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 在工作场所救人修心的体会

更新: 2022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在中国大陆得法,二零零七年定居英国。约两年半前,我应聘到离家不远的一家中式点心店工作,我的工作是在前台卖点心。借此机会与同修们交流,疫情期间,在店里向顾客讲真相修炼心性的体会。

一、点心店成了我讲真相的场所

二零二零年初,因全球疫情爆发,景点不能去了,点心店也因为其他同事集体请假而被迫停业。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我除了天天在RTC平台上打电话讲真相外,还帮助一些新上来的同修学打电话,每天过的很充实。

五月底的一天,老板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可以独自一人去上班,当时我说:“您放心,我会帮您的,我觉得,您也是实在不得已才向我开口的。”他很感动,并说会给我加工资。我想我是修炼人,遇事要为他人着想,不能乘人之危,我说:“不用给我那么多,还是按照平时的工资给就好了,疫情发生了,店里的生意不知会怎么样,我不想让您损失。”老板说:“我很感动你会这样想,我还是每天给你一百镑,因为就你一个人开店,中间也没法让你有休息时间,还是挺辛苦的。”于是,从六月一日开始,我就独自开店了。

生意比预料中的好,顾客很多。老板看到这个情况,几乎过两、三天,就把开店天数和工作时间调整一下,先由三天改到四天,几天后,又增加到五天,营业时间也一次次延长,后来还有两次一周上六天。

一次、两次的变动,我没动心,可是渐渐心里就不舒服了,找找自己为什么不舒服?是有怨气,觉得我的时间都被占用了,很辛苦,这些不都是私心吗?其实,每次老板更改时间会征求我的想法,我都是同意的,既然同意了,就应该心口如一的做好才对,悟到后,心里也就平静了。

当初答应老板独自开店,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觉得,自己对疫情没有害怕恐惧,帮他个忙也很容易。上班后的四、五天左右,我忽然想到,我一个人守店,而且只允许一次进来一个顾客,这是个多难得的讲真相的机会!以前上班,和同事搭档,有时和顾客多说几句,同事都会不高兴的提醒我,工作时间几乎没有讲真相机会。

于是,我准备了些中文资料和英文传单,对爱说话的当地人顾客,我送他们英文传单,亚洲面孔的顾客進来,三言两语中,就能了解到对方是否大陆人,能搭上话的,我就送他们疫情小册子或送明慧特刊等,他们大多接受,并表示感谢。

其实,在店里讲真相,我还是有顾虑的,因为在上班时间送顾客资料,我没有和老板说过,我们店里四处都有监控器,我站的柜台上方就有个摄像头,老板应该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因为有怕心,就遇到了来自顾客的考验。

一天,店里来了个福建口音的男士,在他付款时,我递给他一本真相册子,他边翻边说,这是什么?我说是法轮功的。他马上表情严肃起来,把小册子扔回到柜台上,并说,你们反党,你知道我在哪工作吗?我问哪啊?他向我出示工作证,好像是英国什么部门的工作证,然后就离开了。当时我的怕心就起来了,心想他会不会向老板投诉我啊?我赶紧排除这念头,并鼓励自己“我不怕,我做的是正事。”

很快,我的资料都用光了。过了些日子,送报的同修在大纪元报箱上放了一些英文疫情特刊报纸,这个报箱就摆在店门外的过道里。虽然有报纸,但我却不能拿到店里,怎么办呢?

一天,有个念头闪入脑海“可以口讲啊!”这真是个好主意,于是,我想了几句简单介绍报纸的话,请同修帮我翻译成英文,这样,只要是当地英国人顾客進来,我都给他们介绍这份报纸,让他们到报箱去拿,大多数顾客都愿意,有的经过店门口时,会向我竖起大拇指,有的举着报纸向我示意,也有的顾客,错拿了其它的英文报纸,我会马上把顾客领到报箱那里从新拿。那时,一天能有二、三十个顾客拿到报纸。

手里没有中文资料,我一时还想不到怎么向中国顾客讲真相,而且心里一直有个障碍,总觉得:顾客从选购到结账,这过程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来不及讲其它的。

