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愈壮 苦愈强

更新: 2022年02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九日】妻子(同修)的左胸口出现了病业现象,最近有加重趋势,在某天告诉我打算去医院做检查,甚至考虑到了手术住院的事情。

因为我以前也有过病业经历,并且对她身上存在的问题以及目前的状态比较了解,意识到有些话直白去说可能难以奏效,不容易被接受,也许还会起反作用。我和她不在一地,在慎重思考后,发消息和她第一次简要谈了自己想法的大意:你应该有印象,我以前有病业假相的时候缺乏正念,对母亲给予的正面建议听不下去,分别去三家医院检查,医生的诊断一次比一次严重,几乎成了不治之症,最后才醒悟过来,那之后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过去的。据我所知,身边因为病业去医院治疗的人反倒恶化了,凭着正念不去医院的都恢复了健康。我不是强迫你一定不去医院,但我若是同意你去医院看病,那就是在往坑里推你,因为你身上的不是病,常人的技术手段会污染你的身体、消磨你的意志,也不解决根本上的问题。你先好好想想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几天后,妻子又说疼的挺不过去了,于是有了第二次交流:这些年说你没在修炼的路上走,可能你会觉的冤枉,说你在这条路上走,多少次方向却是反的,可自己还觉的是向前的。今天的这个表现到了这一步,到底还能不能静下心来真正的辨认一下呢?你觉的靠着去医院或者要二胎能绕过这关,那不就像考试的时候有道题你不会,不为了没有真才实学而反思,还在想靠其它方式走捷径,那能是真实的成绩吗。就算去医院能够侥幸缓解一时,可是推到后面会不会面临更大的问题,本来就过不去,都攒到一起还怎么过,过不了怎么办?你的家人中有失去肉身的,你是否明白这事的严肃性。就你当前的情况来说,别再去找那些外在的条件,要找找造成这情况的自身原因,除此外,哪有别的办法。你好好想一想,这些年你以正理做过几次理智的选择?你衡量人或事的标准常是扭曲的观念、肮脏的党文化,对其他人造成了多少方方面面的干扰和伤害,你却臆想着自己做的如何好而意识不到。为什么不能对照正理去辨别呢?这类话我和你说的很多,你仔细思考的能有几次?过得去或过不去完全取决于你,过还是不过你真得好好想一想。

说完这些后我在思想里与造成妻子病业的因素沟通起来:她有什么样的不足我会尽量劝她归正,你们这是在迫害修炼人,是在犯罪,希望你们做出正确的选择,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过后不久,我遭遇了一次车祸,惯性使身体将副驾驶的挡风玻璃和储物盒都撞碎了,可是对撞击的过程却完全没有印象,明白过来的时候也没想自己有事没事,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儿感谢着师尊,随后照常上班下班。

借着这次经历,又第三次与妻子交流:生与死之间有时是有一个过程的,有个能够反思纠正的机会;有时仅仅是一个瞬间,在那种不假思索的情况下,你能不能放得下一切,能不能以正法理看待一切。我曾几次提醒过,你和你的家人坐在一起经常说别人的是非,不管你们说的多么难听、多么离谱,那都是在说你们自己,这个问题你真正的归正了没有,你现在是否能醒悟?你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活在自己的感受里,是认不清客观的,是放不下执著的,归正自己不能是一句空话,不能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可能我这么说已经给你提示了一点关键。你最好请假来我妈这里,我们可以真正的帮一帮你,环境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过往,妻子曾经让我做一件事,我觉的那是作假便拒绝了,她当时心里委屈压抑,又哭又喊:“什么不是假的,连活着都是假的。”听了这话,突然眼角一阵发酸,心中一阵悲悯,我们所处的环境是虚幻,我们活着却是真实的啊,做的事也是真实的。可是妻子在自身私欲的蛊惑中、在他人的误导下做了多少有悖法理的事情,却在自己的感受里觉的那些事做的很好,也许这句话是她明白的那一面在与我诉说。可是,该展现的展现了,该提醒的提醒了,妻子仍不能清醒,如果还是一味为了感受而活,那活着不就是为了假我而活吗,那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在她病业出现前期,我到同修的公司打工,或许是在以前的工作岗位养尊处优惯了,觉的那里的居住环境和工作环境极其艰苦,生出一些执著心,但往往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并清除。只是以前的病业状态忽然有复发的迹象,我有意放弃,又觉的来到这里不会是偶然,为什么不当成突破的机会呢?于是没有离去,但总觉的还没发现这些执著的根子在哪儿。直到一天,站在冰雪洁白的户外,我自问着:“你做到以苦为乐了吗?”那一刻心里顿时敞亮起来,那些艰苦变成了暖流在心中流淌,那时心中只有快乐。

