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感恩师父救度 闯过生死关

更新: 2022年03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一九年夏天得法的,感恩伟大的师尊给予我第二次生命!在此,我把我的故事以及修炼以来师父对弟子的点化,及个人在自己修炼中的感悟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医院拒医

二零一九年夏天,我出现很严重的腹泻,并伴随着高烧,在县医院住输液九天仍不见好转。后来转到市人民医院治疗,住院十五天,仍查不出病因,并且病情更加严重,便血、高烧一直不退。

后来家人托关系,把我转到北京的医院治疗。在北京住院两个星期,仍然没有查出病因。后来做了骨穿,说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疑难病,医院实施的方案治愈率在百分之零点几,而且花费巨大,至此已经把我家的积蓄花完,又四处借钱治疗。

终于有一天,主治大夫查房时当着我和我家人的面说:“你这个病不用治了,治也治不好,白花钱,也别在这浪费我的病床了,回家养着去吧,顶多能活三个月。”当时家人一直对我瞒着病情,从医生嘴里说出“你这病不用治了,治也治不好时”,我吓愣了。还告诉我们也不用找其他医院医生治疗了,他说,他治不了的病,别人更治不了。

我和家人都绝望了,父母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家人亲朋好友都伤心的哭。后来家人决定把我转到我市中心医院,靠医院养着。父亲就说,死在医院总比死在家里安心些。

我刚回到中心医院的第二天,亲朋好友都来看望我。也就在这一天,我的婶婶给我送来了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和《转法轮》,还有《转法轮(卷二)》。

这里补充一下,在我第一次在市医院住院期间,我的婶婶来看望我时就告诉我: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个九字真言,并给我一个护身符卡片。当时,我的婶婶泪流满面的说:“我咋连我身边的亲人都没救……”她很懊悔、很愧疚。我当时也流泪了。说实话,在这之前,我家和婶婶家有一些矛盾,而当婶婶说这话时,我就彻底放下了对她的恩怨,还很感激她。第二天,我就转到北京去了。

在北京住院期间,我一直牢记婶婶告诉我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诚心默念。记得在北京住院期间,有一次大出血,我感觉马上就要死掉了,浑身发冷,想睡觉,把医生都吓坏了,紧急输血,才慢慢的缓过来。我当时心里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念了多少遍。回头想想,那次是要取我的命的,是大法师父救了我。

得法 消业

回到县医院,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我心中一直有一种被法牵动的感觉。在北京的时候,我给婶婶打电话时我还说,让家人把师父的大法书捎来看。家人觉得我是在北京,没敢捎。

得法后,我在医院听师父讲法,用了几天把师父的九讲全部听完。感觉师父讲的太好了,太受益了。回县中心医院后,我的身体一天一天好转。在此之前,自从在市人民医院住院起,医生就让我禁食了,我从九十多斤,一直瘦到此时的六十多斤,成了皮包骨,整个人都脱相了。听法一星期后,我能吃点稀饭了。

后来婶婶对我说:“学《转法轮》吧。”我开始看书,看的挺好。第一讲没看完,身体又有了反应,原本十几天没有便血的症状又开始了,一下像是病又复发似的,医生又让禁食。我当时心里也不稳了,法也不读了,也不听法了,当时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身体又开始虚弱起来,一天比一天严重,自己都有转院的想法。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几天左右,每天便血,医生再给输血,又增加了肝肾功能衰竭,眼睛看人都在晃。

每天打着各种针,有一种针是促進白细胞生长的,因白细胞低,每天打一针,医生说:就象打仗一样,正常的白细胞是成熟后去抵抗病毒,而体内的白细胞太低,这样只能把不成熟的给顶上前去打仗,其实身体状况更糟。后来,我说别打了,这样根本不行。我当时情绪非常糟,不想见人。每天闭着眼,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怕光,大白天拉着窗帘。家人在陪护,我也不让他们说话,特别烦。

有一天,婶婶又来看我,妈妈把我的情况说给她。她听后,着急的说:“怎么法不学,那还得了?!还想转院?这念头都不对,都是旧势力的干扰。”妈妈让婶婶开导我。婶婶说:“一定要好好学法、听法,不然会很危险的!”开导了我一番。

当时说来也奇怪,别人说话我听着就烦,可是婶婶说话我句句都想听。自此以后,我又拿起《转法轮》,开始认真的读起来。第二天就不便血了。当晚,我还做了一个梦:师父法身在我的病床边上,把我的肠子拿出来清洗干净,又放回去。我当时心中就想,我好了,师父把我的肠子修复好了。

第二天没有便血,连着三天没有拉,第四天医生让喝点小米油,妈妈用勺子喂了我两勺,第一次只能喝两勺,而且一点一点的喂。第一天大概就喝了六小勺米油,观察了一天后,一看挺好,后来连续几天慢慢开始增加。我当时对家人说:“我学法学好了。”我和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更神奇的是,此时我一吃药就吐,不吃就不吐,吃了也不管用。我索性就不吃了。家人开始不同意,后来观察我一吃药就吐,也就不叫我吃了。我也不叫医生打针了,输液的针也慢慢减少。每天可以正常吃饭了。在医院住了四个月,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这样,我妈妈也得大法了,也在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非常感激我的婶婶,把这么好的一部大法介绍给我们。自从我和妈妈学法后,和婶婶之间的矛盾都化解了;如果不得法,我想我们之间的矛盾一辈子也解不开。现在,我和婶婶亲如母女。

出院回家后,我每天大量学法,学习《转法轮》。后来我又请了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等。慢慢开始炼功了,身体康复很快,饭量也大增,两个月后,体重恢复正常。

