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陆法会|我上明慧网的故事

更新: 2022年11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八日】中共恶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的时候,有两位年轻的学生同修从北京带来了一些真相资料。交流中,他们谈到了明慧网。我问:“怎么能上到明慧网?”同修做了一些说明,我听不明白,但自此给我埋下了要上明慧网的愿望。
——摘自本文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我修炼的每一步,都是在师尊的看护和点化下一点一点走过来的。

Advertisement

最近,我看了明慧网上关于技术同修方面的交流,使我回忆起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事。我想邪恶最怕的,就是我们最应该做的,比如突破邪恶的网络封锁。因此,我想交流一下自己上明慧网及做技术服务中的一些体会。

一、终于学会了上明慧网

中共恶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的时候,有两位年轻的学生同修从北京带来了一些真相资料。交流中,他们谈到了明慧网。我问:“怎么能上到明慧网?”同修做了一些说明,我听不明白,但自此给我埋下了要上明慧网的愿望。

有一次,我得到了一张真相资料。那时,每一份真相都来之不易。我想这一张真相资料,我如果把它发出去,就只是一张。我要是把这份真相资料录入电脑、保存下来,就可以多打印几份了。于是,我去了一家电脑店,店里的电脑两元钱租用一个小时,也可以上网。我去了几次电脑店,把真相资料的内容打字出来,保存到了一个软盘里。

那张真相资料上介绍了上明慧网的方法,但我不会用,就问电脑店里的一位小伙子员工。小伙子不知道有网络封锁这回事,他说:“所有的网都可以上。”我说有的网站是被封锁的,他说:“封不了。”我就给了他这张真相资料,他按照上面介绍的方法试了几次,也没上去。后来我再去这家电脑店,刚一進门,老板娘就劈头盖脸的训斥我。原来是这位老板娘问了那位店员,知道了我去电脑店里做什么。

当时存储资料用的是软盘,质量没有现在的U盘好。我用的那张软盘每次保存那张真相资料后,查看时都会发现有一些错误,我就得再去电脑店里修正错误之处。原来的那家店不能去了,我又去了另一家店。

我站在马路对面望着要去的那家店,心里感觉有些不稳。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進去?我一心想修正软盘里面文件的错误,就穿过马路走了進去。我在一台电脑前坐下,插入软盘,打开文件看了看,就把盘退了出来,离开了那家店。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当时店里有国保警察穿着便衣在蹲坑,我没有注意到,因此被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国保大队长和司机一边一个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把我硬塞進警车里,我的腰部被撞青了一块。我被非法关押到派出所的滞留室。

我因为从中共迫害大法刚开始就去上访,所以被邪恶之徒放入了黑名单。之后几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单位受到处分、被看管。丈夫独自带着一岁多的孩子,还要顾及被非法关押在黑窝中的我。他吃了很多苦,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此对我也有怨言,经常对我发脾气。但那次我被关入派出所的滞留室,丈夫却没有给我施加压力,而是积极的营救我。在丈夫的积极营救下,我当天就回家了。

二零零四年,我在《明慧周刊》里一个迫害案例的报道中看到有一个链接,说通过这个链接可以看到海外关于这件事情的真实报道。我就试着用这个链接打开了明慧网。当我第一次上到明慧网的时候,看到了明慧网页上师父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看到了明慧网上一篇篇的文章!我既惊喜又害怕,激动的心“咚咚”跳,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次我只看了几秒钟,就吓的赶紧关掉了。

我终于上到明慧网了!从此,我找到了家,与全世界大法弟子联系上了!

二、学会上网的一项项技能

我记下那些链接,一个链接不好用了,就换另一个链接。我下载一些真相文章,编辑成单张的真相传单,然后打印成底稿,提供给同修。这就成了我们本地的第一个资料点。后来,我在同修建立的技术论坛上学习了更多的技术,但不是很懂,就一步一步的试着做。

一次我去市里,在路边看到有摆摊卖光盘的,就过去看了看。我发现有一张是系统盘,就买了回来。我按照论坛上提供的方法,一步一步的学着装电脑。就这样,我学会了装机。后来看到论坛上技术同修说,不是所有的系统盘都纯净可用,得查验。我按照同修提供的查验方法到论坛上咨询,得到回复是可以用。当时我只觉的自己很幸运,在不懂的情况下买来的一张盘恰好可用。后来才悟到,不是我运气好,是师父时时在看护着弟子——如果没有师父的安排,当时我根本不懂什么系统盘,怎么就碰巧在路边摊上买到了一张系统盘,又恰好可用呢?

