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冰山消融 魔难化彩虹

更新: 2022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十日】说起来很惭愧,我是早期得法的弟子,由于不会修,没真正向内找,家庭关一直没过去。主要是和丈夫的矛盾,从冷战到激战,一直在过这个关。当最终走过这一关时,看到竟然是自己的强势、自我、党文化的仇恨招来的魔难。

一、师父点化我修去“强”

从小我就是一个表面胆小怯懦,骨子里非常坚毅、正直的人,我很崇尚传统文化,崇敬修行人,崇拜花木兰、穆桂英等巾帼英雄。家中女孩多男孩少,我是长姐,母亲没文化,很希望我们能有出息。我立誓要出人头地,将来好保护弟弟妹妹和家人。我生来聪明,从小到大刻苦学习,努力工作,能吃苦,有担当。借父亲的光环(父亲在邪党组织部门),从小学当班长到最后当县副科级干部,一路上升。

其实,旧势力对我的人生安排也做了手脚,把我这个不愿争斗、远离是非的人,打造成了一个能为受害人维权,在官场争风的“女强人”。由于常年煞费苦心的争第一,争荣誉,一人顶几人的干,落得神经官能症,浑身是病,吃过无数药,无奈之下也曾练过一些气功,小毛病也有好转,但我要找的可不是这个。

直到一九九四年,我接触到法轮大法,知道这是指导人修炼的高德大法,师父是唯一往高层次上带人的师父,而且不用出家也可修炼,久等的终于盼来了。可是我没跟师父的讲法班,师父能要我吗?当我读了《转法轮》这部神奇经书,刚读到第二讲,我看到满屋子的大法轮。打坐时我看到满屋子金光,什么都变成金的了。师父认我这个弟子,我要修这个法!

炼功几个月,我什么病都没了,随着学法修心,名利心也淡了,工作更努力了,对亲属邻里更好了,我婆婆和小姑子总当着外人夸赞我。

从我修炼开始丈夫就反对,我也不知向内找,就认为我干的是最正的事,你凭什么反对?那时我班上很忙,孩子在上学,他自己打理生意,我晚上顾不上吃饭就去学法,起早出去炼功,星期日去洪法。他几天才回家住一夜,累的倒头就睡,起早就走,我不顾他的感受,每天到点就走。

一次,我早晨炼功回来,看到他撕了一本大法的书,我心痛没保护好大法书,对他产生了恨。回家我跟他说:大法这么好,叫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你看我病都好了,我对你家人什么样你也知道。他就说;我没见到对我好。说着又要撕书,骂师父、骂我家人,还打了我。真象师父讲的:“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1]我知道这是让我提高的,给我消业,我忍着。梦中我看到了前世我骂他、打他的情景和现在一样。可是他骂师父、骂大法我不能忍,心里一直恨恨的,夫妻矛盾加深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丈夫听信邪党谎言,对我经常打骂,看着我不让出门,不让同修来找我。还经常说把谁送進去,在当地他是出了名的“人物”。谁也不敢到我家来。我那时只有“坚定”、“忍”,不和他吵闹,冷战。二零零零年年底,我到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近一年,他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到洗脑班看我时,我不写保证,他就大打出手,亲友都说他对我太不好。

他象被邪灵附体一样,极力反对我讲真相劝三退,说我缺德,断送人家的前程,给他讲他不听,经常说要举报我,吓唬我。我把他看成是来破坏法的,怎么让我碰上了?怎么办呢?

一天,我遇到一位做协调的老同修,我问老同修:他为什么总不变呢?是来破坏法的吧?老同修慈悲的说:可不能这样认识,他是来修你的,你修好了他就变。我问:那他还有救啊?老同修说:当然,等你救他呢。可是他仇视大法,不听真相怎么办,我想让有能力的同修劝劝他,同修来了他不给开门,还说些难听的话。

我和一位同修切磋怎么过好这一关,同修说:提高境界,就得提高境界。回来我想,我境界还不高吗?我放弃官职,放弃任何荣誉,在班上总是多付出不求报酬,在家庭中我照顾老人,帮着弟弟妹妹,和亲属邻里都好,人人说我好。为什么他就看不到呢?唉,修炼人得找自己呀,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2]。我是情太重,太着急,耐心不够,没有理性和慈悲。我要修出耐心、善心来才能救了他。

