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老伴从抵触到支持的转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七日】我老伴已经八十八岁,满脑子都是无神论的东西,中毒很深,和人聊天或在政府工作人员面前极尽所能的说些赞美邪党的话。老伴十分惧怕中共的淫威。前些年,我老伴一看见我看书或炼功就跟我闹,我只好背着他看书或炼功。他一回来,我就得停止看书或炼功,把书或播放器收起来,心里十分痛苦。

作为大法弟子,我很想讲真相救度他,而他根本就不听、不信,有时还说:要是我,我也怎么。我儿子也说三代都要受牵连。因此,他们不让我炼。每逢农历的初一、十五,我都想给师父敬香,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而他们一闻到香味就和我大闹一场,而且扬言:“再烧香就给你砸了!”吓得我有一段时间,不敢再烧香。但我不甘心,我想,我是修炼人,他是常人,怎么能让他们干扰我呢,他怎么能干扰得了我呢。我要想办法改变这种状态,于是,每逢初一、十五的前一天之夜,发过零点正念之后,时针已经指向初一或十五。此时,我就给师父敬香、上供。而老伴在另一房间已经進入梦乡。早晨发完六点的正念后,我把香炉收起来,老伴毫无察觉,也就相安无事了。但敬香时,我只能烧三根香,不敢多烧,怕他们闻到味和我打闹。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约凌晨一点到五点半这段时间,老伴滑了一跤,把胯骨摔断了,医生说年龄大了,打上钢钉不用再往外取了,慢慢儿恢复。他本是外向好动之人,躺了两个多月了,可以想象他遭受了很大的痛苦,刚出院时医院给了一个夹板,套在脚上,使他的双腿不能扭动,时间不长,他就喊:“活不了了,太难受了,快给我拆掉吧!”家人不敢拆,他就用另一只脚把夹板给踹掉了。

有时,他躺在床上自言自语:“我这是在受刑啊!我得罪谁了?得罪哪位神仙了?”我告诉他,这是对你的警告,老说一些不敬神明、不敬师、不敬法的话,你要不改正,还会有更大的魔难发生。我反复的给他讲了法轮功的纯正与美好,而且给他听了师父在大连讲法录音。

开始时候他不想听,我说:我陪着你听,为了你好,我陪着你。他看我如此真诚,他答应和我一块听,每天晚饭后,家务事收拾完了,我就陪他听一个半小时左右的师父讲法录音。

第二遍还未听完之时,我发现他有很大的变化,一个是对法轮功的偏见变了,从心灵深处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改变了对那个败类江泽民的看法,他说:“法轮功是挺好,可是江泽民为什么干这么大的坏事?到现在,他还活的好好的,还很逍遥。”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上天有上天的安排,要相信天道公平。”

再一个,我发现在他身上出现了两个奇迹:一是在他听师父讲法录音之前,他全身瘙痒,身上挠出了很多血道子,甚至影响到睡眠,有时折腾到凌晨一两点钟,我就给他擦澡洗头,也管不了多大事。从医院拿的止痒药不解决问题,用偏方涂擦也没管多大事,什么办法都不管用,他真是痛苦至极啊。就在他第二次快听完师父在大连讲法录音的那么一天,我发现他很安静的躺着听,没有了往日的挠痒痒的动作,我当时没说话,慢慢的留意观察,第二天还是很安静,第三天依然如此。这时候我才告诉他:“你是一个幸运儿,你近水楼台啊,我陪着你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师父看你很真诚就帮你杀灭了身体体表的所有对人体有害的病毒、病菌,你现在不痒痒了吧。”他说:“是啊,这真是奇迹。”“在医院医生们都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你听师父讲法录音就解决了,你这是多大的福份啊。以后,你要尊敬大法师父、尊敬大法,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你就会越来越好的。”

第二个变化是,他原来大便干燥,解手非常痛苦,使尽全身的力气还是不能解决。如此高龄、如此困难,我看他很难过去这一关,我告诉他实情并说:“只有法轮功、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跟我听师父讲法吧。”他同意了,听了一遍师父的讲法录音,奇迹就发生了,解大便不费劲了,师父给调理好了。

人非草木。这些年,他看到法轮功在我身上以及在我的家庭中创造的奇迹,他变了,后些年,他不再干涉我学法、炼功,有时看到我发正念、打坐,有事也不叫我,并且悄悄把门关上。

他——我的老伴,由一个严重抵触法轮功的人,变成一个认同并支持老伴学法、炼功的人。我想,这也许是师父给他安排了一个能够被救赎的一种特殊方式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