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哥哥身上我看到法轮功的美好与中共的邪恶

更新: 2022年04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哥哥在国家大型企业工作,任劳任怨,兢兢业业,被公认为好人,年年被企业评为劳动模范。得法修炼后,带动了很多人走進了法轮功修炼,他与同修都身心受益。

正当他们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恩泽之中,江鬼与中共邪党狼狈为奸,对法轮大法進行了史无前例的迫害。中共成立了610组织,针对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惨无人道的打压与迫害,其手段极其残忍与卑鄙。我哥和很多同修们被抄家,被迫害,在监狱双腿被打残,绝食十七天,通知家属,我去交钱保释。出狱后,恶警听说他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又想来抄家绑架,我们不给开门,他们就找来消防队,搭梯撬窗,砸玻璃,冷冬十月的天气,夜里静静的,砸窗户声把小区的居民都惊动了,纷纷出来观望,后来在邻居的帮助下,哥哥连夜离开了这座城市,来到了邻市,从此流离失所。而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我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不但承受亲人被迫害的压力,还被迫的做所谓“帮教”转化。我在单位是个领导,上级要求三级联保,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有人还炼法轮功的地方)对辖区上中下三级官员停职查办。有一天,我把所在辖区的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一起,進行所谓的改造,收缴了书籍、条幅、照片、录像带音响资料及电子设备,传达关于停止法轮功一切活动的通知,要求大家不聚会,不上北京,要接受管理。当时大家问了我许多问题,问的我也答不上来。如:回忆一下你所接触的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吃喝嫖赌了?还是贪污腐败了?《转法轮》是大法弟子必修课,里面的内容哪句是参与政治了?如果要求每个人都要在社会中做个好人,做到真善忍,就给扣个邪教的帽子,这个政府是什么人掌权啊?难道带出一群腐败贪占,甚至割地给俄国的做法是老百姓需要的吗?把法轮功学员当作敌人,進行残害和打压,有良知的人怎能下得了手啊!?

我带着许许多多的问号开始反复的阅读有关的资料,包括《转法轮》,及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从那时起我真正的开始关注法轮功。法轮功学员一身正气,坚定信念的去说明真相,很多的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法轮功学员数不胜数。从我哥哥身上,我看到了邪党的邪恶,大法的美好。

被迫害致残 哥哥仍坚信大法

我哥哥在监狱被迫害的双腿致残,但也没改变他对大法的信仰。他知道法轮大法是有百利无一害的功法。他不但自身受益,亲朋好友也受益了。这个功法帮助多少家庭远离了疾病,带来了健康。我哥在大法的感召下,不顾自身安危,想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出去挂条幅,讲真相。我也很担心他,为了他的安全,防止他上北京,出去讲真相,我让他在家呆着,并教他电脑,让他在家炼功学习,也免得家人受牵连。可他在家半年时间就掌握了打印、排版、制作刻字、修理、不知不觉中建立了资料点,而且指导很多人建了资料点,为大法弟子讲真相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时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

610组织和警察昼夜抓捕,挨家挨户的查。二零零三年,警察抓捕了大批的大法弟子,我哥是在为资料点运送耗材时被抓的。警察叫嚣说在我市抓到了我省最大的法轮功组织者,省市里的警察轮番的审讯。面对他们,我哥说:我就是要做一个好人,我就是想修炼,并把真相告诉给大家。你们不允许的理由是什么,除了诽谤,无中生有,恶意歪曲之外,要么是严刑拷打,请你们想想,善恶有报啊。610的头头多次劝他放弃修炼,我哥就给他讲真相,讲中共的历史,讲运动过后的平反,中国的现状,邓小平被打倒三次后平反,成了国家领导人,每次运动后又平反,跟儿戏一样,受害的又是谁呢?610的领导说:“也许我退休以后考虑信仰的问题,我现在说服不了你,但没办法,我不能放了你,我能做的是给你找一个好的监狱呆上五年吧。你有些话也触动我,我出国考察那次就是因为没有信仰被拒签了,正常的话,所有的信仰都教人向善的,我觉的你是个好人,但我不认可你跟我们对着干,让我们为难。”他还是让邪念占了上风。

我哥被送到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受尽各种折磨,多次被迫害的昏死过去,然后就被用筷子扎人中,还被用马甲把手脚分别绑上,恶警用皮鞋后跟踩前胸。他牙齿被踢掉四颗,满口牙也松动了。还让其他的犯人轮流看着,不许他睡觉,大小便都拉裤子里了,他脸也变形,眼睛和嘴都肿的张不开了,不能進食。也不知道躺了多长时间,他醒来的时候,嘴里插着管子,灌的是淡盐水。恶警说既然能绝食,不能绝尿吧?让犯人把屎往嘴里抹。我哥也不知道疼了,昏死了过去。

冥冥中我哥感觉身体在往下沉,感觉软软的飘了起来。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让料理后事。

