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那段难忘的岁月

更新: 2022年04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四日】在中共邪党二十多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不知有多少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破碎了。在迫害初期,因为妻子信仰法轮功,中共人员曾经逼着我离婚,并扬言不离婚就开除。但是,我顶着巨大的压力,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咬着牙挺过来了,没有离婚。回首往事,感恩师父的慈悲保护,让我走过那段艰苦的岁月,使我没有妻离子散,如今还拥有一个圆满的家。

一、家庭和睦

在家里,我算不上是个好丈夫,既不爱做家务,又不会关心人,脾气又大,经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妻子吵架。而且特别不会处理家庭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我,造成婆媳之间的矛盾。我们这个家庭虽然没离婚,也是名存实亡,更谈不上家庭的温暖,说句心里话,就是混日子过。

可是妻子学了大法后,人整个变了,身体好了,脾气好了,对我也不抱怨了,宽容了我的一切缺点。她们婆媳关系融洽了,家庭其乐融融,这才让我体验到了什么是家的温暖。

特别是在我母亲病重时,因为我在工地上班,不能在家照顾,妻子把我母亲接到家中,做可口的饭菜,精心伺候。我回家后,母亲感动的跟我说:“姑娘没做到的,儿媳妇做到了。”在我老父亲卧床时,也是妻子帮着我妹妹,经常给老人插尿管、擦大便。儿媳妇能这样伺候公公,真是让我好感动。记得孩子小的时候,妻子一给孩子弄大便时,还恶心的要吐呢,要不是学了大法,这种事情妻子无论如何是做不来的。

父母去世后,家里剩下一个未婚的老妹妹,妻子做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妹妹送过去,妹妹身体有病了,领她去医院看病,生活中遇到魔难了,苦口婆心帮着劝善化解。这些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就觉的这大法太好了,真、善、忍太好了,要人人都学大法,该多好啊!因此大法的美好在我的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二、魔难降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迫害,电视、报纸连篇累牍的诽谤大法师父、诽谤大法,欺骗世人。妻子和儿子为了说句公道话,一次次去北京上访,一次次被绑架关押、罚款、抄家、非法劳教等等。最后,当教师的妻子被非法开除公职,刚上高二的儿子被开除学籍,好端端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欢乐。

警察三天两头上门骚扰,我们已经无法正常的生活了。我也被领导停止了工作,勒令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找他们,找不回来就不让我上班。亲朋好友都怕受到牵连,都离我远远的,我孤独的一个人在家中,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饿了就泡袋方便面,有时痛苦的都不想活了,真想找根绳上吊算了。

这时,一个正遭警察抓捕流离在外的大法弟子,不顾个人安危,夜晚冒险来我家看我,安慰我,劝我千万不要做傻事,那样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会被邪党钻空子,给大法抹黑;告诉我邪不胜正,乌云遮不住太阳,黑暗必将过去。这一点我相信,因为妻子和儿子都是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做好人,他们没有错。我心里十分感动这位大法弟子在我最难的时候,给予我的精神鼓励,使我坚定了信心,相信大法一定会有昭雪的那一天。我决心再苦再难、压力再大,也要坚持下去。

我本来就有高血压病,一次在家中犯病了,天旋地转,我勉强支撑着给领导打个电话,领导怕我出事,马上让我上班了。但是不让我当小车司机了,让我干最苦最累的活。那时谁都不敢跟我说话,都离我远远的,甚至有的人见了我都绕着走。

一天,七八个警察到单位来找我,其中一个自报是缉侦科的张科长,再加上单位保卫科的人共十几个人,在屋里围了一圈,我的左右后面都有人,我坐在中间,那个自称张科长的人坐在我的对面,象审犯人一样问我妻子的下落,并说抓到我妻子可悬赏五万块钱。

我说:“这五万块钱我真想挣,可是我挣不着,因为我不知道妻子在哪。”他一听,就生气的说我不说实话、不配合,举着手里的一卷打印纸说:“这里有证据,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说:“你既然知道,你去抓呀,这五万块钱你挣多好啊!何必来问我呢?”