二零二零年即将过年期间,肚子疼了一段时间,我没管它,每天就是学法,也挺过来了。过完年,头发大把大把的掉,差点掉成秃子。我当时悟到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很快,我的头发开始更新,长出新的黑黑的头发。

悟到 业消

二零二零年二月份的一天,我自生病后八个月以来第一次来例假,我特别开心,因为身体彻底好了,才会来例假。过去我来例假期间,容易拉肚子,这次也拉肚子,只顾高兴了,没在意。

来例假四到五天了,到快没有的时候,一天中午拉肚子,拉的血便,当时吓了一跳,怎么又便血?我又开始不安。过了一会儿,开始学习《转法轮》,把心放平静,想想误在哪里。

我学到第六讲时,看到师父的一段法:“过去有一个人费了好大劲修成罗汉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罗汉了他能不高兴吗?跳出三界了!这一高兴那就是执著心,欢喜心。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白修了得重修吧,又从新往上修,费了好大劲儿又修上来了。这回他害怕了,他心里说:我可别高兴了,再高兴又掉下来了。他一害怕又掉下来了。害怕也是一种执著心。”[1]

我豁然大悟,对照自己,我也生出了欢喜心和怕心,这不正是我要去的两种心吗?来例假,生出欢喜心;便血,出了害怕心,悟到这都是不应该有的心,赶快正念清除掉!第二天就好了。感谢师尊对我的点化,让我的心性、层次又提高了。

后来我的右手臂内侧长了一个类似脓疮的小疙瘩,外面的皮肤红肿,不能碰,有点痒,还不敢挠,一挠就特别疼。在这期间,我一拉肚子,这个脓疮就消下去点,大便如果正常,它就会肿胀,这个症状持续了四、五个月。当时也没悟到是咋回事。

直到十月份的一天,我开始肚子疼,拉肚子,严重腹泻。拉了一个星期左右就好了,也有力气了。这时发现臂上的小脓包竟然不见了,皮肤平了,就是颜色有点深,一点也不疼了。这时我悟到,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通过这件事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让我更進一步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心。

闯过生死关

二零二一年春天,我又一次过病业关,这真是一次生死关。前段时间,我不精進了,学法炼功都跟不上了,懈怠了。法很少学,功也很少炼,正念也很少发,家里有农活,有时也帮着干点,空闲时就玩手机。

有一天,我感到肚子疼,不舒服,不想吃饭,又胀又堵,还肚子疼,伴随着发烧的症状。当时也没多想,只是觉着又要过关了,认为是个小关难。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直到连续疼了三天左右,一天早晨上厕所,大便拉血,拉了很多血。

我有点害怕了,给婶婶打电话说了这情况。婶婶立刻来到我家。我们首先向内找最近心性哪里出问题了?自己也没找到。学了大约一个小时法,我又开始便血,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在床上躺着学法也学不了了。婶婶说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们明天再学,当时学法实在学不進去了。

婶婶走后,我就睡了。到了晚上,我还做了晚饭,强喝了一碗小米粥,丈夫不知道我的情况,吃完饭,他就值班去了。后来妈妈来了,我给妈妈说了今天便血的事,妈妈叮嘱我好好学法,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而是给我加了正念。后来我叫妈妈回家了。

大约九点左右,我开始呕吐,吐了一片小米粥,又拉了很多血,走路都走不了了,头昏眼花,感觉呼吸都困难。心里害怕了,开始不稳了,自己在家,还有两个孩子。我给妈妈打电话说,我不舒服,您来陪我吧。因第二天是清明节,爸爸不想让妈妈来,说不好。我们又不敢给爸爸说我的情况,就说我呕吐厉害,让妈妈照顾我一晚上。爸爸害怕了,本来爸就担心我的身体,他也跟着妈妈一起来到我家。他看到垃圾桶有呕吐物,就害怕了,让我去拿药、去打针。我不同意,说您就别管了,爸爸又给我丈夫打电话,让他也回来照顾我。

现在想想都是师父在安排,就这样,我迷迷糊糊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五点钟,天刚亮,我坐起来要下床,妈妈问我干什么呀?我说:“我要炼功。”下床在床边上站着,炼第一套功法。刚炼两分钟,就得躺下歇一会再接着炼。就这样平时十分钟的第一套功法,我炼了半个小时,三套动功我炼了两个小时左右。妈妈看我正念很足,就放心的走了。

随后我就开始学法。早饭只喝了点米油,中午同样,到了晚上还是喝了点米油,就想躺下睡觉。白天,我只炼了一、三、四、五套功法,因第二套抱轮时间长,不想炼。躺下就觉着肚子胀胀的不舒服,心想这是不是让我炼功呢?我心一横决定下床炼第二套功法,我竟坚持炼完了第二套功法。炼完后肚子不胀了。

这真是像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又神奇的好了。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

在关难中,如果能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你就能闯过来,放下生死就能闯过来。师父设的关都是根据弟子的心性设的,师父相信弟子能行,弟子也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一定能行。

这次过关,我悟到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落下了,懈怠了。为此,弟子铭记这次教训,今后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全家受益

自从得法以后,我身心改变很大,不去再跟人计较,心地善良了、宽容了,教育孩子也用大法的法理去教育。我的大女儿经常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现象,小女儿也很喜欢听师父讲法,姐妹俩也有时和我一起炼功。大女儿身体反应很大,我告诉她,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姐妹俩也很尊敬师父,经常到师父法像前跪拜师父。丈夫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也很认同大法,非常支持我们修炼。

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出弟子对师父的感激!

我是新学员,所写只是在自己的层次悟到的,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