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学员:终于走入大法修炼 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二一年四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现将一年来,如何学好法、修去利益之心的过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支持、配合丈夫承担家庭资料点

我丈夫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九九年迫害后,我地区没有真相资料。为了让同修们都能及时看到《明慧周刊》,有真相资料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丈夫就购买了打印机,在家里上网做真相资料。那个时候,我就帮助丈夫一起做真相资料。

想想那个时候,也真不容易。有一次,听到邪党有行动,我和丈夫就转移打印机、耗材。那些笨重的东西我们要运到很远安全的地方,累得我满身是汗。关键是心理压力太大,在那个恐怖的日子里,听到警车的鸣叫,心里都哆嗦。但是大法好,不能受损失的想法是不变的。我们就这样配合着做资料,直到二零一三年七月份,丈夫被迫害。

在丈夫被非法判刑的三年里,我每月都要到监狱去看望他,又要照顾病重的婆婆。婆婆已经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就知道喊“想儿子”。听着她那凄惨的唤儿声,我的心都碎了。我的生意还得料理好,不然全家怎么生活?我真的很累很累。

但当我看到丈夫面对会议室里围坐的一圈警察,慈悲地向他们讲述着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法轮大法的美好。那么多的警察都沉默无语(他们本想“转化”丈夫)。我真的很自豪:我丈夫是大法弟子,真伟大。

后来婆婆、丈夫被迫害相继离世,同修们来看我,我就向他们要了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护身符发给世人,做着丈夫没做完的事。

身体出魔难

虽然我知道大法好,但我并没有走入修炼。直到二零一九年,我被检查出得了乳腺癌,去医院做了手术,多次的化疗、放疗,我被折磨的痛不欲生。望着镜中光秃秃的头,每日戴着假发出门。即使刚做完手术,我也得夹着伤口,用另一只手干活,不然怎么办呢?剧烈的伤痛,内心的绝望,我快崩溃了。

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想:这么多人,为什么就我得这个病?我很自卑,抬不起头,走路见到熟人都不敢说话;晚上失眠睡不着觉,靠安眠药才能入睡;身体忽冷忽热,浑身冒汗无力,脾气暴躁,对生活失去了希望。觉的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不公平?!

我的女儿、女婿没有工作,为了让他们生活,我出钱买了一台出租车。可是女婿不着调,有了孩子,也不守规矩。平时我帮他们带孩子,做饭。生活费全靠我出,我还得上班工作。

后来,他偷偷把车卖了,拿着钱跑了,五十多万,不是个小数目。我女儿通过法律途径提出离婚。离婚后,孩子的抚养费女婿一分不给,我真是不知上了多少火,只觉的日子没法过了,一个字:苦,太苦了。

大法救我

直到二零二一年四月,丈夫的同修来看我,我流着眼泪向她诉说着我这几年的遭遇。她看着我的身体状况,平静的说:“你学大法吧,只有大法才能救你。”

我似乎接通了电,马上请出了《转法轮》,感谢师父安排了同修引领我走入大法中修炼。她每天和我一起集体学法,同时又听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明白了病是怎么回事:修炼人没有病,那是消业,都是好事。

我再也不吃药了,上万元的進口营养药送人了,我不冒汗了,浑身有劲了;不失眠了,一落枕,就呼呼睡着了;整天乐呵呵的,天也蓝了,草也绿了,整个人都变了。心里那个高兴劲啊,甭提了;瞅瞅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人,我能得大法,我多幸运啊!

修炼后,昔日的女婿携走五十万元的心放下了,对他也不那么恨了,内心感谢师父:如果他在,我们得法也不会那么容易,现在女儿、外孙都在大法中修炼。看着外孙举着小手和我们一起发正念,听着他那稚嫩的童音读着《转法轮》,遇事时小嘴嘟囔着:没事,都是好事。每天早上,他叫起女儿我们一起晨炼。我们沐浴在佛光中,太幸福了。

在大法中实修

跟朋友一起做了二十多年的买卖,有不少人和我说,她偷钱(拿我们钱盒里的钱)。丈夫活着的时候问我:“你看见了吗?”我说:“没看见。”他说:“没看见,就是没拿。”反正她守摊偷钱,我晚上算账,多多少少我也拿点,心里也就平衡了。

修炼大法后,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放下利益之心,处处为别人着想,所以现在每天算账,一是一,二是二,再也不占这点小便宜了。

修炼后,我真的亲眼看见她偷偷留下一百元大票,一个月下来,也不是个小数目。我告诫自己:你是个修炼人,不要为此所动。

事后,我用在大法中明白的法理对她劝善。平时,脏活、累活,我抢着干。我们每天喝自磨的豆浆,由我加工,水费、电费、人工,都由我出。过去,头杯豆浆是我的(没有渣子),现在我让给她了。这点小事虽小,也没人知道。修炼没小事,我严格要求自己,这是师父叫我们做的。

因为我做买卖,所以每逢过年过节,总有外地亲戚朋友托我买些海鲜。每年这方面也有些收入,卖家、买家都给我实惠。修炼大法后,忙我是帮了,但好处不要,因为我修大法了。

修炼大法后,我做了几次梦,梦境中,我都喊师父。一次是梦境中有人抢我的钱,我喊师父;还有两次梦境中,外孙出危险,我喊师父,都化险为夷。我自己悟的是我坚信师父,重要的是师父点化我放下利,修去对外孙的情。

我现在虽然得法才一年,我也知道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人。我就利用我的便利条件多用真相币,向熟人讲真相,每三退一人,我可高兴了,总是连跑带跳向同修报喜讯。

我知道师父给了我这一切,我明白我的责任:和小同修一起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共同精進。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跟师父回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