那一天,丈夫喝了酒,躺在地上,我看着就有气,这哪像个人?我到娘家照顾生病的父亲去了,他追到我娘家大吵大骂,我赶紧说,回家说去吧,就和他回来了。我摸着自己的脉,心里说:等平静下来讲真相吧。无论他怎么闹,我也不争。等他酒醒了,我第一次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中共给法轮功造谣,劝三退是退出邪恶、做好人,保命保平安等真相。我说你加入那个党得到了什么?退了吧,平安健康比什么都重要,我给你起个化名,行吗?他说:你就看着办吧。第二天我又问他,他说:退了就是退了,还问啥。

因为我心性提高还不到位,根本执着没找出来,师父着急,就棒喝我一下。大概在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五,丈夫生日那天早晨,我打坐刚静下来,脑中听到我以前的领导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是某某,我县的女强人。当时我一听心里很受用,我是有名气的。于是我强的表现历历在目,替受害人争权益、打官司;组织热火朝天的各种竞赛活动;在省市受到领导夸赞;被关在看守所时,因为咋打也不怕,看守所的所长和警察都叫我“疯子”;甚至在家里不容置疑的表态、发号施令;还有给我弟弟讲三退,拿出家姐的气势,命令、强制,他不听,我骂他混蛋、不知好歹,此后弟弟要和我断绝关系。

我吃了一惊,原来我这么强势啊!修炼多年怎么没意识到呢?“强”是修炼人要的吗?强势的人很自我、言行很伤人,没有慈悲。这是师父点化该修去“强”了。师父啊,弟子不要这个强,生生世世的强的物质全解体,向被伤害的生命道歉,同时冤怨得到善解。把我身体中层层粒子都变成慈悲的生命。对,明天我要向丈夫、弟弟道歉,不能因为自己没做好耽误他们得救。

当时我就感到双腿从未有过的软,身体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师父给灌顶了!不知什么时候眼泪长长落下,盘着的腿都湿了。一起打坐的妹妹说:你今天打坐真好,特别慈祥,连我都没腿疼。我跟她说:师父点化我修去强势,今天中午吃饭人到齐了,我郑重跟你姐夫和小弟道歉。她说:太好了,我也要跟某某(她丈夫)和小弟道歉。

我丈夫和外甥同一天生日,午饭在我娘家吃,我张罗包饺子,身心十分清爽。中午十几口人聚餐,我端起饭碗说:今天人到的齐,我说几句话,首先祝某某(我丈夫)和外甥生日快乐!我修法轮大法这么多年,有些方面我没做到真善忍,我和你们发脾气,骂小弟,和他姐夫打架,这不是大法不好,是我没做好,我向大家道歉!向某某(我丈夫)和小弟道歉,对不起了!他们一时不知道说啥。我三妹接着说:我也要向某某(我妹夫)和小弟道歉!没等我们说完,我丈夫、妹夫和小弟先后起身说:都是一家子,说这干啥。然后不好意思的到里屋吃去了。

这过后,家庭气氛缓和,丈夫有所转变,原来怪话连篇,现在不说了,我出去讲真相学法也不生气了,高兴时还帮我发真相资料。

我时时处处按法要求自己,父亲住院,瘫痪三年,母亲身体也很差,我天天在身边侍奉,不让弟弟分心,弟弟那时刚当上领导干部。我还分担他们的家务,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等。母亲去世不长时间,弟弟和媳妇闹矛盾要离婚,我象对儿女一样劝慰,打开他们心结,让他们都找自己的毛病,多看对方好处,为孩子着想。我对弟弟说:你有德有才,要把媳妇当成小妹一样呵护,多交流、教她、让着她。一个即将破碎的家又团圆了。连弟媳父亲都感动了。这件事使我和弟弟接触的多一些了,也借机会向他讲了真相,给他做了三退。父亲卧床不起,弟弟给我父亲放讲法录音,对本单位大法弟子总是持保护态度。