奇迹般的活过来了

我和侄子、侄女、亲朋好友赶到医院的时候,哥原来160斤的体重,非常健康的身体已无法辨认。床上的他气息微弱,时而抽搐,时而昏死。警察怕担责让我签字,随后他们开车走了,茫然的我欲哭无泪,将他背回家,擦净身体,等他呼吸停止。我嫂子因为被抄家吓坏了,至今没有联系上。

我哥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抬回家后,水米不進。第二天中午睁了睁眼睛,欲言又止,亲人们的呼喊,同修们的鼓励,两天两夜同修们发正念加持。第三天下午他醒了,喝了三勺米汤,但还是微弱无力坐不起来。第四天上午,神智恢复,知道自己脱离了虎口,知道饿了,饭后跟大家讲被迫害的经过,鼓励同修们一定要精進,做好人没错,法轮功一定会光耀人类。

第五天早上,我哥竟然可以和往常一样的看书学法了,他奇迹般的活过来了。这场劫难过后,大家增长了很多智慧,资料点转移,中断与不安全因素的人联系。为减少损失,我和大家要求哥哥转移,尽管他的腿还不能动,但离开这里已刻不容缓。刚一开门与一位同修撞上了,原来同修知道了我哥的事特意来接他走的。车刚掉头,我们还没回过神来,两辆警车就来了,下来好几个警察進了屋里,但一无所获。

坚持讲真相救人

哥哥历经魔难,在同修的帮助下,辗转去了上海。半年后我多方打听,才知道他的情况。我特意去上海看他,约过两次都没有见上面。后来同修说他身体恢复的很好,已返回本地。由于我们的电话受到监控,不能用电话联系。

两年后,我终于见到了他,别人叫他老宁头,在同修的企业打工,白天开了一家电脑、打印机修理部,忙的很充实,仿佛一个小伙子,白发后长出了黑发,更神奇的是长出三颗新牙,他说只要你真心的相信,真心的修炼是真灵,如果不信那就等于零。常有人问他能修成吗?他说:百分之一的怀疑就会带来百分之百的不相信,只要你坚信、坚定的修炼,就一定会出现奇迹。

哥哥早三点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然后开始学法、背书。整点准时发正念,每天为各资料点修理机器,任劳任怨,不收钱,生活特别节俭,常吃剩饭,正念正行,二十年如一日,有时我问他觉够睡吗?不累吗?他说修炼是最好的补充能量。我又问他:我理解《转法轮》一书,有的内容是让了解的,有的是需要记住的,有的是靠我们自己悟的,可你为什么要背书呢?他说:地不铲趟生杂草,人不学习生杂念,脑袋这个容器是有限的,不装大法,就一定装别的。

有一次,我哥上门修理打印机,被一辆送外卖的三轮车把他的电动车给撞翻了,被撞的不能动了,三轮车司机吓的一个劲的道歉,司机的妻子吓的直哭。我哥说不用你赔了,你们一定要相信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相信法轮大法好,司机千恩万谢的说: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啊!这要别人,我得赔多少钱啊,法轮大法好,真好啊,谢谢!

我哥这次出车祸,死里逃生,双腿又撞坏了,没吃一片药,没打过一针,除阴天有点不舒服,其它的功能基本正常。在疫情期间,小区封闭。我哥没有身份证,没有手机,出入很不方便,于是他把工作室搬到了郊区农村,照常去讲真相,修理机器,特别是资料点送来的,不吃不喝也要尽快修好。

一次修房盖时,哥哥不小心从房上掉了下来,肋骨胸骨被迫害时的老伤又被摔坏了,他忍痛用宽布条勒紧仍然坚持修理机器,由于内出血,排便都是黑的,但他无怨无悔,把机器修好拿走后,他躺床上不吃不喝,到点就炼功,汗水湿透了上衣。

有一次,他头昏脑胀的起不来床了,是煤烟中毒晕迷了三天,口眼歪斜,有人看到是中风了。他清醒时坚决不去医院,相信大法,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一个月后嘴歪眼斜的现象消失,但身体还是有点弱,思维清晰,情绪乐观。我非常感谢同修的不离不弃,一直照顾到我去把他接回来。其中有位女同修,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也认识她多年了,她被迫害两進监狱,一度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流离失所后经同修介绍认识的,每当有人鄙视或轻视她不够精進时,我哥就说每一个受迫害的人,一次次的闯出监狱仍信念不变的同修,都值得尊敬和帮助,不是亲身感受,亲身经历的是不会理解的。可能是因为相同的经历,所以我哥在生活上给予了很多帮助与支持。有人说闲话时,女同修对我哥说让你为我背黑锅,真是对不起,我还是走吧,这可能是我的命。我哥说明明白白的放下,才是真的考验呢,这样的关是修炼人要过的。在监狱里我把生死都放下了,还有什么关我们过不去呢?这点委屈都受不了,怎么修忍呢?今生得法不易呀!

