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师父在延吉传法时生活上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八日】二零二一年元月十四日中午十一点多,我准备做中午饭时,想想吃什么。当我看见菜板上的大白菜,右面还有一小碗面酱。我的眼睛一亮,心里一下生一念,想起了我当年参加师父在延吉亲自办的面授班上的一幕。在学习班上,我们一日三餐就吃这饭:白菜帮沾酱和馍,要不就是生黄瓜沾酱和馍。想到这儿,我立刻做了决定:对,我今天就吃这饭。

当我的思绪再回到二十六年前在延吉学习班上的生活时,我的内心充满了幸福、感恩和喜悦。要是时间能倒流,那该有多好啊!我用心回忆体会着当年的情景,好像就是昨天,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很长时间了,我就想把在学习班上的生活写出来。因为年纪大了,提笔忘字,常人的观念也障碍着我。不写呢,又不甘心,有一种负罪感,觉的对不起我们伟大的师父!说来也对不起自己。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回忆着,流着幸福的泪水,好像又回到了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日~二十七日的学习班上。

那时候,装食品的塑胶袋好像没有这么普及。我们没有经验,一买就是几天的馍,吃完馍就把塑胶袋口扎起来,没凉开,结果馍都发霉了。上面有好多像绿豆大的霉点,扔又舍不得,吃又怕中毒,很是为难。

学习班期间,同修大华(化名)负责师父的生活。给师父买馍、酱、大白菜、黄瓜,有时也买豆腐。休息时学员说馍都发霉了,怎么办?大华说没事,师父就这样吃了。学着师父的样子,还做了一个握球拧掌的动作,用手一抹,吹了吹,就这样吃了。学员一听就说:师父这样吃咱也这样吃,大家都笑了。当时没有一个人扔馍的。这好像是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四日的事。

延吉班结束我回到老家,家人都不敢认了,当时我的长相变的很年轻,脸色白里透红,两只手软绵绵的,很光滑,象抹了油一样,谁见了都愿意摸着我的手。那时我五十三岁。

当时老母亲见了我抓住我的胳膊说:小(方言:指儿子),你放假回来了,不陪我说话,跑到外边偷吃好的了,看你二十多天变的白里透红,也胖了!娘非常高兴。我说:我没偷吃好的,我去东北参加师父的学习班了。娘问我啥学习班,我说修佛的学习班。我娘很高兴,非常认可:好!好!修佛好!

在我幼小的时候,我的印象父母就是积德行善的人。看师父录影时,我娘坐在前面,嘴里小声老说:师父讲的好!我娘到八十八岁,眼不花耳不聋,无病而终。

中共迫害大法期间,坏人造谣诽谤,说师父生活如何好,如何奢华,我就是见证。听老学员说师父生活非常节俭,除了吃这饭就是速食面。师父从不吃请。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七日,延吉学习班结束了,师父把办班剩下的七千元钱全部捐给了延吉红十字会。坏人说师父敛财,这话不知从何说起,他们给师父所造的谣是见不得阳光的。

现在生活条件比以前好了,还有人在吃着各种名目的营养品和保健品。为什么现在病这么多呢?有些病从来没有听说过。现在的各种灾难频发,人们就不想想这到底是为什么?就在人们追逐物质利益的今天,为什么有那么多好人,不畏打压,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每天在奋力的讲真相救人。他们不要世人一分钱的回报,只为世人在遇到危险时能平安健康!他们是为了什么?受到了二十多年严酷的迫害,直到现在还在持续,可他们初衷不改,没有怨言,一如既往还在为世人能得救而奔波!这不该引起善良的人们的深思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