同样是在妻子病业期间,同修A亦出现病态,自己不想去医院,但是家人坚持把他送去治疗,结果手术后回家时只能在床上躺着、难以自理。我和同修B抽时间去看望他,同修B很恳切,反复说着:你是神,你得站起来。

等他说完,时间所剩不多,我尽量简要的对同修A说:你能够真正向内找,真正的归正自己,什么也挡不住你。

还有位同修C,腰间生疮,自己挺不过去想去医院,母亲和同修D排除干扰坚持去同修家学法交流,过了一段时间,她康复了。母亲曾想让我一块去,那时我手头有其它事,说:请告诉同修精神和身体遭受的痛苦越大,可能该去除的私心就越大。

同修E和我是儿时的玩伴,性格极好,我没有见过他为什么事而发火,近年来坚持背法,却一直被病业所困扰,近期见到他时谈起了母亲和我早前准备物资的事,那时认为以后也许有机会在艰难的时候用这些救济别人,能够更好的救人。E听了不以为然,说:我就不相信有谁真的能为了别人准备东西。

当时的我一阵愕然,我们做事是要尽量做到为他人考虑的,要尽量考虑到各种各样的救人形式,那做事的初衷是为了别人是再正常不过的,怎么会变的不可信了呢,会不会是因为固守着私而没在根本上改变的原因呢?在接下去的谈话中,发觉他被某些观念所挡,我们分开后,E忽然病业加重,我邀他来家里,他表达了谢意后拒绝了。

当病业形式突然出现,为什么不能把它看作是一个提高心性、拾遗补漏的好机会呢?当然不是要承认被强加的迫害,更要否定这种强加,可是有的同修一味的排斥和否定,信誓旦旦的要在法中归正,却不是真的向内找自身的问题,想排解自己的痛苦又不想改变根本执著,这与自欺欺人有多大区别呢?!

如果不能够以苦为乐,在遭受苦难时就会觉的很苦,这种苦源于执著,执著源于私。痛苦的出现不是无缘无故的,越不想受苦,心里就越觉的苦,痛苦就会消磨正念,心里更加觉的苦,更加不想受苦,私在其中壮大,苦也随着强烈,这种循环就象走進死胡同里,找不到出路。

如果反过来,不在意所受的苦难,专心查找自身的不足,乐在其中。既能找出自身需要归正之处,提高了境界,所受的痛苦又会得到相应的转化,苦难也会自然消弭,一切真的成了好事。任何事皆是如此,无私才无苦,越是觉的苦,说明私越大。

师尊对我们讲:“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导你,你不能像个大法弟子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别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样。”[1]

在同修出现病业的时候,身边的人也很重要,有的人以正信、法理开导同修,帮助同修增强正念,走出关难,有的人则用扭曲观念、曲解法理在误导着同修,做着与法背离的事情,让同修越陷越深。

师尊也告诫过我们:“我告诉你,不管什么心,只要是大法弟子的项目或者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你起了拆台的作用,你就起了魔的作用。不管你觉的我是大法弟子、我也做了很多事情,可是那些旧势力一笔一笔的帐在给你记。”[1]

“它迫害你,师父都没有办法,因为它们抓住把柄:你看看这样的生命,这是你弟子吗?这么差,不应该修理他吗?你不要修理他可他还影响了我们、影响了别人,还不赶紧修理他!我就想:大法弟子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实修,别无它路。”[1]

一点浅见,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