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切的感受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

更新: 2022年03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我一辈子都住在海边,但不会游泳,却有三次落水意外逃生的神奇经历。得大法后,我回顾自己的前半生,似乎冥冥中生命早有安排,虽然有家庭,可是总在追寻着什么,一直没有归属感。常梦到找不到回家的路,不是在陌生的地方就是路断了,回不了家。得法后就不再做那样的梦了。

修大法脱胎换骨

虽然早几年就看了大法书,因为人的观念认为自己做不到书中对好人的标准要求,所以一开始没有想修炼。当时的生活来源就是出海捕鱼(得法后好像一种安排,我们就专职养牡蛎,不再捕鱼了。)大法书我是带出海看的,因为不知道他的珍贵。有一天看完放在渔网做的吊床的毯子下忘了带回家,没想到当晚下了一夜大雨,我想那本书要被泡坏了!第二天一早出海,我先去找书,和书放在一起的毯子还在往下淌水,当我从毯子里把书拿出来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本书干干净净的竟然一点水渍都没有!我只是觉的奇怪,没意识到这是伟大的神迹展现!

直到几年后的一天,我才去和推荐我读《转法轮》的朋友一起炼功打坐,但那时候我还没有修炼的概念。有一天雨下的很大,我们在屋檐下打坐,雨水都泡到坐垫了,同修叫我挪动,我却觉的不该动,就坚持到结束。回家时一手拿伞一手骑车,逆着强风却很轻松像有人推着走,手中的雨伞一直稳稳的为我遮雨,真的太神奇了!

修炼前我一身病痛,十几岁的时候跟朋友学溜冰,穿上溜冰鞋才站起来就双脚一滑,结结实实跌坐下去,把尾椎骨跌断了!从那时起弯腰或站立时间久了就会很难受,身体上各处的障碍感越来越重。后来在船上捕鱼又以同样姿势重重的摔了两次。因为家中长期负债,虽然力不从心还是不敢休息,许多需要强力完成的工作让我常常觉的生不如死,因为一般洗头、扫地的小动作对我来说都是很辛苦的。

我就这样一边超负荷的工作、一边到处求医。因为怕成为家里的负担,我就跟丈夫提议离婚,让他再去找个健康的人一起打拼。因为这时渔村妇女要做的基本工作我都做不了,身体感觉已经使用到极限了!

我开始炼法轮功了。有一天忽然发现,我可以整天忙完海事、忙家事,竟然一点也不觉的累,身体整天充满能量,简直象脱胎换骨重生了一样!

师父帮我掌舵

前面说几次摔跤造成我身体的伤害。炼功不久有一次在胶筏上不慎又同样摔了一次,这次感觉却非常神奇,臀部着地的整个过程像慢动作,也不痛,感觉脊椎骨就象钢琴键盘一样一节一节的跳动,到颈椎就卡住了,直到回家了头还转不动,我就想是不是该去看个医生?才想完就听“喀!”的一声,头能动了。

有一天工作结束回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丈夫提议出去吃点东西,我因为一天还没炼功,就让他自己去吃吧。他出去后我就开始打坐,当时只能单盘,腿还翘的很高。当时坐着感觉身体一直往后仰,我就尽量让身子坐直,腿又疼又麻,当我坚持到差不多炼功音乐快结束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内有一个大法轮、嘴里有个小法轮两个法轮同时急速的旋转起来,转完了,打坐也到结束时间了。我的身体轻松的像可以飞起来,腿也不痛了。

因为工作忙,没有什么时间学法看书,我只好把书带着,利用航行的空当学法。有一次大小胶筏载满牡蛎,后面拖曳的小胶筏使航向很难控制,可是当我打开大法书开始学法时,航向一下子稳定了,我真的感觉是师父在帮我掌舵,让我学法。

有一天风很大,我们要采一百篓牡蛎,我丈夫一边工作一边非常担心,嘴里念叨:“麻烦大了!”因为可以看到航道的激流在强风中的险恶情况。我却一点也不担心,想到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会保护我们。工作完要回家,我一边掌舵一边单手立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帮助。”在我念出这几个字的同时,眼前的景象象电影换幕一样:瞬间激浪消失,风还是那么强劲,浪却成了无害的小飞浪。佛法真是太伟大了!

