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举报的人也要学法轮功

更新: 2022年05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大法给了我一个好的身体,走路一身轻。我一路走来,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对师父很尊敬。慈悲的师父处处保护加持我,我也深深的体悟到了大法威力无边。

一、脚骨折 一夜痊愈

二零一九年中秋节的前一天晚上七点多钟,我下楼帮女儿搬东西,由于楼道里没有灯,一不小心在三楼的最后两个台阶上一步踏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落地时脚尖先落地,脚趾头整个朝后,只有脚背朝前,我痛的窝在地上起不来了,双手抱着脚,嘴里连声求着:“师父救我!”“我没事!我没事!”心想:可不能叫别人看到我这个形像,我决不能给大法抹黑。我抓住楼梯扶手爬了起来,忍着剧痛,慢慢拽着扶手回到四楼的家中,到了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帮帮我。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师父当初面授班传功给大家治病时,叫大家跺三下脚。我也苦着脸、咬着牙狠狠的跺了三下受伤的脚。我又用双手把断了的脚趾头按了回去,在师父的加持下,一个个的脚趾头都归了位。这时家里来了位同修,我给她讲了刚刚发生的事,她瞪着双眼、张着嘴巴吃惊的看着我的脚,口里连连称奇:“奇迹!奇迹!真是奇迹。”

等她走后,我仔细的想了想最近哪里有做错的地方,同时也盘上腿开始发正念。这一盘腿,刚刚按上的脚趾头又断开了,疼的我又赶快求师父。我嘴里求着师父,双手又把它们按到原位了。这会儿我不敢盘腿了,伸着腿发了三个小时的正念,到十二点半,我有些支持不住了,躺下睡了两个半小时的觉。

到第二天早上三点起来炼功时,一条腿疼的一点不敢动了,整个脚肿的象个大馒头。我一边求师父帮忙,一边用双手扳着脚往床下放,慢慢试着下床,疼的眼泪一下流出来了,出了一身汗。我坐在床上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哪做的不好请师父原谅,弟子天亮还要出去救人呢,请师父帮我。”我又咬着牙,摁着床走到师父法像前,又使劲跺了三次脚,疼的象刀割似的。但是这时,奇迹出现了:脚突然消肿了,也不那么疼了。我哭着感谢师父为弟子的承受。我马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又发了六点的正念。

早晨女儿起床后,我告诉她昨晚发生的事情,女儿一看我整个脚背乌黑一片,很惊奇的问我:摔的这么重,你是怎么过的这一夜?我告诉她全是师父帮忙过来的。女儿感激的赶快出去买来了新鲜的水果给师父供上。

吃完早饭后,我叫同修用电动车带着我去赶大集。这个集是新开的,泥地上铺了一层小石子,那个难走啊,咯的脚别提多疼了。我心里想着:不管多么疼,我也得救人。那天虽然人不多,但公务员不少,他们是被邪党谎言毒害不太愿听真相的一群,我就给他们讲刚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并让他们看我的脚,他们看后都非常惊讶。那天上午我一共退了十四个人,其中八个党员。

下午同修来我家拿周刊,都夸我真行,我说:“哪是我行啊,全是师父帮的我,如果没有师父保护,说不定也得伤筋动骨一百天哪!”同修也感到了大法的神奇。

就这样,我脚趾骨折后,一天也没有在家呆,我所承担的证实大法的几项工作也一天没有耽误。弟子千言万语也说不完师父的厚恩,只有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我虽然遭了一点罪,那也只不过是一夜之间,那要比我学大法前,折磨了我十八年的肝病、胃病、神经官能症、腰椎间盘突出、坐骨神经痛等十多种病真是算不了什么。在那种生不如死的、没有盼头的日子里,我用遍了各种中、西药和各种偏方,却越治越重,最后只剩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苦熬着。这时我在同修的引导下,修炼了法轮大法,从此人生变了,身上的病一扫而光。

修炼二十三年来,我没再吃过一次药,没打过一次针。以前经常给我治病的医生都去世四个了,其中一位医生叫我“活死人”,说我没有几天活头了。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这个“活死人”不仅没有死,而且无病一身轻,还越活越年轻。