二、认清邪灵本质,挖出仇恨的根源

二零一二年二月,我丈夫突然得了脑栓塞,躺在地上说不清话、动不了。我想,这是旧势力干的。因为我修炼不够精進,正念不足,干事心,在揭露曝光邪恶方面做了一些事,邪恶不想被销毁,抓住我丈夫曾经毁过大法书,说过诋毁大法和师父的话,对其下手,目地是干扰我的同时毁他。我立刻发正念清除,让他诚心求师父,念大法好,家人扶他上医院,他就会走了。我悉心照料他,住院九天后,回家给他听法,听大法音乐,我说服他写了郑重声明,向师父认错。他恢复的很快。我想让他学法炼功,因为带有急和情,越说越反感,反而连音乐都不听了。我找到自己还有强制的心,清除它,继续做好三件事。

旧势力又变换手法来干扰,本来丈夫病后身体很弱,走路都走不稳,现在是拉拉扯扯,阻止我讲真相救人,我好言相劝听不進去。我远离他,他就跟我生气,有时附体状态,特别凶,编造我年轻时跟过谁谁,五十多岁跟着谁谁。我真生气,真委屈。

二零一八年四月,他又附体状态,脸也红了眼睛充血,几天都找茬儿,我怎么也不行。一天同修来找我,我跟同修诉说,同修劝我好好修,就走了。他又开骂,编造我跟着某某、某某、凡是我认识的男同修、男同事、领导都列在其中,并编造时间、地点、干了什么。就是邪党编造谎言那一套。我气愤到极点,中午就说不吃饭了,又骂他一句,惹恼了他。大声说“你没事儿找事儿”,疯狂的扑到我跟前,左右开弓打我嘴巴,掐住我脖子把我按倒在地上,骑到我身上压着掐。我心里求师父:师父啊我不能死,我死了他就犯了大罪。我闭上眼睛心里默念:“师父救我!师父救救我!”我接近憋死时他松开手,说:“你不用给我装死。”还喊江魔头万岁,“把你们都告進去”,说着就要撕书、毁师父法像……所幸住了手。

我给女儿打电话,我女儿怕再打起来就把他接走了。那几天我气恨、委屈涌上心头,一生的委屈都翻出来了:孩子上学我供,孩子工作我找;我被处分工资少很多,还照顾他弟弟妹妹,养活全家,给他交工商税……我被关押期间,他常喝了酒到我娘家闹,全县都知道我被关押、挨打、挨饿,被迫害的很重,回来他没问过我一句,我也从未抱怨过。现在花着我的钱(他没工资,也打不了工)还打着我……我还怎么忍?我满脑子都是仇恨、离婚的念头往上涌。

还是学法吧,我大量学法,心能静下来了,师父的法打入脑子:“修炼人遇到矛盾的时候就应该去承受它,而且自己要能忍,你才能够真正升华上来。”[3]“我经常讲,别人欺负你的时候、给你制造麻烦的时候,或你遭受什么痛苦的时候,你不要去记恨别人,因为你是在修炼。”[3]“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4]

如果是常人,我一定报复,作为修炼人我得听师父的,师父叫忍就得忍,以德报怨才是修炼人的胸怀。我找自己没找到错在哪里,就这样我忍的很苦,无论他怎么表现,做饭洗衣,支持我去讲真相,我还是看他哪都是气。

终于几个月后又爆发了,这一次吵了两天后,自己做饭自己吃,我要回医疗卡,不再给他钱花(他没有职工医疗保险,我的保险卡长期给他拿着;他退休工资较少自己存着,花我的),离婚诉状也基本有了眉目。我找了明真相律师,律师听我说完,就很温和的说:“姐,你是不是有些强势啊,我有这个感觉。再冷静想一想,向内找找?如果真想离的话,你写一个材料来。”我知道律师拖延是让我冷静下来,我也感觉不太冷静,就回来了。

