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一身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日】我是九六年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年32岁,别看那时年纪不大,但因性格不好,爱生气,所以身体非常不好,从头到脚十余种慢性疾病,其中风湿性关节炎,乳腺增生,还有慢性阑尾炎时刻伴随着我,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越生气,病越加重;而身体越难受,就越爱生气,形成了恶性循环。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包括医学上不能根治的沙眼与先天性平足)都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全部消失!我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

那时的我啊,那个激动劲儿就别提了,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成天都是笑呵呵的,我修的是宇宙大法啊,让我去当联合国主席都不要了;把地球上所有的财富都给我,让我不修炼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因为那些都是转眼即逝,而我们修炼人得到的却是永恒的美好,那才是生命真正的财富啊。那时感觉自己时刻溶于法中,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学法炼功及洪法上。

从九七年开始到九九年七月江魔发动迫害之前,约两年半的时间,我抄写了十三遍《转法轮》,还抄写了《精進要旨》及各地讲法。《转法轮》背了三遍。在第一次背诵《转法轮》的过程中还有一段小插曲。我当时是和学法小组的L同修一起相约比赛背法的。因为是第一次背,我们约定每天至少背一页,多者不限。在背到第四讲之前,我们俩背法的進度差不多。在背到第四讲的“业力的转化”时,我是越背越爱背,越背感觉越美妙,越背越停不下来,于是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把“业力的转化”全都背了下了,而且还能连段背。但怕自己生出显示心,没对任何人(包括丈夫)说起此事。第二天清晨我们去小树林炼功的路上,L同修从后面追上了我,她兴奋的告诉我:昨晚做梦,梦见师父了。我非常羡慕的说:是吗?太好了,快跟我讲讲。她说:感觉是师父,看不太清,但声音绝对是师父的声音,就听师父说:你背法也得抓紧啊,昨天某某某(我的名字)背了11页。我当时听了非常惊讶,因为那时学法不深,对“师父时刻就在身边”感受不大,还以为自己对谁都没说,师父怎么知道的?多年后,魔难中的同修再次相遇,提起迫害之前那段时光,我们都深有感触:那真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啊!

二零二零年九月份之前,因受疫情影响,幼儿园一直没有开学,所以看护四岁孙女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孙女很顽皮,也很可爱,跟大法很有缘。二孙女没出生前,孙女经常说自己是“大法小弟子”,可当有了妹妹之后,却经常以“大法大弟子”自居,理由是“妹妹才是大法小弟子,我都当姐姐了,当然是大法大弟子喽”!孙女悟性很好,有一次,她妹妹发烧了,已经超过38.5摄氏度,她的爸爸妈妈要给妹妹喂药,孙女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先别给妹妹吃药,先放师父讲法”。爸妈乖乖听话,结果不到半天,妹妹的烧全退了。

孩子的天性就是爱玩,孙女经常长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奶奶,你陪我玩呗。”我有时也会嫌她太贪玩,耽误我做正事儿,有时也会斥责她,她却每每一针见血的指出我的执著,令我无法掩盖。有一次我因为什么事儿当着她的面埋怨爷爷了,她当即给我指出来:奶奶真是不会修,总是爱生气,总爱埋怨爷爷,这么点小事儿也过不去。有一回我在网上给自己买了两件衣服,在拆快件时,她问我:奶奶,这件衣服是谁的呀?我说:是奶奶的。她又问另一个:这件是谁呀?我说:也是奶奶的。她小嘴一撇:奶奶自己可真贪呀!我听了心里一惊,知道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这个贪心真得去了。从此不再疯狂网购。

前几天,我和丈夫坐在沙发上交流当天的心得体会,我谈了一件小事,过程中由习惯性的埋怨别人的思维,转变成由衷的感恩,然后事情也出现了柳暗花明。孙女当时在北屋玩,在我们交流的过程中我看到孙女停止玩耍,笑眯眯的来到我身边,看着我。我也没在意,当我说完之后,她突然扑过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有力的拥抱,弄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样热情的拥抱从来没有过,包括我给她买好吃的、好玩的及漂亮的衣服、鞋子时,孙女也只是淡淡的说声:谢谢奶奶。我诧异的问她:今天怎么这么使劲儿拥抱奶奶呢?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淡定,拉着长声说:奶奶终于有一点点進步了!唉,这哪是来给我添麻烦捣乱的小顽皮,这分明是师父安排来帮助我修炼提高的天使啊!

