偷偷看,后来妻子发现后劝告我不要再看小说耽误修炼时间,而我却魔性大发,就和她对着干。我耽误自己的时间,你凭什么管我?越管我,我就偏要看,干脆大模大样的看起来,看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到半夜还不愿放下。虽然每天也看书学法,但时间很短,炼功也不能保证五套功法全部炼完。

直到鼻息肉大发作,我还没有以修炼人的心态对待,竟然上网搜寻可以外贴治疗鼻息肉的药物,甚至搜寻能做手术的医院,问询做鼻息肉手术的费用。要不是因为疫情导致住院手续很繁琐,说不准我就要动用十几年没用过的医保卡去住院呢,自己还宽慰自己说,这么多年积累的医药费肯定够做手术了。回想起来,那时哪有一个修炼人的样子呀。这医院不能去了,药也不能吃,那怎么解决这问题呢?别无出路,还是到大法中找找解决办法吧。

感谢妻子同修坚持让我每周阅读《明慧周刊》,同修的交流文章使我能及时收回心思,找到正途。师父看我有了回归大法的念头,就给了我明确提示,“善解”这个词汇闪现在我的脑海。对啊,师父早就讲过,“七·二零”之前就把弟子推过去了,身体没有病了。我之所以会有这种状况,就是因为自己放纵执著造成那边的生命看我修炼无望,就要向我索债,才会有鼻息肉爆发。唯有归正自己的思想行为,舍去执著,才能让身体回归修炼人应有的无病状态。想到就要去做,于是我盘腿立掌:正告鼻息肉背后的生命,我不知你与我是什么因缘,但我现在助师正法,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任何生命不得干扰迫害;我有什么执著,也会在大法中修炼归正;请你立刻离开我的身体,让鼻子恢复正常功能,使我恢复正常呼吸,不妨碍我助师正法,你也就为正法作出了贡献,你也会有个很好的去处。你我都珍惜这个为正法做贡献的时机吧。善解同时,我删去手机中的小说,每天工工整整的抄写《转法轮》,认真读法,用心理解,让思想被法充满。

事实上没出五天,我的鼻子没有鼻涕了,鼻息肉也没踪影了,可以完全正常呼吸了,只是嗅觉没有恢复(十几年前嗅觉就失灵了,想必还有什么执著没有挖出来)。

回首整个过程,我的教训是:如果心性不在法上,身体就会出问题;真正体会到修炼人被时时关注,不只是旧势力,各种生命都在关注着修炼人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之所以善解成功,并不是我有多大功力,是因为大法的威力,另外空间生命才会同意善解;一定要多学法,多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及时修正自己一思一念。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