怎么修来修去没路了?求求师父慈悲开示弟子,我的路在哪里?那天我边上楼边想。师父说:“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1]啊,原来退才有路啊?我还得退一步,再往前顶就到崩溃边缘。接着师父“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的法又打進来,哎呀,我这哪是修?哪里有慈悲?正念哪去了?第二天律师和他谈了话,很和谐,给他讲修炼法轮功不违法,全世界都支持。我也当着律师的面找自己,说:“这么多年我强制、自我、瞧不起他,使他失去丈夫的尊严,我对他家人说他坏话,连他家人都不说他好。特别是邪党迫害二十年了,他担惊受怕又无奈,他活得很苦很压抑,很可怜。我从没站在他的角度为他想一想,总是自己委屈,我太自私。”他说以后不打架了。

那一层的执着去掉了,再往上修,师父对弟子要求也更高了,我没悟上来,根本执着没修去,达不到标准,魔难是让我提高心性的。好事!可是怎么招来的这一魔难呢?我恨心怎么越来越强?

一天,我和同修大姐切磋。大姐说:“你还有党文化。强势、争斗、色心、怨恨都是党文化,离婚也是党文化,变异的东西,想过就过,想离就离是反传统。神韵在带领众生走回传统,作为大法弟子首先要做好。”我很震惊,是啊,我还有党文化的东西。因为我生来就泡在邪党文化里,邪党文化向人灌输着邪恶的善恶标准和扭曲的思维方式,耳闻目睹的都是谎言、暴力、争斗、怨恨、色情。整个社会潮流无道德底线的往下滑着。邪灵就加强这些没修去或修的不彻底的执着,毁掉修炼人。共产邪灵的本质就是由“恨”及低层宇宙的败坏物质所构成,它仇视人,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几本书我天天去发,也没真正看明白。自己在党文化思维中思考问题还没意识到,长期以来没彻底清理自己空间场,所以自己感觉法也没少学,正念没少发,也在向内找,怨恨变成仇恨,还招来了魔难,原来根子在这儿呢。

借鉴同修的体悟,我边做真相边听《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晚上也听,这样反复听,长时间发正念,清理党文化余毒,解体旧势力,解体强势、自我、争斗心、色心,其实这心都是自私所生的。感觉空间场清亮起来,争斗心、怨恨心越来越弱了。

看清了邪灵本质,也就看清“色”明显是共产邪灵的东西,整个社会充满色情、乱伦,邪党高官都是淫棍、流氓,邪灵要把人都拖入地狱。丈夫是有坏思想被加强了、利用着干扰迫害我,我被干扰也是因为我还有色的场。例如:我还有爱看人长相;爱穿带颜色的衣服;羡慕夫妻都是修炼人,特别是丈夫很有能力、很体贴的那种。这些不彻底铲除、没有强大的正念它死不了。

我找修过来的同修交流,也看了许多网上交流文章,觉的长时间发正念效果好。在同修启发下,我是这样发的: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他的安排我都不要,我只走我师父安排的路。解体旧势力,销毁旧法理,清除色欲与业力场,清除色欲坏思想,解体夫妻情,修心断欲。锁定某某,解体旧势力及其一切安排,清除某某空间场情魔烂鬼及变异的生命与物质。集中发几天,有的一小时,有的半小时。以后经常发,效果很好,干扰少了,形势变了。

我终于在法中归正了自己,身心都发生了变化,消下去很多败物,慈悲心多了。很少双盘上的腿能盘上了。心脏严重间歇、耳鸣、气喘,这些症状都不见了。

那一天我背法,突然想:是不是因为我没修好阻碍着丈夫得法,他元神急了?第二天,丈夫在我屋里转了三次,我问他找什么,他说:你看书呢?我说:你想看先给你看看。他就拿走了。第二天他说看了一讲,还想再看看。我就把这本《转法轮》给他了,他看了三遍,听了几遍讲法录音,看了十几本真相。过年那天,他看见一个熟人说要看真相厚书,因为那人急着回家,他马上给送过去了,还第一次劝退两个人。此后,他每天拿着真相资料劝人三退,先后发出有二百本真相,讲三退一百四十多人,大多数是邪党党员,可惜他还是没走入修炼。

