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涿州市610头目高健的罪恶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高健因竭力执行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政策,由涿州市清凉寺区政法委书记被提拔为涿州市610主任。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其在职期间,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四年,涿州市有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1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17人次被非法判刑;24人次被非法劳教;被涿州松林店和向阳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8人次,被非法拘禁61人次;勒索钱财422500元;致伤致残的人数已无法统计。对所有法轮功学员所造成的严重迫害,高健都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二零二一年七月份,时值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二十二年之际,37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包括五眼联盟的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和欧盟的23个国家等,递交了又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其中,河北省涿州市“610”主任高健也在被举报名单之列。

“六一零”办公室是邪党恶首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一个恐怖组织,无论其产生的原因、组织的构成,还是运作的程序,不仅违法,而且是肆意践踏法律,其行动准则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下的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高健在任职期间,操控涿州市公、检、法、司等部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包括:绑架、抄家、毒打酷刑、构陷冤狱、勒索钱财、致死、致伤、致精神失常。在高健策划、部署、指挥下,于二零零八年七月成立了涿州市松林店洗脑班和二零一零年七月成立了涿州市向阳洗脑班。

在高健任职期间,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涿州市还发生绑架并枉判六名法轮功学员董汉杰、高春莲、葛志军、张海洋、王云、董俊红事件,造成法轮功学员董汉杰、葛志军被迫害离世。

一、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简述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王刚、陆进友、王会兰、董汉杰、葛志军、刘宝智、陈玲梅

1、王刚,男,去世时42岁,涿州市西韦坨村法轮功学员。王刚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王刚被劫持到河北省保定监狱四监区。恶警范建立将王刚的腿打成了重伤。造成右腿高位截肢,为避开公愤,保定监狱把他秘密转移到唐山冀东监狱。

二零零九年五月,冀东监狱直接把病危的王刚送回家。因王刚是被涿州冤判的,涿州“610”主任高建怕将来涿州方面担责任,不顾王刚的死活,召集乡政府、派出所人员出面阻止王刚回家。冀东监狱只好将已经奄奄一息的王刚再次拉回冀东监狱。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四日,家人收到了冀东监狱王刚病危的通知。王刚回家后仅仅过了十八天,便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

2、陆进友,男,去世时年龄68岁,涿州市松林店镇韩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陆进友被涿州市610和国保大队绑架到看守所。腿被恶警打成重伤。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陆进友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河北省冀东监狱。回家后,涿州市国保大队杨玉刚、梁玉峰等人经常到家骚扰,他被迫流离失所。多年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加上颠沛流离的生活,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含冤离世。

3、王会兰,女,去世时52岁,河北省涿州市四街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国保大队杨玉刚带领十几名恶警将王会兰和法轮功学员谢海英绑架到涿州公安局转看守所。二人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九月七日,王会兰家人去看守所看望她,看守所恶警不让见人。当天下午,王会兰和谢海英被杨玉刚为首的恶警野蛮灌食后,二人呕吐不止。后来看守所警察叫王会兰说:“家里来人接见”,王会兰跟着出去了,王会兰出去后再没回来。可当天家里人并没有见到她。九月七日王会兰在涿州看守所,被殴打致死。据目击者透露:“王会兰后背都被打烂了。”

4、董汉杰,男,时年60岁,涿州市矿山局高级工程师。二零零二年五月,董汉杰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董汉杰被涿州国保劫持到冀东监狱,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左右,董汉杰被非法判刑五年,再次被劫持到冀东分局第五监狱。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副狱长赵建新亲自上阵对董汉杰进行强制“转化”,赵建新开始扇董汉杰嘴巴,由于当时董汉杰身体已经被折磨得很弱了,没打几下,董汉杰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送去医院抢救无效,就这样被迫害致死。监狱怕担责任,对家属谎称董汉杰是突发心脏病死亡。

