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口冬奥“维稳” 中共再迫害法轮功

更新: 2022年0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二日】(明慧记者英梓综合报道)中共计划于二零二二年二月举办冬季奥运会,中共正在北京赛区、延庆赛区和张家口赛区等地加紧“维稳”。法轮功学员再次被中共当作打压的目标。

所谓维稳,是中共以维持政权稳定作为幌子,对社会进行的全方位管控。在江泽民集团1999年开始打压法轮功后,每逢敏感日,中共都会以维稳为名,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冬奥前“维稳” 中共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报道,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海淀公安分局国保处的郭姓、鄂姓两个警察在海淀西区派出所片警和几个身份不明的人(可能是协警或便衣警察)的陪同下,企图非法进入法轮功学员秦尉家,受到家属的阻拦。他们跟家属说,此次是为北京冬奥会的维稳而来。

北京市朝阳区平房派出所及雅成里社区居委会跟踪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韩非。十一月三十日,韩非的丈夫说,派出所来电话,说快冬奥了,别出去。据说别的地方已经抓了好几个(法轮功学员)了。

随着北京冬奥会临近,河北省张家口蔚县县城大街上到处是便衣警察,蔚县公安局等相关部门从十二月一日起在县城和乡镇集市举行宣传活动,公开污蔑法轮功,大量散发污蔑法轮功的传单,用金钱收买鼓励民众诬告,并绑架法轮功学员。

十二月十日左右,蔚县城合法公民牛建成(未修炼法轮功)给妻子周桂红(法轮功学员)运送做新年挂历的耗材被警察知晓,夫妻俩人同时被警察绑架。现有消息说警察要加重对牛建成的刑事处罚。另外,近期蔚县公安国保接连几次绑架法轮功学员。

十二月十五日夜晚十一点,北京市延庆区大榆树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于宏兵夫妇,将他们送往北京市西城区派出所。十二月二十四日,北京市延庆区康庄镇派出所两个警察到西拨子乡法轮功学员郝秀峰家骚扰。

斥巨资“维稳” 中共最怕法轮功

据明慧网报道,《张家口市公安局2020年部门预算信息公开情况》文件,涉及为应对二零二二年冬奥安保工作的经费增加。其中“国保专项工作经费”一栏显示,法轮功被列为第一打击对象。

该文件显示张家口公安系统“二零二零预算收支安排48121.30万元,较上年预算增加5.1%”。

预算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按照全市公安整体发展规划要求,为做好二零二二年冬奥安保工作,二零二零年新增冬奥安保大数据建设项目资金、公共安全视频监控项目资金及警务辅助人员经费等。”文件提及:斥资1825.2万元,建设视频图像信息平台,新建监控摄像头3680点位;二零二零年计划投入1642.13万元用于冬奥安保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

专家:睁大眼睛看中共的镇压机器

加拿大卡尔加里的纪录片制片人凯兰·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近日联合撰文《专家:睁大眼睛看中共的镇压机器》中回顾,二零零八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也是在大规模暴行的背景下举行的。

作者表示,二零零八年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以及国际社会对(中共)围绕赛事的侵犯人权行为的沉默反应,被北京理解为对其做法的认可,并被理解为重复这种做法的许可。

“二零零八年是共产党对法轮功进行了大规模的根除运动的第十个年头,……人权监察员援引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属的报告说,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夕,超过8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奥运前的打压中被拘留,据报道至少有100人因在押期间受到虐待而死亡。迫害有时就发生在奥运场馆和主要地标的步行距离之内。其中包括42岁的民间音乐人于宙,他因持有违禁的法轮功资料被捕11天后在拘留期间死亡(他的遗孀,一位名叫许那的艺术家,在二零二二年奥运会前被捕,中共欲诬判)。”