去年七月,邪恶又抓大法弟子,丈夫也不敢做了。但是他认识到了大法好,现在在集市有人给小册子他就收下,转送给别人。买东西不挑不拣不争价,人家以为他炼法轮功。

此后一年多,我和他又出现多次摩擦,恨心争斗心还时常冒出,有时还很强。这是修的过程,当真正用法约束自己;向内找归正自己;发正念清除邪灵余毒丝毫不放松,很快就修过来了。现在我才敢说:这个家庭关我修过来了。

“强”和“恨”招来了我修炼中的魔难,二十年的夫妻关系像一座冰山,在大法慈悲的法光照耀下终于融化了。一个看似不可救药的人变了。早应该走过来的这一步,融入师父多少期盼,多少点悟,沁透着师父多少心血!不争气的弟子惭愧的说声: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三、真修实修,走好最后的路

有了一个好的家庭环境,我更要精進做好三件事。我常年保持上午讲真相,下午学法。走路背法,时时装着法,不让杂念和党文化有钻進来的机会。在正法即将结束的最后瞬间,修好自己多救人刻不容缓。

疫情来了,小区封了,村子封了,人都不出来了怎么救?我是救人来的,大难来了不救人还是修炼人吗?我急的好像头发白了很多。在多学法基础上,我首先在本小区做,制作小贴贴在每个电梯口;把刘伯温预言及念大法好瘟疫消的实例,加护身符送给出来的人,并讲三退。较近的几位同修找我交流,我们一致认为不能呆在家里,得救人,由我制作资料他们去发、贴,我把明慧网下来的三折传单、不干胶、小册子、周报和刘伯温预言大量制作,一本小册子附一张疫情如火三折传单和刘伯温预言及网门二维码。其中有两个同修开车到大道上等着路人,见人就讲,每天能发出二百本,三退很多人。我也利用晚上和同修一起往私家车上发,白天有时自己去讲。我们都不承认邪党封城,想出来就可以出来。

封锁松一些了,我们分小组到农村去讲。我们两人一起半天三退二十人左右,发出真相六十多本。众生正在等着救呢,民众有的自己主动拿,有的还帮着发。一次我们看到一群人买杏子,有十几人,我拿出小册子没人接,一个大姐急了,从我手里接过去挨个发,并说:这么好的书为啥不要?等瘟疫找上门来你们谁不怕?拿着,拿着,都把红领巾退喽。我赶紧给他们做三退。那天走到街东头,一个邪党党员在门口立着,我打招呼,给他小册子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有些害怕,我说你别怕,我送家门口来,给你用化名退,就是为你保密,大灾难来了,选择平安吧。他说:“送家门口的福我要,退了。谢谢!要是人多我还真不敢表态。”有的民众很感动,说:“谢谢,这个时候只有你们还想着救我们。”一位老人说:法轮功都下庄了?还开着车,给书不要钱,你们这得多大费用啊?我说:救人急呀,不开车来不及了,你们都平安躲过灾难花钱也值。给他们讲完三退,挥手告别:别忘了念大法好,祝你们家家幸福人人平安!每到一个村出来时,我都不忘救那些在村口值班的,那些人有很多是邪党党员,得救了都很高兴,连声道谢。

丈夫很支持我天天下乡救人,承包了家务,做饭、洗衣、擦地,还帮着我搬纸、折叠小册子和传单,有时帮着传送,还经常买来好水果给师父当供果,他乐呵呵的心情很好,身体越来越好。

夜静时心里想:我手里没有存款,没有金银宝石,没有昂贵的衣服,没做过美容,累的时候没有肩膀可以靠一靠,没收到过生日礼物。但是我有的是宇宙众神都羡慕的大法弟子的荣耀!我是师父精心培育的生命,将来成就的是王和主,我对应的宇宙的繁荣、无量的众生都是我的财富!人间是我的炼功场,家人是我要救度的人,是我的陪炼员,还要什么呢?

文章快成了,修炼过程又过了一遍,又有了升华。脑子里出现了:向内找,冰山倒,魔难化彩虹。感觉这是画龙点睛的一笔,就把这作为心得文章的题目。

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