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张振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更新: 2022年01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八日】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国际人权日前后,36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的23个国家、日本、韩国、瑞士等国的政府,递交了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原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张振铎在此次递交的名单当中。

张振铎(Zhang,Zhenduo),男,汉族,一九七二年五月生,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任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任辽宁省公安厅指挥中心主任(副厅级);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任辽宁省锦州市政府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二零一九年六月任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七日至今任辽宁省大连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

主要罪行

张振铎,任职期间竭力执行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其任职沈阳、锦州、辽宁地区都是迫害法轮功严重地区,需要对在任期间发生的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残等严重罪行负责。

张振铎任职期间发生的部份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

一、张振铎任职锦州市政府副市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罪行

明慧网报导统计,二零一八年一月至二零一九年五月,锦州地区有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其中80人次被绑架,27人被骚扰,12人被非法判刑,2人被迫害致死。

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法轮功学员邵明罡被迫害致死

邵明罡,男,六十二岁,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邵明罡又被锦州“610”、凌河区公安局绑架,劫持到看守所。凌河区法院在看守所强行非法开庭,邵明罡被枉判6年重刑。同年劫持到沈阳东陵监狱。在二监区,他被迫害得血压值居高不下,行动困难,每天昏睡,大小便失禁。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至五日,他大口吐血,监狱没采取任何救治办法;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的手续费办完;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他回到家中。后监狱、政法委、司法局、街道多次到家骚扰、恐吓,他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案例二、李艳秋被国保警察绑架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李艳秋,女,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在向民众发送法轮功真相台历时,被警察有预谋的绑架。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警察抄走。后她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上午,锦州市太和区法院在李艳秋身体虚弱、且无法表达意愿的情况下,在看守所对李艳秋秘密非法庭审,李艳秋被非法判刑5年。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李艳秋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三月四日,李艳秋在入狱的第14天,被迫害致死,年仅52岁。

二、张振铎任职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罪行

据不完全统计,张振铎任职辽宁省司法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的二年3个月期间,辽宁省内监狱有李桂荣、胡林、张振才、王殿国、于宝芳等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中共所有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几乎都是一个模式:在监狱、监区指挥安排下,让狱警与监狱中最坏、最凶残、最流氓的犯人互相配合,直接面对面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使用暴力、酷刑、洗脑,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会用药物迫害他们。所谓的“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地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监狱为了所谓的“转化率”,使用各种残忍、隐蔽的迫害手段。一边酷刑迫害,一边严密封锁迫害信息。

以下是辽宁地区监狱部份迫害致死、酷刑案例:

案例一、原沈阳市“优秀校长”,78岁的李桂荣狱中遭酷刑毒打致死

李桂荣,女,曾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二零零六年十月李桂荣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二月,李桂荣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老残队五小队迫害。狱警为了逼迫她“转化”,指使狱霸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用硬底鞋猛跺她的双手。李桂荣被打得全身变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薅住她的头发满屋跑,大把的头发被薅了下来。还有施酷刑“蹲刑”迫害,蹲一天一宿半、蹲两天两宿半。在蹲的过程中,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李桂荣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离世,终年78岁。

案例二、航空工程师胡林被迫害致死

胡林,男,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九日出生,工程师,生前曾2次被绑架、关押、经受多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胡林再次被绑架,被劫持到法库县看守所。期间,经常被殴打,胡林被迫绝食反迫害,四肢被铐在铺板上,呈大字形拉直,被强行灌食,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里不拔出来。六月二十日,胡林被判刑2年。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法库县法院强行将生命垂危的胡林转入监狱关押迫害。十一月七日,胡林已被迫害致皮包骨,不能翻身。狱方拒绝放人,也不对他救治。称胡林不“转化”(放弃信仰),死了也不放人。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胡林含冤离世。

案例三、王殿国、于宝芳夫妻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晚8点多,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王殿国与妻子于宝芳、儿子王宇在家中,被一群身份不明的人用铁锤子锤锁、铁钎子撬门,入室绑架、抢劫,仅13天,妻子于宝芳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王殿国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遭起诉、庭审,被非法判刑4年。二零一八年六月王殿国被投入大连市监狱,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六日下午4点被迫害致死。

案例四、沈阳兰立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离世 遗体被强行火化

兰立华,女,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被绑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遭灌食、上大挂等酷刑迫害。兰立华的左侧乳房出现一个鸡蛋大的肿块,后被确诊为乳腺癌。二零一九年五月兰立华被判刑三年十个月。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兰立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离世,年仅49岁。

案例五、陈永春被沈阳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陈永春被营口市法院判刑五年,之后被转至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在高压迫害一个月后,监狱强制陈永春干超体力的奴工,陈永春经常劳作到后半夜并遭到体罚。狱警还指使犯人殴打陈永春。精神上的折磨和长时间的劳累,导致她身体急速消瘦,经常精神恍惚不思饮食。二零一九年陈永春被迫害得出现了糖尿病的症状,身体消瘦,被强行住了三次院后,仍不见好转,艰难地熬到5年的期限。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陈永春被家人从监狱医院接回时,人已经被迫害得无法独立行走,眼睛不辨方向,双眼凹陷、骨瘦如柴。陈永春出狱回家后,社区人员又上门骚扰,再一次摧残没有痊愈的陈永春。陈永春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含冤离世。

案例六、辽宁盘锦市邹立明被大连监狱迫害致死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法轮功学员邹立明,二零一五年六月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判两年六个月。二零一九年九月,邹立明被劫持,收监到锦州南山监狱,其中不让家里人见,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转到大连监狱进行迫害。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家人接到大连监狱电话说邹立明重度昏迷病危,人在大连第三人民医院。邹立明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零时十五分含冤去世,终年六十六岁。

案例七、房海玲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不明药物迫害目光呆滞

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导,辽宁北票市法轮功学员房海玲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四监区,被监区用了不明药物,现在被迫害的目光呆滞,行动迟缓,大小便失禁。

辽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张玉红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脑出血,昏迷不醒已达多日,现在医院重症监护室(ICU病房),经过两次手术,人依旧昏迷,监狱阻止家属与医生沟通,拖延治疗,并禁止保外,还向家属索要超过十万元医疗费。

案例八、李全臣被东陵监狱迫害致命危

丹东市法轮功学员李全臣先生,现年四十七岁,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八月十四日,被劫入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因不“转化”,被严管队队长指使犯人用酷刑折磨:上大挂、头浸凉水、水管哧鼻、剥夺睡眠、禁止大小便。李全臣已被迫害得不省人事,状况十分危急。

案例九、沸水烫后背:最普通的刑具 最残忍的酷刑

辽宁省女子监狱五监区,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徐贵贤女士进行第三轮的所谓“转化”,徐贵贤老人坚决不写所谓“五书”。六月四日晚八时左右,在监舍内,在刑事犯肖渺的主导下,肖渺、宋兰杰将饮料瓶装满滚烫开水,残忍地倒在了徐贵贤的后背上,同时李菲菲强行按住徐贵贤,使她不得动弹。第二天早晨,人们都看到了徐贵贤后背淌着的血水浸透了外面穿的衣服,血水淌了好几天。为了掩盖罪恶怕别人看见,狱警让包夹带她单独洗漱。二零二零年八月开始,徐贵贤老人绝食两个月抗议迫害。

'张振铎'
张振铎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