5、葛志军,男,去世时年龄42岁,涿州市凌云集团法轮功学员。葛志军因在北京讲真相被绑架,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石家庄第四监狱。八年的非人折磨,葛志军九死一生,年仅二、三十岁,头发白了一多半,牙齿脱落六颗,记忆力减退,血压高,脑梗、心梗、心律不齐,脂肪肝。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葛志军再次被绑架,两万多元个人财产被抢劫。在高压二百二十九,低压一百六十五的情况下,竟被再次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九年二月五日,葛志军从唐山冀东监狱回到家中。两次冤狱,历经十二年的身心摧残,造成他精神失常,说话语无伦次,留着很长的胡须,整天将自己关在屋里。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二岁。

6、刘宝智,男,时年七十多岁,涿州市华北铝厂(原籍东城镇马踏营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易县和涿州公安局联合出动警车到刘宝智家企图对他进行绑架,他从此被迫流离失所六年。恶人找不到他,成群的恶警对他的儿子进行电击,殴打,儿子被打的动不了。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晚,涿州公安出动大量警力将刘宝智在涿州市太平庄村租住处绑架。抄走大量大法资料、电脑等,还有十万元以上的现金。刘宝智当天被放回,多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加上邪恶的威逼恐吓,刘宝智回家不久便含冤离世。

7、陈玲梅,女,去世时67岁,涿州市码头镇北西郭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陈玲梅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国保恶警用宽木板打臀部致青紫、用木板往脸上打,用电棍从后背一圈一圈地缩小着电,一直到头顶。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陈玲梅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乡政府恶人吊了三天三夜。昏过去后,再用冷水泼醒。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曹召会和陈玲梅夫妇因在固安县集市讲真相,遭恶人举报,陈玲梅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第十七监区。在女子监狱狱警指使刑事犯对陈凌梅进行毒打(抽耳光),体罚,在原本生活不能自理无法站立的情况下,被犯人强迫扶着墙站立。陈玲梅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回到家中,已被迫害的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出狱后不久,便含冤离世。

8、邢俊花,女,48岁,涿州百货公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邢俊花被非法判刑四年,绑架到石家庄女子监狱。在十一监区。监区长李红珍指使狱警和犯人对邢俊花强制转化。二零一一年十月邢俊花从监狱回来后,去双塔派出所办户口,恶警逼迫她写“保证书”,不然就扣押她继续迫害。邢俊花从此精神失常,经常躲在角落里喊:“我怕!我怕!”经常走失。

9、李占锋,男,三十多岁,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法轮功学员,一家五口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母亲张春芳、二姐李美荣、妻子方静,在610主任高健亲自督办的涿州市松林店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父亲李恒被保定劳教所迫害致死(年仅51岁),母亲张春芳被非法劳教三次、非法拘禁四次。二姐李美荣被绑架四次,三次被关洗脑班。妻子方静被非法拘禁两次、关洗脑两次。李占锋被非法拘禁两次(第一次才十六岁)、非法劳教两年。恶人经常到他家骚扰,二十二年来,一家人都是在惊恐、压抑中度日。

10、王云,男,五十多岁,涿州市百尺竿乡小住驾村法轮功学员,妻子马凤霞也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涿州“610”将法轮功学员王云、马凤霞夫妇绑架到610主任高健部署、指挥下成立的向阳洗脑班。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王云被绑架,家中被抄,被警察抢走十多万元现金,被判缓刑监外执行。此后国保大队伙同百尺竿乡派出所经常到王云家骚扰,王云被迫流离失所。邪恶多次踹门、跳墙而入,马凤霞被非法拘禁两次,小女儿王月明被非法拘禁两次,使得一家人不得安宁。

11、高春莲,女,三十多岁,涿州市清凉寺区大沙坎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劳教期满,因高春莲不转化,清凉寺办事处政法委书记高健和村主任屈乾明直接将她劫持到涿州洗脑班迫害,洗脑班主任高学飞将她两手抱大树铐上,610主任李明指使杜勇禄将她二十四小时单手铐在床上。高学飞,赵银玖、王雷、王超轮番打她耳光,用橡胶棒抽打后背,遭野蛮灌食,她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体重仅剩几十斤,直到奄奄一息,副主任杜勇禄才通知家人送医院抢救,医院通知家属准备后事,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她才得以生还。