前半生我们又捕鱼又养牡蛎,收入其实一直都不错,可是从盖了房子二十几年来就是一直摆脱不了沉重的负债,我丈夫曾说了句:“翻不了身了!”可是修炼后只牡蛎一种经济来源,却在短短几年间就理清债务,甚至开始存钱了。关于养牡蛎的神奇我以前已经写过了,这里就不说了。

只要念正 干扰就消失

还有真切的感受,即每个思想活动都会被清清楚楚看见。有一次,工作中忽然思想中跑出来一支歌,是我不喜欢的歌,却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唱个没完,我简直烦的不行却没办法让它停下来。最后我决定不管它,就开始背《论语》,背完一遍那歌就消失了,有趣的是后来任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那是哪支歌了,完全没有留下痕迹!我简直乐的快跳起来了!这次经历让我知道了怎样能清除坏思想。

还有一次是刚参加给中国大陆民众打电话讲真相时。有一天我成功帮几个人退了中共邪党,那心里当然高兴啊,在发正念的时候又想起这事来了,我马上告诉自己:不能起欢喜心、显示心!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感觉当时所有的杂念一下子都被清空了,思想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在我感到震撼的同时也理解了这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法的体现。修炼过程中类似这样的神奇真的很多。

再讲一次学法当小组长,有个同修学法时显示心表现的很突出,不但自己准备了麦克风和音箱,还不按照每人学一段的要求做,轮到他时他总要多读几段。几轮下来我的胸口忽然感觉像堵了一块石头,很不舒服。开始觉的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向内找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了心理不平衡就是妒嫉心的表现。虽然觉的自己不可能妒嫉他,可既然师父这么说了就一定是了,那不管是不是我都不要它,那个感觉不是我!想到这,那块压在胸口的石头瞬间消失了。

身体每次出现消业状态,只要念头是正的,假相马上消失。修炼前车祸造成膝盖受伤,我因此两年没办法工作,台湾最好的医院的医生都说不会好了。痛起来只能站着哭,一步都不敢动。修炼后有一天去市场,膝盖忽然又痛了起来,我的第一念就想:“这是假的!”结果疼痛的感觉立即消失,而且从此不再痛了。

有一次腰痛了很久,我根本不管它,该做什么做什么。期间还去了一趟香港。在香港的活动过程中我都还能忍受,可当活动结束刚到机场,马上痛的我呼吸都痛,一路在飞机上到下飞机搭同修的车回家一路都痛的很凶猛,但我的心态都很稳,没有任何不好的思想。最后疼痛转到表皮,我的感觉是一大块业力被推出来了。到村子了,同修说要送我回家,我说:“不能承认它呀!”就自己骑车回家了。第二天我丈夫看我走路直不起腰来,就让我在家休息,我还是和平时一样,穿好工作服骑上车。结果是还没骑到海边,我浑身轻松。这一关过去了。

过这关的时候刚好我们的工作是分蚵苗,不论是在蚵田行走、或分苗本身的强度,都是需要大量腰力。如果按常理我是该在家休息的,可是我非常明白这是过关,是考验,修炼人就必须用超常的理来衡量。

去年身体上出现两次“肿瘤”的业力反应,一次在手腕,大约五十元硬币大小,摸上去很痛,想知道它是什么,我用手把它抓起来左右摇了摇,发现它底下有条根连在筋骨上,当时第一念很不正,想到找外科医生处理。可是马上就意识到了那想法很可笑,念头一转,笑着告诉自己的主意识:那是假相。说完就完全忘了它的存在,过了两天忽然想起来再看看,它已经不见了。

另一次在腹部,有个拳头大小的很硬的包块,不痛。以前膀胱炎、尿道发炎都很严重。当时医生总共做了三次细菌培养,却因为海上工作三餐时间不定,没有按时吃药,所以导致所有抗生素都无效了。修炼后这是第一次出现业力返上来,因为那阶段每天工作特别紧张,小便的时候尿很少,几乎挤不出来,然而当极少量的尿往出排时,却伴随一种说不出的疼痛感,并放射、扩散至全身,心里就有些疑惑。我知道是该加强学法了,没时间学,我就利用在家工作的时间听法,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真的明白了,也就完全放下了,忘了它的存在。过了几天后忽然又想起来,再去摸,发现它又不见了!

我们的特殊,好像天地万物都在以它们各自的方式告诉了我们。有一次在海上,行進间看到天边有一小段彩虹,我当时心想如果是完整的一弯彩虹多漂亮啊!结果彩虹好像知道我想什么,马上很快变成完整的半圆虹桥,不久又消散成原来的一小段,我心里想如果再显现一次多好啊!彩虹果真马上再一次完整展现在天空!

有一天清早出海,圆圆的月亮被半圆的彩虹圈在中心,形成一个难见的组合,平常月亮会慢慢西沉,彩虹也会很快消失,那天却象定格了一样,我们都到达蚵田了,那景象都没有任何变动,直到我们开始工作,过了一会才消失不见了。感觉它们是专为我们表演的一场秀一样。

得法后真切的感受到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那是自己生命的永远都无法回报的!希望自己能更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