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更新: 2022年02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三日】每当回首往事,我都会深深的感慨: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出生在农村,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因为和兄、弟、母亲住在一间屋实在太挤了,我就搬進储藏粮食的屋子里住,用一块破门扇搭了一张床,自己觉的还挺美。一天夜里,我感到身体被什么东西压的喘不过气来,猛一翻身,才没事了。第二天早晨我告诉了母亲,母亲说:没事,那是你出气出的不对付,被那口气压住了,人称“气猴子”,很多人都经历过。听母亲这样说,我也没把它当回事。

过了一段时间,又一天晚上,我刚躺下,在似睡非睡之间,门一下子开了,一只象猫科一样的小东西進了屋,“噌”一下上了床压在我的身上,我猛一翻身、手一划拉,它就跑了。我看了看门,门关的好好的,我没多想就又睡了。这样的事情后来出现很多次,我都记不清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越来越壮,那种事情就很少出现了。所以我没有在乎过,也没有害怕过。

可是到了三十五岁时,这个东西又出现了,而且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从每月一现,到每周出现,后来是天天出现,每次進屋我都能看见它,它已经长的象大狼狗那么高壮,一身白毛儿,两只眼睛贼亮,它有时一推窗户一跃而進,有时一推门直奔向我,一瞬间我身体已经被它压住了,根本动不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压的时间长,我被折磨的身体越来越弱,脸色发黄,头沉耳鸣,浑身没劲儿,非常痛苦。我感到害怕,感到非常恐怖,晚上不敢睡觉,就坐着睡。

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趁丈夫和孩子在屋里玩,赶紧躺在沙发上睡一会儿。突然阳台窗户被推开,清清楚楚看见一只白白的高大肥壮的东西(现在我知道了那是一只狐狸精),一跃而上压在我身上,憋的我喘不过气来,身体一动不能动,它身上的毛都能触及到我的脖子,我歇斯底里的喊丈夫、喊孩子,希望他们来动我一下,可他们象没听见一样尽情的玩着。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却没有反抗之力。过了一会儿那个东西走了,是原路返回的,从阳台窗户跳出去的。我出了一口长气,心脏怦怦跳的很厉害,连说话都没劲儿了,我直直的盯着窗户:窗户是关着的!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丈夫,他还是老一套:你做梦呢,还睡的挺香。我看过医生,医生说:是工作压力大,或是家务事多,有什么事想不开,造成精神紧张,所以引起睡眠不好。不管谁怎么说,都无法解开我心中的谜。我只能在痛苦中煎熬着。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四十岁那年。我的身体实在承受不住、出问题了,右腿外侧麻木,腰部疼痛,顽固性鼻炎复发,头晕、目眩、耳鸣、偏头痛、腰椎骨增生、子宫肌瘤两个,囊肿一块。身体外部的表现是:脸全肿了,眼睛只留一条线缝,两只脚肿的只能穿拖鞋,浑身没劲儿,脸色苍白,小便失禁、带血;身体发重发沉,走路缓慢,煎熬的痛苦无以言表。

我才四十岁啊,上有老、下有小,我得活下去呀!那时我一门心思治病,为治病到处求医,只要有可能治好我的病的方法,我都去试一试。可怎么治都治不好。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九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经人推荐我修炼了法轮功,还是义务教功,我高兴极了,每天早晚到公园炼一个小时的功,那里的人很和善,平易近人,没有分别心,手把手的教我动作,非常负责,很有耐心,直到我学会为止。

那时我特别爱炼功,早上炼,晚上炼,午休时间也炼,几天后我感到身体很轻松,吃的下,睡的香,走路轻飘飘的,特别舒服!我心里那个高兴啊就别提了!心想:我可找到救命的功法了,这可是神功,太神奇了,我一定坚持炼下去。

一个月后,我整个人大变样,精神充沛,脸色红润,身心健康,走路一身轻,没人的时候还会蹦上几蹦,跳上几跳,有时一溜烟儿跑一段路,真的美妙极了。我没有吃一片药,没花一分钱,我的病全好了!我无病一身轻,干活不觉累,好象有使不完的劲儿。

那个压我身体的东西再也没出现了!从此彻底消失了!是法轮功救了我,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的亲人、朋友、老家的乡亲们,看到我的身体的变化后,都说:“确实神奇!”“不可思议!”“这法轮功真好!”就这样,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入大法中修炼,他们又有了自己的神奇体会,再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给亲戚、同学、朋友……就这样人传人、亲传亲、友传友,大法的神奇在我们当地传开去,学炼法轮功的人数象滚雪球似的翻倍的增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