有一段时间,我心态不稳,对上网的安全性产生了疑惑,暂时停止了上网。过了大概一个月,时间长了看不到明慧网,我就象断了线的风筝,心里堵的难受:不行!我得上网!坐在电脑桌前,我稳了稳心,开始上网。当打开明慧网时,这些天来不能上网的苦闷一扫而光。

有一次,我下载一个音频的大文件,下载了几天,怎么也不成功,总是掉线。我就双盘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立掌发正念。我看着电脑上下载的進度,一直发正念,直到全部下载完成。丈夫進来看到这一幕,说:“这种精神,干啥都能干成!”我知道,是师父在借我丈夫的嘴鼓励我。

有时一段时间环境比较平稳,下载的文件我就随意存放在了电脑里。有一天,丈夫忽然对我说:“文件加密了吗?又放松了吧?”丈夫没有修炼,对电脑也不懂,我想是师父在借他的话提醒我。那时我还不知道有加密系统。当时的加密,只是做一些简单的文件加密。

我第一次在家里打印真相资料时,不敢让丈夫看到。可当时急需这些资料,我就选择在晚上丈夫睡下之后再开始打印。当时住的是老旧楼房,隔音很差。但因为急需这些真相资料,也顾不上这些了,我顺利的把资料打印出来了。第二天早上,丈夫说:“昨晚睡的很香。”丈夫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打印的声音不仅没影响到家人休息,还让他们睡了一个好觉。

三、学装安全的上网系统

我想向同修推广上明慧网的技术,但是我想,我得对同修的安全负责,我要学会安装安全的电脑系统。我每天趴在电脑前,在论坛上学习技术。有时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几天反复的试验、琢磨。有时为了试验一个技术,要熬通宵。

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一个涉及安全问题的技术——杀毒软件和防火墙,但是我不会安装。这时,从市里回来的A同修的儿子,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同修,他给了我几张光盘,是市里同修给的。其中有安装系统的盘,有常用软件盘。小同修帮我解决了杀毒软件和防火墙的问题,我知道是师父安排小同修来帮助我的。

最开始学习安装加密系统时,我看着那厚厚的说明书,感觉象看天书一样,很多名词都不懂。我就一步一步的反复试验,终于学会了安装隐藏的加密系统。我觉的这样的系统适合在同修中推广,因为当时很多同修的家庭环境还没有完全开创出来,这个隐藏加密系统可以在不影响同修家人正常使用、甚至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同修可以用这个隐藏加密系统上明慧网。

从此,我开始给有意愿上明慧网的同修安装加密系统。我按照说明一步一步的做,每一步都不能出差错。装一次这样的电脑系统,有时需要花费两、三天的时间。在整个装系统的过程中,操作系统、每一个软件、每一步设置,都需要手动操作,一步一步的点击。

尤其是加密过程需要时间,有的电脑配置低,单单一个加密过程就需要一天多的时间。但是这样的电脑系统很容易被不小心破坏,好不容易装好的系统,一个不小心就被破坏掉了,又得从新装。再加上有时需要软件升级,或做一个安全设置,我就又得到各个上网点去一遍。我变的非常忙碌,顾不得吃、顾不得睡。当时孩子才几岁,丈夫经常因为我没照顾好家而跟我吵架。但只要同修有需要,我都尽力做好技术服务。

四、“我就是做这个来的”

当时邪恶的迫害还很疯狂。在这样的环境下做技术服务,心里的压力是很大的。我想低调的去做,想与上网点、资料点单线联系,不让不相关的人知道,但是没有做这项工作的同修们不能切身体会到我做这项工作的压力,所以没有这方面的安全意识——即使我提醒同修注意保密,但同修遇到具体事就又忘了。

有时同修在一起交流,有知道我能上网的同修,就会直接递一张三退名单给我,无意中让在场的同修都知道了我在上网,但我只有默默的接过来;有时同修想要明慧广播的录音文件,也当着其他同修的面让我给装;尤其身边的同修,随口说出一句什么话,可能就暴露了一些不应该暴露的信息,让在场的其他同修知道了更多的事情。我知道同修提出让我帮助做什么事,都是修炼中的事,我不能拒绝。我体谅同修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中坚持修炼的不易,虽然这给我带来了一些压力,但是我知道同修不是有意的,我不能怨同修。

去同修家帮同修装系统时,有时不想让同修的家人知道,我就跟同修交流说:“这是隐藏加密系统,你的家人可以正常使用电脑。不是特别精通电脑的人,看不出来有一个隐藏的加密系统。你不要告诉家人我来干什么,也不要告诉是我做的。”同修们当时一般都会答应下来,但回去面对家人时,往往出于亲情,会告诉家人,而不是信守承诺。

有一次,我去一位同修家给她安装电脑系统。到了她家院子里,她的儿媳知道我是来找她婆婆的,就问她婆婆我来做什么。同修不假思索的说:“是来帮我装电脑的。”这使我产生了一些压力,我想:怎么不注意修口、告诉不修炼的儿媳呢?但是既然来了,没有理由不继续。没想到的是,她儿媳看看我,问她婆婆:“可靠吗?”我这才意识到,不只是我为了自己的安全会观察同修的家人是否可靠,自己也会被同修的家人质疑。一下子,我的压力感倍增。

