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合肥、郑州讲法传功班

更新: 2022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十四日】二十五年过去了,我总有一个愿望就是把师尊讲法时点点滴滴的回忆记录下来。由于文化有限和邪党迫害中的种种干扰,过去许久许久了,在同修帮助下,今天才得以如愿。

一九九四年,我三十二岁,从来没有练过气功。有一天,我丈夫拿回家一本《法轮功》,我很自然的被里面内容吸引进去了,一口气看完。第二天,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与快乐,身心轻松,非常舒服,感到很神奇。先生跟我说:法轮功是真正佛家大法,又是性命双修功法,是往高层次带人,是高德大法。

不久,经过武汉法轮功学员介绍,九江市有三位学员参加了师父在武汉的讲法班,他们有缘得法,激动的回来了。将大法福音带回了九江,人传人,心传心,不断的传给有缘人。

一、参加师父合肥讲法传功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六日,那一天是我今生中最荣耀,最幸福,永远永远铭记在心的日子。师父在合肥举办第二期讲法班开班了。我们走进大礼堂,心情愉悦。当时有一千二百多人参加,九江市去了四十多人,在本地区学员帮助下,我们坐在前几排,期盼着师父到来。

一会儿突然看见师父,正站在讲台上,慈祥亲切的看着我们,好像慈父一样。我觉得很面熟,我一下认定这就是我的师父了!高大身材,皮肤白里透红,特别年轻,像二十五岁模样,慈眉善目。师父走近讲台,开始讲课。台下这时非常安静,好象整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了,空了一样,专注的听师父讲课。师父讲(大概意思):大家都是缘份,希望在座的大家注意听课。刚一开始我是以气功形式讲课,从这班开始就是真正传功讲法了。看起来你们进班很容易了,有些人缘份是很大呀!万里挑一的,这个大法太珍贵了,所以一定要珍惜。

第一堂课,师父就已经给学员净化身体,有的人没来之前就在净化身体。师父一再强调你们有的人身体很难受时,不要把它当成是病,是在净化身体,是在祛病。希望大家都坚持来听课,落下一课都是大损失。在场的学员看见师父讲法时身上的光圈和显现的佛的形像,一层一层的,有学员说看见师父法身的脚趾,却看不到法身整个头。师父下法轮时,我感到身体两手臂有法轮在顺转,在逆转,有时多处都会转。有时耳朵里面听到法轮转得很快的声音。有一次法轮转的很快,我头晕,我想那是法轮在帮我调整身体呀!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在“佛光普照”[1]之下,身处在一片祥和、慈悲、强大的能量场当中。

第三堂课,师父亲自教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我动作不标准,师父指着我耐心的说你的手抬高一点儿。我想到师父正在看我,心里真高兴,很激动。现在想起来真懊悔,师父您太辛苦了。

九堂课下来,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讲出了最深奥的宇宙法理,特别指出修炼心性,才是长功关键。指明重视道德的提高,放弃执著心,才能身体健康、往高层次上升华。师父揭示了生病的原因,还有天目、史前文明、德与业的转化等等。就是现在《转法轮》全部内容,师父讲出从来没有人讲出来的天机,揭示出秘中之秘。

课后,师父叫我们写学习心得体会。我写道:没有来听您讲课之前,在世间迷失就像无知小孩,个人利益之心很强,来住宿时贪拿小利。听您讲大法的博大法理后,不但身体净化了,连思想都净化了。生命本源都改变了,世界观发生变化了,师父教导我们做事先想到别人,知道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逐渐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修炼要重视心性,做一个品德高尚的好人。所以我真诚向师父认错,马上把贪拿的东西送回去了。

还有一件事,各地区学员分组,跟师父合影照像。有一些学员想坐的离师父近些,去抢坐板凳。不知为什么长板凳一下子倒在地上,争座位的几个人全部摔在地上,可是师父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他们一言不发,也没有指责。我站在师父身边亲眼看到这件事,这对我启发很大。有学员问师父,您怎么就没有架子呢?师父说那个(架子)是好东西呀?师父平易近人,学员说师父怎么这么好啊!九江有一位学员激动地跟师父握手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太好了,太难得了,我是乡下农村人,没有文化,我可以修大法吗?师父说可以呀!好好珍惜。

很多人都说着感恩不尽的话,甚至要给师父磕头。师父都说你们不要这样做,我只要你们那颗向善的心。

最后结束时,来了很多可爱、纯真的小孩,有三、五、六岁的,有十几岁,在台上坐二排,双盘腿打坐,师父看见他们乐呵呵的,摸摸这个头,摸摸那个脑袋,好像给他们开智,开慧,下东西。有各省区向师父敬献写着“高德大法”、“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的锦旗。师父为弟子打大手印,气氛更加殊胜、神圣而庄严。师父又为弟子们转动大法轮,这一刻深深的印在了每个弟子心上,师父语重心长的说:千年修道的人,想要得都得不到的东西,你们得到了,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他。……