去年四月,这位同修给我打了电话,说我哥就象她的亲哥哥一样,是正人君子,是值得尊敬的人,但现在他很危险,我等你们来了,把他亲手交给你们。

通过我哥,我认识了很多的大法弟子,还有很多受过迫害的同修,他们每一个都是值得敬佩的人,他们是常人中的好人,不占别人的便宜,在工厂里任劳任怨,不用担心他们耍滑偷东西。

他告诉我他要回家了

我哥在他修炼过程中,经历了许多的事。名利情的诱惑,被迫害中的伤痛,但他从没有动摇自己的信念,视一切都为过关与考验。在监狱里,受过各种各样的酷刑,膝盖骨都砸坏了,还被狠踢裆部,昏了过去。而警察却说他装死,接着踢。他在水泥地上躺了两个月,经历了九死一生,落下了终身的残疾。

在他奄奄一息之际,我给他擦身子,看到他的睾丸都发黑了,医生说坏死了摘除吧。我哥不同意去医院,也不吃药,我哥知道,他的命是大法给的,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哥经历了那么多魔难,早就没命了。但我当时还没悟到,看着他只能吃粥,身体虚弱,又担心警察会来,我给他换了个环境,眼看着他天天发烧,我就在他的粥里加药,陪着他喝粥,把我自己喝的药物中毒了。我在和我哥去洗澡时我发现我哥的睾丸真的是坏死了,他也不能站着小便了。

我嫂子离开家有十多年,我哥受迫害把她吓坏了。去年五月,我接我哥回家,嫂子在外地没见面,也没对上话,我把他接到我家里。我哥情绪乐观,信念坚定,特别的精進,很多同修说他是为大法而生的。他把人生都放下了,他的电动车、修理工具、生活用品、打印设备等都交给了同修。我哥的修炼我是亲身体验到的,他不看电视,也不看大法书之外的书籍,业余爱好也没有,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背书、修理机器。

七月份的一天下午,我们三个人在床上发正念,我看到他们两人身后有光柱,而且我哥升的很高。然后我看到他下地着急要走,我喊他,反而走的更快了,也不说话,我下地把门插上,他跟我又回到了床上打坐。我问他为什么走,他说他要走了,并嘱咐我要精進,好好学法,抓紧修炼。

八月中旬,他对我说退党吧,告诉我给他孙子汇点钱,他说很有幸得大法,没有遗憾。

九月十二日下午,他和我有说不完的话,嘱咐很多,告诉我生活费放在抽屉里,有个U盘是给我的,是修炼用的,还有一包说里面有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保管。我说我身体不好,拒绝给他保管,他说他相信我,还有些钱,但我还是没有同意,在我看来他的身体比我的还好。然而他告诉我他要回家了。

九月十三日早上,他喝了一袋奶,吃了半块月饼,三点五十开始炼动功,四点五十开始炼静功,但他的头低垂着,我说干嘛呢?没有反应,我打电话告诉了亲戚朋友,通知120也来了,现场抢救,后确定死亡,他走的很安详,享年七十五岁。

退出邪党,走入大法修炼

我亲眼看到了我哥和同修们的经历,我深深的知道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我哥在修炼前,无论在单位,还是在朋友中,都是公认的好人,没做过坏事;修炼后,他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对自己亲身受益的事,他也愿意交流给大家。

我知道法轮功是在常人中修炼,是在常人中做个名副其实的好人,用真善忍的标准面向社会,不贪不占,放下名利,修出慈悲心,每个学员都应在符合常人状态下修炼,每个人都做好本职工作,一切不好的想法,影响修炼的都要向内找。在这个环境里,不需要勾心斗角,不需要尔虞我诈,真诚的相处,一心向善,仿佛是世外桃源。我非常的震撼,非常的认可。

大法受到诽谤时,大法弟子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资料告诉人们大法的真相,只是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而已。而那些党官又有多少不贪腐的呢?我一九九八年入党后接触了党员的腐败与堕落,官场中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仿佛就是你死我活的战场,拉帮成伙的倾轧,说一套做一套的勾心斗角与明争暗斗,各种腐败的更是层出不穷。他们不让人信神,而他们自己却大行其道,为了升官发财而烧香拜佛的现象屡见不鲜。很多的城市都有风水大师的杰作,党员干部更想占尽好风水,妄想好处。在中国的黑社会,后台支持者仍然是党的领导和庇护下成长起来的必然产物。一个国家贪腐堕落,法律、教育、医疗、军队买卖化商业化容不下好人的时候,正是末法时期的表现,也是消亡的前兆,他们的舆论工具是蒙骗老百姓的,相信纸是包不住火的,因果报应老天放过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总之,从我哥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邪党的邪恶。这就是我的见证,我的触动。他是为了众生,为了维护宇宙真理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只是肉体的消亡,而他的精神将在宇宙中永存。我深信这一点。我支持他生前所做的事,我也郑重的声明退出邪党,并走上修炼之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