他一下子哑口无言了,觉的有些尴尬,随后气的“啪!啪!”拍几下桌子,说:“我这个当科长的什么案子没见过,你不说,我们也能找到!”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点也不害怕,也拍着桌子质问他:“我犯法了吗?!”他说:“没有。”“没有,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你们说是请我来配合你们办案的,你们就这个态度,象审犯人似的!”就这样,僵持了一会,他们看我不配合,也不上他们的圈套,最后就让我走了。

其实我本来是个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人,也不敢在人多面前说话,在单位里是个不被领导、同事瞧得起的人。但是每次遇到这种场合时,不管是面对警察还是单位领导,我却能够坦然自若,不惊不怕,说出的话句句在理,过后自己都觉的纳闷,平时自己是说不出这些话来的。现在学了大法才明白了,原来都是师父给的勇气和智慧啊!

三、单位领导逼我离婚

妻子和儿子都从看守所释放回来了,看我承受了这么大压力,他们心里也特别难过,安慰我,劝慰我。但是大法还在遭受着迫害,师父还在遭受着诽谤,他们还要继续走出去、讲真相、上访。当时,我一听真的崩溃了,大发雷霆吼道:“这日子没法过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实在受不了了!”妻子和儿子看我这样也无语了,也感到很为难。

最后我们心平气和的商量:“为了不让我再承受这样的痛苦,我们暂时离婚吧,等到大法昭雪那天,我们再复婚。”妻子和儿子净身出户,什么也不要。当时在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那种的疯狂打压下,我家已经无法正常的生活了,我感到自己承受到了极限,精神都快崩溃了,所以也只好同意这样了。但是离婚协议书上写明了,是因为妻子学大法遭受迫害,我实在承受不了这种精神压力的情况下而离的婚。

妻子和儿子走了。我拿着离婚协议书,到我单位和妻子单位都盖了章,最后到民政部门办理。但办理时,必须得有结婚证,没有得花两百元钱补一个。我们结婚证早就没了。这时,我突然清醒了:我还不离呢,本来我也不想离,这是被邪党逼的,我也豁出去了,看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

此念一出,不知为什么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好像一块石头落地了。可是,来的时候心里还很难过,虽然不是真离婚,但也好象失去了什么一样,心里酸楚楚的。可现在,心情就不一样了,看来我这个决定应该是对的。

时隔不久,大约在二零零一年的夏天,我单位领导迫于上边的压力,又逼我离婚,并把这事作为一项政治工作来完成。责任到人,有找我谈话的,有给我找对象的。经理助理和工会主席找我谈话,工会的干事们帮我找对象。

一天,公司经理某助理和工会主席找到我,说话态度非常生硬,非让我离婚不可。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你离了婚,你老婆炼法轮功和咱们单位就没关系了。”我一听非常气愤,坚定的说:“我不离!我老婆没做对不起我的事。而且她学了大法后,对我父母、对我全家人都好,我凭什么和她离婚?!她只是个人信仰问题,‘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她没有错,没有犯法,我不离!”

他们一听就火了,某助理大声恐吓我:“国家不让炼就不能炼!你要不离婚,就开除你!”我说:“好,你要开除我,我也上天安门!”某助理一下睁大眼睛,慌忙问道:“干什么去?”“上访去!我前胸写着‘法轮大法好’,头上写着‘某某公司’。”他一听顿时吓的脸色都变了,忙用一种求饶的口气说:“哎呀,你是爷爷,你是爷爷,你可千万不能去呀!不开除你!不开除你!”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第二天,工会的两名干事,从办公楼一楼找到五楼,找到我后说:“某师傅,对象都给你找好了,是某某医院的护士长,三十四岁的大姑娘,都定好了下午我们就去见面。”我一听,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我也没离婚,他们把对象都找好了,这单位领导不是明目张胆的在干违法的事吗?让我犯重婚罪呀!

