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把我媳妇骂人给扳过来,我就服谁”

更新: 2021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谁能把我媳妇骂人给扳过来,我就服谁!”这是我丈夫经常说的一句话。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丈夫在镇里上班,我们有两个儿子。

自从我嫁到丈夫家,跟后婆婆一起过,家庭矛盾不断。丈夫上班经常在外耍钱、喝酒,不回家,我没少生气骂他。久而久之,我骂人成癖。丈夫被骂急了就动手打我。我不止一次离家出走,或者寻死觅活,他就动员所有亲戚到处找我,搞得鸡犬不宁。这日子真的过够了。身体糟蹋得都不像人样儿了,头痛头晕、胸闷气短、血压低、失眠、腿疼、胃病等都上来了,饭也吃不下,面黄肌瘦,四肢无力,啥活儿都干不了,度日如年。

有一年夏天,骄阳似火,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事了,我坐在院子里气得骂起来没完没了,谁劝都不听,就想这样气死、晒死算了。

一九九八年秋天,我去姑奶家,见她坐在沙发上出了一身汗,问她怎么了,她说是消业,我不解。她说她在炼法轮功。我说;“这功都管啥?”她说:“管祛病,反正啥都管。”我说:“管爱烦气(生气)吗?”她说,“管。”我说,“那我也学。”

第一次她带我到学法小组,一进门,觉得脑袋咋这舒服呢?!自己请了一本《转法轮》,好多不认识的字,边看边问丈夫。后来到村里同修家听师父讲法录音,胃里不停的往上返粘液,炼功也返。半个月后,折磨我半生、吃不进饭的老胃病好了,血压低、失眠、腿疼等都好了。身体也强壮了,有劲儿了,啥活儿都能干了。跟丈夫也不生气了。一天丈夫乐呵呵的跟我说:“哎,这个功真管事儿,不骂我了,你快好好炼吧。”

九九年七月大法被迫害,丈夫那时在镇政府上班,听到许多不让炼的上边“命令”,但他从来都不跟我说,也没给我施压不让炼,反而告诉我,“你炼吧,别听他们的,我支持你。”

下面讲一下我家人在师父保护下闯过大难、脱离险境的神奇故事。

(一)100℃染纱锅炉水喷溅全身,神奇康复

二零零零年底,我大儿子在织布厂上班,他在染纱车间。当时技术落后,染纱使用的是一个大锅炉,用电加热。那几天控制锅炉温度的温度表不准了,就自己掌握时间,他计算着该差不多了,就去开盖了。只听“嘭!”的一声,那个锅炉里边连水带纱线都喷溅出来,有两米多高,那水的温度有一百度。他当时吓坏了,那屋子很小,也没处躲藏,而且开盖的时候得蹲着,他下意识地把头往后一闪,全身被开水喷了个遍,大儿子忍着剧痛把电闸关了。厂里的人把他送到了医院。

那天中午快一点了,大儿子还没回来,我正纳闷,厂子来人告诉说我大儿子出事了,叫我赶紧去医院。到那一看,我惊呆了!大儿子冬天穿的棉裤和肉都粘在一起,厂里的人是用剪刀一点一点的把棉裤剪下来的,成了一堆碎布条。全身都是大水泡,有鸡蛋大的,有核桃、栗子大的,医生正用小剪刀剪他身上的大泡,我心疼得眼泪唰唰往下流……

后来医生建议我们,转到市级专业烧烫医院,深度烫伤他们治不了。来到市里医院,大儿子和许多烧烫病人都在一个大的无菌室里,不穿衣服,让伤口晾着。因怕带细菌不让家属进去陪护。

二零零一年邪党为打压法轮功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电视画面上烧伤的人都是全身包裹着厚厚的纱布,一看就知道是造假,欺骗老百姓的。

