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姥姥:“你就是我最亲的亲人”

更新: 2022年02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五年,在亲友家,无意中看见《法轮功》这本书,刚看了第一自然段,我就认定这就是我一直所期盼的、所寻求的,终于找到了。当时的心情非常激动,从此走上修炼道路。大法师父叫我们处处事事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慈爱,因为我是家族中唯一的女孩,所以备受宠爱。结婚前,我的生活一直平顺。结婚后,婆婆和丈夫对我百依百顺,日子过的很平静。一九九三年,丈夫的姥姥来到我家,家里从此有了风波。

丈夫的姥姥出生于一个比较富足的家庭,家里常年雇佣长工,她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结婚后,因为干不了农活,被婆婆歧视,很受气。她二十六岁的时候,姥爷离世,婆婆对她更不好了。后来,她带着两个女儿被分出去,借住在亲戚家,吃了不少苦,因此变的性格刚强,说一不二,很强势。

姥姥来到我家后,常用她那个时代婆媳相处的方式与我相处,对我很挑剔,我说话声音大了些,她瞥我,笑声大了,她也瞥我。我和她说话打招呼,她经常绷着脸。而对婆婆、丈夫和小姑子就像母鸡护小鸡一样呵护着。

她看不惯我,表面上没有直接说什么,但是背后说,邻居还告诉我,她经常教唆婆婆怎么样给儿媳立规矩,嫌弃婆婆不会当婆婆等。慢慢的,婆婆和丈夫对我的关心少了,对我也冷落了。我觉的自己象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下。我受不了,经常跟丈夫吵架。不管我有多么委屈,老太太都不许婆婆管。有时当着我的面,踢或瞪婆婆一下,来阻止婆婆劝解。

我的心情一直很消沉,性格开朗的我变的郁闷,身体健康的我时常感觉心脏不适。一天,家里包饺子,老太太嫌我擀的皮大,上来二话不说,就把我已擀好的饺子皮揉在了一起。我很生气,觉的老太太事儿太多,扔下擀面杖就走了。

丈夫回来,我非常气愤的向他诉苦,他不但不劝解我,反而动手打我。我哪里受过这个气,大声哭喊,而在仅一米之隔的另一房间里的母女就像没听见一样,谁也不过来劝阻。当时我愤怒到极点,大声叫喊,更没有人理我了。我知道这都是老太太不让管的。

想起以往的种种不顺心:家里做点好吃的,给小姑子留完,给婆婆夹,剩下不好的给我;我买的灯罩,她不喜欢,就踩坏;家里什么事都要听她的,本来四代同堂住在六十平米左右的两居室里,已经很拥挤了,还让小姑子的男朋友住進来,因为他是个研究生。嫌我文凭低……想起出嫁前父母对我多么呵护,越想越委屈。从此,我对老太太充满了怨恨。

一九九五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1]

最初,我不知道怎么修,做的不好,遇到矛盾不能忍,忍也是含泪而忍,总是觉的委屈,为什么对我这样?过不去的时候,我就学法。

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

我明白了,这只不过是业力轮报。我的心平静了。通过不断的学法,师父让我们与人为善,对待谁都得好。让我们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慢慢的姥姥做什么,我也不在意了,逐渐能体谅她,也能替她着想了。

姥姥操劳一辈子,都快九十岁的人了,还在干这干那,闲不下来。所以,我就尽量多做家务,让她多休息,发自内心对她好。常常想姥姥这一生太不容易了,二十六岁开始守寡,独自带着两个女儿,吃多大的苦啊!在那个年代,一个裹小脚的农村妇女能省吃俭用让两个女儿接受教育,大女儿大学毕业是大学教授,二女儿中专毕业,在国企当会计。老人还非常仁义,对帮助过她的人都心存感恩,尽力报答。我由衷的敬佩她。

后些年,她生活已经不能自理,我尽心尽力的照顾她。她想做什么,就帮她做什么,她想吃什么,我都买给她、做给她。她年龄大了,牙不好,我一趟一趟的带她去医院镶牙。她生病住院,我陪着她。姥姥对我也越来越好,看到我就笑,天天盼我早点下班回家,经常像讲故事一样,说起她一生的酸甜苦辣。

姥姥常常拉着我的手说:“梦儿啊,你怎么这么好,你小时候,我也没看过你、抱过你,你对我怎么这么好?”我说:“姥姥,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是大法师父教我怎样做好人。”看着她菊花一样的笑脸,我对她只有敬爱,哪还有一丝怨恨。

二零一二年,百岁高龄的姥姥意外摔断胸骨,住院了,因她年龄太大,医院保守治疗,并不能做手术。看着姥姥痛苦的样子,我心疼的对姥姥说:“姥姥,别害怕,咱们有法轮大法师父来帮助,我们俩一起念九字真言。”姥姥点点头,我就掰着她的手指头,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姥姥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姥姥告诉我:“我一疼就念(九字真言),一念就不疼了,真管用啊!”因为我要工作,白天婆婆陪床,我就叮嘱两位老人继续念。下午去医院,姥姥和婆婆一见到我,姥姥就激动的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太神了!我俩念了一天,现在我一点都不疼了。以后我俩就信法轮大法了!就信李大师了!”我眼泪差点掉下来,姥姥一直敬奉观音菩萨,虽然知道大法好,可是她心里总认为不能对不起她的信仰。

两周后,姥姥已无大碍,医生都感到惊奇,连说老太太的生命力真强。姥姥住院期间,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同病房的病友都夸她有一个孝顺的外孙女。姥姥听了,摸着我的脸,含着泪说:“你就是我的亲外孙女,你就是我最亲的亲人!我想好了,以后我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你。”老人一边说,一边退下手上的戒指,执意戴到我的手上……老人在度过一百零一周岁生日后,安详离世。

我的婆婆常常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大师好!如今婆婆已经八十七岁了,耳不聋、眼不花,思维敏捷,身体健康。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是您将我从滚滚红尘中捞起、洗净;感恩您赐给我大法,让我懂得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走上返本归真的道路;感恩师尊赐予弟子的一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