我虽然七十多岁了,可是陌生人没有一个人能猜对我的真实年龄,当我说出真实年龄时人们都很惊讶,每到这个场面,我就讲我以前的病况,和现在对比,真是两个人,世人看到我神奇的经历,一般都愿意三退。特别是断了的脚趾骨一夜之间长好了,观者都连声称神奇。

在事实面前,可有人受邪党宣传的无神论的毒害,就是不相信,觉的不可思议。但是修炼大法就这么神奇,有多少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学大法以后好了,有多少粉碎性骨折的人没住一天院就好了。

我认识一位七十九岁的老同修,被汽车撞断七根肋骨,其中一根断了两节,一节插到了肺,当时不省人事,被人送到了医院。在医院里,头被缝了好几针,满身插满了管子,医生都下病危通知了。可是这位同修醒来后第一念就是回家,当时医生怎么也不同意,说人一动就不行了,后来同修家属签了责任状才回家了。老同修回家后,学法炼功七天就好了,自己走着去医院抽线时,医生和护士都惊呆了。当老同修和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时,他们毫不犹豫的集体做了三退。

同修的事例被称为医学上的奇迹。这样的奇迹发生在大法弟子中太多太多,如果邪党不迫害大法,很多人都会相信大法,都会得到师父的保护,同样会出现奇迹的。

二、要举报的人也要学法轮功

那是二零二零年的一天上午,我在一个大集上发送真相台历,我拿出台历刚开始发,身边一个七十多岁的男人,什么话也没说,突然一把把台历夺了过去,接着双手把台历往腿上使劲一折,精美的台历断成了两截,他嘴里还恶恨恨的大声的骂着:你吃着某某党的,穿着某某党的,还反对某某党。我知道他是被谎言毒害的人,就善意的和他讲真相,可是他态度很蛮横,根本就不听。经他这一吆喝,周围赶集的人都围了上来。

我想不能再让他胡说八道毒害人,大法慈悲威严同在!于是我口气严肃的对他说:“你做坏事会遭报应的!我们法轮功学员省吃省喝拿出钱来救你,我一声声的大哥叫着你,就是为了你生命将来能有个好的未来,我也没有强迫给你,你不要就算了,为什么给我弄碎了?”他一看我不让了,就从兜里掏出手机,说要报警来抓我。我说:“警察来了我也不怕,我没有犯法,你得把事情说清楚。”

这时,围观的人中有人说:“别给人家弄折了啊!”有的说:“不要就别接。”我对着围观的人说:“大祸临头,瘟疫肆虐全球,大洪水泛滥,众生处在危难中,大法弟子不惜一切代价,费尽精力叫众生远离灾难,他自己不想得救是小事,他影响别人得救这是大事。”这时一个干部模样的男人慈善的对我说:“你说的大家都明白了。这集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你赶快走吧,别再吃坏人的亏了。”我道了声谢谢,就去了别的地方继续讲真相救人。

事隔几个月后,我又去那里赶集,看到了那个撕台历的人在三轮车里坐着,我没理他。往前走了十多步,我突然想起了“慈悲”二字,又想起师尊讲过:“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1],我想自己真心的敬师敬法,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候就做不到了呢?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了,于是马上转身回去,走到那人车门前说:“大哥,给你个护身符,他能保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我又给了他一本变种病毒来袭如何防疫自救的书,书里夹着四份周报和藏字石的图片。

他不太情愿的接过后,冷笑着说:“也就是你给我,别人给我,我才不要呢。”我又对他说:“咱们的年龄差不多,也都经过了多个邪党的大、小运动,也都多少有点经验教训了,你不想想,为什么你不要真相资料呢?还不是叫电视宣传的谎言把你骗了吗?”我又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告诉他:“哪一朝也不能永远执政,每次的改朝换代,也不是当朝皇帝同意的,全是天意。就像有钱的大官到死的时候,不管你自己愿不愿意一定得死,都不是自己说算了的。你看现在的瘟疫吧,现在的科学多发达,可是病毒变种,这种病毒的疫苗还没研究出来,它又变种了,这不是天意吗?你先回去看看资料,你的身心会受益的。”我给他讲了十多分钟,他的表情也变了,最后他答应回家后一定好好看看。

