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九九六年初见师父的幸福时光

更新: 2022年02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八日】最近听明慧广播的《忆师恩》节目,很受感动,听着诸多同修们的回忆,我深感师父传法的艰辛和对众生的慈悲,也激励我更精進的修炼。身在美国,我很幸运能有多次机会见到师父,每一次都是无比珍贵的机缘。这里,我写出自己初见师父的珍贵回忆,与同修们交流。

一九九五年底,在美国刚得法几个月的我回到北京,这是我得法后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次回北京。闻到了熟悉的气味,感觉到家了。

同行的还有其他来自美国的同修。一开始我们来到酒仙桥附近的一个小学。当地学员为我们包了饺子。现在我还对当时坐在小椅子上吃饺子的情景记忆犹新。

在这几天里,我接触了许多北京的大法弟子,觉的大家都是那么好,都可以敞开心扉交流学法、修炼的心得。回想起以前的岁月,倍感温馨,可惜当时一起交流的人中有些走了弯路,万幸的是绝大部份人都还坚定的走在修炼路上。

在老学员的建议下,我拜访了戒台寺,听说师父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转法轮(卷二)》就是在那里写的。我还参观了选佛场,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后来我有幸参加了在二炮礼堂召开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刚修炼了几个月的我,听着同修的交流,受益匪浅,感觉我之前根本就不会修。

我也发了言,给大家交流了自己得法的喜悦:我是在一九九五年得法,首先看到的是父母托人带来的《转法轮》。我第一天看到很晚,最后在地毯上睡着了。后来看了一遍又一遍,书不离手,每次看书时都感觉这是一本全新的书,很多段落都似乎从来没有看过,还觉的自己太马虎了,怎么上次漏掉了这段?有时我看的兴奋时直拍大腿。后来给父母写信时说:谢谢你们带来的《转法轮》,这比给我第二次生命都重要。

一九九六年一月一日,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地点是月坛公园一个会议室。我第一次见到了师父,师父慈祥、慈悲、年轻。我第一次和师父握了手。师父的手很温暖,象握在棉花上一样。我听老学员说,如果是真修的,会感到师父的手温暖、柔软;如果是心态不正,想来挑衅的、斗法的,会感到象握在钢板上一样。当时参加会的有来自瑞典、意大利、法国、新加坡、香港、美国、加拿大的学员。师父耐心、细致的解答了海外学员的问题。

那时我好奇心重,想录了音回去没人时自己多听听。我用美国带回来的摄像机录的,没打算录像,所以没有对着任何人拍,只是想录下声音。但是后来发现录像带上什么都没有,觉的真是很神奇,我记的明明按下按钮了呀。

我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不对,没有按照大法要求做。后来师父在不同地方讲法的书正式出版,要求把录音带等都销毁,我那时收集了许多讲法的录音带,虽然万般不舍,也都坚决按法的要求做了。

当时我在会上问了一个问题:佛、道、神都是圆满的生命,那么他们一定是放下名、利、情的。师父讲过觉者各个层次都有。那么他们是不是有在他们层次的执著?

师父说不能那么理解,然后又从另一个角度讲了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自己的一个问题,就是喜欢用自己的知识、逻辑和观念来钻研和学习大法,也就是抠字眼。我那时反复通读《转法轮》,曾想在里面找出别人看不到的奥秘来,比如藏头诗或特殊的方程式等。书中讲的法理我都接受,只是还有个疑惑:法在哪呢?我觉的这么大的法,一定要得之不易。后来随着修炼的深入,我才明白,这就是法。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最明白的道理讲了宇宙最高的法理 。

有一次,我读《转法轮》,看到第四讲第一章的最后一段,突然觉的豁然开朗,好象全明白了。具体明白什么了也说不清楚,思想好象一瞬间跑到十万八千里外,然后一下又回来了,感觉浑身通畅、美妙,感到师父的法融会贯通,都互相佐证。那美好的感受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师父把大法给了我们,又耐心的把学法的要领教给我们。学大法,必须自己学、实修,才能体会到其中妙处,不能用小法小道的方式,不要去抠字眼。

会后,师父和与会的人合影,还赠送每个人一份礼物,是师父的法像,下面由师父亲笔写道:“静观世人,为幻所迷。”[1]

临走时,一位来自美国的学员握着师父的手,邀请师父来美国,师父稍微停顿了一下,说:你以后就知道了。

会议结束时,北京老学员给大家朗读了师父刚刚发表的经文(《洪吟》〈洪〉):

苍穹无限远
移念到眼前
乾坤无限大
法轮天地旋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但初见师父的幸福时光那一幕我记忆犹新。在这二十多年助师正法的岁月里经历了风风雨雨,我希望能与同修们一起,修炼如初,走好走正剩下的修炼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境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