七月下旬的一天,天气非常炎热,早上就有热的难受的感觉。吃完早饭孙女就吵着要去救人,理由是:我们好几天都没配合了,她把帮奶奶装订小册子叫作配合。于是我们带上二十多份真相小册子,有《天赐洪福》、《金种子》、《明白》等,封面非常精美,看着就令人心生欢喜,孙女爱不释手,一遍遍的隔着塑料袋亲那些小册子。我骑着电动车,孙女站在踏板上,显的格外开心,一路唱着“法轮大法好”,越是有人经过时越是大声的唱。路上真是热浪袭人,时间不长,我就看见孙女白白嫩嫩的小胳膊被毒辣辣的阳光晒的红红的,我用一手把着电动车车把,一手不自觉的去为孙女遮挡阳光,没想到孙女立刻推开我的手,大声说:没事儿,大法弟子不怕晒。遇到合适的干净地方,孙女就下去放小册子,一边放嘴里还小声叨咕着:让有缘的人看见,能得救,无缘的人看不见。有时我会嫌她动作太慢,就自己放了。她嘟起小嘴,不满意的问我:奶奶,你不是说小孩儿心纯吗?怎么不让我放呢?我说:奶奶有点儿嫌你动作慢。她仰起小脸回头看着我说:“奶奶,你是不是有怕心啊,怕被人看见吧?你忘了师父就在身边吗?”唉,在这个小天使面前,我的任何执著都无法掩盖,她总是那么一语中的。我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之后我俩配合的非常好,顺利把资料发完。

我的怨恨心很重,修炼以来一直努力修去这种心,却一直修不去,一段时间感觉轻一点,过一段时间发现还很重。我很苦恼,有时甚至认为自己不是修炼的料,修不成,是看着别人圆满时,自己趴在地上哭的那种人。但本性的一面真想好好修,有时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知道法好,我知道师父伟大,师父无所不能,但我怎么就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怎么就不能时时刻刻听师父的话,怎么就進入不了精進实修的状态呢?好象一直都没真修,一直在那糊弄事儿,大帮哄呢。我知道怨恨心非常不好,可是却总也放不下。有时回想起曾经迫害过我的那些警察,回想起马三家魔窟中的各种人、各种嘴脸,我恨的不行,甚至还会咬牙切齿的。我也问自己:恨他们能使你圆满吗?不能,那为什么不放下呢?怎么不听师父的话呢?我真的很苦恼,被这颗怨恨心折磨的很难受。

一天,在电脑桌前静静的看同修的体会,是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发表的每日文章,同修的文章中有这么一段:我想起师父的又一段法:“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1]我在心里一字一字的默念着,念着念着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瞬间我茅塞顿开,师父又给我展现了一层理的内涵:啊!人的理是反理!我心里激动的喊着:“师父,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就在这瞬间,在我胸口里折磨我五十年的那个“东西”(因年轻时跟婆婆生闷气造成的。只要生一点儿气,心里一别扭就堵的慌,上不来气儿),突然间解体了,“刷”一下全化掉了,心里好象一个大空筒子,上下里外的豁亮,从没有过的舒服,震撼!让我震撼的措手不及,那种感受用语言无法表达。心里感激的流着泪,心里只是喊着:“谢谢师父!太谢谢师父了!”当时感觉在那一瞬间,我的怨恨心彻底土崩瓦解。感谢师尊,也感谢同修。

从那以后,再回想起过去那些曾经让我恨的咬牙切齿的人和事儿,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不但不恨了,还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不对:自己怎么修的,怎么没有一点慈悲心呢?她们那样做是在害自己,怎么就不觉得她们可怜呢?怎么不能用包容一切的慈悲去挽救她们呢?随着怨恨心的消除,妒嫉心也似乎离我而去,再回想那些曾让我妒嫉的寝食难安的事情,也不再觉的都是别人不对了,认识到都是自己不在法上造成的。随着心性的提高,身体状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困扰我好多天的腰痛不见了,总是往脑子里返的说自己修的太不好,修不成的思想业也没有了。心情也随之开朗起来。第二天,我和丈夫一起开车外出,在路上,我想起了昨天的点滴感悟,于是谈了起来,刚开始还提醒自己,一切都是师尊的加持,不能有显示心,可是说着说着声音就高了,丈夫同修不时的加一句:有提高才会有感悟,挺好。这时一辆出租车超过我们,开在我们车的正前方,出租车上方的广告灯不停的变幻着字幕,此时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三个大字:谢师恩!后面的感叹号大大的。我惊讶的张大的嘴都合不上,忙告诉丈夫:快看,谢师恩!丈夫说: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我告诉他:就在前面出租车的广告灯上,他加大油门追上去,把那些广告词几乎又看了一整遍,却再也不见“谢师恩!”的字样。瞬间我明白了,慈悲的师尊是在提醒我:“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没有师尊的加持,我们都没有办法活到今天,有了一点小小的提高还沾沾自喜呢,这不是证实自我的心吗?

弟子叩谢师尊,师恩永难报。修炼二十四年,磕磕绊绊,每一步,哪怕是小小的提高,都是师父在牵着我们的手在往上走。师尊,您真的辛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