于宙和妻子许那

据明慧网报道,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画家许那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在家中作画时,被北京顺义区空港派出所警察伙同国保绑架,第二天警察去家中抄走许多个人物品,有电脑、手机、摄像机等。目前许那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在看守所许那曾一度绝食反迫害。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许那被北京东城区法院非法开庭。五位维权律师梁小军等,从程序和实体两个方面,为许那等法轮功学员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十二月十六,梁小军被当局正式吊销律师执业证书。司法局对梁的处罚文件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份证据。

许那的丈夫于宙北京大学毕业,通晓多种语言,是一位音乐人,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遗体仍然被冷冻着。许那本人也多次被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此次许那被绑架,家中剩下年迈的父亲。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最严重

福特和麦塔斯认为,法轮功受迫害在中国近代史上影响巨大,但被研究或关注的程度却远远不够。

他们强调,基于真、善、忍价值观的法轮功是一种平和的修炼,但中共通过迫害将其政治化,并将其视为最强大对手。

他们认为,宗教信仰对各地的极权主义者构成威胁,因为极权者不能支持任何权威——尤其是神圣的权威——凌驾于自己之上。极权者认为,除了对其党的忠诚之外,不可能有忠诚,除了党规定的以外,没有意义,没有法令或武力无法改变的真理。这个事实不仅解释了为什么共产党试图摧毁法轮功,也解释了为什么它镇压藏传佛教徒、维吾尔族穆斯林、虔诚的天主教徒和地下新教教会的成员。

“虽然法轮功不是中共宗教镇压的唯一目标,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范围、持续时间和强度上都是独一无二的。”

该文称,一九九九年七月,共产党宣布了“彻底铲除”法轮功的计划。在被称为610办公室的中央党制机构的领导下,媒体、司法部门、安全部队以及所有党和国家机构都被动员起来反对法轮功信仰。在这场运动的头几年里,中国官方媒体充斥着反法轮功的谩骂。中国各地的城市都举行了大规模集会和焚烧书籍,并建立了严格的互联网审查制度,以阻止不同意见的传播。在学校和工作场所,公民被要求“斗争”和谴责法轮功。那些拒绝的人会失去工作和学业,许多人被监禁。

“在过去二十年的大部份时间里,法轮功修炼者构成了中国最大的良心犯群体,人数已达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在监狱、劳教所和再教育中心,他们受到高压策略的折磨,强行‘改造’思想,包括殴打、剥夺睡眠、性羞辱和强奸、以压迫姿势罚站、用电棍电击以及注射未知的精神药物。据法轮功消息来源记载,有47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曾遭受酷刑和虐待,尽管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得多。”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反人类罪

作者认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的反人类罪是无可置疑的。证据是压倒性的、详细的、确凿的和大量的。

“尽管劳教所官员明显无视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或精神健康,但他们仍然对他们进行有针对性的体检,医生会抽取大量血液,探查他们的器官或进行胸部X光检查,但拒绝治疗他们在拘留期间可能遭受的任何实际伤害。”

在这些体检后,一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消失了。2006年,有消息透露出来,“中国营利性器官移植行业的迅速扩张是由从法轮功良心犯身上摘取的器官推动的。随后的许多调查——包括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进行的调查,似乎证实了这些指控。”

文章强调,二零一九年,英国独立法庭调查活摘器官的证据,并得出结论,法轮功学员一直是中国利润丰厚的移植行业的器官主要来源。自二零零零年以来,中国的民间医院和军医院已经进行了数十万例器官移植——通常是按需进行的,没有任何有效的自愿捐献系统,也没有合理的解释器官来自哪里。二零二一年六月,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家再次对持续针对宗教少数群体实施的活摘器官行为发出警告。

该文提醒读者,中共为消灭法轮功而建立的打压机器已经成为其践踏人权的永久属性。包括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对虔诚的基督徒的迫害,中共采取的迫害策略与二十年来针对法轮功的策略相同,包括:大规模监禁、酷刑、强迫劳动、逼迫放弃信仰,还有活摘器官。

“那些几十年来无视(中共)残酷打压法轮功的人,现在不能说自己对此感到惊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