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使命 不留遗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水平,很多字都不会写,可我不能总是从明慧交流文章中索取,我也得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得法

我家住在农村,是一九九五年二月份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我的身体有多种疾病,一天没有舒服的时候。比较严重的有类风湿、风湿性心脏病,大夫说我这几种病都是无法治愈的,只能回家吃药维持吧。

后来,经一个亲属介绍,开始学炼法轮功,得法后四个多月的时间,身体状态就改观很大,大多数的病都好了,之前的妇科病很重,走路多一点就不行了,十多年来,不敢喝凉水、吃凉东西,一喝凉水,当时就会流血,流的头直发晕。

有一天晚上睡觉,梦中有人从我腹中拿出一个象鹅蛋那么大的一个肿块,醒来,发现床上被子都被血弄脏了好大一片,之后,流了七天的血水。从那以后,妇科病就再也没犯过,彻底好了。

还有一次,梦到自己把着水缸喝凉水,喝了好多。醒来后,想这是不是师父点化我能喝凉水了?打那以后,我就试着喝凉水,吃凉东西,直到现在,那流血的症状全无,再也不怕喝凉水了。

得法后也就是一年的时间,全身的病就都不翼而飞了,这大法的神奇,更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师父时刻在身边

大法被迫害后,我就开始了讲真相。有一次下乡去挨家挨户讲真相,同修们分组结伴,会骑摩托车的就去了较远的村子,不会骑的就两、三个一伙,在离家近的村子讲。我们三人就这样一家挨一家的,讲完一个村子,再去下一个村子讲。

到最后一个村子后,我们又挨家挨户讲真相,这时看到一个男的,一看他的眼神,我就感觉不对劲,我们就走了,这时听到警车的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当时有个同修心就不稳了,想往庄稼地里跑,那时庄稼刚割完,没有藏身之处,跑地里也能看到啊。我说不能跑,就在心里说:我们都是宇宙的正法神,师父加持弟子,消灭铲除邪恶。就这样,那警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跟没看到我们一样。谢谢师父,真是有惊无险!

有一次,和同修坐客车去外地讲真相,正巧派出所所长也坐这个车去上班。同修不知道他是派出所所长,在车上就跟他讲真相,车上有个女的,和派出所所长说:她是法轮功(学员),你带没带逮捕证?所长说没带。我示意同修别跟他说了,同修还一直讲。这时,所长就掏手机要打电话,司机立即制止了所长,说:绝对不能这样!我就赶快发正念,求师父救我们,不一会儿,所长到站下车了。师父又帮我们化险为夷了。我想那个有正义感的司机帮助大法弟子制止世人行恶,也一定会有福报的。

我们带着真相册子和刻有法轮大法好的葫芦去农村挨家挨户的讲,讲完,就给他一个葫芦,或者真相资料。农村人朴实善良的多,基本退的很多,效果非常好。有的人没得到葫芦就跑来要,有一个男的光着膀子跑来问我们要葫芦,刚好剩下最后一个,给了他,把他乐的呀!看到世人得到真相后的喜悦,我们心里真是感慨呀,世人都在等真相啊!

一次,和同修走在讲真相的路上,师父的法打入脑中:

“一路正法劈天盖 不正而负全淘汰 苍天欲变谁敢挡 乾坤再造永不败”[1]。

当时浑身一震,往前看,前面两个街都是人。那天讲的效果非常的好,直到现在,每次下乡讲真相,这句法都会反映到我的脑中来。

方圆四、五十里地的村子都讲完了,我就离开村子,到镇里租房住下来讲真相。一次,在车站给一个女的讲真相,刚一说,她就大声嚷嚷起来:“我不退,你们反对××党,××党给我钱。”我说:“××党好坏不是你说的,也不是我说的,天要变谁敢挡?不退出,就得当陪葬。”那个女人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我退!”

通过这些年面对面讲真相体会到,师父时刻就在身边,只要关键时候能想起师父,能有正念,师父就会帮我们渡过难关。

自从老伴去世后,我一个人生活,有一年,儿子在外地打电话给我,说他做手术了,肾结石,让我去。我考虑再三:到那,他也做完手术了,我就是去了,也帮不上忙,我该做的三件事都会受影响,我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走师父安排的路吧,师父会给他最好的安排。我放弃了去看儿子的想法。后来,在一次梦中,看到一个人给我儿子做手术,手里拿着一个丝丝落落的东西,我心里说,这就是我儿子发病的根啊!现在儿子的病再没有犯过。

二零二零年过年,儿子在南方打工,让我去他那过,结果正赶上疫情,初三就封闭了。在那呆了两个月,儿子不让回来了,说给他做个饭啥的,照顾他一下,他好能多挣些钱,该成个家了。我考虑到我的使命重大,现在时间多紧哪!大疫当前,世人都在等着得救呢,在南方那儿人生地不熟的,不能照常做好三件事,我得回去。我再一次放下了这个亲情。

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2]

当你按照法做时,师父就会给你最好的。

回来后,疫情还没解封,我也每天都上街去讲,不错过有缘人,等到全部解封时,我们又去下乡赶集讲真相了。

二零二零年时讲真相,我就从疫情讲起,抓住世人的心理,因为谁都怕死。见面我先对他们说:今年的疫情多严重啊!要躲过瘟疫就得把入过的党团队从心里退出,因为加入时宣誓把命交出去了,天要淘汰坏人,不退出就是陪葬品。这时世人基本上都退,然后我再告诉他们大法真相,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打死打伤大法弟子,活摘器官贩卖,天理不容,疫情是大劫难淘汰坏人,大法是救人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能得救。这样每天都能讲退二、三十人。

我离开家乡去城镇讲真相四年多了,跟同修们配合时也会经常遇到心性上的考验,我知道这都是该提高心性了。有时看到同修有病业状态时,我就急的不行,帮人家找这个心、找那个心,不考虑同修的接受能力,就把自己的一些看法都说出来,有时弄的同修不高兴了,现在想想,其实都是我自己向外看了,让我看到同修的问题其实是有我修的地方,不然就不会让我看到,认为自己比别人高,能给同修指点指点,好让同修快点归正,这不是自以为是吗?表面是帮同修,其实不都是该修自己的吗?意识到不对了,就赶快归正自己。

我认为修炼中遇到的每一件事,不论大小都是师父安排的一道考题,都得用心去做答,不能马虎大意,可能觉的很简单,不以为然,稍不注意就会答错,来个不及格。我想不管我做的啥样,只要正法一天没结束,每天都要尽力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寒来暑往,从来不敢放松自己,谨遵师父的教诲,努力去履行自己的使命,不给自己留下遗憾,给师父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