12、郑伟丽,女,48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郑伟丽被从涿州租住处绑架到涿州国保大队,队长商海军、指导员杨玉刚等人对她施用种种酷刑逼供,妄图使她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恶警将她两只胳膊从后背上去,吊起来。她被迫害的右臂失去活动能力,双腿萎缩,导致下身瘫痪。涿州国保大队与齐齐哈尔市公安相互勾结,对郑伟丽枉判七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13、谢海鹰,女,五十多岁,涿州市电力局调度室法轮功学员。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谢海鹰多次遭涿州国保构陷,非法劳教一次,关洗脑班两次,非法拘禁四次,涿州国保和洗脑班勒索她单位14000元,勒索她本人7000元,单位将她开除公职。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国保大队杨玉刚带领十几名恶警将谢海鹰和王会兰绑架,九月七日,王会兰在涿州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九月八日,谢海英被送回家后一直被严密监控。

14、王羽红,女,45岁,涿州市百尺竿乡两河村法轮功学员。王羽红曾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和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被非法劳教两次。王羽红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她的小女儿才五岁,正需要妈妈的照顾,孩子每天哭喊着要妈妈,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创伤。第二次劳教,小女儿才十一、二岁,她的丈夫既要照顾两个女儿的生活,还要挣钱养家、供两个孩子上学。她的丈夫没办法,几次找杨玉刚要人都无济于事。生活的巨大压力,使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15、魏秀英,女,60岁,涿州市物探局法轮功学员。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魏秀英曾被非法劳教两次,洗脑班一次,非法拘禁三次,被国保队长谢玉宝勒索一万元,被单位开除公职。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她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二零零八年物探局招收职工子弟,她儿子侯永完全符合条件,物探局领导采用株连政策,剥夺了她儿子的招工权利,给孩子身心造成极大伤害。

16、王丽霞,女,52岁,涿州市大住驾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王丽霞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王丽霞抗议迫害绝食三个月,恶警们强行灌食,毒打她,致使她双目失明。三个月后,绝食中的王丽霞瘦得皮包骨,原本140多斤的体重下降到不足七十斤,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二)被涿州松林店和向阳洗脑班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李美蓉、方静、马凤霞、张春芳、王云、王丽霞、汪贺林、张继寅。计8人。

(三)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曹召会、王云、陆进友、董汉杰(2)、周玉梅、葛志军、陈玲梅、高春莲(2)、张海洋、卢凤兰、董俊红、邢俊花、郑伟丽、申爱强、小付。计17人次。

(四)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李占峰,张春芳,刘文,周淑红,王羽红,王丽霞,周丽玲,姜乃荣,牛桂英,任宝坤,魏秀英,李路生,张银,张淑清,臧先,杜福香,陈玉红,李桂香,张桂兰,纪胜华,王占宗,闫德强,牛宝玉,陈文明。计24人

(五)被非法拘禁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曹召会,李占峰,张春芳,马凤霞(3),王月明(2),谢海英(2),陆进友,王丽霞,董汉杰(2),王会兰,周玉梅,吴凤杰,吴凤杰丈夫,姜乃荣,葛志军,郭天娥,邢俊花,高春莲,贾凤仙,徐书莹,李路生,王会兰,苗丽娜,张海洋(2),曹小梅,丁建涛(2),卢凤兰,尚官清,周慧颖,刘宝智,董俊红,张银,宋金枝(2),纪胜华,陈玉红,王羽红,李路生,陈玲梅,周丽玲,张淑清,牛宝玉,闫德强,王占宗,牛桂英,杜福香,臧先,张银,陈文明,李桂香,张桂兰,申爱强(外地),郑伟丽(外地),小付(外地)。计61人次

二、其人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高建
姓名拼音:Gao,Jian
性别:男
职务职称:610主任
工作单位名称:涿州市防范办(简称610)
工作单位地址:涿州市政府对面,后转到水电四局。
家庭住址:涿州市,原籍东北人
高健曾担任涿州市清凉寺区政法委书记,后被提拔为涿州市610主任(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四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