一次,進来一位中国男士,很爱说话,帮他结账时,虽然有心向他讲真相,但就是想不到切入点,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了。我很难过,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帮帮我,给我智慧吧。”师父看到我这颗救人的心,又给了我智慧,我以“现在这种情况下,平安最重要”作为切入点,直接劝他们退党、团、队。接下来的几天,我不错过每个顾客,不停的讲,一天下来口干舌燥的。

可忽然有一天上班时,我不想搭理顾客了,也不想开口讲真相了,我意识到这是干扰,是邪恶不想让我开口,我不能上当,于是我调整好心态,又开始讲。

在这次独自开店的五周里,我帮十几个人退了党、团、队组织。

二、老板说:“很感恩你!两次帮我渡过难关”

二零二一年一月,英国出现了病毒变种,同事们又都害怕了,集体向老板请假,且没有商量余地,老板很失望,也很生气。我能理解老板的心情,店面是老板租的,每月要付的租金三千多镑,停业的话,损失太大了。

老板再次问我,是否可以帮他开店?我安慰他:别急,我会帮您的。老板很高兴,说还象上次一样给我一天一百镑,我谢绝了。我说:这几周,因为病毒变种,店里生意明显冷清,营业额下降了百分之三十左右,我不知道开了后,生意会如何?老板很感激我这么替他着想,他说:你是唯一能帮我的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能帮我的人。

这两个月里,和老板有更多的时间接触,有时我们也会聊聊天,也有更多的机会和他讲真相。他对我说:“你刚来时,人家和我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炼法轮功的又怎么样?没想到,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这个法轮功(学员)帮了我,你这个人人品很好,你真的是把钱看的很淡……”

每次听到他认可我的话时,我会提醒自己,不要证实自己,要证实大法。我说,是因为我炼法轮功,法轮功让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为别人着想。虽然他不完全接受我这个说法,他认为我的所为是天性善良,我也能理解他的想法,毕竟他对大法不太了解。他曾几次对我说他不反对宗教,意思是不反对法轮功。期间,我打印了一封我写的真相信,讲述的是我被中共国安骚扰的经历,送给了老板。老板看了后说:我能理解你,我父亲曾经因为是上海的资本家,被共产党抄家迫害

这封真相信,在我刚应聘到店里时,曾打印了几份送给了同事们,但没敢送给老板,因为有怕心。这次我想一定要突破,让老板更深的认识共产党的邪恶和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我也曾征求老板的想法,问他是否可以放一些大法传单在店里?他说,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搞的那么复杂,但是你口讲是没有关系的。我想,他有他的考量,他能这样说,已经很不错了。

一次,老板因病住院了,我说我会尽力而为照顾好店,祝福他早日康复。下班回家的路上,当想到他七十多岁了,罹患癌症已经十多年,身体一直不太好,为了这个店还这么操劳,觉得他也很不容易,也挺可怜的,我掉泪了。我想,我帮他守店这是一种帮助,但让他明白大法真相,将来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帮他。于是,我把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祝愿》发给他,还把师父讲法录音链接发给他,建议他听听,同时讲了迫害前,师父在国内传功讲法的盛况,他听完歌曲后,说歌声很好听,师父的讲法也听了三讲,他说,师父口才很好。

我常想:我能来到这里打工,不仅仅是为了工作挣钱,而是来结缘讲真相的。如何使他们了解真相,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平时的待人处事中,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工作要认真踏实,常人不会亲自去看《转法轮》书,他们会通过大法弟子的表现来间接认识大法。

后来,老板招聘了两个新人,我负责培训她们。一次,在和老板聊天中,他对我说:“很感恩你!两次帮我渡过难关。这四个老员工,大部分我是不想留的,那几个都过份的聪明,关键时是不管别人的。以后这个店我就交给你了。”我劝老板:“经理很能干,她可以帮您做很多事,其他人也都是老员工,都是熟手,也会让您少操很多心。”但他说一定要辞掉她们。

三、在新的职位上修心性

两个月后的一天,老板打电话给我,他说:“A经理说她们要回来,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我说:“老板,您就先平衡好她们的关系,至于我,您怎么做我都会尊重您的决定。”说实在的,我根本也没想当经理,现在老板又说经理要回来,所以我也没动心。

