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学生:隐藏在我心中十年的想法

更新: 2022年0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八日】冠状病毒开始传播后,在外出机会很少的大约六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着自己应该真正珍惜的是什么,在深秋时节的有一天,我突然心中起了只有修炼法轮大法的想法,于是我决定面对这个隐藏在我心中近十年的想法……当我背诵大法时,我也觉的自己处于大法之中,那是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

我是住在东京的大学四年级的男学生,第一次接触大法是在大概十年前。回顾过去的这十年,在我看来,在这十年中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了解大法后修炼所需要的事情。

我出生在一位研究化学哲学领域的学者父亲和一位研究日本传统饮食文化的母亲之家。我的祖母教了我茶道,我从小就练习书法。上中学时,我考上了我所在地区的一所名校,那是一所净土宗的学校,有很多佛教方面的活动和习俗。后来我考上了东京的一所大学,在选择专业的时候,很偶然的选择了印度哲学和佛教学的研究室。

这些是从表面上看到的我的经历,但我认为所有这些都成了我理解大法的基础。

在我十岁或十一岁的时候,是我父亲给了我《转法轮》。当时我对神秘的东西呀,是否有超自然的力量等有好奇心。如果有的话,我想学习它,所以对气功和呼吸法很感兴趣。看到我那样子,我父亲给了我一本关于中国气功的书,这本书是放在他的书架上的,是他从他认识的一位编辑那里得到的。

当我打开它时,我发现它是一本厚厚的书,只有字从头到尾整齐的排列着。我以前可能从未读过这样的书。我试图从第一页开始读,但我无法理解书里说的是什么,我甚至无法掌握句子的结构。我无法轻易阅读其中的任何一部份。但是随着我读下去,就觉的有一扇通往大的世界的大门在那里,而且感到那里陈述着非常洪大和神圣的东西。

随着我读的越多,就觉的象庞大的能量,或生命,或智慧,从书中大量的涌出,所以我坐在椅子上,或在被子里全心全意的读着。

在上小学的时候,我是一个对老师逆反心理比较强的孩子,总是试图打破规则。而且经常在与朋友的谈话中说别人的坏话,也有很多次对待朋友的态度很差。然而,读《转法轮》后,我逐渐开始怀疑自己的行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感到厌恶那种对朋友们的粗俗语言。到了中学,这些变化更加明显,想成为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好人的念头变的强烈。环境的变化也帮助我逐渐改变了我的习惯性的态度和言行。

渐渐的,我开始被认为是一个温和的好人。对这种变化我自己也可以清晰的认识到,以至于一年又一年,我的心态变的更加平和,我的争斗越来越少,人们对待我的方式也变的越来越友好。

就这样,大法的书引导着我的性格向善,让我在社会生活中获得快乐,但这时我还没有修炼。在这个时候,我要开始修炼还有一些困难。

读大法书后,我在网上发现离我家大约有一个小时的电车车程处有一个炼功点,我告诉父亲我想去那里学习法轮功的动作。然而,父亲反对只有十岁的我一个人去那里,并建议我们先一起读《佛教圣典》这本书,让我了解它之后,再去思考去不去。我很伤心,流下了眼泪,从此决定不再想去炼功点的事。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得到了教功带和另一本书。不知道自己的动作是否正确,只是偶尔的炼一炼,所以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

这些外在障碍可能与下面写的我的内在不足有关。首先,我对法的理解非常有限。在我心中,我在书中读到的东西和我在学校和其它地方学到的东西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我无法理清它们之间的关系。由于我在日常社会生活中处理事情时使用的是常人的理论,大法的内容在我心中往往只是一个理念而已。这可能是由于我缺乏对常人社会各方面的知识。特别是,我对法轮大法和包括佛教在内的现有宗教之间的区别没有清晰的认识,也不知道在日本社会中作为一个修炼者意味着什么,因为在现代日本社会中,对神的信仰往往被视为奇怪。

另外,在那之前,我主要关注的是改善我的表面行为。这对我的心性带来了一些好的影响。我被说成是一个温和而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按照修炼者的标准来评价的,现在想起来,当时我所做的也不是修炼。在大法的修炼中,没有外在的规则,只要求向内修。随着心性的提高,表面的行为自然会有所变化,不同的层次会有不同的要求吧。所以寻求表面上的正确答案是没有意义的。

就在这样的状况里,在冠状病毒传播后不到一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转机。我到了对自己的未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在外出机会很少的大约六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着自己应该真正珍惜的是什么。在深秋时节的有一天,我突然心中起了只有修炼法轮大法的想法。于是我决定面对这个隐藏在我心中近十年的想法。

这次是在我自己的判断下,我联系了离我租房的地方最近的炼功点,并决定在十二月初亲自去那里。在那里,我的一些动作得到了纠正,从此我能够正确的炼功了。

到年底回家时,我对家人说,修炼法轮功,对自己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已经去过炼功点了,还讲了法轮功在中国和世界的情况。我的父母说,我作为一个专门研究佛教学的大学生,是经过认真考虑后才得出这个结论的,所以肯定了我。他们问我大法修炼的内容,我就引用书中的话向他们解释,并教了他们五套功法。

回到东京后,我带着通过我对法轮功感兴趣的朋友也去过其它炼功点。当我遇到修炼大法的人并聆听他们的各种故事时,我逐渐把修炼当成了自己现实中的事情。其中,让我认识到很多的是背诵《转法轮》的习惯。在一位协调人的推荐下,我和遇到的与我年龄相仿的同修一起背诵大法,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体验。

我拿到大法书已经很久了,表面上我已经读习惯了,读够了。但当我决定背诵大法时,我感到每个词都打开了我的智慧,巨大的力量使我明白了一些法理,就像我第一次读大法书时一样。即使由于有事不能去炼功点,当我背诵大法时,我也觉的自己溶于大法之中,那是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

这样,在再次学法的过程中,我正在化解长期以来的内部障碍。换句话说,我已经认识到只改变外在和提高心性之间的重大区别,并坚信只有大法是反映到我生命过程中的真实的东西。要修炼提高,就得向内修,从心底里改变。

自从我开始去炼功点已经整整过去一年了。回顾过去的一年,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就像一个常人在生活上严格要求自己一样,仍然执着于表面上像一个修炼者一样的生活和行动。另外,说是修心,实际上好象只是停留在清除表面上出现的坏念头,而没有深入找出并根除更根本的执着,这意味着我只是暂时修心,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今天有了这样一个回顾过去一年的机会。我相信,这会成为一个让我不逃避修炼中的困难(包括生活的忙碌和文化的障碍)而能正视它们,最能提高自己的机缘,我将踏踏实实的提高自己,为了履行作为一个日本人修炼者的责任而精進。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