下一集我去赶集,又一次碰到了那个人,没想到他竟老远就热情的先和我打招呼。我过去问他:“有什么事?”他当着身边的人很认真的说:“法轮功太冤了!我看完那些资料后,就对我老婆说法轮功太好了,人家法轮功讲的句句在理,哪有反党?把人家迫害成这样,还不许人家说话,真是太冤了。”他从兜里掏出当天一位同修给他的真相传单对我说:“你看这个小伙子还是个工程师,叫他们迫害成了什么样子?”我说:“这二十多年,被迫害的好人数不过来,你以后一定多看看这些真相资料。”

这时,他又从兜里拿出了我上集给他的资料说:“我都看五遍了。”我说:“大哥,你是真有福啊!现在正是多灾多难的特殊时期,全球瘟疫大爆发,生命处在危险时刻,你明白真相了,生命就有保障了,你花多少钱能买来?”

他又说:“我昨天晚上在家说法轮功是最大的冤案,法轮功原来这么好,我老婆也叫我去本村法轮功学员家学法轮功,我自己也想学。”他问我法轮功的功法有几套动作。我说:“如果你村有炼的,你就去跟着他们学学吧。”他高兴的答应了。我真为这个生命的觉醒而高兴,这都是慈悲的师父在做啊!我在心里默默的谢谢师父。

三、信访局局长的善举

我每天出去讲真相,出门前都求师尊加持弟子多救人。在师尊的保护下,我遇到公检法的人员从不避开,想叫他们多明白一个人,对大法弟子就少迫害一分,他们就少被淘汰一个。有一天,我去赶集遇到了一位退休的信访局的局长,我刚和他搭上话,他就开始和我讲他对待法轮功学员的一些善良的举动。

他说:“在中共刚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上边派我去北京抓上访的大法弟子,我知道炼法轮功的人不是坏人,我很不愿意去干迫害好人的坏事,但上面压下来的命令,不去不行,我只得很不情愿的去了。去了之后,我也不去天安门广场抓法轮功学员,别人抓回来的,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只要有机会我就偷偷的把他们释放。别人知道后,叫我不要这样做。我就会对他们说:这些人,这么大的岁数了,他们能扰乱什么社会治安?还是能夺谁的权?简直胡闹!我觉得法轮功太冤了!他们都不让我说这些话,说这是中央的决定。我说:不管是谁的决定,得看这事做的对不对。我还经常和公安及其他单位的人说,抓来一个个老实巴交的人,你说他们能干什么坏事?我心里很憋屈,他们也不听我的,照样不停的抓人,我只好经常找借口说家中有事要回家。他们就叫我往回拉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我有时就在半路把人放了。后来,有知情的朋友告诉我,说有关领导要处理我,我怕失去工作,就没有再做。但我心里一直为法轮功鸣不平,法轮功学员太冤枉了!我也相信法轮功肯定能平反的,我支持你们法轮功!”

听了信访局局长的一番话,我真心为这个善良有正义感的生命而感动,他在那么邪恶恐怖的环境下,能帮助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相信他一定会有未来的。我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口气和善的跟他说退党之事,他痛快的答应退了,我又跟他讲了法轮功的基本真相,他都很认同接受,我又把真相小册子,护身佛等几样不相同的真相资料给他,他都很痛快的接受,并高兴的说:“回家一定好好看看。”我说:“不光你自己看,希望能叫你更多的亲朋好友都看看,叫他们都能明白真相得救。”他说:“我一定能做到的。”离别时,他还回首和我频频地道别。

如果不是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会有更多的生命学法修炼,进入历史的新纪元。真心感谢师尊大慈大悲的洪恩救度!感谢师尊洪传的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光芒永远普照着善良的世人,道德回升,回归到神圣家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