师父望着大家,微笑着向弟子挥手,大家流着幸福泪水围站在师父身边,久久依依不舍不愿离去。总想在师父身边多待一会,多听师父讲一点。

二、参加师父的郑州讲法传功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日~十八日,我再一次荣幸参加师父在郑州的讲法传功班,聆听师父讲法。

我们住在郑州一家普通的宾馆。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师父也在这家宾馆住宿,师父亲自办理住宿手续。

六月十日,师父开课,场地爆满,只在场地中间人们自动留出了一条小道。场地是一个在五十年代修建的,中间是篮球场,四边各有十几层水泥台阶。那种很旧式,废弃了的体育场。台阶中间的平台放了一张很简单的旧桌子和一把椅子,师父讲课用的。大家都在恭候师父到来,这时前面开始传话,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大家立刻不约而同、纷纷从地上站起来,热烈鼓掌。那种激动心情难以言表,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不可比拟的美妙心情。

师父站在讲台上说,现在开始讲课。声音清晰、洪亮,每个角落都听的非常清楚。每个人都全神贯注,能感觉到场内一片安静、祥和,能量场非常强,只有师父讲法声音在空中回荡。

第三堂课,大约过了四十分钟,突然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冰雹直奔四面的破门窗玻璃,啪,啪,到处飞滚进来,电灯被雷击熄了,天一下黑了下来。当时我为了不想让小孩玩闹影响到别人听课,就带着我三岁小孩还正坐在篮球场右边台阶下面,在小房门边。突然脑子有一念,“赶快上去,到篮球场上面去。”就这一瞬间,下面小房里面涌出水来,我往下一看惊愣了,水很深了,我们俩如果要没上来,就被淹了,真是师父法身保护我们了。随即倾盆大雨和冰雹狂砸的房顶“轰轰”作响。学员有些心态不稳,有说话声,开始移动,静不下来。当时师父点悟大家,严肃的说:“当年释迦牟尼讲法时 也遇到过魔干扰,他的弟子都没惊动,你们是大法修炼还惊慌什么?魔干扰就是不要你们得大法。”

立即,师父双盘打坐,开始打大手印。我当时看不懂,但我感到威严、神圣无比。我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刚才还是狂风暴雨、冰雹轰轰作响,立即停止,电灯也亮了起来。天晴了,太阳也出来了,天空更加明媚,一切恢复正常,师父继续讲课。我看见师父把桌子上两瓶矿泉水放在了身后水泥台阶上(师父前几天都没有带矿泉水,只有那天带了)。师父讲法有一段时间,突然我就看见两个矿泉水瓶摇动,晃来晃去的,不知咋回事。只见师父把两个矿泉水瓶从后面拿起来,一按然后放到讲法台前面,这时就再也没看见瓶子动了。那时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师父把破坏干扰传大法的大魔头装在瓶子里边了。

我心里感觉度我们的师父的生命来源是何等的不同,具有何等威德与法力呀!师父为学员拿下去了很多不好东西,干扰反映到我们这个空间的表面太强烈了。师父为了给弟子净化身体,能够修炼,洗净满身业力,师父为我们承受难以想象的生生世世罪业。而在表面我们看到的是一些干扰。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两次讲法的结束语,都是师父语重心长站着对大家讲的,嘱咐我们传正法不容易的,不象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大家千万不要得之于易,失之于易,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等等。那时我们还是懵懵懂懂,听不太明白,只觉得心里酸酸的,总想流泪,又感到师父这番话语一字重千斤呀!里面有很深很大的内涵和天机。

回忆这一幕幕,现在我明白,那番话里有我们难以想象的整个宇宙正法的艰辛,为救度宇宙众生遭受的难以想象的无数苦难。现在每当我读师父的:“真体年少寿无疆 身无时空掌天纲 为救大穹传天法 众生业债一身当 无量众业成巨难 青丝斑白人体伤 了结正法显本尊 洪恩威严镇十方”[2],我的心情就难以平静,时不时泪水满面,止不住往下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败坏了的旧势力,利用中共邪党给师父正法制造了巨大的干扰与破坏,恶毒诽谤和污蔑师父和大法,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各种酷刑折磨,巨难迫害。如果没有师尊为弟子加持谁也修不成,如果没有师尊保护谁也走不到今天,如果没有师尊为众生巨大承受世人也没有今天,如果没有师尊为宇宙正法,宇宙就会被解体。弟子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至高无上恩师的感恩,佛恩浩荡。

师父每次班结束时,都挥动手臂转动大法轮,打出强大的能量加持弟子,师父说把我们往起拔,再往前送。感激师尊厚望,我们唯有去努力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让师尊多一点欣慰,少一点操劳,跪拜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还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