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紫癜性肾炎”好了

更新: 2022年03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并一路保护着我,我才走到今天。今生我能幸遇大法,能成为师父的弟子,真是万分的荣幸。

修炼以前我大病没有,小病不断。什么胆囊炎、关节炎、头晕,严重的时候走路都感觉天旋地转的。冬天手、脚冰凉;有妇科病,经期一到,就疼得在床上打滚,疼的我死去活来,腰好像断开似的。

正在我痛苦不堪的时候,看到父母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也就义无反顾的跟父母学法炼功了。

我们兄妹多,父母年轻时就累出一身病,岁数大了病随之加重,他们去地里干活都得靠吃止疼片来维持。父亲修炼前骨质增生、关节炎、腿抽筋、胃酸,记得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就因胃酸喝小苏打;母亲患偏头疼、半面身子麻木、腿疼、肚疼。修炼后父母一身的病都好了,身体硬朗、红光满面。

我随着父母不断学法、炼功,真是神了,不到两个月我所有的病都不治而愈,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我沐浴在佛光中,身心健康,快快乐乐。

丈夫也是同修,修炼前他是因为患严重神经性头疼,连高中都没能读完,只好早早就工作了。得法修炼了,他的头疼病好了。

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一鸣(化名)现在已参加工作;二女儿二鸣(化名)读高中,她俩也是同修。

先说说一鸣。她从小就跟着我们修炼。一九九八年三月份,修炼环境还宽松,我和丈夫早早起来三点五十分在户外晨炼,她自己在家睡觉,等我们炼完功回来再送她上学。有时候她还和我们一起在户外炼功洪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疯狂诬陷大法,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一鸣年龄小,很害怕,就不怎么学法和炼功了,也不参加集体学法了。二零零五年九月,她刚上初一。开学没几天,她的腿上就出现了几个小红点,她跟我说她腿上长了小红点,我说没事。因为她说不疼不痒,我就没往心里去,也没让她发正念。有一天我正在哄刚出生的二鸣,她突然说肚子疼的厉害,坐不住,也睡不着。我一手抱着二鸣,一手搂着她,看她疼的难受,心里慌乱的没了主意,更没有了正念,也没想起师父。随手就给开门诊的亲戚打了电话,他过来也没说出什么病,就按肚子疼输了液。输液后孩子肚子疼得反而更厉害了!这时就带孩子到市里的附属医院看,在附属医院住了四天医院,专家会诊结果说是“阑尾炎”,说得给她做手术。我们就从市医院回来找人用土办法治疗。这一折腾,差点把孩子毁了,因这些治疗都大大的加重了病情。后来孩子全身出现了红点。又第二次去市里附属医院就诊,这才确诊是“过敏性紫癜”已经侵入到肾脏,就是“紫癜性肾炎”。在附属医院住了十多天病情稍有缓解,亲戚建议回县医院住吧,这样照顾方便,就又回来了。回来后越输液病情越严重,整个人肿的不象样了。就又找亲戚、朋友借钱,托人打听北京儿童医院地址、看病流程等,准备带孩子到北京治疗。

我当时有二鸣走不开,只有丈夫和我哥哥带着孩子去了北京。当时孩子下肢肿的连小便都蹲不下,检查时都走不了路了,需要坐轮椅推着她了。北京医生让做肾穿,让家长签字,并说如果做了肾穿孩子可能长不高、不能生育。当时丈夫不同意,同去的哥哥说:“医院让做就做,来医院不听医生的来干什么?”有点不高兴。丈夫斟酌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做手术。因为丈夫相信大法,觉得回家修炼会有希望。

他带孩子从家走时,用铅笔在报纸的两行字中间的空隙上抄上了师父的几首《洪吟》,让孩子有空就背。(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做法虽然是心中有法,但还是有点不敬师、不敬法。)北京治疗还是用激素控制,那时她刚十二岁。北京儿童医院的医生给她用了十二颗激素药。在医院住了二十天后回家了。虽然肿消了,但大剂量激素的副作用把孩子给催胖了,出现了典型的“满月脸”、“水牛背”等副作用,根本就不是孩子的模样,脑袋也变大了,身材象个妇女。大腿、肚子出现了象孕妇的那种妊娠纹。一边吃激素,一边吃中药。隔几天就到市里私人门诊抓中药,先后大约吃了有一百八十副中药。每次去市里复诊,下了车都得背着她,不敢让她自己走路。每天一家人关心的就是她的尿,清亮不?浑浊不?几天就得去医院复查化验一次,看尿是否还又多了“十”号。全家就这样一天天熬着、盼着、等着。

有一天,孩子突然发高烧了,不知体温有多高,坐在她旁边都能感觉被她烤着。孩子难受的实在受不了了,就说:“爸爸,咱们打坐吧!”丈夫就陪她打坐。

他俩打坐一个小时。打完坐孩子出了一身汗,身上一下凉了下来,高烧退了!从那以后,孩子就把煎好的中药和药壶从楼道的垃圾道口扔掉了。接着她开始抄《转法轮》、炼功,并且把激素药半颗半颗的快速减量。随着学法炼功,孩子慢慢瘦了下来。按医生的规定,一颗药得按四分之一的量递减,即一个星期只减四分之一,说减的快了病要反弹的。一鸣没听医生的,她快速减量,却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相反效果更好。

这要换作是常人孩子就是一个废人了!常人得了这种病是很难治好的,后果想都不敢想。我们原来的邻居大姐就是一个例子。她五十多岁吃八颗激素药,最后股骨头坏死,走路一瘸一拐的;我们单位有个女同事四十岁就内退了,也是因为吃了八颗激素药造成股骨头坏死,上不了班了。

我家一鸣现在健健康康的,个子一米六五。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她一个健康的身体,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这是大法在她身上显现的神迹!我们全家人感谢大法,叩谢师父!

再说说二鸣。怀她时我已经得法了。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她出生后我还是每天炼功,她就躺那儿听炼功音乐,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她渐渐的长大了,上学后就能自己看书学法了。现在虽然不精進,但还坚持学法。

大约是二零一六年十月,她正上小学六年级。她的表哥要举行婚礼,让她给新娘提婚纱。一天下午我们正在布置婚房,突然她的班主任老师打来电话让我赶快去接孩子,说她上体育课把脚崴了。我当时愣了一下,还准备明天给她请假让她给新娘提婚纱呢,她把脚崴了,这可怎么办?我赶快打车到了学校,到操场一看,她的脚尖扭到一边去了。我把她背起来,一口气背到家。把她放到沙发上。

我和她简单交流了一下,我俩就开始打坐。打坐一个小时后发现她的脚正常了!下地能走路,也不痛了!第二天她照常穿着漂亮的小纱裙走在新娘的后面来回摆动着新娘的婚纱。

大法在我家又一次显现了神迹!这是师父对孩子的慈悲保护!弟子再次叩谢师恩!

第一次投稿,没有华丽的词汇,但都是真实的事情。写的不好,不符合法的说法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师父!
谢谢同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