她们俩是工作人员,是在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平时都挺熟的,我也不好和她们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淡淡的说:“不行,我放不下他们娘俩。”其中一人说:“有什么放不下的?你跟她遭这么大的罪不说,还给单位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和麻烦。”我一听,他们这哪是为了我好啊!不都是为了他们自己的身名利益吗?!我才不上他们的当呢。离了婚,我老婆孩子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怎么活呀?!我才不做那种缺德事呢。

过后,同事们听说这事后,有人佩服我,有人说我傻,还有的说:“现在的人都找机会换老婆,某师傅给他机会,他都不换。”

四、相濡以沫

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我没有和妻子离婚,顶着巨大的压力走过来了。虽然我承受了很多很多,可是比起大法弟子的承受简直微不足道。在天安门广场,我看到那些男女老少的大法弟子们,不畏强暴,放下生死,勇敢的站出来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让我无比的震撼和感动,让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伟大!也让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妻子和儿子在做什么了。我暗下决心:我要支持他们,和他们相濡以沫。

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是妻子、儿子、妻妹遭绑架,还是妻弟被迫害致死时,我都站出来为他们伸张正义;无论什么时候面对警察的骚扰、威胁,我都站在大法一边,讲大法的美好,讲妻子学了大法后如何孝敬公婆的事,使他们无话可说,想挑拨我对妻子不满的恶意落空。

在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里,我和妻子和儿子一次次生死离别,他们走了,生死未卜,我含泪送别。他们回来了,闯出魔窟,我高兴的为他们接风洗尘。我曾半夜开车去北京派出所接回绝食的妻子;我曾流着泪把奄奄一息的儿子背出劳教所;我曾悲痛欲绝的代表家属一方参加了被迫害致死的小舅子的葬礼;我曾凌晨天还没亮就开车拉着同修们去监狱把遭十年冤狱的小姨子接回我家。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信仰的力量,见证了大法的威德,我佩服他们,敬重他们,从中也洗涤了我的心灵。

我最后一次从外省劳教所把提前释放的妻子接回家,不到一星期又把儿子从劳教所接回家。难得的一家三口相聚,我高兴的象过年一样,听他们讲述着在劳教所里他们自己所经历的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还有其他大法弟子们的可歌可泣的壮举,我常常潸然泪下。我为他们能够活着回来感到庆幸。他们说这都是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大法的威力才使他们走了过来。

没想到我的这点小小的付出,只是做了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事,大法师父却给予了我无限回报。如果我和妻子离婚了,如果没有大法师父的保护,也许今天我已不在世了。在一次严重车祸中,我只受了点轻伤;在一次旅途中,险些车毁人亡;妻子在洗脑班时,我天天和同修一起去要人。那时一量血压,就是二百多,大夫吓的让我赶紧住院,可我却没有任何感觉。可身边和我同样身体状态的人,有的瘫痪了,有的离世了。

儿子结婚没用我花一分钱,房子是女方家买的,还装修了,家里一切东西包括婚礼都是女方家操办的。后来小孙子出生,一直在外婆家,不用我们照看、也不用我们花一分钱。而且小孙子长的既聪明又漂亮,人见人夸。亲朋好友,同事们都羡慕不已,都说我有福。我自豪的告诉他们:“这都是大法给予的。”

如今我为自己没有和妻子离婚感到庆幸,朋友称赞我:“忍一忍,终于忍下一个圆满的家。”现在我已经是大法弟子中的一名新学员了,虽然我还不太会修,但是我为自己能够成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感到无比的幸运和自豪。

我写出自己的这段难忘的经历,一是感恩师父的慈悲保护,二是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中共恶党的邪恶,希望世人能分清善恶,不要相信邪党的谎言,赶快三退保平安,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