这些事现在说出来,都不算什么了。但在当时的环境下,这样的事情次数多了,我的压力越来越大,我感觉我所做的事情越来越象是公开的了,压力积累的越来越大。以至有一段时间,我感觉好象是提着脑袋在做,每天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在往前走,压力大的感觉快到窒息了。

怎么办呢?还做不做?经过几天的思考后,我告诉自己:“我就是做这个来的!不管面临的是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这样一想之后,那巨大的压力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那个压力拿下去了。

五、在矛盾中学会修自己

我每天忙不过来,当时真是感觉分身无术,多么希望有同修分担一部份工作。我跟经常在一起的几位同修说了我的想法。我说:“谁想学我可以教,能学多少学多少,哪怕学会最简单的也行。”同修全部沉默以对。我说了几次,没有一位同修表示要学。我心里那个急呀!

有一次,我非常着急的说:“我一个人做不过来,一定要有人分担一些才行。”还是没人吱声。那几位同修都是很有能力、有一些文化基础的,甚至有一位在学校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我心里真是又急又气!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次,在很多人参加的交流中,甲同修说我:“你不想教别人,就自己把着。”我愣住了:“怎么会是我把着?我问了几次了,你们谁想学,想学什么、学多少,我来教。怎么却反过来说我不想教?”当时在场的大概有十几位、二十来位同修,七嘴八舌的都在说我的毛病。我爆发出来了:“活儿都让我一个人干了,毛病也都是我一个人的!干的多毛病多,不干活的却没毛病!”我情绪失控的大声嚷嚷。大家都陆续离场了,我才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当时在场的乙同修没有说话。她是我的同事同修,是一位性格温和的人,从不大声说话,很善解人意。从修炼一开始,我们就在一起,我以为她是理解我的。可是我跟她谈起那天的事时,她语调平稳,却同样全部都是在说我的不是。这一下,我心里那个无力感,觉的自己再也做不动啥了。

为什么都这样对待我?为什么都不理解我?我理解不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这么辛苦,顾不上吃、顾不上睡、顾不上管家,做了那么多,还谁都说我不对?我想教你们,你们谁都不想学,却反过来说我自己把着?我心里那个委屈呀!真是有苦无处说。

不久后的一次单独交流中,甲同修平静、微笑着给我举例子说:丙同修教我,什么我都能学会;你教我,就不容易学会。丙同修能够把看起来很难懂的问题,讲的既清楚又明白,很容易让人听懂。多么难的问题,通过丙的讲解,那个问题好象一下子就感觉简单了。

听了甲同修的话,我开始平静下来了。同修说的有道理,既然指出了我的不足,我应该感谢同修。我开始想到自己那些不够好的表现:我教同修学电脑时,教几遍不会时我就会着急,甚至说话语气都不好了,给同修增加了学习的压力。

甲同修又提醒我说:“你在教别人时,是带着一种‘我行你不行、我会你不会、我比你强’的心态。”我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同修提出的问题,查找自己心态中证实自我的东西。我慢慢理解到:同修说的是对的,我应该修去这些在常人中养成的自大习气。在以后教同修学电脑时,也学着耐心些。更主要的是,通过这次的事情,我知道了应该放下比别人强的心。

这一次的矛盾,成了我修炼路上一个重要的提醒,使我能够在以后做证实法事的过程中,不陷在表面的对错中,从做事心中跳出来,注意观察自己做事时的心态。我很感谢这件事为我以后的修炼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学会了放下自我,从而能够平稳的走到现在。

回头看那几年的过程,我当时觉的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实际是师父在做。我修炼的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修炼的每一步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六、修炼路上从不孤单

会上明慧网之前的几年,我的修炼路走的跌跌撞撞,遇到问题经常不知道怎样从法上认识,甚至因为学人不学法,摔了大跟头。自从会上明慧网后,我能及时的看到师父的新经文,不会被乱法的假经文迷惑。有什么问题觉的自己认识不清的,就上明慧网看看同修的交流,心里就有底了。修炼中,我发现自己有什么执著心,但却对这个心认识不清时,就到明慧网上看看同修们对这个执著心是怎么认识的、怎么修去的,自己的认识就会清晰很多。

不仅我自己受益于明慧网,我观察同修上明慧网的前后也有明显的变化。一般上明慧网的同修,对修炼过程中遇到的事情,一般都能在法上认识,在修炼上一般都是比较精進的,三件事做的都比较精進,成为证实法项目中的精英。

因为本地明慧网的普及比较好,一些破坏法的做法在本地很难有市场。即使出现一些问题,同修之间一提醒,也很快能认识到,因此没有出现过大的偏差。

感谢师父的一路看护,弟子才走到今天!感谢明慧网的一路陪伴,让我在修炼路上从不孤单!感谢全世界的同修们象家人一样,敞开心胸,互相鼓励,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明慧网第十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