两个月后,店里恢复了正常营业。又过了两月,经理因为和老板在一件小事上有分歧,辞职不干了,老板让我接替了经理的工作。最后只剩下两个老员工,两个新人和我,一共五人。

没想到的是,在我位置发生变化后,很多隐藏的人心在和大家相处中,尤其是和两位老员工的相处中被陆陆续续的暴露出来。

自从两年前来到店里,我做事主动,也不计较,对待同事也很礼貌,和同事们表面上都相处的挺好,偶然有些问题出现,也能通过及时向内找化解掉。唯独有位同事,是位马来西亚大姐,在和她搭档时,我怎么做她都不满意,对我说话总是指责埋怨,她对我发牢骚时,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被你气死了。”她一天要被我“气死”好多回,和她相处的时间是我最痛苦的一件事。

她的表现是:胆小怕事,怕担责任,保护自己的心很重。她和经理关系一直不好,我来了后,她总怀疑我向经理打了小报告,所以爱给我脸色看。她个性原本很强势,但因为其他人都比她工龄长,只好对其他同事们唯唯诺诺,她常说:“为了钱我只能忍着。”因为我是新来的,所以她爱把怨气发到我身上。虽然我能做到表面上不和她计较,但是心里却经常翻江倒海的,虽然向内找,找出了些人心,但是去的并不干净,时不时的还往外冒。

自从我接任经理工作后,她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大事小事都要征得我同意,比如向顾客推销时,她要问我多少钱合适等等。我对她的这些表现很反感,一次,我忍不住,就和她大声说:“你以前怎么推销的你还怎么做,你是打工的,我也是打工的,不需要事事来问我。”话出口后,我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很不善。

下班的路上,我就在琢磨,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她?我发现了一颗很肮脏的心,就是报复心,心想:以前你总欺负我,说话都是横着出来,我看你以后怎么面对我?意识到这颗肮脏的心后,我赶紧对自己说:我不要这个心,要修掉它。为何至今对她还有怨恨,是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真正在法上看待这件事:从人这面来看,她是欺负我,可是从法理上来讲,没有无缘无故的事,她今生这么对待我,是我以前曾经也这样对待过她,师父在《转法轮》里不是早就讲过这个法理的吗?可我却不能百分之百的接受这个法理,偏偏抱着人理来对待。

每周日,需要给老板列出订货清单,以便老板采购。但因为我周日不上班,就由马来西亚大姐来做,可是她经常丢三落四,老板很不高兴,就数落她,她压力也很大。老板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帮她。放下电话,我想:其实需要订什么货,我心里是比较清楚的,为什么我不能主动替她着想,教给她一些方法,配合她列出订货单呢?我还是记仇,对她还有怨。同时我还意识到,我对工作并不是百分之百用心,我心里还有一种“不用订货,省了件事”的自私想法。这订货的任务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从那以后,我就配合她做好订单,由她交给老板。

因为我一周只工作三天,在我不上班时,她也要负责结账,老板亲自教她好几次,可是她还是经常出错,老板又让我教她,我就把我总结的一些有效方法教给她,她结账的错误率降低了很多。通过实修,我感觉自己那种怨的物质淡了很多,能更主动的替她着想了。

再讲讲另外一位老员工B大姐,她在店里工作了十三年 ,是资历最老的一个。她似乎并不买我的账,还象从前那样摆老资格,经常会指使我做事。仅举一例:我们有个放存货的货仓,离店不到十米远,通常我们需要货时,会请厨房的男同事帮忙取回来。但是有时,厨房同事下班了,如果有急用的东西,大家都不知道到哪里拿货,因为除了经理外,其他几人都没有到过货仓。

我想,今后为了我们自己方便,最好大家都要知道货仓在哪,几位员工听了我的建议,都到过货仓,唯独 B不去。我心里开始也有点不是滋味,后来一想,这不就是让我修那颗想让别人听我话的心嘛。其实她不去货仓也不影响店里的工作。

常人有句俗话“三个女人一台戏”,而我们这里是五个女人,心性的考验会时有发生。我想,要想处理好这些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放低,更加谦虚,心容量要更大。不能因为老板信任我,而在同事面前显示和证实自己,能这样做,遇到的关就比较容易过了。

以上是自己疫情期间的一些修炼心得,不妥之处,请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