大儿子一共做了三次植皮手术。第一次,全身麻醉,我在手术室外等着。心想,有我们大法师父保护,没事儿。手术后推出来,我一叫他名字,他就醒了。第二次,做膝盖植皮,又得全麻,我心里叫着大儿子的名字,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第二次手术非常顺利,推出来就睁着眼睛,清醒过来了。第三次是膝盖到大腿根部植皮,这部位深度烫伤,经检查是三度,这次是局部麻醉。三次手术后转到普通病房,我给他陪护,可大儿子不睡觉,总是睁着眼。他说一闭眼,眼前就是大水,五颜六色的染纱锅炉水喷溅的场面,非常害怕!这时我就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个老太太,被汽车拖出十多米远都没事儿。我就对儿子说,“你啥也别想,没事儿。”真神了,一会儿他就睡着了,足足睡了三个小时。

出院时,大夫说,你们这孩子挺坚强,手术没落下毛病(两次全麻,脑子反应没迟钝),植皮恢复得这么好,挺幸运的。其实我知道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

(二)小儿子脑膜炎,没留后遗症

二零零七年端午节那天早晨,我刚包完粽子,十八岁的小儿子,突然倒在地上,手和脚抽搐,眼睛瞪着,咬着牙。我一看,赶快伸手要掰开他的嘴,他把我手指肚咬了一个大口子。我就把他抱在怀里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快救救这孩子!”一会儿,这孩子就把嘴张开了,眼睛也不瞪着了。嘴里有血,把牙也咬坏了。我问他刚才怎么了?他说就是脑袋麻。我告诉他,“你念法轮大法好!”他点头。后来去医院检查,说是脑膜炎。开了点药先吃着,这期间我们娘俩不断的念:“法轮大法好!”

家里人不放心,又带他到市里医院检查,做了腰穿抽骨髓检查,大夫说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按脑膜炎给输液。在医院里,一天,他又喊我,“妈你快过来,我脑袋又麻了。”我说你别动,快躺下念法轮大法好!二儿子很听话就念。(七八岁时,他经常跟着我去同修家听师父讲法录音,特别支持我炼功。)医生见又出现症状,还要做腰穿,我坚决不同意。医生说他们得对病人负责任,只好做了,可结果还是没问题。

几天后,我们就出院了。医生说怕出问题,不同意出院。我坚定说;“不会有问题”。后来二儿子上了大学,研究生都毕业了,脑袋没受任何影响,聪明着呢!

(三)丈夫被摩托车撞,有惊无险

有一年夏天,丈夫在外面吃晚饭,喝了点酒。到家后,他骑着摩托车到广场找我。半路上,与另一辆摩托车正面撞上了。那个人没事儿,我丈夫被撞的挺严重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全身是血。围了好多人,同村的人认出是我丈夫,就找我家侄子给送医院抢救。

我回家的路上,村里人告诉我,赶快去医院吧,你丈夫被摩托车撞坏了。当时,我心里特别有底,没着急。他不会有事儿的,有师父保护着呢。到医院见他白衬衫都是血,我就伏在他耳边说;“念法轮大法好啊!”他答应一声:“嗯。”做完各项检查,结果都正常。头部撞了一个大口子,缝上就没事儿了。

九九年,丈夫学法刚一个月,邪党迫害就开始了。因为上班怕受影响,他就不学了。但我拿回的师父经文,所有的真相资料他都看。听《九评共产党》录音,他说:“讲的真好。”我说:“你也退了吧。”他入过团队。他说:“我还上班呢。”我也没着急劝他。一天,他气管炎犯了,喘不上气来,憋得难受,在床上躺着。突然叫我过来,说:“你快把我那个团退了吧。”我说:“给你起个化名?!”他说:“就用真名。”我说:“好。”说完没一会儿,他告诉我说,不喘了,起来干活去了。接下来几天帮二妹家收秋,掰玉米棒子,从山上往山下扛装玉米棒子的口袋,一点都不喘,二妹家的人都非常惊讶!

要说的故事太多了。自修炼后,二十二年了,我没吃过一粒药,没有病,身体非常健康!而且我的家人都得到大法师父无量的慈悲保护,多次绝处逢生。在此,我代表全家人跪拜、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